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笑呲 > 有趣 > 双性被疯狂灌满精*硕大贯穿粗暴挺进撞击bl

双性被疯狂灌满精*硕大贯穿粗暴挺进撞击bl

作者: 来源: 2022-03-03

双性被疯狂灌满精*硕大贯穿粗暴挺进撞击bl

  人族修士毕竟有限,有时候大群天魔出现,人族修士的队伍就会急速撤退到结界膜后方,看似纤薄脆弱的结界膜由数座大阵联合产生,极为坚韧,不携带专门的血气令牌根本无法通过,蝗虫般的天魔悍不畏死扑在结界膜上撕咬抓挠,而人族驻地方向的一台台巨型机关已经开始预备!

  “快看快看!是我们门派的‘镇狱神光炮’!”慧慧惊喜地喊叫!她隔开老远就指出天际几架通身鲜红机关巨炮的来历:“余邵荣你快看呀!那就是我们镇狱门跟血炼狱死磕时候的最强兵器!一炮江山万里红!”

  “我去!确实好帅啊!”我看到那门鲜红的龙头炮张开大嘴酝酿出飘散的光点,数秒钟后铺天盖地的橘红色流星如同追踪导弹般划着弧线冲出结界膜,然后在远处爆发出的漫天火海!

  巨炮威力惊人,直接将一大块区域的天魔清空,我看得热血沸腾!

  大阵结界膜是单向通透,攻击可以从里面到外面,但天魔们的吐息还有骨刺投矛却无法打进来,真是神妙无比!

  “嗡~滋!滋!滋!”另一处战场一台巨炮放射出湛蓝的光柱断断续续扫过天际,几头身躯庞大如山岳的天魔被先后击中,瞬间覆上一层白霜,随后被其他巨炮点射成漫天碎渣!

  “看见没那个是’冰魄神光炮‘!”慧慧眼睛亮闪闪:“它发出的光漂亮吗?三十六个元婴修士合力操控的超级武器!可惜现在这些宝贝都不许出现在‘中土’,连制造方法都是极密,否则我真的好想收集上几架!”

  “也不是没办法吧?”我看着这些巨型构装体发威也稀罕得紧。

  原先紫蜃域还繁荣昌盛那会儿各门派都是用这种超级巨炮互相征伐的,可惜后来紫蜃身死,蜃域萎缩,修仙界资源大为短缺,人才方面也是“黄鼠狼下耗子——一代不如一代”,继续用原来的机关巨炮对轰无疑只会让苟延残喘的紫蜃域雪上添霜……于是各门派签订了不再使用超级武器的协议,留作紫蜃域各大边界的防御力量。

  前方战场太过凶险,不是我们这种外人能够随意靠近的,我们还没到达前线就有一队人向我们靠拢过来,验证了我们的身份,听说我们是来“参观”的,纷纷露出鄙夷的神情。

  他们大概把我和慧慧当成中土仙界那些不知人间疾苦的纨绔子弟,以为我们只是闲得无聊来找刺激,好声好气告诉我们这里很危险,让我俩去后方的“海月阁”。

  海月阁是我们这个区域大阵中枢所在的地方,有诸多大佬坐镇主场,那里是最安全的地方,配备有专门的远距离观测阵图,能够从阁中观看数十里外的战场,犹如身临其境,十分神妙。

  慧慧有心带我再多看看前线的风景,尤其是属于我们缇堰仙山的“仙光云界炮”,可惜那四门炮在另一处战场,离我们极为遥远,我不想继续待在这里给人家添麻烦,也就乖乖按照他们的指引前往远方散发着碧蓝色光辉的“海月阁”。

  要说我们来得实在巧,刚刚好就遇到数年一次的“天魔大潮”,数百万天魔迁徙路过紫蜃域,一些脑子缺弦的智障就脱离大部队前来攻击紫蜃域,这一次的攻击会持续大概二十天左右,现在才刚刚开始。

  “那些天魔长得奇奇怪怪,你就没点兴趣?”我问慧慧。

  以我对她的了解,她绝对会想抓些天魔进扇子里好好研究。

  “……别傻了,没跟人提前通知,到时候莫名其妙挨一炮,你还得回节点复活我。”她说得对,我现在一贫如洗,就算能复活她也得等下局结束,况且戒指也说了复活以后记忆保留但是所有技能清零,她确实不能搞幺蛾子。

