当前位置:首页 > 笑呲 > 有趣 > 公车系例2*玩够了就从老子身上滚下去

公车系例2*玩够了就从老子身上滚下去

作者: 来源: 2022-03-06

公车系例2*玩够了就从老子身上滚下去

 叶颉劝说无果,只好抱来被子,和苏临清一人一床被子,勉强算是共枕。

  苏临清没有反对。

  他平时也是睡叶颉枕头旁或者被子上,并不长钻叶颉被窝。只要是一张床上,一人一床被子也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

  叶颉第二天睁开眼,看着苏临清精致的睡脸发呆。

  他昨晚以为床上多了一个人会睡不着。但一是他失血过多太疲惫;二是苏临清缓慢的呼吸声就像和猫咪时候的呼吸声和喉咙咕噜声一样,很快让他放松精神。

  叶颉闭上眼没多久就睡着了,并一夜无梦,睁开眼就是现在这种尴尬的情况。

  苏临清皱了皱小鼻子,往叶颉下巴处拱了拱,手脚并用贴在叶颉身体一侧,脚翘到了叶颉腿上。

  苏临清的体温很暖和。

  叶颉僵硬。

  他家猫什么时候钻进了他的被子里,枕在他肩膀上睡觉?他为什么会睡得这么死,连有个人趴在怀里睡觉都没感觉到?

  苏临清又在叶颉下巴上蹭了蹭,让叶颉回过神。

  叶颉轻手轻脚把苏临清往旁边推,小心翼翼滑下床。

  “大大猫……”苏临清咕噜咕噜,眼睛半睁半闭。

  叶颉小声道:“我去公司,你继续睡。”

  “呜喵……”苏临清伸手抱住有叶颉气味的枕头蹭了蹭,身体一扭一扭,蜷缩成一团,缩进被窝继续睡觉。

  叶颉低头看了自己某处一眼,赶紧冲进卫生间洗澡洗漱。

  叶颉洗漱完之后,也冷静了下来。

  苏临清居然也起床了,正坐在床上,抱着枕头,呆呆地看着叶颉。

  叶颉道:“不继续睡了?”

  苏临清呆呆道:“要吃饭,吃完饭继续睡。”

  每只猫对吃饭的生物钟都极准。叶颉起床上班的时候,就是苏临清吃早饭的时候。

  即使叶颉给苏临清准备了猫用小冰箱,苏临清饿了就能自己开冰箱找吃的,苏临清还是坚持要让叶颉给他喂食。

  这是猫咪的仪式感。

  叶颉道:“我去做饭,你先洗漱。”

  苏临清磨磨蹭蹭下床:“可是大大猫,你做饭能吃吗?”

  叶颉愣了一下,不确定道:“只是煮个鸡蛋什么的,应该问题不大?”

  苏临清仰头:“大大猫平时怎么吃早饭?我记得你平时不在家吃早饭?”

  叶颉道:“我在公司吃早饭。”

  苏临清丢掉枕头,举起双手:“我也要去!”

  叶颉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好。正好给你换一身衣服。你注意一点,把猫性压制住。”

  苏临清举起的双手荡了荡:“没问题!我现在已经完全是个人,不是猫!”

  叶颉道:“那你晚上怎么钻我被窝?”

  苏临清放下双手,委屈极了:“被窝好冷啊。为什么我睡了那么久,被窝还是冷。我是猫咪的时候,一点都不冷。”

  因为你有一身长长的猫毛,猫咪的体温也比人类高。叶颉在心里道。

  他叹了口气:“我给你买电热毯。”

  苏临清嘀咕:“要什么电热毯,大大猫当热水袋就挺好。”

  “不好。”叶颉道,“再不洗漱,我出门了,你自己在家吃猫粮。”

  苏临清赶紧往卫生间跑:“我已经是人了,我才不要吃猫粮!”

  叶颉看着苏临清熟练地挤牙膏刷牙,真不知道自家猫还是猫的时候,在家里霍霍了他多少东西。

  大部分猫都不喜欢洗澡。苏临清例外,

  叶颉改造了卫生间,苏临清经常在洗脸盆里泡澡。

  昨日叶颉太累,手上又有伤口,他们俩没洗澡。

  今早苏临清见叶颉冲了澡,自己也嚷着要洗澡。

  叶颉是董事长,考勤管不住他,虽然他平时都是按时到公司。

  苏临清要洗澡,叶颉当然帮他……帮他把水温调试好,然后站在浴室门外等猫洗完。

  叶颉在浴室门口催促:“不要玩泡泡,不要玩水,给你十分钟,洗不完我就走了。”

  正在玩泡泡的苏临清手一停,赶紧冲水:“不准走!我马上好!”

