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笑呲 > 恶搞 > 最爽的乱惀小说怀孕-公么大龟弄得我好舒服秀婷

最爽的乱惀小说怀孕-公么大龟弄得我好舒服秀婷

作者: 来源: 2022-03-06

最爽的乱惀小说怀孕-公么大龟弄得我好舒服秀婷

  他身上还穿着那一身清雅如月的舞蹈服,宽松的版型,收紧的腰肢,泛着寒意的长剑,让他看着不像一名表演者,倒像是清冽高冷的贵公子。

  方恬眼中闪过惊艳,有些激动的说道:“容星河你跳的太好看!!简直绝绝子!!!”

  容星河一边将长剑收好,一边瞥了一眼班委。

  “下次可不能再叫我了,轮也轮不到了。”

  听到他说这话,方恬挂着笑容脸顿时垮了下来。

  “为什么啊?你跳的这么好看,不表演太可惜了吧!!!”

  她之前就很少能够说服对方参与节目,这一次不仅仅是在场同学,就连二班的同学都不知道容星河有这样的舞蹈底子,在这舞台上惊艳了所有人的目光。

  从来都是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存在,魔修因为方恬的夸奖忍不住勾勾唇。

  有舞蹈底子的是原主,后面因为读初中没有多余的时间便放弃了,这次容星河也是想不到能够展示的,才选择舞剑。

  不过之后就不会再答应了,毕竟修炼要紧,不能搞这些花里胡哨的。

  方恬长叹一口气,只好点点头。

  方恬忙着其他的事情,让容星河好好休息之后就离开了。

  容星河摆摆手,他还要把身上的演出服给换下来。

  越寒栖走过去,黑眸亮晶晶的盯着他。

  他那模样好像那摇尾黏人的狼崽子,容星河忍不住挑眉。

  “怎么样,好看吗?”

  “好看。”

  这是他看过最好看的节目了,越寒栖想到。

  跟着一块去了额外隔开的换衣间,换了一身校服的容星河脸上淡妆没有卸,顶着那张明媚精致的脸庞准备去看最后几个节目。

  两个人在昏暗的过道上走着,越寒栖跟在他的身旁。

  下一秒,温热柔软的手轻轻握住他的手。

  “小心摔了。”容星河清冽干净的声音在过道里响起。

  明明外面声音嘈杂,但这句越寒栖却听得一清二楚。

  反客为主的握紧对方的手,越寒栖回应道:“嗯。”

  等两人找到角落的空位,台上的钢琴独奏早已进行了一半。

  台上的女生穿着白色礼服,指尖如同施展魔法一般在黑白琴键上舞动着。

  音箱里流淌出演奏的符号,整个大厅里充斥着如潺潺流水般悦耳的琴声。

  每个节目都有自己独特的魅力,到底是炽热如光的少年,对待每一个节目都持有无限的热情,让台上的表演者们都在心里淌着一股暖流。

  活动在晚会主持人的结束语落下之后落幕。

  原本在二班存在就较为醒目,晚会结束之后,二班同学对容星河又有了新的印象。

  越寒栖连着几天来找自家哥哥的时候都瞧见二班的女同学好奇他的事情。

  见少年姿态慵懒,嘴角带笑,没有一丝不耐烦的回答别人的问题,站在走廊上的黑发少年眸光暗了暗。

  他单单忘了,容星河是在众人目光下表演,能够发现容星河身上闪光点的人不止他。

  指尖忍不住扣了扣掌心,越寒栖神情漠然,似乎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

  毕竟,能与对方亲密同行的,也就他而已。

  难不成容星河还能再带个‘弟弟’或者‘妹妹’回来?

  黑沉的眼眸闪过一丝凉意,他最好不要。

  似乎被打扰烦了,容星河也不和越寒栖待在教室外,而是去了教学楼顶楼。

  雾沉沉的阴天让人提不起精神,空旷的楼顶让人不禁松了口气。

  越寒栖看着他动作利落的爬上屋顶,又伸手要将他拉上去。

  越寒栖两步爬了上去,六层的高度依旧能够眺望不远处的风景和车辆。

  “原来站在这里能看这么远。”越寒栖说道。

  只有那次为了看容星河是不是在这里,穿着被打湿的衣服走上来,越寒栖这是第二次来楼顶。

  “你还会站的更高。”

