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笑呲 > 恶搞 > 小村长的幸福生活全文版_小村韵事李耐免费阅读小说

小村长的幸福生活全文版_小村韵事李耐免费阅读小说

作者: 来源: 2022-03-03

小村长的幸福生活全文版_小村韵事李耐免费阅读小说

  这次队伍里有几个刚拿到AOW证的团员,俗称小A,今天是他们的首次船潜,宋浩便重点叮嘱这几人,噼里啪啦说了半天。

  讲解完毕,潜导先行下水,顾海涯和宋浩随后,接着是有经验的团员、以及三个胆子大的小A,末了船上只剩一名男生和俞小多。

  那男生也是新人,紧张地坐到船边,朝俞小多勉强笑了笑,俞小多马上举起拳头,说:“加油,兄弟!”

  男生感激地点点头,说了句“我下了”,随即朝后仰,俞小多脸刷地绿了,忙伸手阻拦,同时喊道:“别——”

  他“别”字刚出口,对方就一个倒翻消失了,俞小多喃喃道:“你的二级头还没放进嘴里……”

  下水后男生先是迅速下沉,很快又被BCD带着飘上来,呛了好几口水,宋浩游到他身边安抚,男生咳嗽一阵,示意无妨,咬上二级头,游到旁边等待。

  俞小多趴在船边,心有余悸地看半天,见对方无事才松了口气,因为有了前车之鉴,他仔仔细细检查一遍,确认脚蹼穿好了,配重也戴上了,咬住二级头,按照规定动作翻身入水。

  全体团员到位,潜导伸出大拇指朝下,再打出OK手势,于众人面前缓慢扫过,无声确认道:【开始下潜了,OK吧?】

  其余十人确认OK,而后冒着泡泡陆续下沉,继而各自结伴,在潜导的带领下开启了海底之旅。

  海底简直就像一个光怪陆离的异世界。

  五颜六色的大型珊瑚群,各种奇形怪状的海葵,桌子大的砗磲,蓝色海星遍布海床,到处都是《海底总动员》里的神仙鱼吉哥,半米长的苏梅闪烁着孔雀蓝渐变光泽。

  俞小多看得是应接不暇,乔布斯在他脑子里不住科普各种海洋生物,过了一会,前方突然出现一个大海龟,潜导打手势让大家去看,团员们登时激动不已,呼啦一下朝海龟冲过去。

  队伍瞬间乱了起来,很多人踢水姿势都变了形,混乱中,俞小多不知被谁在脸上踹了一脚,潜水镜咻一下飞了出去。

  俞小多:“…………”

  他手忙脚乱去抓潜水镜,顾海涯马上捞回来,塞入他手中,俞小多竭力镇定下来,冷静地戴好,而后仰头,呼气排水。

  【还好吗,小多?】顾海涯打出手势。

  俞小多比了个OK,心想怪不得考证时要反复练习水下摘面镜,原来真的会掉啊!妈的刚才是谁踹的我?站出来,保证不打死你!

