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笑呲 > 表情 > 最刺激的乱惀小说合集*高H之翁熄系列

最刺激的乱惀小说合集*高H之翁熄系列

作者: 来源: 2022-03-06

最刺激的乱惀小说合集*高H之翁熄系列

  夜长安现在还差最后一个任务,就是天凉王破后把公司送给顾南寻。

  可是如今苏逸黎并有和顾南寻在一起,他也没有理由对顾南寻出手,最后夜长安选择自己摆烂,让顾南寻来收购。

  夜长安重点投资了两个项目,一个月后,那两个项目按预期设想出现爆雷,顺利把公司大部分资金套牢。

  夜长安还继续往里面砸钱,后续彻底崩坏,集团濒临破产。

  期间,赵淮语还过来找他,问他要不要赵家援助,夜长安拒绝了,直言让他别掺和这件事。

  夜长安找到顾南寻,和他商谈,问他是否有意向收购。

  顾南寻面色复杂,“你现在可以放弃那两个项目弃车保帅,我可以借给你一笔资金,公司还可以东山再起。”

  顾南寻确实是一个君子,不然当年夜长安爷爷也不会放心把集团和夜长安交托给他。到现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想过吞并夜氏集团。

  夜长安喝了口茶,放下杯子,坦言笑道:“我不是个管理公司的好料子,夜家在我手里也是浪费败家,还不如交给二叔你。”

  夜长安轻叹一口气,又表情轻松耸肩调侃笑道,“世界这么大我还想去看看。”

  其实但凡是个内行人,就知道夜长安谦虚了。这几年夜家在他手里蒸蒸日上,比当初夜家爷爷那时还要锋锐。

  要不是这次项目突然的操作失误,夜家不消两年时间,绝对是晋城一家独大的企业。

  当然,现在的夜家依旧能打,只是资金不能回笼,还损失了一大笔资本。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夜长安见顾南寻犹豫不决,又道:“相比于把夜氏集团卖给其他人,我觉得您更值得信任。”

  顾南寻和对面笑意盈盈的人对视着,半晌后点头道:“可以。”

  夜长安顺利把公司出手,股份全卖给了顾南寻。第二天就买了张机票,飞到了国外。

  夜长安看着舷窗外的白云,问系统:“什么时候能离开?”

  “等主角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就可以了。”系统翻看主系统发给他的应对宿主话术。

  夜长安墨镜一戴,“你们想得到挺美。”他看是没戏,他怎么总觉得顾南寻是个直男呢。

  系统煽动着翅膀,“那宿主你是要被一直留在这个世界了吗?”

  系统知道夜长安不喜欢史莱姆,所以聪明的它换了一个形象,是只喜鹊。他知道人类就爱这种虚无缥缈的寓意。

  果然,自从它变成了喜鹊,宿主不再讨厌它了,甚至它还可以出来!在宿主面前晃悠!

  夜长安靠在座椅上,“不一定。”

  飞机降落在了法国机场。离开前他什么都没跟别人说,所以知道他出国的人为零。

  夜长安几年前留了一手,在A市布局了一个小公司,做一个甩手掌柜,偶尔看看发来的汇报。

  现在就算他不工作,就那分红,也能够他过个还算不错的好日子。夜长安准备摆烂到底,吃吃喝喝玩玩。

  一段时间后,他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以前上班的日子简直就是坐牢。

  赵淮语每天坚持不懈给他打一通电话,一开始还会问他在哪里,可夜长安不告诉他。后面他也就没问了,而是问他今天又玩了什么,然后抱怨夜长安不够意思,玩都不带他。

  直到有一次,夜长安和赵淮语通话过程中,赵淮语听出了夜长安那边,旁人对话的声音。

  知道了夜长安现在在法国,后面他又套话,根据夜长安每天的游玩或者生活轨迹,推测出了夜长安的所在地。

  那天,夜长安在广场喂鸽子,身后突然冒出一个人扑过来,从身后捂住他的眼睛,笑哈哈问:“嘿嘿,猜猜我是谁。”

  夜长安身边围绕着的白鸽,呼啦啦的一阵全都被惊飞了。

  来人并没有掩盖自己的音色,巴不得夜长安能认出来,语气兴奋的好似挖到了宝藏。

  夜长安无语,掰开来人的手,转过身,看着赵淮语,问:“你怎么找过来的?”

