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笑呲 > 内涵 > 摸着你的腰真的好想要*不许咬着我喜欢听你叫

摸着你的腰真的好想要*不许咬着我喜欢听你叫

作者: 来源: 2022-03-12

摸着你的腰真的好想要*不许咬着我喜欢听你叫
 

秋高气爽的顺京,今儿竟然下起雨来了。

 

四周是寂寥的暮色,迎怜坐在与四周的阴沉格格不入的喜轿里。

 

她要去嫁的人是当今的大皇子靳宸。

 

阴鸷狠毒,臭名昭著,可原本也该是要立太子的,近几个月却不知道为何突然患了重病,在床不起,几乎成了废人。

 

给皇子治病的那人非要信什么冲喜一说,算到她家的地势好,说什么北部良山自西而来,至她们家门口那儿正好远远的回了下头,平川行龙之地,回头必定聚气,这家的嫡长女嫁过来,大皇子的病一定就能好了。

 

这么荒唐的理由,这么简短的一句,淡漠于事态的父亲,推波助澜的后母,稀里糊涂撂在一起,就决定了她往后的一生。

 

她有些怕生,不过听说那大皇子也沉默寡言,她嫁过去之后也不用和太多人打交道,照顾好大皇子就行,她反而觉得这样的生活更好,没有勾心斗角。

 

只是不知道那大皇子是什么样的人,好不好相处。

 

名声那样差,以前还未生病的时候都没娶过妻,朝廷权臣天天儿生怕皇上将自己女儿赐给他,想必是不好相处。

 

听说殿中的丫鬟都叫他掐死过几个。

 

迎怜想到这,打了个哆嗦,心倏地提了起来。她定要小心行事,别惹了殿下生气才好。

 

轿子缓缓停下,想必是到了,她掀开帘子,透着盖头的红纱审视着四周。

 

这院子一看就偏僻,草已经长疯了,鸦都寂的没了踪影,仅剩的一丝夕霞照在殿上的琉璃顶上,泛出惨白的光。

 

看来这大皇子患病之后,待遇着实是不怎么样,连成亲都是马马虎虎的草草了事。

 

迎怜下了轿子自己走进屋里,一股子中药的涩味扑面而来,她下意识捂了捂鼻子。

 

屋里靠墙的床上半躺着一个男人,鼻梁高挺,眉眼细长,眼尾轻轻上挑,大概是因病,皮肤是冷白的。

 

外面秋风吹的树叶都哗哗的往下掉,他身上却只穿了件黑色描了金边的薄衣,歪歪盖着被子,正斜睨着她。

 

她还当患病卧床的大皇子是昏迷不醒的,才擅自掀起了盖头,没想到他不仅好好的,眼神还阴鸷吓人。

 

好像要吃了她一般。

 

而靳宸也没想到,那破大夫还真给他娶了个妻子进来,他心知肚明,自己这个样子,谁愿意嫁进来?不过是被逼无奈罢了。

 

眼前走进来的女子皮肤白净极了,好像褪壳鸡蛋般的没有瑕疵,眉眼瞧着算是温顺,柳叶眉,一双杏眼紧张地垂着,不敢抬眸看他。

 

他嗤笑一声,看出她的紧张,漫不经心的朝她勾了勾手,她忙一个激灵,又掩耳盗铃似的将盖头放了下来。

 

待她哆哆嗦嗦走上前后,靳宸一抬手把她盖头掀起来了。

 

丝毫没有新婚时该有的朦胧暧昧。

 

他上下打量着她,看上去纤弱娇柔,只是怯怯的,不像是大将军府出来的嫡长女。

 

靳宸慵懒的开口,明知故问,“自愿来的?”

 

话音凉凉的,吓得迎怜一哆嗦,她忙说,“是!”

 

靳宸手里掂了掂那盖头,闻言勾了勾嘴角,散漫的看着她。

 

两人四目相对,空气中是凝结的肃杀,迎怜有些害怕,他明明笑着,投来的眼神里却是不加掩饰的厌恶,她忽然觉得脖子有些冷,向领子里缩了缩。

 

他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眉尾有些挑,一双桃花眼,皮肤白皙,手也是纤细白嫩,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小姐。

 

他冷笑,他不会傻到去相信一个大将军府的嫡长女能安下心来嫁给自己。

 

她却想,人心都是肉做的,她好好对他,他一定会知道的。

 

看她一副乖顺柔弱的样子,靳宸莫名的上来一股子烦躁,他目光一斜,瞄到了桌上的两个酒杯,又看了她身上的喜服一眼,才恍然有了种真实感——今天是他们二人成亲的日子。

 

她倒是收拾的干净利落,可他这儿却一点喜庆气儿都没有,以至于让人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他冲着两个酒杯扬了扬下巴,唤丫鬟似的吩咐她,“把那杯子拿过来喝了吧。”

 

迎怜不敢招惹他,听话极了,他话音方落下,她便乖乖走上前去拿了酒杯去。

 

他看她拿着一个酒杯递给自己,没有接,他起了坏心,眯了眯眼睛,笑了,“真要跟我喝?”