  叶颉叹气。

  他就知道,猫一定在玩泡泡。

  ……

  叶颉给了苏临清十分钟,他们出门的时候,却已经是半小时后。

  苏临清头发被吹得蓬松极了,叶颉揉了好几次。

  苏临清被热风吹得晕乎乎,两眼无神地任由叶颉揉来揉去。

  他穿的衣服仍旧是叶颉的衣服,宽宽大大,手缩进袖子里,身体晃一晃就能露出半边肩膀。

  叶颉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一直以为自己的身材锻炼地不错,不壮不胖不瘦刚刚好。怎么和猫一比,他就像是个壮汉似的。

  猫的身材也太纤细了。

  叶颉决定,要好好给猫补补身体。不知道猫变成人之后,体检会不会有异常。不会有异常,他就给人形大猫全面体检,看是不是营养不良。

  无论是人还是猫,都还是得有点肉更好。

  文霁眼中戴了天道滤镜后,对叶颉万般“诋毁”,但有一点没说错,叶颉生活上确实有些孤僻,不喜欢和其他人同处一个屋子。

  所以他家里没有常住的厨师和保姆,在城里开车时也自己当司机,偶尔赵特助客串司机。

  当叶颉要应酬、或者出差的时候,才会带上司机。

  因为晚出门了一会儿,正好错过了早高峰。

  叶颉停车之后,给猫脑袋上扣了一个鸭舌帽——鸭舌帽也是公司运动会发的,偶尔他应酬陪钓鱼的时候会戴上。

  苏临清很懂事。他压了压鸭舌帽,把自己的双眼遮住,牵着叶颉的衣角,亦步亦趋走进了领导专用直达顶楼的电梯。

  既然是领导专用电梯,一路上叶颉和苏临清自然不会遇到其他人。

  到办公室的时候,赵特助已经开始工作。

  他见叶颉带着苏临清过来,不由愣住。

  叶颉还是第一次带与工作无关的人来办公室。就算是文霁,也是与叶颉有工作交流的时候,才会来办公室。

  这个小孩究竟是谁?

  难道叶董的心被文霁伤透,决定找个替身刺激一下文霁,让文霁吃醋?

  心中八卦的赵特助仔细观察苏临清,试图从苏临清脸上寻找和文霁相似的地方。

  苏临清掀起鸭舌帽:“赵默!我要吃肉包子!叶颉说,公司早餐的小肉包超级超级好吃!”

  赵特助看着苏临清那宝石似的美瞳,呼吸一滞。

  这个替身长相质量太高,真的没问题吗?

  苏临清伸手在赵特助眼前晃了晃:“小肉包,小肉包。”

  他回头:“叶颉,赵默傻掉了。”

  叶颉干咳一声,赵特助终于回过神。

  他红着脸退后一步,不敢再看苏临清的脸:“小、小肉包?好,好。啊,但是现在食堂早餐时间已经过了。”

  叶颉道:“我加钱,单独做一顿早餐,送办公室来。你整理一下资料,我要休假一个月。”

  这几天陪人形的苏临清,剩下的时间带猫到小岛休假,顺带休养一下失血过多的身体。

  赵特助职业素养上线,赶紧去办事。

  关上董事长办公室的门前,他往里看了一眼。那位疑似替身但比本尊漂亮还漂亮的年轻人,已经挂在了自家年轻的董事长身上。

  而自家年轻的董事长面无表情,任由年轻人扒拉他的头发。

  赵特助深吸一口气,关上了门。

  他怀疑这不是什么替身,而是董事长哪个不能惹的长辈家的小祖宗。

  敢去薅董事长的头发,这是小情人能做的事吗?

  “抓够了吗?”叶颉待苏临清薅了好一会儿,才道。

  苏临清趴在叶颉的背上,一手薅叶颉的头发,一手挽着叶颉的脖子:“我想在大大猫头上睡觉,好困。”

  叶颉面无表情道:“你以前也没办法在我头上睡觉。你已经是一只大猫了,没办法趴在我头上。”

  苏临清继续薅头发:“我可以。我可以抱着大大猫的脑袋睡觉。”

  叶颉道:“不,你不可以。去休息室睡一会儿,饭来了我叫你。”

