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笑呲 > 内涵 > 么公在厨房征服小雪&半夜翁公吃我奶第七十章

么公在厨房征服小雪&半夜翁公吃我奶第七十章

作者: 来源: 2022-03-03

么公在厨房征服小雪&半夜翁公吃我奶第七十章

 谢亦看他醉得不轻,人都晃晃悠悠,叹了口气,一把将贺清摁回了沙发,“得了吧,爸爸还想多活两年。”

  “也是,你这身价可值钱了。”贺清笑着打趣:“我倾家荡产都赔不起。”

  “值钱的可不只是身价。”谢亦也喝了不少,一喝多人就有点飘,“还有这张脸。”

  贺清顿时笑了起来:“哈哈哈哈,爸爸说得有理。”

  “不跟你扯了。”谢亦拿上旁边的外套:“先走了。”

  贺清掏出手机:“那我给你找个代驾。”

  谢亦嗯了一声,往包厢外面走去,身后的人对他挥挥手,含糊地嚷嚷着:“爸爸慢走,爸爸一路顺风,爸爸我爱你。”

  谢亦无奈一笑:“醉鬼。”

  ………

  坐上车,谢亦头痛欲裂。
  他酒量好,但后遗症也大。

  为了缓解酒精带来的头痛,谢亦打开了速看APP。

  一上来就看见私信爆棚,他这才想起来今天还没直播,粉丝们现在都快吵翻天了。

  消息还在不停的弹出来,谢亦随便翻了翻最新的私信。

  【被裴小Omega勾走了吗?还不滚回来直播?[指指点点]】

  【啊啊啊啊啊崽崽给你看个Omega,这照片太犯规了,撩撩撩死我了!!![图片.jpg]】

  【老公看看你的小老婆,这勾人的小眼神啧啧啧,你何时安排一下同款?[图片.jpg]】

  谢亦看到这儿,眯了下醉眼朦脓的凤眼。

  他手指滑动,点开了图片。

  图片来自微博。
  照片中的裴云羡穿着白色浴袍,虽然扣子系到了胸口处,但浴袍松松垮垮,给人的感觉禁.欲感十足。
  手中拿着一杯红酒,微偏头看着镜头,唇角上挑,眼神缱绻。

  这个模样仿佛像是在………求欢。

  在这个血气方刚的年纪,谢亦碰上如此戳他敏感点的小Omega,很难不心动。

  单单一张照片,就让他方寸大乱。
  他似乎对裴云羡有着天生的渴望与痴迷。

  谢亦盯着照片又看了两秒,舌尖无意识抵了抵腮帮,

  如此勾魂的小妖精。
  看来得藏起来。

  *

  酒店房间里。

  苏泽看着微博评论飙升,兴奋而激动:“我就说了,你很适合软萌Omega人设,你瞧瞧评论区好多Alpha在尖叫,都喊起你小老婆了!”

  裴云羡不甚在意,在他眼里这些都是工作。

  “哎呀,我快被这些网友笑死了。”苏泽笑得前仰后合,把手机递到裴云羡面前:“你快看,你的小老婆外号,居然是因为谢影帝,看来是上次约P事件残留下来的粉丝。”

  “哈哈哈哈哈,还说今天谢影帝没直播,肯定是因为跟你偷欢去了。”苏泽眼泪都快笑出来了:“还叫你快把谢影帝还回去,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听到这儿,裴云羡看了看时间。
  已经凌晨了。

  他眯了眯眼睛,拿出手机翻到谢亦微信,点进朋友圈。

  一个小时前,谢亦发了一条朋友圈。

  加微信这段时间,裴云羡发现谢亦有拍照留恋的习惯。

  照片中,两个男人勾肩搭背,哥们好的模样,身后的背景一看就是喝酒聚会的场所。

  裴云羡眸色渐深。

  就在这时,手机系统提示。
  【您微博特别关心的“你亦爹”查看了你的微博,并查看了您最新微博照片6次,保存了一张照片。】

  苏泽还在念评论给裴云羡听:“哈哈哈哈这些粉丝非常不满足今天的照片,叫你下次别拍这么禁欲的,嚷嚷着要尺度大点的。”

  裴云羡看着微博提示,垂眼一笑,淡淡道:“下次可以尝试尺度.大点的。”

  苏泽:“??!”