  我三番几次问慧慧让她闷闷不乐,原本说好到达海月阁以后带我出去玩,结果去了以后很轻易就找管事给她自己收拾了一个小院,说是有事要办,让我自己随便玩玩逛逛。

  好呗,她不开心了,我就自己四处游览,看看现在边界的状况是不是如同我以前了解的那么平稳。

  “海月阁”是太化天魔宗的产业,说是“阁”其实是一片颇具规模的建筑群,这些建筑都是可移动的构装体,以前紫蜃域频繁萎缩的时候海月阁每两个月都得换一次位置,现在年岁好,海月阁近几十年里不但没再后退过,还往外腾挪过三次。

  这地方是大阵中枢,脑袋上有一轮巨大的湛蓝色月亮散发着清幽的光线,这些光线维持着高空结界膜的存在。

  这里有一位化神期长老长期驻守阁中,按道理来说我过来是应该要拜访人家,但听人说那老头性格孤僻向来不喜欢客人叨扰,我也索性省了事。

  紫蜃域的边界向来没有昼夜之分,海月阁巨大的月轮长明当空,这里的人也没有白天和黑夜的概念,我近几天在海月阁周边游荡,很是见到了不少太化天魔宗修士,在这里看到还有了解到的许多东西都完全颠覆了我以前的印象。

  我要是一个修士,我真的不会愿意来这里。

  这里的生活真的非常之苦,常年刀口舔血,恶劣的环境使得许多修士必须把自己的身体跟域外天魔进行融合才能长时间在真空中行动,融合域外天魔能够迅速让普通人获得超凡的战斗力,代价是失去生育能力还有寿命的大幅度折损。

  在中土,这种行为是杀头的罪过,但在这里却比例高得惊人,而且没人觉得有什么奇怪,非常时刻行非常之事,中土仙界的律法根本管不到这里。

  阁里的那个老管事慈眉善目很是健谈,她跟我说近几十年的情况已经非常好了,以前更加惨烈,年轻修士很少有能活过三十岁的,多数人都年纪轻轻就战死疆场,连后代都来不及留下。

  我不知道这里的修士们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在临死前让战友把自己身上被天魔寄生的部位斩下来带给儿女,让孩子走上自己的旧路……

  父亲传给儿子,母亲传给女儿……有些人的魔躯已经传了几十代,他们匆匆忙忙生下小孩,还来不及看孩子长大就继承战死父母的魔躯被送上前线,为的只是驱赶仿佛永远也除不尽的天魔,让自己的家乡毁灭得慢上那么几秒钟。

  我打探这些消息的时候没避讳别人,那些身体严重畸形的修士都很提防我,我光鲜亮丽的打扮跟这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他们太知道中土仙界的人是怎么仇视他们这帮在世界尽头苟延残喘的杂种,以至于敢于直视我目光的人都寥寥无几。

  我尽量表现得平易近人也没有一点用,这里的修士才是太化天魔宗真正的魔崽子,他们天生跟我这样的正道修士犯冲,没法好好交流。

  我真的很好奇,这种藏污纳垢不上台面的宗门到底是怎么受到老天爷的青睐,让天道垂怜的至纯道体出生在这里呢?

  太化天魔宗的魔帝夫妇任由门下弟子融合天魔躯体在战场上厮杀,但他们夫妇二人却没有融合天魔躯体,能够一大把年纪还生孩子,真的很有意思。

  原来挤牛奶的人根本就不喝牛奶。

  慧慧仙女鬼鬼祟祟再次出现在海月阁已经是四天后,她说自己偷偷到外面玩去了,而且还交了新朋友,她的新朋友带她绕过战场去后方偷袭了一群“广目天魔”,她将数百头天魔收进扇子里打算慢慢研究。

  她这么说,我也就懒得去探究事实,就配合着她。

  跟我说话的时候慧慧笑眯眯心情显然很好,有意说自己刺激的冒险吸引我注意力,试图让我忽略不远处偷看我的人。

  我不像她一样点数充裕有目光返溯,能够发现任何观察她的目标位置,但我也知道有人在看我。

  “嘻嘻,你这么好看的小帅哥,大家都好奇,我朋友就想远处看看。”慧慧笑得憨态可掬,但绝口不提把朋友介绍给我认识。

  “随你吧。”我眼前的慧慧现在是七岁小女孩的模样,真好奇她顶着这样的脸能交到什么朋友,

  外头野够了,花期将至,我和慧慧准备通过幻境通道回去,慧慧好几次埋怨我越长大越讨厌,一点都不像以前软软糯糯的可爱模样。

  我们到达天魔城正是早上,晨光熹微中繁华的都市都在为灵树开花而庆祝,这座城市中栽种着数十万棵“净神清灵枝”,往年“花朝节”到来时全城灵树竞相开放,争奇斗艳,天魔城都会被浅粉色的云霞所缭绕。