  见俞小多没什么大碍,顾海涯打手势叫他去看海龟,两人踢水归队,同其他团员一起欣赏海龟吃饭。

  那海龟看起来足有茶几大小,背上布满斑驳的岁月痕迹,它悠闲地沿着海床移动,不时吃着各类海草,丝毫不在意人类的围观。

  当海龟从俞小多身旁经过时,俞小多抬手轻抚过龟背,又滑又糙,感觉很神奇。

  我竟然摸到海龟了啊!俞小多在心底一声咆哮,激动得险些爆血管。

  第一个潜点结束后,潜导带众人去第二个潜点,是个水下邮局。

  据说全世界只有五个还在运作的水下邮局,这里便是其中一处,在这他们遇到另一队潜友,其中一个男生手持防水明信片,小心翼翼塞进邮筒中。

  俞小多目睹了整个投信过程,忽而心念一动,旋即看向顾海涯,发现对方也在看自己,于是朝他笑了笑,顾海涯也回了一个微笑。

  恍惚间,熟悉的既视感再次袭来,俞小多怔怔望着顾海涯,直到对方打手势喊他走了,方才回过神来。

  【乔布斯……】俞小多喃喃道。

  【还是幻觉记忆。】乔布斯说。

  【但是我……】
  【快点跟上,走散就麻烦了。】

  两潜的时光转瞬而逝,众人乘船返回水屋,简单沐浴后聚在一起吃晚饭,所有人俱是疲惫不堪,吃完便各自回房休息了。

  翌日清晨。

  俞小多被顾海涯摇醒了,一脸毛躁地坐起来。

  “去看日出。”顾海涯道。

  俞小多心说日出有什么好看的,我要困死啦,乔布斯马上批评他不积极营业,俞小多只得不情不愿下床了。

  观景平台上看日出的人很多,俞小多困得直打摆子,好不容易等到太阳爬出海平线,扔下顾海涯,独自回房,一头栽在床上打算睡个回笼觉,突然觉得有点饿,拿出超市买的面包,拆开包装啃了几口,随手扔到旁边,不片刻就睡着了。

  下午两点,马步岛海域。

  马步岛的水下景色与马达京大同小异,出水后众人坐在船上,吃潜店准备的晚餐,吃完一边聊天,一边等待日落后的夜潜。

  “Fish?”稚嫩的声音喊道。

  数人看过去,发现是个赤|裸上身、皮肤黝黑的小男孩,目测也就八、九岁的模样,划着一艘两头尖尖的单撸小船,停靠在旁边。

  “巴瑶人的小孩。”宋浩说,“来卖海鲜的。”

  于是有团员趴在船边,一番讨价还价,买了几只巨型皮皮虾,准备平安夜烤着吃,男孩拿上现金,欢天喜地的离开了。

  “巴瑶族,被称为海上吉普赛人。”万峰说,“他们是最后一个海洋游牧民族,一群没有国籍的人。”

  “没有国籍?”俞小多诧异道,“为什么?”

  万峰解释说:“因为他们数量极少,居无定所,千百年来就在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印尼之间的海域流浪,靠海为生,这几个国家的和谐嫌麻烦,都不愿意接纳他们。”

  “感觉这样也不错。”一名男团员道,“在这么美的地方流浪,没有勾心斗角的烦恼,挺让人向往的。”

  “你确定向往?”宋浩反问道,“他们的小孩都不读书,这是一个远离现代文明的民族,没有教育,没有医疗,世世代代在海上繁衍生息,永远都无法走出这里。”

  “也不是全部向往。”那男团员讪讪笑道,“只是向往这种可以每天享受大海的生活。”

  “生活不止这些。”万峰唏嘘道,“虽然有诗和远方的田野,但还有眼前的苟且。”

  天色渐暗,团员们开始准备夜潜。

  宋浩朝几个小A叮嘱:“记得不要用电筒直射生物,要用光晕部分,还有千万不要去碰电鳗,否则我们只能给你抬回去了。”

  小A们嗯嗯点头,众人依次下水,潜入漆黑的海底。

  夜里的海洋尤为沉寂,夜游生物出没,丑陋而凶猛的电鳗,各种大型狮子鱼,五颜六色的海兔,最常见的则当属乌贼和章鱼。

  一只乌贼出现在前方,足有四十公分长,闪烁着七彩光芒,犹如霓虹灯般一直变幻颜色,身体两侧的飞翼不住扇动,静静地注视着这群不速之客。

  【这是白斑乌贼。】乔布斯说,【主要分布在印度洋至太平洋海域,有很高的经济价值。】

  俞小多哦了声,身为一个北方人,他根本分不清乌贼、鱿鱼和章鱼,反正就知道它们都很好吃。

  白斑乌贼隐身而去,队伍继续潜行,俞小多东张西望,很快又发现一只乌贼,比刚才那个小了许多,身上带有黄色条纹,整体呈透明状,就像一块水晶。

  俞小多兴冲冲游过去,用手电筒的光圈在它四周摇动,示意其他人来看,顾海涯马上跟过来,朝他打出手势:【看到了。】

  【这是什么乌贼?】俞小多在脑子里问,【看起来跟刚才的白斑乌贼长得不一样。】

  【这不是乌贼。】乔布斯无语道,【这是拟态章鱼,自然界的伪装高手,可以任意改变颜色,还能模拟其他生物的形态。】

  俞小多心说原来是章鱼,居然能模拟其他生物,那能模仿人吗?