  *

  第二天八点,谢亦先来到片场。

  虽然昨天喝了不少酒,好在谢亦体质得天独厚,脸没肿皮肤也没暗沉,郭荣海没看出来什么,顺利地拍完第一场早戏。

  刚准备去换装,谢亦一眼便看见门口进来的裴云羡。

  裴云羡朝他们走了过来,点头礼貌问好:“导演早,谢亦哥早。”

  终于看见了心心念念一晚上的人,谢亦嘴角情不自禁噙起笑。

  视线顿在裴云羡脸上,小Omega脸色出奇的好,看来昨晚的红酒挺滋润人嘛。

  郭荣海看了裴云羡一眼:“来得正好,昨天我跟编辑讨论了一下,浴室后面再加一幕戏,没问题吧?”

  “没问题。”裴云羡犹豫道:“不过我还没记台词 ,来得及吗?”

  郭荣海说:“等会让谢亦跟你对对戏,没问题的。你们先去换装准备吧。”

  两人进到化妆间。

  谢亦把后面那一幕的台词递给他:“你先看看熟悉一下,一会儿对戏。”

  他说完瘫软在椅子上,抬手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

  虽然表面看起来无异常,可只有他知道身体的疲惫。
  毕竟昨晚喝了不少的酒,又看见那样的照片,今早又起得早,是个人都遭不住。

  裴云羡侧目,看见谢亦眼角发红,状似关心地问:“谢亦哥昨晚没睡好?”

  能睡好才怪。
  那样的照片,任谁看了都会一夜无眠吧。

  谢亦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无奈地嗯了一声:“昨晚朋友过来出去喝了两杯。”

  “那你再休息一下吧。”裴云羡说:“等会我跟我经纪人对一下戏就好。”

  “没事。”谢亦揉了揉脖颈:“这场戏郭老头很看重,我一来片场他就在念叨了。”

  裴云羡拿起手机,“那我给您点一杯卡布奇诺吧。”他抬起头确认:“多奶不加糖?”

  谢亦笑了一下点头,没想到裴云羡把自己的小习惯记得这么清楚。

  苏泽送来咖啡时,裴云羡正在背台词。

  谢亦打开咖啡喝了一口,顿时活过来了一样,同时也注意到了旁边人念台词的声音。

  他紧皱眉头:“刚你念的那句台词你再念一遍。”

  裴云羡抬头,“哪不对吗?”

  看见他紧张的神情,谢亦的声音放柔了点:“没有,我就是想听听你念台词的感觉。”

  裴云羡轻轻吸了一口气,把刚刚那句台词重复了一遍:“行了池穆,别再招惹我,发情的话找别的Omega去!”

  一旁的苏泽忍不住想鼓掌。
  好好好!这爆发力,这咬牙切齿!
  他的小裴啊真是越来越优秀了!

  但谢亦眉头依旧紧蹙。
  他看着裴云羡问:“你发现你念台词时中气不足吗?”

  不足吗?苏泽感觉很十足了呀。
  或许他是亲妈眼。

  不过想想也是,裴云羡不是科班出生,接触这个圈子仅仅只有一年半的时间,确实还有很多方面有待提高,特别是台词这一块。

  裴云羡忐忑地看着谢亦:“我台词确实不太好,回去我会勤佳练习,争取不拖谢亦哥的后腿。”

  谢亦看他紧张的小模样,忍不住想笑,“别害怕,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知道的郭老头这人怪得很,他的片子别说后期配音,一个字词都挑剔得要死。”

  独占没开拍之前,裴云羡就了解过了。

  谢亦看着裴云羡:“前面有一个老前辈教了我一招,对我挺有用。”

  裴云羡问:“是什么?可以的话谢亦哥能不能教教我?”

  谢亦一笑:“想学?”
  裴云羡嗯了一声,满脸求学乖宝宝的模样。

  两人距离近,是触手可及的位置。

  谢亦勾唇一笑,倾身过去,伸手把掌心贴在裴云羡的后背上。

  裴云羡身体一僵。

  谢亦往下摁了摁,嘴里提醒:“挺胸收腹,深呼吸,把胸腔打开将这口气沉下去。”

  六月□□服单薄,裴云羡能清晰地感受到,谢亦修长的手指是怎么贴在他脊背上的。
  他掌心的温度很高,那块皮肤迅速被捂热,甚至在发烫。

  “沉下去了吗?”
  谢亦声音近在咫尺,热气喷洒在裴云羡耳际。
  裴云羡点头。

  谢亦手指滑到他后腰,轻轻往里摁。他说:“再重新把那句台词念一下。”

  裴云羡张口,台词顺着那口气吐出来。

  明明是一样的语气,给人的感觉却十分不同,明显生动许多,最后的情绪爆发更加到位。

  苏泽震惊。
  原来距离影帝实力就差一口气!