  最高大的一株“净神清灵枝”已经有数万年岁数,它原本生长的土地已经随着紫蜃域萎缩而永远消失,最初移离故土的时候还是一株树苗。它先后数次被移栽,见证着紫蜃域由盛而衰,好在否极泰来,紫蜃域的收缩停滞,它也再一次能够安然盛放。

  我和慧慧受邀来到最大那株灵树下参加观花宴席,侧卧的老树如同巨伞般张开浅粉色树冠,此时全城花树上的花苞都还紧紧闭合着,唯有它满树花苞已经微微绽开。

  灵树真的美极了,枝干苍劲有力,枝繁叶茂充满生机,枝头跳跃的鸟雀也活泼可爱,丝毫不害怕人。

  赏花宴会来了上千人,各自按照身份被安排在不同区域,但整个宴会在大树下仍然只是小小一角,此处地势极高,在灵树笼罩的阴凉下俯瞰繁华的城市别有一番风味。

  我原以为自己和慧慧会被安排开,没想到我俩的位置在一起,离主家座席的位置很近,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次该见的人。

  我常年都开启着降低存在感的装备特效,在这种场合也不例外,我不想因为自己漂亮的脸蛋而被所有人看猴子似的盯着,所以现在几乎没人注意到我,所以我很放松。

  先随宾客入场的魔帝夫妇已经坐上主座发声酬谢宾客,太化天魔宗还有各门派的年轻才俊们不久之后也成群结队入场。

  与岛上充满人气的繁华仙境相比,岛下方充满原生态气息的飞瀑和幽深山涧更显秀美,云雾缭绕的崖壁间鸟群飞翔猿猴啼叫,远看过去这座构筑在上古神兽遗蜕上的魔宗竟然比我所见过的多数仙宗更有“仙”气。

  我和慧慧坐在云驾上欣赏湖光山色,从高空飞落的瀑布如同一条条银线垂落,在半空中就被罡风吹散,道道彩虹在阳光下散发着绚丽的色彩,不时有修士腾云驾雾飞过,惊起鸟雀追随其后。

  此地真是人杰地灵,

  湿润的空气滋润着陡峭山崖上丰茂的植被,奇花异草随处可见。水雾中头生独角背有双翼的“化蛇”成群结队振翅飞翔,驱赶鬼鬼祟祟想要偷吃灵药的鸟雀飞虫。

  “化蛇”与灵植伴生,蛇胆和蛇肉都是珍贵的食材和炼丹素材,向来有价无市,我师父那么疼我,我才吃过两三次,没想到这里能看到这么多。

  当然了,这里是人家门派的“自然保护区”,有高手看护,异兽灵植都严禁猎杀和采集,我跟慧慧虽然看着化蛇还有苍目猿连吞口水,但也没丧心病狂在别人地头上搞偷猎。

  有慧慧提前做功课,我自然知道空中岩柱支撑的巨岛其实是一只像蜘蛛般巨大生物的遗蜕,类似蛇蜕皮或者蝉蜕之类的东西,它实在太大了,蹲在山脉之间,半个身子都在云层之上,我忍不住想知道它蜕壳之后去了哪里,我们会不会有一天见到它的真身。

  神兽遗蜕滋养着万物,也造就了在上头安家落户的“太化天魔宗”,在他们宗门驻地有一处神奇的幻境,那处幻境能够在万里之外架设通路,让太化天魔宗的人用类似“虫洞旅行”的方式直接到达这个世界的尽头。

  没错,真正意义上“世界的尽头”,也就是紫蜃域不断在消逝的那个尽头。

  “咱们时间还很充裕,我跟他们门派的人沟通过,他们允许咱们借幻境去边界看看,你有兴趣吗?”慧慧问我。

  “嗯……”我有点迟疑:“我师父说很危险,让我尽量别过去。”

  慧慧咯咯直笑:“别这么乖呀,有我保护你,你还害怕?”