  越寒栖心神一滞,视线自远处落在身侧少年身上。

  他眉眼弯弯,语气极淡,却又那么笃定。

  为什么……

  越寒栖在这一瞬间迫切的想要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恨不能有特异功能知晓对方对自己是何种期待。

  容星河却只是陈诉事实,也许他的确是出现的太晚,让对方陷在黑暗里太久,以至于不相信自己能够站在阳光之上。

  微微垂眸,脑海里闪过前世的自己,被正派追杀,为世人唾弃,手上染血又何来光明。

  只有最终拼死拉了所有人陪葬。

  这个时候竟然试图温暖别人。

  说起来,若不是越寒栖的存在,也许他早就魂飞魄散了。

  “头低一点。”少年语气轻缓。

  虽然不知道容星河要干嘛,但越寒栖还是弯腰低了低头。

  头顶多了份轻柔的力道,柔软的掌心拍了拍越寒栖的脑袋。

  “乖。”

  越寒栖:“?”

  “哥哥,我不是小孩子。”越寒栖低声道。

  容星河笑眯眯的点头:“我知道。”

  两个人在楼顶坐了一会,然后才回到各自的教室。

  中午就阴沉沉的天空倏地劈过一道亮光,随着轰隆的雷声,外面下起了大雨,瞬间将万物打湿。

  已经在上课的学生们忍不住将视线投到窗外,等讲台上的老师才回到课堂上。

  容星河手中转着笔,看着扑打在玻璃窗上豆大的雨滴,在透明的玻璃上留下蜿蜒的水痕。

  希望不要下太大,他可没有带伞。

  这场雨下了很久,滂沱大雨让放学时校门口停满了来接孩子的车辆。

  虽然是中途急下的大雨,但早晨就阴沉沉的天气让不少学生自己都带了伞。

  容星河懒洋洋的坐在教室里,百无聊赖的打着哈欠。

  本就没有多少光亮的教室,在面前出现一道身影之后更加显得灰暗。

  容星河抬头看过去,越寒栖手里拿着一把伞在他面前晃了晃。

  “嗯,早上有个笨蛋说绝对不会下雨。”越寒栖语调含笑。

  容星河皱眉,冷哼一声。

  两人走出教学楼的时候校门口还有许多在等家长接的学生,因为天气原因,五点多的时候天空变得乌黑,路边也亮起了微弱的灯光。

  越寒栖撑开格子雨伞,伞的大小刚好能够为两个人遮风挡雨。

  走在人行道上,各种颜色的雨伞的身边经过,如同断了线的珠子,雨滴在伞面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离容家还有一个两百多米的距离,啪嗒一声,越寒栖脚下踩着的一块灰色的砖片溅起一大片水花。

  容星河下意识跳开,但还是没有来得及。

  脚踝处传来湿意,蓝色的校服长裤湿了一大块,就连鞋子上都溅上了水。

  空气顿时变得安静,只有雨滴打上伞面的声音。

  越寒栖:糟……

  他转头,容星河面无表情的盯着他。

  “哥哥……不会生气了吧?”越寒栖眨了眨眼,一脸无辜。

  越寒栖声音清朗,顶着一张阳光帅气的脸庞,神情无辜又可怜。

  容星河差点被他这模样给气笑,被溅了水的是他好不好。

  刚要说什么,越寒栖却一手撑伞,一边靠在容星河纤瘦的肩膀上。

  少年的声音自耳边响起,撒娇般的道歉。

  “哥哥对不起。”

  容星河一把将靠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推开。

  “重死了,快回家。”

  越寒栖见他没有生气,这才点头。

  到了家门口,越寒栖低着头将雨伞多余的水给抖了抖,弄好之后看到容星河一直站在门口没进去。

  “哥哥?”

  容星河神情莫名,容家的大门打开着,除了容父容母,还有其他不速之客。

  他们统一穿着黑色制服,神情漠然。容父容母则有些愁眉苦脸的站在一边。

  看到两人回来,容母急忙走了过来。

  “星河,寒栖,快进来。”

  越寒栖有些奇怪,走了进去,发现那些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的身上。


  放在被子外面的手指刚动了动,他垂眸看过去,瞧见对方正抓着他的手。

  越寒栖顾不上松手,抬手贴上容星河的额头。

  烫人的温度终于是降了下去,脸色也好了些。

  “哥哥,下次空调不要开太低了。”越寒栖低声叮嘱着,还以为对方发烧是因为受凉。

  容星河笑了笑,也没有否认,只是点头答应了。

  越寒栖又接着说:“阿姨去外面接电话了,待会就会回来。”

  容星河:“嗯。”

  虽然昏睡了大半天,但意识里自己却一直是清醒着,一放松,整个人都有些困倦。

  容星河靠在蓝白条纹的枕头上,眼里有些茫然和倦意。

  越寒栖看着刚换上不久的药水,还有一大半。

  “哥哥,困就再睡一会吧,我盯着呢。还是想吃点东西?”

