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笑呲 > 内涵 > 使劲再快点好爽又丢了-做完为什么女孩子比男孩子累

使劲再快点好爽又丢了-做完为什么女孩子比男孩子累

作者: 来源: 2022-03-23

景邢和贺枞从来没有这么慌乱过。

 

一个拿着毯子盖到了郁雪儿的身上,另外一个手忙脚乱的在旁边道歉。

 

“对不起,我听到一声惨叫....对不起!”贺枞本来还想解释一下的,但是看郁雪儿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话到了嘴边又变成了道歉。

 

郁雪儿攥紧了盖在身上的小毯子,原本都哭的差不多了,被贺枞这么一道歉心里更委屈了。

 

“所以我都说让你们去楼下等啊!”郁雪儿想踹他,可是左脚腕一动就疼的要命。

 

她其实没那么娇弱,就算脚崴了挣扎一下也能一个人站起来的。

 

但有种东西叫恃宠而骄,原本只是扭个脚,可被面前这两个有着相似面貌气质却截然不同的两个男人一哄,崴掉的脚就跟断了一样,让她哭的眼泪哗哗流。

 

景邢单膝跪地,扶着她的上半身动作轻柔的给她擦眼泪,清冷的面孔上稍稍带了些温柔,低声问:“还能站起来吗?地上凉,不然我抱你去床上好不好?”

 

景邢平时面无表情的时候气质冷冽不近人情,但是对郁雪儿一直用着比较温和的一面。

 

郁雪儿抬头看看眉头微蹙的景邢和一脸紧张的贺枞,可怜巴巴的点点头。

 

景邢将毯子给她围好,然后手臂从她的腿下绕过,小心翼翼的给她抱到了床上。

 

郁雪儿扯过被子盖在自己的腿上,只留着一双脚露在外面。

 

她咬了咬唇瓣,有些难堪的问:“你们刚刚看到什么了吗?”

 

景邢和贺枞的呼吸一滞。

 

他们看到了什么?

 

他们不能说。

 

虽然当时着急的推门进来,郁雪儿那时候也眼疾手快的把衣服下摆给拉住,但他们还是看清楚了白皙的大腿之间那粉嫩的区域。

 

更令他们大脑发热的是,郁雪儿下面没有毛发,干净光洁。

 

景邢喉结滚动了一下,觉得嗓子有些干哑,他轻声说:“什么都没看到,你放心。”



 

刚崴到的脚不能立马上药按摩,因为操作不当很可能加重伤势,而冰敷可以使毛细血管收缩,减轻局部充血。

 

郁雪儿内裤还没穿,早上醒来时那种黏黏腻腻的感觉干了之后更难受了。

 

她有些局促的在被子下动了动腿,结果刚动两下就被贺枞按住了小腿,他一手拿着冰袋一手按着腿,抬起的眉眼间难得有些严肃,“别乱动。”

 

郁雪儿冷不丁被这么一凶,顿时觉得委屈,眼眶刷的一下就红了。

 

景邢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视线掠过贺枞按在她小腿的手上,语气平淡的说:“脚扭伤了的确不能乱动,听话,想做什么和我说,我帮你。”

 

郁雪儿撇过头哼了一声,因为之前哭过的原因声音里还带着些颤,“要不是你们突然上来吓到我,我能扭到脚吗!都怪你们。”

 

贺枞连连点头,“怪我们,以后我们在楼下等你,不会贸然上来了。”

 

他们和郁雪儿是从幼儿园就认识了,住的近加上三人年纪一样的原因,很快就成为了朋友。

 

以前他们兄弟俩经常上门找郁雪儿一起上学,甚至在她赖床时还要把她拖起来,还是年纪稍微大了点才知道男女有别,也是那个时候发现自己对郁雪儿的心思不单纯的。

 

这次上楼原本也没想进屋,只是没想到隔着门都能吓到她,这个错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郁雪儿听了他们的话也没有很高兴,她觉得今天好丢脸,差点就被看光了,实在不知道拿什么态度面对他们。