  “那还不简单。”赵淮语表情嘚瑟的用食指点了点太阳穴。

  赵淮语不多解释,直接抬手勾住夜长安的脖子,兴冲冲拽着人往前走,“走走走,我们去喝酒,庆祝一下。”

  夜长安被赵淮语拉进了一个路边酒吧,里面气氛很热闹,音乐也很炸裂摇滚。

  赵淮语心情大好的点了一排酒,虽然他知道夜长安在哪,但具体找起人来,还是费了一番功夫。

  今天他也是出来随便在附近逛逛,没想到直接碰上了夜长安。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夜长安看着喝酒如喝水的赵淮语,提醒道:“小心喝醉了。”

  赵淮语眼神发光的盯着夜长安一会,扭头抖着手又喝完了一杯,仰头看着那五光十色的天花板,“嗝,我就是有点开心。”

  说完,赵淮语动作迅速的偏过头,看着夜长安往他胸口砸了一拳,“连兄弟都不要了是不是。”

  赵淮语没收劲,一拳下来还是有些疼的。夜长安无语,往赵淮语握紧的拳头上拍了一巴掌,“别耍酒疯。”

  赵淮语又吨吨吨的喝了几杯,安静了一会。

  赵淮语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喝醉了,脑子有点发昏。他侧过脸看着夜长安姣好的唇形,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我们接吻吧。”

  夜长安撇了眼赵淮语就收回了视线,只当他是又发病了,并没有理会。

  赵淮语却头脑昏沉的愈发厉害,越看越觉得口渴,喉结滚动,向前走了一步,按住夜长安的后脑朝对方的唇吻了上去。

  赵淮语只来得及舔舐几下,就被夜长安一把推开。

  夜长安皱着眉,看着眼前红着眼尾喘着粗气的人,有些不理解,“你又发什么病?”

  赵淮语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夜长安,笑意盈盈地抛了一个媚眼wink,“相思病。”

  夜长安翻了一个白眼,无语又嫌弃,“滚。”

  赵淮语挂着无辜脸,“外国人不都这样打招呼的吗?我们要入乡随俗。”

  夜长安看着醉鬼,冷笑一声,“你这样在外面,是会被打死的。”

  赵淮语端着酒杯,豪言壮语不屑道:“我不怕!有本事就来啊!看谁怕谁。”

  夜长安去结了账,把人从酒吧拖走,赵淮语还在那囔囔,“酒都还没喝完,走什么走!喝!继续喝啊兄弟!”

  夜长安不知道赵淮语住在哪里,就找了一个酒店,让服务生帮忙扶他进去。

  结果赵淮语死活拽着夜长安的衣服不让他走,开始胡言乱语,“不准走,你不能离开,不准!”

  酒店大厅里很安静,赵淮语在那耍酒疯把别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好在他们不懂语言,不知道赵淮语说的是什么。

  要是搁国内,保不准会被路人指指点点说夜长安是渣男。虽然现在这情况也差不了多少。

  夜长安制住赵淮语张牙舞爪的手,安抚道:“我没走。”

  不得已,夜长安跟赵淮语一起上了楼,结果在服务生开门的空档,赵淮语吐了夜长安一身。

  夜长安一把推开赵淮语,忍着恶心把外套脱了下来,门已经开了,夜长安把外套丢进了房间里的垃圾桶。

  赵淮语白着脸,身子滑落坐在门边,“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他知道夜长安有点洁癖,可是他刚刚吐了夜长安一身。

  夜长安见赵淮语清醒过来,按了按眉头,“你先进来,我走了。”

  夜长安抬腿越过赵淮语,出了房门。赵淮语不敢拦,他知道夜长安现在肯定急着想回去洗澡。

  第二天,赵淮语抱着满怀的黄色玫瑰去道歉,赵淮语围在夜长安身边,祈求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昨天犯浑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夜长安抬手挥开赵淮语,“你离我远点就行。”

  赵淮语用可怜兮兮的语气,说着强硬的话:“那可不行,我们可是二十几年的好朋友,怎么能分开呢?”

  “我妈还让我好好照顾你,我可是个听话的好孩子。”

  夜长安对赵淮语的话嗤之以鼻,要是赵淮语是听话的好孩子,那天下就没有叛逆的孩子了。

  一个月后,夜长安去了英格兰,赵淮语也跟着飞过去,理由是他在旅游,顺路而已。

  一年后,夜长安收到了顾南寻要结婚的消息,是商业联姻,顾南寻还给他发了请柬。在婚礼前两天,夜长安回国了。

  婚宴很盛大,商业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夜长安在婚宴上看到了苏逸黎,赵淮语偷偷凑到他耳边,幸灾乐祸道,“嘻嘻,苏逸黎现在是单身主义,你没戏了。”

  赵淮语拍了拍夜长安的肩膀,假装安慰道,“其实挺好的,我之前就说了你两不合适。”

  夜长安撇了眼赵淮语,“你这是酸鸡心态。”

  赵淮语呸了一声,“我这是老妈子心态。”

  赵淮语看着婚礼上互换对戒的新人,满心羡慕,他对身旁的夜长安道:“要不我们两凑合着过得了。”