  容星河看着他关心的样子,忍不住勾唇。

  “我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吗?”

  他不过是昏睡过去突破了修炼瓶颈罢了,对方这幅细心焦急的模样让他恍惚以为自己活不久了。

  听到容星河这样打趣,越寒栖却丝毫不觉得好笑。

  他神色微凛,认真的盯着他:“星河不要乱说这种话。”

  容星河靠在病床上,越寒栖站在床边,一双如同黑曜石般清亮的眼眸紧紧的锁住他。

  许久没有阴霾死沉的眼眸此时闪着不悦和恼怒,稚嫩的脸绷得紧紧的,一副严肃的模样。

  容星河神情一愣,他还从未见过越寒栖这样的反应。

  从最初见到时的瘦弱可怜,到被人欺辱时漠然死沉,似乎都没有引起他这样的情绪波动。

  不过一会,他脸上勾起一抹柔软的笑容。

  “知道了,我随便说说,怎么还生气了?”躺在床上的少年脸色还有一丝苍白,眼眸却又温柔的看着对方。

  越寒栖心中被容星河那句话刺到,回过神发现自己反应有些大,看着温润的少年,抿了抿唇没有再说话。

  容星河心中叹了口气,看来狼崽子还有些叛逆啊。

  虽然没有跟容星河说话,但越寒栖的视线还是时不时的落在吊瓶上。

  容星河忍不住轻咳两声。

  “是不是口渴?我去给你倒杯水过来。”

  越寒栖下意识的起身,等走出治疗室在护士站接水的时候才回过神。

  他明明还在跟对方生气的。

  端着杯子回到治疗室,容星河正看着吊瓶里的药水。

  少年的身形本就没有生长开,穿着单薄的睡衣坐在床上,露出纤瘦的上身,圆领更是将那截白皙的颈脖看上去更加精致漂亮。

  碎发有些乱,但衬着那张温润乖巧的脸庞又显出几分可爱。

  比起早上那时一脸脆弱闭着眼的模样,现在才算让人安心下来。

  越寒栖低着头,将手里的水递给容星河。

  正出神看着吊瓶一滴滴的滴着药水,眼前突然出现一只手。

  接过越寒栖手里的纸杯,容星河的喉咙终于是舒服了一些。

  越寒栖坐在床边,吊瓶里的药水马上就打完,容星河也退烧了,待会就可以回家了。

  “以后不要说那种话,你不是答应过我吗?”良久,越寒栖才从嘴里吐出这么一句。

  见他别扭的开口,容星河知道他是因为担心自己。

  笑着点头:“好,我答应你。”

  似乎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等到容星河已经拔完针压着手背的时候容母才匆匆进来。

  容母见他精神不错,伸手用食指戳了戳自家儿子光洁的额头。

  “说了几次空调不要开那么低,现在都快入秋了。”

  听到容母的话,容星河乖巧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妈。”

  问过医生可以离开之后容母就将两人送回家,自己又赶回去上班。

  突破修炼瓶颈,容星河只觉得身上没有一丝生过病的虚弱,到轻盈了许多。

  容星河懒洋洋的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随即想到什么,他将电视音量调小,转头看着越寒栖。

  “国庆活动你们班什么节目?”

  因为临近国庆,学校开展了喜迎祖国华诞的活动,有各种宣传讲座,演讲晚会等。晚会每班需要提交一个节目。

  “唔……还没有确定,哥哥呢?”越寒栖反问。

  班级里的活动一般都跟他没有关系,在遇到容星河之前,他连参与投票的权力都没有。

  虽然现在也有班委来问他,但他确实没有拿得出手的才艺,没有报名。

  容星河一听,就知道对方肯定不需要参加节目。

  他眉头一跳,压下心中的暴躁。

  他要。

  因为上次校运会就逃了一劫没有参加任何项目,这次全班的目光都放在他的身上。

  容星河:……

  魔修真的想打人。

  越寒栖见容星河脸色莫名,还以为他是发烧之后不舒服。

  “哥哥?”