  谢亦收回手,满意地笑了笑:“不错嘛小学弟,学得挺快。”

  “可是我感觉还差一点。”裴云羡以些许困扰的语调说:“好像气没完全沉下去。”

  谢亦眨了眨眼睛:“有吗?”

  “有吧。”裴云羡状似学生好学求教老师那般,他拉过谢亦的手摁在自己腹部位置,“我再说一次台词,您帮我检查检查?”

  谢亦顿时瞳孔巨缩。
  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他为手下的触感到震惊。

  裴云羡一呼一吸,又重新念了一遍台词:“您觉得如何?”

  “我………”谢亦指尖微动,手下的触感有点爱不释手。

  小Omega都送到家门口了,不要白不要。
  一不做二不休,谢亦喉结动了动:“好像是没沉下去,你要不再多试几次?”

  裴云羡微不可查地扯了下唇角:“好,那麻烦谢亦哥了。”

  几乎被两人无视的苏泽,精准地捕捉到了裴云羡唇边的笑:“……?”

  这个笑似曾相识,好像在哪见过。

  哦对,像裴云羡上一部剧中的男主人设。
  女霸总的绿茶小奶狗。

  绿茶,指外貌清纯软萌,在人前气质温和善解人意,在人后深谋心计玩弄感情。

  苏泽顿时在脑海中上演了一部,绿茶奶狗如何一步一步成功上位,每日每夜把影帝迷得五迷三道,从此君王不再早朝。

  惊!
  绿茶奶狗好可怕!
  苏泽有被自己的想法吓到。

  还没等他从自己的幻想脱离出来,化妆间门被敲响。

  副导演推门进来,笑着说:“两位老师打扰了,时间差不多了,导演让你们再准备一下就过去。”

  郭荣海激动地站起身,眼角眉梢都是藏不住的满意,“小裴表现得不错啊,特别是最后那句台词,加得恰到好处。”

  副导也竖起大拇指,夸赞道:“这个临场发挥确实棒,简直把荣朝鹤这个人物发挥得淋漓尽致。”

  裴云羡从戏中勉强抽回神,笑笑道:“没有没有,刚刚导演给我讲戏很仔细,更何况还有谢亦哥带着我。”

  不骄不傲,现在的年轻人中已经很少见到这样的品质了,郭荣海甚是满意。

  “不过,有一点美中不足。”郭荣海话锋一转。

  他对自己的戏向来严格,更何况这新人也算是谢亦带过来的,于情于理他都不能马虎。

  “刚刚肢体入境的那个眼神没有处理好,太深邃了,不太像克制反而有些期待。”

  郭荣海侧头吩咐副导演:“等会再把这个镜头重拍一下吧。”

  他一边说又一边掏出手机:“我先去给编辑打个电话,看看最后那句台词要怎么处理。”

  “………”

  裴云羡抿了抿唇,对片场众人鞠躬道:“不好意思,是我的失误,耽误你们的时间了。”

  “道什么歉。”谢亦铁青着脸:“是那老头就是吹毛求疵,你表现得很好。”

  两人上半身还处于□□状态,距离极近,皮肤纹理和体温都能清晰感觉到。

  谢亦偏过头说话时,呼出的热气不偏不倚地喷洒在裴云羡耳廓上。

  裴云羡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

  谢亦捕捉到了他的小动作,心里突然痒了下,压低声音说:“而且他刚也夸了你,要知道郭老头鲜少夸人,你第一镜能让他夸,说明你天赋异禀啊小同学。”

  裴云羡眨了眨眼,语气恭敬且客气:“哪里的话,是谢亦哥带得好。”

  小Omega睫毛轻颤,唇瓣张合,看得谢亦虎牙发痒,他刚想说什么,有人推开浴室门进来。

  是两人的助理,他们赶忙上前替自家艺人披上风衣。

  裴云羡垂眸说:“那谢亦哥我先去补个妆,等会还要补拍。”

  没等谢亦说什么,他就看着裴云羡急冲冲的背影离开了浴室。

  谢亦舔了一下嘴唇,这场戏演得有些意兴阑珊,更多的是意犹未尽。

  去化妆间的路上。

  苏泽凑近嗅了嗅裴云羡身上的味道,压着嗓子说:“你信息素没溢出来吧?”
  裴云羡:“没有。”

  “那就好。”苏泽松了口气:“你都不知道刚吓死我了,谢影帝和你前胸贴后背时,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就怕你暴露了!”