 

迎怜点点头。当然是跟他,虽说这成亲是简陋了些,好歹也是婚礼中的一个步骤,不跟你喝我跟谁喝?

 

他接过酒杯,迎怜看了他一眼。她记得这酒是要交着手臂喝的。

 

靳宸看明白她的意思,扬了扬下巴,把拿着酒杯的那只胳膊伸过去。

 

她没想到他会这么配合,也向他挪了挪,伸过胳膊跟他挽起来,看他抬头要喝,自己就也抬头把酒杯放到嘴边。

 

他却忽然一抬胳膊,迎怜的手被他撞的一偏,酒全洒在了身上。

 

知道他是故意的,她有些恼,抬头蹬了一眼,却冲上他幽深暗沉的眼眸,她只好撇撇嘴,又低下头。

 

她如今是在大皇子的殿里,即使是这大皇子早已不住在宫中,可怎么也不比自家府中过得轻快,面前的又是那满京城无人敢惹的大皇子,她还是闭嘴为好。

 

她叹口气,起身,“我去拿块绢子擦擦酒吧。”

 

靳宸仰头把酒喝光,把酒杯往桌上一放,反手拽着她的袖子一拉,她又倒回了床上。

 

她是想作的乖巧些,却也有大小姐的脾气,叫他耍了两次,便有些不耐烦,不知道他到底要怎样,又不敢做声。毕竟屋里就他们两个,他把自己掐死都不一定有人知道。

 

疑惑也是有的,明明听说他是得了重病,都卧床不起了,怎么还有这么大的劲儿?病人不该是躺在床上动动手指头都难了吗?

 

靳宸看她一副隐忍着不敢说话的样子,嗤笑一声,“不是要拿绢子,怎么不起来?”

 

听他这么问,迎怜咬咬唇,“殿下不让我拿,难道您要给我擦?”

 

谁知靳宸歪着头想了一会,竟说,“好啊。”

 

随后他就侧身拉开床边桌子的抽屉,拿出了块绢子,朝她欺身压上来,动作暧昧,气氛却变得坚冷肃杀,她无法回避,无处躲藏。

 

他离迎怜很近,药味浓重,他却除了皮肤白些,完全没有病人的样子。

 

他隔着一段距离拉过她的领子,老远的擦着上面的酒渍,眼睛却不看衣服,而是一直盯着她,微微歪着头,一脸的散漫慵懒。

 

两人对视,正当她觉得自己看不下去,想别开目光的时候,只见他嘴角一扯,“怎么擦不干呢?”

 

她讪讪一笑,伸手放他胳膊上,“那就算了吧。”说完,起身想要推他。

 

他却一把抓住她的手贴到自己胸口的位置,方才的冷漠阴鸷瞬间不见,语气要多温柔有多温柔,“反正今晚我们成亲了,既然擦不干,不如直接脱了罢了。”

 

她一颤,有些害怕,抽了抽手,他看着也没用多少力气,可她却怎么也动不了,“殿下,这不好吧...”

 

他语气还是柔和的很,“有什么不好?我们都是夫妻了。”

 

这下她彻底笑不出来了,一口气上不来,只能瞪着眼睛,说不出话。

 

她果然还是不愿意嫁给自己的。靳宸自嘲的笑笑,毕竟他现在已经是这个样子了。真要和她有什么夫妻之实,她这不还是抗拒的不行。

 

他偏偏就要看她不如愿。

 

“你说,灯是亮着好还是熄了好?”

 

迎怜坐在那儿愣神了半晌没做声。

 

再缓过神的时候,靳宸已经靠在了床头玩味看着她,片刻后倾身过来,按住她的后脑将她带到自己面前,冲着她的唇瓣咬了上去。

 

迎怜被他带得整个人横空趴在他身上,她双手撑着床,不敢放松。

 

她的嘴唇细软香甜,靳宸不满足于此,撬开她的双唇,将舌头卷了进去。

 

他的吻十分粗暴,带有惩罚性得咬着她的唇舌,吸得她都有些疼,她不禁将一只手放在他胸口处,用力的向推开他,不料他一手抓着她的手腕,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

 

她先一懵,随后惊讶得看着他,“您...您不是...”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你忍一下我的很大 看清楚我是怎么要你的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