  【你试试。】乔布斯道。

  俞小多好奇地凑过去,章鱼却突然朝他喷出一团墨汁,这一下只发生在短短顷刻,俞小多完全猝不及防,眼前一黑,瞬间成了瞎子。

  俞小多:“…………”

  乔布斯:【…………】

  片刻后墨汁散开,俞小多恢复视力,就看到顾海涯肩膀微微发抖,呼吸器不断朝外冒泡泡,显然是在憋笑,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走了,跟上队伍。】顾海涯打出手势。

  夜潜结束,大家返回水屋,明天就是平安夜,白天还有诗巴丹最后一潜,晚上则一起聚餐庆祝。

  洗完澡,俞小多坐在床上擦头发,随意朝旁边瞥了一眼,心想咦?这面包怎么发霉了?顿觉奇怪,凑近仔细看了看。

  “妈呀——”俞小多惨叫道。

  顾海涯被他吓一跳,忙道:“小多,怎么了?”

  俞小多满脸抽搐,手指着面包,哀嚎着说:“蚂蚁!全是蚂蚁!海涯,救命啊啊啊——!”

  顾海马上走过来,看了片刻,蹙眉道:“怪不得不让在床上吃东西,原来说的虫子是蚂蚁。”

  俞小多腿都软了,动也不敢动,顾海涯把他拉起来,说:“别坐了,床上也是。”

  听到这话,俞小多回头,就见床单上只要有面包屑的地方全是蚂蚁,密密麻麻不计其数,正在爬来爬去。

  他脑子里嗡一声,恐怖密集症当场发作了,只觉头皮阵阵发麻,不住挠着胳臂,语无伦次道:“我不行了,我我我、不要待在这里!我要走,我要走啊——”

  “镇定点!”顾海涯说,“蚂蚁没有毒,只是来找吃的,你的面包如果不放这里,它们也不会爬上来。”

  “这不是有毒没毒的问题啊!”俞小多崩溃地叫道。

  “那我帮你弄干净。”
  “弄干净也会有蚂蚁感!”

  俞小多眼泪都快出来了,整条胳臂被抓得通红,顾海涯只得用力按住他的手,说:“别抓了,快破了,晚上你跟我一起睡,你这床就别睡了。”

  俞小多刹那就静了。

  “你先去外面待会。”顾海涯说,“我收拾完再叫你进来。”

  俞小多点点头,红着脸出去了。

  当晚俞小多如愿以偿爬上顾海涯的床,两人朝一个方向侧躺,俞小多背对顾海涯,犹豫着待会要不要勾引他?但万一被拒绝就完蛋了,还是假装睡觉等他来勾引我吧。

  然而他装了很久也没等到顾海涯勾引自己,最后实在太困了,不知不觉睡着了。

  宋浩:“开汽艇,五十分钟。”

  俞小多心说要不要这么夸张,这是要去龙宫的节奏吗?

  “你去看看码头边都什么样了。”宋浩指向不远处,说:“不离远点能下水吗?仙本那靠近陆地的海域已经被污染得很严重了。”

  俞小多走过去,探头看了眼,差点吐了。

  就见水面上到处都飘着杂物,塑料袋、饮料瓶,菜叶子等应有尽有,海水油腻而发黑,简直就是个大垃圾场。

  他一脸痉挛地走回来,朝宋浩说:“好恐怖,我们去的地方不会这样吧?”