  我有心拒绝,可是慧慧向来擅长死缠烂打,拽着我说想见见世面,我头疼无比。

  “那行,我们去看看,不过只去四五天,不能误了正事。”我其实也好奇所谓的“边界”到底是什么模样,跟我们的“碧落黄泉洞天”有多大不同。

  “对嘛,这才乖!你相亲对象就在这里又不会长翅膀飞走!”慧慧说服了我以后心情大好,按下云头,带我在亭台楼阁间极速穿行,仙光拥护中的幻境通道印入眼帘。

  说起来最初听到“太化天魔宗”的名字还是我刚开始修行的时候。

  那会儿我刚成为无垢仙体,从师父那里知道紫蜃域面临着消散崩溃的危机,也听她说除了她和我师公这样采集天轨地脉弥补世界之外还有许多门派用他们的方式做着类似的事情。

  我才知道有许多门派长期驻守在紫蜃域世界边缘,不断击退来自虚无天域的天魔,守护这个残破的世界。

  我师父跟我说那些门派的生存环境非常恶劣,背后是岌岌可危的世界,前方是一望无际的虚空,大地边缘暴露在虚空中无时无刻不在破碎解离,域外天魔神出鬼没。

  如果没有太化天魔宗这样的门派,天魔将很容易突破缓冲区闯入紫蜃域,污染土地杀戮生灵造成可怕的危害。

  如果就事论事,他们这些门派确实劳苦功高,是紫蜃域实至名归的“守护者”,然而他们多数门派的驻地都远离紫蜃域中心区域,也没心思做宣传控制舆论,以至于他们的存在竟然不为绝大多数人所知。

  名门正派们不让大众知晓他们的理由说得冠冕堂皇,说是不希望普通民众知道紫蜃域岌岌可危,影响人心导致大家太过悲观……

  好吧,勉强也说得通,只不过常年里都让别人顶着来自域外天魔的巨大压力,另一方面却总以“正派”自称,把那些没有精力跟他们斗嘴的门派划为“左道”……什么便宜都给我们占了。

  都说“屁股决定脑袋”,所以哪怕这世上绝大部分的修士都以为我们缇堰仙山支撑起着这个面临危机的世界,是天降圣父的一样的慈悲救主;哪怕他们以为那些驻守在边关的门派们全是群茹毛饮血、丧尽天良的乌合之众,我也不会去辨别一句。

  我自己是“名门正派”的一员,是妥妥的既得利益者,我不会砸自己饭碗。

  但很无奈。

  听别人把假话说多了,你自己有时候也会信以为真。

  我那时候听说边境门派们的生存环境如何恶劣都不以为然,总觉得像是游戏副本那种状态:今天你打过来,明天我打过去,表面上险象环生,其实百十年一成不变格外枯燥,左右不过是一群蛮子跟另外一群蛮子争强斗狠罢了。

  世界的尽头我见过,碧落黄泉洞天就是,漂浮在宇宙里的孤岛,看多了也没什么意思。

  我穿过涌动青色雾气吞吐霞光的漩涡之门,我看到对面支离破碎的大地还有灰褐色充满死亡与枯竭气息的黯淡天空。

  “嘻嘻,这鬼地方!”还没完全出通道,慧慧就提前挥扇撑起一道光幕将她和我一起裹在里头。

  这里的环境中严重缺乏灵气,“负灵压”会让修士身体内的真元向外泄露,短时间不致命,但会很难受,非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空气稀薄呼吸不顺畅的感觉,严重的时候身体还会浮肿,很让人头疼,她的光罩恰到好处。

  我很疑惑地看向慧慧:“你来过这里?”

  “没啊!”慧慧想也没想就直接否定:“我怎么可能来过这里?”

  “那你怎么知道要用法力盾抵抗灵压?”据我所知她从来没到过绝灵之地,她没道理能知道用魔力代替真元凝盾的诀窍。

  “我……别人告诉我的行不行?”慧慧凶巴巴,让我别有事没事瞎问。

  好吧,我随便问一句还犯错了?