  说起这个,裴云羡后背隐约还残留着另外一个人的温度和信息素。

  浴室的一幕浮现在裴云羡脑海中。
  男人过高的体温,微醺的信息素。

  裴云羡勾着唇角,言语中参杂一丝意味深长:“这点程度还是能控制,毕竟以后还要拍床.戏和吻.戏。”

  这倒是提醒了苏泽。
  对啊,他们这剧的尺度还不小!

  苏泽深呼吸一口气:“那我只能祈祷了。”

  “不过话说回来。”苏泽看着裴云羡,露出欣慰的笑容:“你今天的演技好棒啊,特别是那股隐忍克制的劲儿,不知道还以为你真暗恋谢影帝呢。”

  裴云羡垂眸,有些若有所失:“是吗?”

  “是呀,特别棒!”苏泽没太注意他情绪,又想到什么自顾自地问:“刚你和谢影帝说什么,跟我讲讲吧。”

  自从上次约P热搜事件过后,苏泽对谢亦的崇拜不是一星半点,完全成了谢亦的死忠粉。
  甚至还多次用小号冒充谢亦的女友粉,给他团建和打榜。

  这是他都不曾有的待遇。

  裴云羡瞅了他一眼,挑眉说:“你是有家室的人,而且他不喜欢Beta。”
  说完,沉吟片刻又补充:“他可能喜欢小的。”

  苏泽辩解:“我这个喜欢非彼喜欢,单纯粉丝对爱豆的崇拜………”

  苏泽后知后觉回过神来,诧异地瞪大眼睛:“你知道他喜欢小的?小道消息还是他亲口说的?”

  “听说他多年不交往的原因,是因为被一个四十岁的Omega伤害过,所以他现在喜欢小的了?”苏泽点点头:“喜欢小的好,单纯,我支持。”

  “………”

  裴云羡头一次有点语塞。
  果然追星会让人失去智商。

  *

  下午是谢亦单人专场。

  这一幕戏很难,不光考验演员过硬的演技,还必须让人有共情能力。

  剧中,池穆在荣朝鹤门口独自买醉,诉说着他消失这十年的心酸与想念。
  也为后面荣朝鹤知道池穆得病的戏做铺垫,这是一个高潮的转折点。

  台词不多,但很考验演技。

  落寞,苦衷,还有绝望,三种情绪都要在短短的几分钟体现出来。

  片场的人都准备好了。

  郭荣海对谢亦放心,但在开始前,他还是强调了一句:“等会你是在埋怨自己,一定要把那种情绪释放出来,你可以自己加点动作,按照你的节奏来就行。”

  谢亦点头,今天他状态出奇的好。
  不知道是不是裴云羡在场的原因。

  入境前,他用余光瞥了眼一旁的裴云羡。

  这一眼,看得谢亦心中的小兽乱撞。
  谢亦虽是Eingma,但他已经把自己列入了Alpha一类。

  果然Omega是最能治愈人心的生物了!

  他感觉状态比刚刚还好。
  ——小Omega那就尽情为他演技折服吧。

  谢亦站在镜头前,深深呼吸一口气,对导演点头。

  “《独占》第七场一镜一次,Action!”

  昏暗的楼道,声控灯忽明忽暗。

  谢亦拎着啤酒瓶,瘫坐在地上。
  “哥哥,你厌恶我对吗,我也厌恶我自己。”谢亦声音沙哑。

  他褪去所有伪装,像是变成了没人要的流浪狗。

  仰头又猛灌一口酒,从兜里掏出一个陈旧的手机。

  他看着手机,眼神痴情:“我害怕你联系不上我,十年来一直留着这个手机,我每天都会给你打电话,你都没接。 ”

  “也是这么多年过去,你怎么还会在原地等,是我天真了。”

  谢亦又猛灌了几口酒,神态有些醉了。
  他突然颤抖肩膀闷笑出声:“朋友都说我像个疯子。”

