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笑呲 > 表情 > 短篇h公交车全集&公车系例一第25部分阅读

短篇h公交车全集&公车系例一第25部分阅读

作者: 来源: 2022-03-06

短篇h公交车全集&公车系例一第25部分阅读

  真的会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吗?
  在工厂捡到了陌生人日记,从日记主人的叙述中认识了一对情侣,最后又在这个丧尸都看不见踪迹的地方遇到了情侣之中同名同姓,又有相同经历的男人。

  那个程钧浅很有可能就是日记中王晓清的男朋友。
  他身上谜团很多,日记上明明说程钧浅被咬了,还能推测出王晓清变成了丧尸,但是为什么程钧浅还活着,这项有待考证。
  但如果真的是他,那么他一定知道派山研究所的内部实情,这正好也是我们想了解的东西。

  江觅在我跟封砚讨论时就在旁边跟白扬玩耍,他不清楚我跟封砚之间的秘密也不想参与,等我们眼神交流完之后才插话:“哥,咱们现在走吗,还是你们有其他事情想要弄清楚?”

  我点头:“暂时还不能离开。”

  江觅瞧瞧前面,再看看后面:“车子停在这荒郊野外很安全,根本遇不到丧尸,在这里待会儿也不错。”他说完又道,“我可以当护车员,就等你们办完事咱们再走。”

  封砚和我对视一眼,我们都有再进村子一趟的想法。

  现在王叔刚回去,贸然跟进去不太好,还是得等一等。

  我们将车子往前开了一段距离,离山洞远了些,防止被有心人发现。

  封砚之前没休息多久就被我吵醒了,还是两次,在这之前还长时间开了车,我怕他精神不佳,便拍了拍自己肩膀,慷慨道:“我看你刚刚睡得不舒服,要是累的话就靠着我休息一下。”

  封砚听到这话,下一秒直接将脑袋靠了过来,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闭上了眼睛,一点都没客气。

  我对他的不客气已经习惯了。
  但片刻后我突然想起来,车上不止有我们两个,后面还坐着个人。

  江觅本就以为我跟封砚之间的关系不简单,看到这样的场景会不会觉得我之前的解释是在骗他。

  我斜眼往后面看了下,只见后排的江觅正扭着脖子看模糊的窗子,还禁锢着白扬的脖子,让它也跟着看外面,故意装没看见。

  封砚蓬松柔软的头发贴着我的脖子,重量压着我大半个身子,微长的睫毛遮着眼睛,又乖又软,再晃晃脑袋就跟撒娇没差了。

  车里寂静下来,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我拿起手边的日记本重新翻看起来。

  ······

  再次来到山洞时,里面的火把已经熄灭,我们拿着手电筒,在微弱的光照下缓慢前行。

  快要接近关着丧尸的牢房时,我对身边的封砚说:“一会儿你离远些,防止被丧尸察觉到。”

  封砚没有说话。

  我只能看到他大致的轮廓,看不太清楚脸,也不好用手电筒去晃他眼睛,只能在黑暗里往旁边摸索,不一会我就抓到封砚的手。
  我拉着往我这边扯了扯:“听没听见?”

  “嗯。”

  从他的回答里我听出些心不在焉,他大概又在想其他的事情。

  山洞里寂静无声,丧尸不再嘶吼,或许他们已经累到睡着了。

  封砚躲在块石头后面,随时能注意这边的情况。

  我独自靠近牢房,用手电筒晃进去,找那个丧尸的身影。

  可是找来找去,没找到。

  这时,一阵响动突然从门旁的阴影处传来,随后是一句:“找我吗?”

  我慢慢将光移到这边,照在了张熟悉的脸上。

  我们之间相距一米远,我盯着他的红眼睛问:“你真的会说话?”

  那人吐字不太清晰:“......你不也会?”
  对方一定是知道我是丧尸的前提下才找我搭话的。

  既然这样也没必要再跟他废话:“找我什么事?”

  他开门见山地介绍自己:“我叫江风,是今天带你们进去的那个老伯的儿子。”

  江风确实跟江伯长得有些像。

  我:“所以?”

  “我想请你帮忙把我放出去。”江风似乎已经被关在这里许久,他身上的衣服破旧且脏乱,嗓音也是哑的。

  江风语气慌张:“我知道一个人的秘密,但是没有人相信我。”他握住铁杆,“那个程钧浅不是什么好人,放我出去,不然大家都会遇到麻烦。”

  我疑惑:“你知道些什么?”