  叶颉经常带猫来上班,苏临清对办公室很熟悉。

  玩了一会儿叶颉的头发,苏临清困得不行,一步一揉脸地往休息室走。

  办公室旁边有个小房间,不但有床有衣柜,还有淋浴的地方。

  这种休息专用小房间是许多带颜色的总裁小说故事会选用的场景,但叶颉这个小房间只有猫爬架猫窝猫玩具。

  苏临清挠了挠自己的猫爬架,神情黯然。

  可怜的他已经变成了人,没办法玩猫玩具和猫爬架了。

  苏临清蹬掉鞋子,钻进单人床的被窝里,继续呼呼大睡。

  猫的大部分睡眠时间都很浅,与其说是睡,不如说是打盹。

  叶颉开门叫苏临清吃早饭。他还没出声,肉包子的香味就把苏临清唤醒。

  苏临清鞋子都没穿,就要往包子前跳,被叶颉拦腰揽住,往床上拖。

  “把鞋子穿好,地面又凉又脏。你已经不是猫,走路必须穿鞋。”叶颉单膝跪在地上,帮不老实的自家猫穿鞋。

  苏临清脚上刚拆封的白色的袜子上已经有了一层浅浅的灰色。叶颉轻轻替苏临清掸了掸脚底的灰。苏临清脚丫子翘了翘,白色的袜子不断凸来凸去,看得叶颉喉咙一干。

  他赶紧为苏临清套上鞋子,遮住苏临清乱翘的小脚趾。

  “好了,先去洗手。”叶颉站起来。

  苏临清嘟着嘴抱怨:“大大猫,你事好多。”

  叶颉头也不回地离开:“不洗手不准吃。”

  苏临清赶紧跳起来跟上:“来啦来啦。大大猫不准吃独食。”

  叶颉:“叫叶哥,不准叫大大猫。”

  苏临清:“叶颉。”

  叶颉:“叶哥。”

  苏临清:“叶颉。”

  叶颉:“……随你。”

  苏临清认真道:“你可以叫我苏哥。我当猫的年纪绝对比你大!”

  叶颉看了一眼洗完手后,非要在自己身上擦手的坏猫:“我是不是该叫你苏祖宗?算你当猫的年龄,你可以给我当祖宗。”

  苏临清擦干手:“那还是算了。我永远二十,才不给人当祖宗。”

  叶颉心道,你已经是我祖宗了,猫祖宗。

  叶颉不爱吃,但会吃。他推荐的肉包子果然美味多汁。特别是浸透了肉质的面皮,美得苏临清把肉馅都挑出来,和叶颉换面皮。

  苏临清腮帮子鼓鼓:“我以前当猫的时候,面皮一点都不好吃。我只爱吃肉。”

  叶颉道:“猫的味觉和人不同。”

  苏临清使劲点头。

  吃完肉包子和煎鸡蛋之后,食堂还送了一个小小的鸡蛋布丁。

  苏临清吃着鸡蛋布丁,美得眼睛都眯了起来:“甜!~~”

  他吸了吸鼻子:“我都好久好久没尝到甜味了。”

  叶颉刚想问为什么,想起猫咪好像尝不到甜味。

  自家猫曾经当过二十年的人,习惯了当人的生活,然后变回了猫,一变就是近百年。

  苏临清细细品着鸡蛋布丁,眯着眼道:“以前我养母可爱做点心了。我不爱吃,因为太甜。后来我吃不出甜味,点心中许多食材猫也不能吃,就……”

  叶颉打断苏临清的话,故意找茬:“你昨天才啃了果子。水果是甜的,你离上次尝到甜味的时间没有很久。”

  苏临清殷红的舌尖点了点左边嘴角,又点了点右边嘴角,最后不断摩擦着粉色的唇珠。

  赵默呼吸一滞,心跳加快,开始怀疑自己性取向。

  叶颉也是一愣。直到人形大猫舔手背的时候,他猛地回过神,赶紧道:“用纸擦嘴。”

  苏临清呆了呆,终于又想起自己现在是个人,把床头上的抽纸抱怀里,一点一点擦拭自己的嘴唇和脸上的油渍。

  擦完之后,他就瞪着放在腿上的抽纸,表情变幻,仿佛遇到了什么极大的难题,正天人交战中。

  叶颉肚子咕噜了一下。

  他看向猫啃过的两盒饭。

  猫有些挑食,饭盒里留下不少不好吃的配菜,和被扒拉得乱七八糟的米饭——无论猫爱不爱吃,他都扒拉了一遍。

  叶颉对吃没什么要求,他端起米饭剩下最多的一盒饭,就着两盒饭剩下的配菜开始填饱肚子。

  赵默刚还在震惊在苏临清的美貌中,回过神的时候就看见自家叶董正在吃剩菜剩饭,更加震惊。

  精明干练的赵特助结结巴巴道:“叶董,我再给你买一盒!”