  容星河皱了皱眉,一脸不情愿的看着越寒栖。

  “我命苦。”

  谁能理解前世大杀四方的魔修这一世不仅品学兼优,甚至还要为班级做出奉献登台演出。

  看他样子,越寒栖就明白自家哥哥是为什么了。

  觉得有些好笑,越寒栖伸手抱了抱,将对方纤瘦带着凉意的身体揽入自己的怀里。

  “不苦。”

  *

  学校的活动安排的很满,校园里挂满了鲜红的宣传图,广播里循环播放着歌颂祖国的歌曲,各个班级后面的板报都换成了和节日有关的主题。

  容星河坐在位置上,拿着一本习题在解答。

  扎着温婉麻花辫的女同学走到他面前。

  “容星河,你的节目已经报上去了,你要好好练习哦。”说话的是负责班上各种文娱活动的方恬。

  容星河心里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他倒也不是抗拒表演,他在叹息自己逝去的威慑力……

  前世可没人敢这样安排他!

  等方恬离开,容星河咬咬牙,差点都要把桌上的习题瞪穿。

  中午吃饭的时候,两人在吵闹的食堂坐着。

  偶尔有二班的同学看到也就跟着打招呼。

  叫着越寒栖弟弟。

  容星河玩味的勾唇,看着面前神情呆愣的越寒栖。

  “你哥哥真多啊。”

  越寒栖也没有答应那些打趣的二班同学,只不过低声反驳着容星河。

  “我只有一个哥哥。”

  容星河在饭盘里翻了翻,夹了一块肉。

  “是是是,吃饭吧,弟弟。”

  说着,手上利落的将那块肉塞到越寒栖的嘴里。

  越寒栖皱着眉吃下,他不喜欢吃这玩意。

  容星河,也不爱吃。

  所以他的饭盘里堆满了容星河夹给他的红烧肉。

  越寒栖:……

  真是他的好哥哥。

  越寒栖记起周末对方问他班级节目的事情,今天班上也谈论了很多。

  “我们班好像是钢琴表演。”

  容星河挑眉:“你们班还有会弹钢琴的?”

  越寒栖点了点头:“嗯,好像是从小就在练。”

  不想在其他话题上谈论太多,越寒栖看着正在吃饭的容星河。

  “哥哥什么节目?一直不肯跟我说。”越寒栖皱着眉问,他知道容星河有节目之后就很好奇。

  “舞剑。”

  舞剑?

  越寒栖停下手上的动作,他还不知道容星河会舞剑。

  只不过见容星河没有想说下去的意思,越寒栖也没有再问。

  等到晚会前,越寒栖才看到表演名单。

  在倒数的节目里,写着表演者的名字和节目。

  容星河《破》

  晚会进行中,和主题贴近的节目有许多,朗诵,歌颂,各种演奏。

  还有活络气氛的舞蹈和小品相声,逗得在场同学哈哈笑。

  越寒栖的目光却一直在搜寻着那道身影。

  时间过了大半,终于到了最后的几个节目。

  主持人字句清晰的报幕之后,舞台上的灯光都暗了下来。

  出现的少年穿着飘逸的银白色舞蹈服,纤巧的身影看上去如同古时的小少爷。

  而他手里却拿着一把闪着寒芒的长剑。

  手腕轻转,身姿飘逸,手中的剑十分漂亮,在各色灯光照耀下依旧显露出属于它的锋芒锐利。

  少年的身姿轻盈柔软,不经意的姿态都显得从容巧妙。

  绝美的少年,行云流水般的舞姿以及锋芒毕露的长剑无一不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越寒栖坐在台下,他和其他人一样,视线落在台上的容星河的身上。

  那双漠然死寂的眼眸也越发温和,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

  他到底还有多少他不知道的事。

  明明和对方整天都呆在一起,却都没有发现少年竟然有这般令人惊艳的才艺。

  一舞结束,现场都响起了擂鼓般的掌声。

  越寒栖弯着腰走出观众席,走到后台的位置。

  还没有靠近,就看到穿着舞蹈服的容星河。

  他的样貌本就精致温润,加上演出特别化了点妆容,更加让人挪不开眼。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小村长的幸福生活全文版_小村韵事李耐免费阅读小说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