 

“冰的差不多了,你们出去吧。”郁雪儿红着眼眶故作凶巴巴的说。

 

她的下面实在是难受的不得了,现在迫切的想要去洗一下然后换上干净的内裤。

 

“你想拿什么吗?我来帮你吧。”景邢眉头微蹙,有些担心,“你的脚不能乱动。”

 

“只是扭伤而已,你俩不用这么大惊小怪。”郁雪儿说。

 

景邢和贺枞立马露出来不赞同的表情。

 

郁雪儿无奈,“我要去洗澡!我要穿裤子!你们在这我怎么做?难道你们要帮我洗澡帮我穿裤子吗!”

 

说到最后郁雪儿简直气急败坏,“快出去!我收拾好了就下楼。”

 

景邢:“……”

 

贺枞:“啊……”

 

“那你有需要的话喊我们。”贺枞将手上的冰袋放下,看了眼她的脚腕确定没有再肿起来后,才从床边站起来。

 

终于把这对双胞胎赶出去了,郁雪儿紧绷的神经这才放松下来。

 

“唔……差点沾到床单。”郁雪儿掀开被子,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床单,然后瘸着腿一点一点的蹭进了浴室。

 

门外的两个大男生对视了一眼,景邢率先冷淡开口,“小腿好摸吗?”

 

贺枞眉毛一挑,“搞得就跟你没摸她头发一样,而且我那是防止她乱动。”

 

景邢轻嗤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她的心思。”

 

贺枞点头,“啊对对,你对她什么心思,我就对她什么心思,有问题吗?”

 

贺枞靠着墙,双腿随意的交叠在一起,下巴微抬,“哥,你和我没什么区别。”

 

景邢冷淡的视线自眼尾流转撇向他,他低沉的笑了一声,说:“那就各凭本事。”

 

她的脚不能乱动,穿内裤的时候都废了不少力气。

 

郁雪儿扶着墙,小心翼翼的单脚挪出了浴室。

 

浴室内的地面有水,有些滑,她连蹦都不敢蹦。

 

脚踝肿着,再穿其他裤子也费事,郁雪儿干脆只穿了一条稍微厚一点的长裙遮住了白皙的双腿,上身的睡衣换成了米白色的厚毛衣,整个人来起来软绵绵的很好欺负似的。

 

出房门的时候,景邢和贺枞都不在门口了,看来有乖乖的听她的话等在楼下。

 

郁雪儿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犯了难,两只手扶着扶手,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往下蹦。

 

但是每次蹦起来,受伤的左脚腕因为动作都会一阵疼痛,下了三个台阶都给她疼的眉毛都皱起来了。

 

“雪儿,要下楼吗?”贺枞和景邢听到动静,立马从一楼走了上来。

 

“我背你吧。”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

 

郁雪儿:“.....”

 

平时没见你们这么积极。

 

无事献殷勤,他们肯定是看到自己走光了心怀愧疚来赎罪的!

 

“不用了,我没那么娇气。”郁雪儿冲两人翻了个白眼,任由哪个女孩下体可能被两个同龄男生看到,都不会有好心情的吧。

 

她挥开两人的手,坚强的选择一个人下楼。

 

贺枞立马不赞同的拧起了眉,“你这样蹦,受伤的脚踝也会疼的,搞不好还会严重。”

 

他对着郁雪儿伸出手,说:“让我背吧,你放心,我把你背到楼下就放下来。”

 

郁雪儿犹豫了一下。

 

景邢脸色冷淡,眼神极其淡漠的扫了一眼贺枞,对郁雪儿说:“我来吧。”

 

郁雪儿活了十七年,还是第一次遇见两个男生争着要背自己。

 

完蛋,她选择困难症都要犯了。

 

而且这两人之间的气氛怎么怪怪的,感觉好像有些针锋相对,相撞的视线都快冒火花了。

 

“你们....刚刚吵架了?”郁雪儿试探性的问。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你好大》他是不是这样要你的 他的手覆上了迎怜胸前的两团白软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