  叶颉冷淡道:“不用。你去问医生,我可以不可以回家休养。可以的话就把账单结清,我现在回家。”

  撕拉。

  叶颉和赵特助转头。

  苏临清抬头,手中撕扯抽纸,表情很是无辜。

  他无辜地看着叶颉和赵特助的时候,手上还在撕拉撕拉抽纸。

  赵特助开始怀疑,这个美人可能是个智商有问题的傻子。

  叶颉则露出习以为常的表情。他收回视线,继续叮嘱赵特助。

  他把赵特助打发走之后,道:“撕完纸记得丢垃圾篓。”

  苏临清熟练而乖巧地撕纸:“知道喵。”

  ……

  只是失血过多而已,不需要住院。

  不过医生还是给叶颉做了一次心理测量,确定他不会自杀之后,才放他回家。

  主治医生还蛮负责的。

  苏临清在车上非常乖巧,就是喜欢往叶颉身上凑。

  赵特助一边开车,一边从后视镜看在叶董身上挨挨蹭蹭的弱智美人,而叶董板着一张脸仍由弱智美人蹭来蹭去,不知为何有点羡慕。

  于是,有点羡慕的赵特助再次提醒叶颉:“叶董,需不需要我帮你买一本刑法?”

  和智障哼咻犯法。

  叶颉:“?”

  他打发走可能又脑抽的赵特助,坐在沙发上,松了一口气。

  苏临清倒是更加精神,赤着脚在家里窜来窜去,巡逻领地。

  叶颉被送进医院的时候,屋子里一片狼藉。但赵特助没有辜负他的高工资,他们回来的时候,家里已经焕然一新。

  叶颉吃剩菜没吃饱,打电话给常定的私房菜馆让送餐之后,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鲜牛奶垫肚子。

  苏临清瞬间移动到他旁边,仰着头看着他。

  叶颉道:“猫不能喝牛奶……你现在能喝了?”

  苏临清使劲点头。

  叶颉冰冷的脸上浮现出浅笑:“自己拿。”

  “嗷!”苏临清欢呼着拿出一瓶冰牛奶吨吨吨,然后单手叉腰打了一个响亮的嗝,“牛奶就是好喝喵!”

  叶颉道:“我给你定的羊奶也好喝。”

  苏临清反驳:“喝不到的才最好喝!”

  自家猫说出如此有哲理的话,叶颉十分欣慰。

  叶颉道:“明天我去公司交接一下工作,然后我们去吃好吃的。”

  叶颉虽不重口腹之欲,但国内人情客往总离不开一个吃字。到了叶颉这种层次,市里什么地方有好吃的,他早就吃遍了。

  苏临清跳起来挂叶颉身上,差点把虚弱的叶颉压地上。

  等饭来的时间,叶颉搜索文霁相关的信息。

  虽然他脑海里的讯息告诉他,扛过这次死劫,他的未来就不被世界意识左右,但他还是要多了解一些事,以防万一。

  这种事他无法交给别人。因为他什么都不做便有这么多误会,让人查文霁的事,误会会更多。

  叶颉有匿名了解讯息的渠道;文霁是明星,从网络上也能搜到大部分文霁的信息。

  他匿名打钱给情报贩子之后,一边喝着蜂蜜水,一边上网搜索文霁的相关信息。

  苏临清非要挨着叶颉。

  书房椅子太小,叶颉只好抱着电脑去沙发。

  苏临清枕在叶颉腿上仰躺着,玩手机游戏玩得十分开心。

  平时猫爪子不好操作,还是人手更灵活。

  给猫当枕头很正常。现在腿上枕了个大活人,叶颉有些不自在。

  他问道:“你平时没这么黏人。”

  他家猫属于典型傲娇。

  叶颉在家的时候,猫一定要和叶颉处于一个空间,但离叶颉半米远的地方,不准叶颉触碰他,又要叶颉处于猫的视线范围内。

  如果猫假寐苏醒抬头没看到叶颉,就会焦躁无比到处找叶颉。

  躺在叶颉身上睡觉这种事,是叶颉出差回家时才有的待遇。

  苏临清放下手机,眨了眨眼睛:“因为你差点死掉。”

  人形大猫说这句话的语气很平静,只是单纯陈述一个事实,表情也没有变化。

  但叶颉心里仿佛被揪了一下,有点疼。

  “抱歉。”叶颉把电脑放在一旁,迟疑了一下,把手放在苏临清头发上,“这是意外。”