  江风沉默片刻:“大约三年前的一天,我跟父亲外出劳作时捡到了个浑身是血的年轻人,当时他还留着口气,我跟父亲便好心将他带到了家里。他醒过来后说自己被骗了钱,身无分文才流浪到此处,父亲看他孤苦,便把他留了下来,拿他当亲儿子照顾。”

  “这人一开始表现得很好,家里任何活都抢着干,还到处帮乡亲们的忙,我当时并没有看出他的奇怪之处,反而觉得多了个说话的同龄人很开心。”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就开始不太对劲起来。”

  “病毒爆发的真正时间我们丝毫不清楚,外面乱成一团也没有影响到这边。但是某一天,一个衣衫褴褛的丧尸突然出现在村口,将平静的村庄搅成了一锅粥。有的人被吃,成了丧尸的食物,有的人被咬伤,成了丧尸的同类。”

  说到这里,江风看了眼身后的那些丧尸:“曾经情同手足的人直接反目成仇,悲剧一家一家发生。”

  “看到被丧尸咬那些人我突然想起程钧浅的手臂上也有个狰狞的牙印。我察觉出些不对劲,立刻去质问他,但他只说不知道。我们大吵了一架,之后我开始悄悄注意他的行踪。”

  “某个晚上,我跟踪鬼鬼祟祟的他,然后亲眼见到他捕捉了个被大伙关起来的丧尸。程钧浅将丧尸带到荒地旁无人居住的屋子里,给他注射什么一针奇怪的东西。那时我才明白,原来他一直都在拿村里的丧尸做实验。我不知道无缘无故出现的丧尸跟他有没有关系,于是直接冲上前去制止他。“

  ”但是他力气大,我瞬间被打晕了。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变成了这样,还被抓了起来。无论我怎样说他们都不相信我,倒是程钧浅见到我的状态很意外。一定是他将我变成了丧尸,可他似乎也没料到我还有意识存在。”

  “丧尸跑的跑,杀的杀,剩下的暂时被关在这个山洞里。大伙心存侥幸,盼望着自己的亲人还能变回原来的样子。可这么长时间过去,我们依旧是这样,前几天程钧浅带人来说要将我们烧掉,就定在明天,所以我今天晚上无论如何一定要出去。”

  “你想做什么?”

  江风:“我要去救我父亲跟乡亲,他们很信任程钧浅,我怕他们遇到危险。”

  我:“我为什么相信你?”

  江风睁大眼睛:“我从来没有害过人,请相信我。”他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你不是跟我一样吗?跟那些没脑子的丧尸不一样,为什么不能帮我?”

  我:“因为你对自己还不了解,一不小心就会杀了他。”

  江风:“我为什么不可以?我变成这样完全就是他造成的。”

  我:“我为什么要成为你杀人的共犯?”

  江风:“你......”

  我:“不过,我正好找他有事,可以帮你问问,要是他不愿意跟我说实情,我可以帮你把他抓过来审问,前提是你乖乖待在这里,不然其他人一样不得安宁。”

  江风垂下头,思索片刻,喊了声:“你要说到做到。”

  我点点头。

  不知道这个江风说得正不正确,但是那个程钧浅绝对是有问题。

  封砚声音闷闷地:“他跟你一样。”

  我反应了会儿才明白他说得是江风这个人的身体状况跟我一样:“是,但是他脑子里有记忆,而我却什么都记不起来。不过,有时候看到一些熟悉的东西我倒是能想起一些记忆,就是记忆太浅,抓不住。”

  封砚突然抬手揉了揉我头发:“想不起来说不定是件好事。”

  我心底里突然泛起一股温暖:“你什么时候变这么温柔了?”

  封砚:“……”

  从山洞出去的门锁着,无人带领没办法进去。

  我:“直接把锁破坏会不会有些不好?”

  封砚直接上前将锁拽了下来,锁已经生锈了,经不住这么闹腾。

  我:“行吧。”行动派果然强。

  我们将门恢复原来模样,在夜色的遮挡下偷偷摸摸溜进村子。

  这里似乎更加安静了,之前隐约出现的零星灯火也消失不见,只剩下风簌簌的响声。

  兜兜转转我们又走到了王叔家门口,然后往程钧浅离开的方向找过去。

  我只能闻到一丝残余的气息,该把白扬带过来探路的。顺着气味,我们来到了村子的正中心。

  整个村子呈环形围绕着最中心的石雕,有些参差的落差感,唯有这尊石雕最显眼。

  石雕雕刻的是一个拿书、摸胡子的老夫子,只是老夫子的身体已经不全,缺了一只胳膊和一条腿,本来涂着颜色的眼睛已经被磨掉了,剩下白惨惨一片,看着怪吓人的。



 头发花白的老年人顺势开口,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你们的车是怎么坏了?”