  负灵压对越高级的修士负担越大,像我师父他们那种化神期修士时时刻刻都将自己包裹在一层纤薄但极为坚韧的力场膜中,因为哪怕我们洞府仙山的灵气在他们感知中都稀薄到无法维持生命。

  如果在我们现在这种近乎“绝灵”的环境,元婴期修士也只能苟延残喘半小时,换化神期大能,暴露在这种环境中一两秒钟后就会像一枚核弹般直接爆炸,让周围刮起灵气风暴。

  越是自身修为高的修士就越受环境限制,失去自由,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

  绝灵的地方我去过多了,毕竟我们门派的碧落黄泉洞天里就是这种状态,我师父教过我炼制维持自身灵压状态的法宝,我前后炼制过数十件,所有的都被金冠吞噬然后将效果跟被动技能一样常驻在我身上,所以绝灵什么的对我毫无影响。

  但慧慧不同,以前受灵压的影响不大,我给她维持灵压法宝的时候她以自己用不到为由跟我要了其他宝物,近些年她开始积极练气筹备结丹,体内真元越攒越多,对灵压的感受才会比较明显,我原以为她过通道以后要吃瘪,没想到她早有准备。

  按理来说现实世界也一样近乎绝灵,但现实世界里我们拥有戒指提供的特殊庇护,这种庇护会大幅度削弱我们本身的能力,但好处是让我们免受各类负面状态影响,能够舒舒服服生活。

  我和慧慧沿着材质类似化石的阶梯往通道外走,守护通道的修士确认过我们的身份以后恭敬地放行。

  目之所及是一个生机正在被剥离的暗淡世界,远处天空如同在燃烧一般闪烁着妖冶的红光,不时有一道道刺眼的光柱划破天际,引发的爆炸像一朵朵小烟花。

  明明远处十分明亮,偏偏我们所在的地方却非常昏暗,大地上的千沟万壑深不见底,四周围一片灰败,竟然看不到一棵活着的树。

  都已经脚踏实地,慧慧才笑嘻嘻说自己想要驾云,结果掐法诀刚让云头从脚下生出来就跟撒了开水的棉花糖似疯狂缩水,她表情浮夸地直瞪眼睛,还跟我说关卡世界里每次掐诀驾云的时候也会觉得比平常困难,但从来没有这样的!

  ……这就有点欲盖弥彰了。

  她既然知道用魔法盾抵抗负灵压,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在这种环境里直接使用真元会增大消耗?

  “别动用真元和魔力,用念力就行。”我阻止想要用数倍真元硬招云驾“大力出奇迹”的慧慧,“提示”她试试动用精神力。

  慧慧很“不好意思”地捂嘴,装模作样说:“哎呀我真笨!法术用太顺手,我都不记得还有其他手段了!”

  话毕,她轻飘飘浮到了空中,原本在暗淡无光世界中格外耀眼的光罩也撤下去变成了一层透明的力场罩,把自己给护得严严实实。

  她要是没来过这里就怪了!

  我靠精神力浮空很轻松,浮在慧慧后头顺着之前守卫的指引往外头走。

  我们所在的区域算是前线营地,离真正世界的尽头还有二三十里远,但这里的环境已经极为恶劣,怎么看都不像是人类可以生存的地方,远方不断传来轰鸣和爆炸的巨响,还不时有各色光华闪耀,毫无疑问那里是最前线。

  平日里慧慧早就拉着我问东问西了,她向来不喜欢看书学习,走到哪都爱把我当百事通,哪怕我不知道,编也得编给她听,但在这里她没有一丝好奇心,就径直带着我往前飞。

  我们前进了大概三公里就到了远方战场的真实情况,天空中漂浮的巨大构装体在轰鸣中放射出如同“破坏死光”的炫目光柱往天空中扫射,爆炸的火光照亮了半片天空,不时有一架架古怪的机械巨兽带着鸦群般凭借肉身飞行在空中跟上方攻击结界膜的天魔们缠斗在一起!

  要只看这里的战场,恐怕很难让人相信这竟然是一个以修士为主宰的世界!

  “嚯!太帅了吧?”我看得入神,这里所有的炮台都是移动的,有的架在巨兽背上,更多的干脆就是飞空的构装体,它们严阵以待,竟然把科幻风格跟仙道炼器给紧密结合起来,有种异样的美感。

  “对啊好帅!不过前面还有更大更帅的呢!”慧慧嘴上说帅,其实根本懒得看,迫不及待让我快点继续飞。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不准拿出来乖吃饭h-宝贝腿打开让我尝尝你的味道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