  他顿了顿,笑得更大声了:“我哪里是像,我本来就是个疯子。”

  池穆确实疯了,十年前离开荣朝鹤时他就疯了。

  裴云羡眯眸专注地看着镜头前的谢亦。
  这就是科班出生的实力。

  他演绎的池穆比剧本上描写的还要生动,一切都是那么的揪心。
  从他入境的第一个表情,开始的第一句台词,和强颜的微笑。
  每一幕都非常有代入感,身临其境那爱情的漩涡。

  四五秒后,谢亦抬起头,眼神失焦地看着镜头。
  他想努力扬起一个笑,蓄积在眼眶中的泪水,却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一路至下巴,最后滴落在他掌心中。

  就像池穆对荣朝鹤的爱一样,无助又绝望,激不起半分水花。

  “卡!”

  谢亦一秒出戏,深情的表情从他脸上消失殆尽。

  他从地上站起来。

  郭荣海对他点头:“没什么可说的,情绪很到位,表现得不错。”

  谢亦毫不客气地收下这句话:“谢郭导,我会再接再厉。”

  郭荣海笑着瞥了他一眼,挥手:“少贫,快去补妆等会再拍一场。”

  谢亦应着,偏头看向裴云羡,发现他还站在原地,愣愣的。

  他嗤笑一声。
  自恋的想,这是看他演戏入神了吧。

  走到裴云羡身边,谢亦问:“又没你戏了,怎么还不走?”

  裴云羡回神,笑笑说:“留下来想跟谢亦哥学习一下。”

  现在一口一个哥,叫得谢亦怦然怦心跳。
  人美嘴甜也就算了,还这么努力上进。

  谢亦又想感叹了,不愧是他看中的小O,简直与众不同。
  越接触谢亦对他好感越浓。

  “看完,那你感觉怎么样?”谢亦忽然问。

  裴云羡想了想,总结出三个字:“很厉害。”

  夸他的人没有成万也有上千,谢亦都内心毫无波动,而裴云羡的三个字,让谢亦忍不住咧开了嘴角。

  谢亦心下一动,逗人的心思渐浓,轻笑道:“厉害?哪儿让你感觉我比较厉害了?”

  裴云羡闻言一怔。

  谢亦看见他这神情,嘴角一点点扬起,没绷住,笑了出来。

  这小Omega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可爱到情不自禁就想逗逗。

  但怕把人逗害臊了,谢亦缓解气氛自恋道:“我厉害不是应该的吗?你都叫哥了。”

  裴云羡嗯了一声,很轻地笑了下:“不光演技,各个方面谢亦哥都很厉害。”

  谢亦心脏“咯噔”一声。
  简直是暴击!

  小Omega怎么可以面不改色说出这样让人害羞的话。
  不过他爱听。

  谢亦有点飘了,一个没忍住展现了傲娇的本性:“正常发挥啦,这种戏随便演演就好了。 ”

  看完回放,刚好路过的郭荣海,不偏不倚听到谢亦这句话:“...…...”

  休息结束,随便演演的谢影帝,罕见地第一天就被NG了。

  郭荣海沉着一张脸:“就这?眼神不到位,重来。”

  “卡,再来一条。”

  “卡卡卡,表情再深情一点。”

  谢亦:“………”
  刚在裴云羡面前装完逼,转个背就被NG了这么多条。

  今天的郭老头,他看着有点不顺眼。

  好在他演技实力摆在那儿,任凭郭荣海怎么挑剔也就拿几处。

  一场戏折腾两个小时,又补录了几个镜头后,这场戏才终于告一段落了。

  郭荣海倒是满意了,但仍然不好好说话,酸里酸气的:“下次,请拿出你的专业态度来,演戏可不是儿戏,别以为有点资本就敢懈怠,随便演演你还没那能耐。”

  谢亦总算找到今天郭老头异常的原因了。
  隔墙有耳,不能飘啊。

  他脸上扬起笑容,张口就来:“哪儿能随便呢,郭导的戏我从来不随便。”

  这话倒是真,别看他平时吊儿郎当,实际每一个镜头谢亦都是用尽了全力去对待,从没懈怠过。
  所以才有今天的谢亦。

  郭荣海斜了他一眼,心中的气早消散了,“少嘴贫,赶紧收拾收拾回酒店吧,明天还有早戏,别迟到。”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用舌头狂虐她的小豆豆*张开腿我的舌头满足你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