  “现在还没有。”宋浩道,“今后什么样谁知道,污染速度太快了,早几年这里还没那么脏。”

  反正时间还充裕,大家便去附近超市采购食品饮料,到了水屋只能在店里买,价格不菲,俞小多和顾海涯共同买了一大包,由顾海涯拎着,俞小多则悠哉地跟在旁边,两人仿佛一对小夫妻,老婆负责买买买,老公负责拎东西。

  从超市出来又等了一会,船来了,众人上船,套上救生衣坐好,老板调转船头,驶离脏乱差的仙本那码头。

  汽艇在海上披荆斩浪,开了约半个钟头,经过一排残旧不堪的海上民屋,俞小多心想妈呀好破,不会是这里吧?继而想起宋浩说要五十分钟,这才放下心来。

  此时海水已经变得十分清澈,垃圾全部消失不见,果冻色的海与湛蓝的天在远方交接,形成一道漫无边际的银色水线,放眼望去,海天一色,壮阔至极。

  二十分钟后,船终于抵达水屋民宿Lato。

  Lato是由数栋小木屋组成的,独立建于海上,距离最近的岛屿有千米之遥,木屋下就是透明的海水,白沙、礁石、一簇簇五彩缤纷的珊瑚,大大小小的鱼儿在水里游弋觅食,犹如一个梦幻般的童话世界。

  俞小多霎时就被震撼到了。

  下船后,宋浩开始用英文同老板娘艰难地交流,团员们则呼啦一下散开,俞小多也把行李箱一扔,兴冲冲跑到观景平台,扒着栏杆看水中美景。

  “No bed!No eat!”老板娘交代道。

  宋浩:“???”

  马拉西亚官方语言是马来语,所以马来人英文讲得并不好,尤其像仙本那这种偏远小镇,当地人的英文就更烂了。

  见宋浩一脸迷惑,老板娘又重复一遍,宋浩大概懂了,不解地问:“Why no eat on bed?”

  “Someting, come bed。”老板娘认真说道。

  “What come bed?”宋浩懵了。

  “Someting!”老板娘边说边用手比划,“Anmimal!Worm!”

  “她说虫子。”万峰在旁边道,“耗子,你们之前来过吗?什么虫子?”

  “我也是第一次来。”宋浩纳闷道,“这家民宿是在潜店订的,没人跟我说会有虫子上床啊。”

  “不管啦!”万峰无所谓道,“先进屋放行李,换衣服,现在刚开始退潮,还能下水玩会。”

  于是宋浩也懒得再问,朝老板娘拿上钥匙,安排团员分房,两两一间,俞小多自然同顾海涯住一起。

  两人进到屋内,顾海涯放好行李,说:“换衣服,带你去浮潜。”说完背对俞小多,几下脱光,现出瘦削而结实的肌肉,身材漂亮得就像匹骏马,俞小多登时呼吸一窒,差点没昏过去。

  【007,控制住你自己!】乔布斯喊道,【脑机已经过载运行,快要炸了!】

  俞小多:【…………】

  “发什么愣?”顾海涯换完,催促道:“赶紧换衣服,一会退潮就没法浮潜了。”

  俞小多回过神来,满脸通红地换上泳裤,两人拿上潜水镜和浮潜管,来到观景平台,顾海涯先让俞小多热身,而后带他下水,此时已近黄昏,海水温暖而平静,俞小多短暂适应后,便可以咬着吸管,埋头在水里游来游去了。

  “喂,看我发现了什么。”不远处有人喊道。

  周围人纷纷游过去,俞小多也很好奇,朝顾海涯打手势说“我也想去看”,顾海涯便带着他凑到跟前,然而俞小多只望去一眼,恐怖密集症骤然爆发了。

  只见海床上遍布有不计其数的海胆,黑压压一片,海胆刺足有二十公分长,密密麻麻,俞小多倏然一阵头皮发麻,心说我的妈呀这是啥,海胆也不长这样啊,这是被核污染变异了吧,太可怕了啊啊啊!