  封砚:“打不着火。”

  老人:“那不然先跟我们回去。我们村子的刘师傅会修车,可以请他来看一看。”

  老人面善,一看就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只是他身边的年轻人听到这话后脸色变得不太好看。

  我在封砚身后默默关注着两人的情绪变化。

  年轻人不自在的表情只出现了一瞬,之后恢复了笑脸,他对封砚说:“江伯说得没错,现在外面的环境也不安全,早些修好也能早些上路。”

  我知道封砚肯定是要拒绝的,但是我修车的能力跟我的车技一样不太靠谱,万一我们一直被困在这里就不好了,于是我悄悄扯了扯封砚的衣服。

  封砚:“……嗯。”

  江觅刚离开让人毛骨悚然的医院,不太想去冒险,他纠结片刻:“要不我在这里帮忙看车,就不去了。”

  我朝他点点头。

  年轻人:“那两位就随我们走吧。”

  我再这么躲在封砚身后会让他们觉得奇怪,只能走出来默默跟在最后面。

  老人和年轻人走在最前面,我和封砚一前一后跟着。

  我同意这个提议有一方面是想弄清楚那个山洞里面的丧尸问题还有一方面是想看看他们村子的情况。

  我思来想去,渐渐地感觉身边人的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他逐渐来到我身旁跟我保持相同的频率,微微歪头问了句:“这么喜欢我的手?”

  我疑惑地看过去,没弄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直到封砚举起来被我紧紧握着的右手。

  我握着的力度有些大,他的手已经被我握得发白。
  我立刻将手放开:“抱歉,忘记了。”

  封砚挪揄道:“想拉就拉,我也只能用这些来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他开玩笑也是一本正经的表情。

  我重新握上他的手,并且在他手心挠了两下,不着调地回答:“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可不客气了。”

  封砚也捏了捏我的手还冲我勾了勾嘴角:“以后想看我不用偷偷摸摸,正大光明给你看。”

  刚刚才偷摸看过他的我:“……”

  前面的年轻人指着前面不远处的山洞转头跟我们说:“就是前面,你们跟紧些,里面有危险的东西。不过可以放心,他们被关着,伤害不到你们。”

  危险的东西就是丧尸没错了。

  我回答:“好。”

  这次走进山洞时比之前亮了不少,因为里面每隔一段距离就点着几个火把。
  走着走着我们再次走到了关着丧尸的那个牢房前面。

  年轻人和老人同时停下脚步。
  年轻人转身解释:“前面关着的是我们抓到的丧尸,没地方安置就暂时关在这里了,不过过几日就会处理掉,你们不用担心。”

  里面大概有十几个丧尸,被绳子绑着,看到我们后扭着身体往铁围栏这里跑过来,一下一下撞着紧锁的门,他们的嗓音嘶哑,似乎已经被关了很久。

  大部分丧尸围在门边,只有一个影子靠在最里面,跟他们格格不入。
  最里面的丧尸留着寸头,脸很清秀,上面带了些血迹,年纪也不大,他的红眼睛越过丧尸堆正朝江伯的位置张望。

  江伯也停在原地,看着最里面的丧尸,眼里竟然泛起了些泪光。

  年轻人见状,立刻拉着江伯的胳膊劝道:“江叔快走吧,他已经变不回来了,你就不应该跟过来。”

  听这话,老伯跟里面那个丧尸的关系应该不简单。但是年轻人没有过多介绍这些丧尸的情况,只是催促我们加快脚步。

  在我路过牢房时,里面那个丧尸一步一步往门这边挪了过来,眼神也不知何时移到了我身上。
  他身上的绳子松松垮垮的,被一下抖掉了。之后他随手抓起一个丧尸将其扔开,竟然走到门前,伸手抓住了我的衣角。

  直觉告诉这个丧尸不简单,但是他的眼睛是鲜红色,应该没有这么聪明才对。

  我看到他的嘴唇微张,发出很轻的一声:“你……”
  他的声音很轻,我听不太真切,只是他能说话这件事让我很惊讶。

  他似乎想跟我说些什么,但走回来看到这场景的封砚立刻将他手甩了下去。

  封砚沉着脸:“怎么慢吞吞的,跟紧我。”他朝丧尸的方向看一眼,拉着我边走边低声说:“小心你的身份,有事待会儿说。”

  我点点头,再次看了眼丧尸,跟着封砚离开了。

  ······

  山洞出口就在转弯不远处。
  出口也安着个铁围栏,走出门后,外面是小山丘和蜿蜒的下山路。

  年轻人跟我们介绍:“这里是我们村子的后山,为了防止更多丧尸从村子正门进来扰乱我们的生活,大家就将前门封了起来,想办法在后山开了这条路。凿出这条路后,丧尸少了很多,我们外出一般都从后面走,外面的山路安全很多。”

  说完他又问我们:“你们要去哪里呀?”