  苏临清没把叶颉放他头上的手打开。

  他重新拿起手机,一边玩一边道:“大大猫不要死。你死了,我又要去翻垃圾桶了。”

  叶颉本来露出了安抚的微笑。听到这句话,他的微笑挤不出来了。

  “我不会死,抱歉,让你吓到了。”叶颉揉了揉苏临清软乎乎的白毛,“而且大白这么漂亮,怎么会翻垃圾桶?谁都会喜欢你。”

  苏临清道:“不是所有人都会接受一只猫妖。为了不暴露身份被打死,大部分无法化形的猫妖都会当流浪猫,才更自由。”

  叶颉:“……”

  他沉默了许久,再次道歉:“抱歉,不会了。”

  苏临清赢了一局游戏,满足地放下手机。

  他环抱着叶颉的腰,蹭了蹭叶颉的小腹。

  “嗯。猫很长很长时间才会遇到一个能让猫化形的有缘人。我的寿命只剩下一百年。大大猫要是死了,我在寿命结束时肯定都只能当猫。

  “以前当猫没觉得什么不好。现在人类社会好多有趣的东西、好吃的食物。当猫多无聊,连手机都不能玩。”

  苏临清满口抱怨。

  习惯人类便利有趣的生活之后,哪只猫想当流浪猫?

  人类停电断网都会要死要活,猫猫也是啊。

  叶颉被苏临清蹭了之后,动作略带僵硬地把苏临清推开了一点:“嗯。我知道,我一定会好好活。稍稍让开一点,饭要到了。”

  苏临清连忙跳起来:“我也要吃!”

  叶颉站起身,拉了拉家居服的下摆,道:“你在医院吃了很多。会撑。”

  “想吃!”

  “吃多会吐。”

  “就要吃!”

  “吐了就断食八小时。”

  “喵嗷!!两脚兽你是个魔鬼!!”

  “你现在也是两脚兽。”

  “嗷嗷嗷嗷!”……

  叶颉成功镇压了人形大猫的暴食计划,在苏临清面前慢条斯理地吃下了美味的饭菜。

  苏临清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叉放腿上,委屈地瞪着叶颉,一边瞪一边小幅度咽口水。

  叶颉当着苏临清的面,残忍地吃完了饭菜,把外卖盒子打包好后,切了一个水果,分给苏临清一半。

  苏临清感动地捧着水果:“大大猫最好了。”

  叶颉忍不住失笑。他家猫真是不记仇。

  其实苏临清自己能打开冰箱。不过他们的生活已经形成了默契。苏临清知道家里的食物都是叶颉赚钱买的,在吃饱之后就会听叶颉的话。叶颉说不准吃什么,他就不会吃。

  前提是吃饱了。

  若苏临清饿了,大大猫算个屁。

  两人都吃饱之后,叶颉就要训练苏临清的“人性”了。

  苏临清是个键盘猫侠。猫变成人类之后,要怎么在社会中生活,他脑子里很明白,只是一时半会儿习惯当猫,反应不过来。

  随着变成人的时间变长,他的行为就会越来越趋近于人,控制住猫咪本能。

  叶颉拿出猫玩具,提前让苏临清控制住本能。

  这控制就是……嗯,叶颉晃悠猫玩具,猫不能玩。

  苏临清都要躺地上打滚了。

  这是什么恶魔大大猫啊!

  叶颉面无表情地晃动系着羽毛和铃铛的长长逗猫棒:“加油。什么时候控制住人类本能,什么时候出门。“

  苏临清喵嗷暴怒:“你说好的明天去了公司就带我去吃好吃的!”

  叶颉平静道:“吃饭可以,没办法出门玩。只是吃饭可以不练。听说猫的自控能力不如狗,对猫妖来说,控制住猫的本能,可能的确太难。”

  苏临清冷哼,撩起衣袖:“我就不信了!再来!我跟你说,我苏临清在上一次变成人被收养的时候,还考过科举!我可厉害!”

  叶颉:“科举?你上次变成人是什么时候?”

  苏临清骄傲道:“宋仁宗!”

  苏临清不能变成人之后,也会偶尔出来溜达,所以知道宋仁宗的庙号。

  叶颉皱眉:“宋仁宗?那是什么皇帝?某个乱世中的小国?”

  苏临清道:“你们这没有宋朝,没有宋仁宗。我原本的世界,宋在唐之后。”

  叶颉对苏临清以前的世界有些好奇。他一边帮猫做训练,一边问苏临清另一个世界的事。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双性被疯狂灌满精*硕大贯穿粗暴挺进撞击bl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