  他赶紧手忙脚乱地划水,恨不得立即弹射离开,顾海涯见状,马上带他游开数米远,过了好一会,俞小多才稍微镇定下来。

  【好点了吗?】顾海涯打手势。

  俞小多:【好了。】

  顾海涯朝海胆方向指了指,继而打出手语:【危险。】

  俞小多点点头,示意明白,正在这时,他听到一阵喧哗,于是从水面望过去,发现有人拿个铁盆过来,还有人戴着手套下潜,不片刻就捞出一个海胆,扔进盆里,再一个猛子扎进去。

  这是要干啥?俞小多一头雾水,这时顾海涯拍拍他,打手势说“到那边转转”,俞小多比了个OK,跟着顾海涯游走了。

  不知游了多久,俞小多有点累了,刚好看到一块大礁石,便游到礁石上方,朝顾海涯手舞足蹈表示:【我想踩在上面休息。】

  顾海涯会意,先行站上去,再拉住俞小多,扶着他的腰站稳,问:“累了?”

  俞小多重重呼出一口气,叹道:“好累啊,让我歇会。”

  这块礁石虽大,表面却凹凸不平,供人站立的面积很小,顾海涯从后面抱着俞小多,赤|裸的胸膛紧贴着他后背,俞小多心怦怦乱跳,耳根发烫,动也不敢动。

  “水下还有尼莫。”顾海涯在他耳畔低声说,“一会带你去看。”

  俞小多心登时漏跳了一拍,整个人头晕目眩,只不住想带我看尼玛……尼玛是啥?

  【是小丑鱼。】乔布斯说,【《海底总动员》你不是看过吗,里面的主角就叫尼莫。】

  俞小多哦了声,突然脚下一个打滑,顾海涯马上收拢双臂,说了句“别乱动”,俞小多脑子里轰隆一声,身体瞬间有了反应,顾海涯不自然地朝后挪开稍许距离。

  乔布斯:【镇定,深呼吸,否则宕机就麻烦了。】

  俞小多:【好的好的,我尽力。】

  “休息好了没?”顾海涯问,“可以游了吗?”

  “好、好了。”俞小多答道。

  两人再次跳入水中,寻觅了半晌,终于发现一对小丑鱼,那雄鱼尺寸很大,艳红色的身体带有黑色条纹,十分漂亮,雌鱼则是橘黄色,个头偏小,两条鱼躲在一团柔软的海葵中,胆怯地看着他们。

  顾海涯朝俞小多打手势,而后一个翻身扎入海底,雄鱼马上冲向他,顾海涯缓慢伸出手指,当即被它咬了一口,雌鱼则守在海葵旁观战。

  俞小多看得来了兴致,也想学着顾海涯的样子潜下去,但几次尝试均以失败告终,顾海涯便游回他身边,朝他示范鸭式入水技巧,俞小多依葫芦画瓢,很快学会了。

  两人一起潜入海底,逗这对小丑鱼玩了很久才离开,待游回水屋附近时,蓦然发现,海水深度已经只到大腿,完全没法游了。

  “怎么退这么快!”俞小多抓狂道,“前方有海胆出没,我们怎么回去啊?”

  “我走前面,你跟着我。”顾海涯说,“拉住我的手,小心别摔倒,海胆刺有毒。”

  俞小多只得硬着头皮同意了,顾海涯紧紧牵着他的手,小心翼翼朝前走,用了足足二十分钟才到水屋,俞小多终于松口气,心说太恐怖了,这哪里海胆群,分明就是地雷阵啊!

  “有没有扎到你?”顾海涯问道。

  “没有。”俞小多摆摆手。

  “你们俩去哪了?”宋浩走过来,说:“这么久才回来?”

  顾海涯漫不经心道:“带他去看尼莫了。”

  宋浩长长地哦了声,瞥一眼俞小多,又看一眼顾海涯,心里的OS“真的吗我咋感觉你俩有问题”简直要大出声来。

  俞小多脸一红,赶紧岔开话题,问:“刚才我看见他们抓海胆,这是要干啥?”

  “说是要烤来吃。”宋浩道,“为民除害。”

  俞小多恍然大悟,心想不愧是吃货民族,果然走到哪里,吃到哪里!

  晚饭后,一群人聚在观景平台吹海风,顾海涯望着大海出神,俞小多则连着水屋wifi刷手机,及至夜深,大家陆续回房,明天还要早起船潜,得好好休息。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跷跷板我越下越疼的是什么*开车小短文300字左右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