  我:“去B市。”

  年轻人过了片刻才回答:“这样啊。”
  他背对着我们举着个火把,看不见表情,语气也淡淡。

  走过几个小山丘后,村落的大致轮廓终于出现在眼前。

  这里到处都是砖瓦小平房,而且大多都是黑漆漆地,没有一丝亮光。

  我们一起进入寂静无声的村庄,村子外围不像是有人住的样子,走到最里面,食物烟火等生活气息才渐渐浓厚起来。

  年轻人将我们带到其中一家的木门前敲了敲。
  不一会儿一个留着胡子跟长头发的中年男人来打开了门,他警惕地看了我们两眼然后转头问年轻人:“小程,你今晚巡逻吗?这些人是?”

  小程:“王叔,这是我在后山遇到的赶路人,他们车子在路上抛锚了,走不了,我想起来您不是什么都会修吗,所以想请您去看看,难得遇上人,能帮就帮一把吧。”

  王叔犹豫地看了我们片刻,同意下来:“等我回去说声,再拿些工具。”

  我连忙道谢:“多谢。”

  王叔突然指了指我的眼睛:“天这么黑,小兄弟你戴墨镜不会看不清楚吗?”

  我摇摇头:“不会,我眼睛肿起个大包,有些难看,就戴上遮一遮。”

  王叔这才转身回去。

  小程:“王叔同意就让他带你们去吧,今天晚上是我巡逻,所以还有其他事等着我去处理,就先失陪了,祝你一路顺风。”

  我:“好。”

  年轻人形色匆匆地带着江伯离开。

  我将脸上的眼镜摘下来,其实我什么都看不清楚,叫小程的年轻人将火把拿走后,眼前直接黑了下来。

  刚刚路上多亏封砚拉着我,不然我肯定要摔个几次。

  我悄声跟封砚说了刚刚那个丧尸的情况,决定一会儿避开其他人悄悄进山洞找他问清楚情况。

  片刻后,王叔带着个工具箱走了出来,跟我们说:“走吧。”

  我已将墨镜戴好:“嗯。”

  我们按着原路回去,这次只有王叔一个人,我假装好奇地打听这里发生的事情。

  “王叔,你们在这里住了多久了?”

  王叔看了眼天上的月亮:“很久了,没仔细算过,从出事开始就一直在这边了。”

  我:“村子里还剩下很多人吗?”

  王叔摸了把胡子:“死的死,伤的伤,只剩下差不多十几家,大家一起种种菜,互相扶持着也就挺过来了。”

  “刚刚将我们带来的那个小程,他是这里的负责人吗?”

  “算是,小程来这里帮了我们很多。当初封村的提议也是他提出来的,不仅如此他还带我们开路,教我们怎样捕捉丧尸等帮了大家许多。”

  我奇怪:“他来这里?他一开始不是这里的人吗?”

  王叔:“嗯,他是一路流浪过来的,被江伯捡到后就在这里住下了。他是个聪明又善良的人。”

  我:“那您知道他是从哪里过来的吗?”

  王叔:“听村里人说他原先在B市工作。”

  果然,那个小程似乎在隐瞒着什么:“那山洞里面关的丧尸呢?为什么将他们关在那里?”

  “那些东西有些是从外面闯进来的,有些是被咬伤的村民。将他们关在那里也是为了让他们的亲人再多看他们几眼。只不过,被咬之后他们连自己的亲身父母都认不出来了。”

  通过之山洞时,王叔看都没看那些丧尸一眼,仿佛他们不存在。

  走出山洞,大老远我就看到江觅跟白扬蹲在车旁等着。

  王叔来到车旁,问了句:“车子不错,这是往哪里赶?”

  我:“B市。”

  王叔没什么表示,对我们的事完全不感兴趣,或许已经麻木了。

  他直接打开工具箱,开始修车,动作比我熟练很多,没出十分钟就把车修好了。

  他将工具收拾好跟我们告别,一刻都不愿意多留。

  我从后备箱拿了些蔬菜种子和罐头送给他:“谢谢您愿意帮我们,我们也没什么好送您,这些您就收下当酬劳吧。”

  王叔麻木的脸上终于有了些动容,他将我递过去的东西抱在怀里:“好,我就不客气了,你们路上小心,尽量都,活下去吧。”

  我点点头,问了他最后一个问题:“王叔,你知道小程的全名叫什么吗?”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最刺激的乱惀小说合集*高H之翁熄系列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