  苏逸黎想说本来就不喜欢你,但夜长安看上去表情很受伤,苏逸黎也说不出什么伤人的话。

  他沉默了一会,夹了一块勉强看得出原材料的焦黑土豆,咬了一小口。夜长安坐在一旁眼神期待的看着苏逸黎。

  苏逸黎咽下土豆块,面无表情,“还行。”

  夜长安垂下眼睫,“你就是太善良了,哪怕不喜欢我,也不懂拒绝。”

  夜长安起身伸手端走那两盘菜,准备倒掉。他看卖相就知道是黑暗料理,难为主角还能面不改色的吃下去。

  谁知,苏逸黎动作快捷地按住夜长安端菜的手,阻止道:“其实挺好吃的。”

  苏逸黎把菜重新放回桌上,又夹了一点黑糊糊的番茄炒鸡蛋,直接送入了口中。

  夜长安表情都快憋不住了,大可不必如此。他抢过苏逸黎手中的筷子,声音滞涩道:“呃,其实不吃也没关系。”

  夜长安看了眼苏逸黎,“要是想吐就吐出来吧。”

  苏逸黎冁然一笑,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笑,只是觉得好笑。

  夜长安疑惑的看着突然发笑的苏逸黎,不解,难不成吃坏脑子了?

  苏逸黎笑完,垂眼盯着那两盘菜,声音轻微几不可闻道,“真的挺好吃的。”

  苏逸黎没了筷子,便用手指捏起土豆块,坐在那里吃了起来。一口一个,嘴里的还没咽下,就吃下一个。

  夜长安看到这一幕,惊疑地半蹲下身子,想要看清苏逸黎的表情,他想问你怎么了。

  但他看到沉默地边吃边流泪的苏逸黎,话说出口时换了一句。

  夜长安握住苏逸黎不断往嘴里塞食物的手,调侃道:“不是吧,别人看到还以为我用严刑逼你吃的呢。”

  夜长安心中叹气,从餐桌上抽出餐巾纸,把苏逸黎手中沾上的油渍擦干净,“我下次不会这么做了。”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他也知道自己的行为很让人讨厌,等任务结束后,他绝对不会再来烦苏逸黎了。

  苏逸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又为什么哭,他什么都不想去想,可是很多事情主动涌入他的脑海。
  看着近在咫尺帮他擦手的夜长安,苏逸黎崩溃地把头靠在夜长安的肩膀上,一边哭一边问,声音呢喃又凄切,“为什么…为什么…”

  夜长安:?
  什么情况,怎么又哭了?他也想知道为什么。

  夜长安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哭湿了,他迟疑的伸手拍了拍苏逸黎的后背,“是不是太难吃了?”

  等苏逸黎哭了一会安静下来,苏逸黎回道,“嗯,很难吃。”

  夜长安松了一口气,终于不哭了,他腿都要蹲麻了。

  苏逸黎靠在夜长安肩上,歪头看着夜长安那卷翘浓密的睫毛,破涕而笑,“你现在像不像在求婚?”

  夜长安叹气,“不像。”他真搞不懂主角一天天的,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

  夜长安点了点苏逸黎的肩膀,犹豫道:“你是不是该起来了?我腿麻了。”

  苏逸黎起来,看着夜长安端着菜进了厨房,苏逸黎跟在后面,又看着夜长安把菜倒进垃圾桶。

  夜长安一回头,就看到跟在身后的苏逸黎,他吓了一跳,“你…”

  苏逸黎打断了夜长安的话,对视着夜长安,“这是你第一次为我做菜。”

  苏逸黎又道:“就算是假的也行,我原谅你了。”

  苏逸黎说完,转身就走了,留下一脸懵的夜长安。

  夜长安没细想苏逸黎的话是什么意思,他想了也理解不了,只是这种日子什么时候能到头啊。他再也不用做菜这招了,都把人难吃到哭了,作孽。

  苏逸黎骗了夜长安,那菜并不难吃,只是卖相确实糟糕了些,但味道还可以,是正常家常菜的味道。
  他不说,是因为没必要,心不在他这儿的人,就算是他夸出朵花来也没用。

  夜长安这两天总觉得有人跟在他后面,可是每次转身去看的时候,都看不到人影。

  夜长安心中纳闷,法制社会,还有人会搞绑架这套吗?但他还是给自己雇佣了两个保镖。

  自从有一次夜长安问苏逸黎,为什么不喜欢他,是不是喜欢他二叔,夜长安本意是当个红娘挑明主角之间的关系,让他们快点发展。

  结果谁成想,第二天苏逸黎就搬出来顾家,另找了一个住处。

  成对的鸳鸯直接各自飞两端。

  要不是剧情就是苏逸黎和顾南寻两人的爱情故事,夜长安都要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就是普通的关系。

  夜长安敲了敲门,门从里面被打开。苏逸黎看见是夜长安,开门的手一顿,用身体挡住门缝,“你来干什么?”

  夜长安没回答,而是笑了笑问:“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不能。”

  苏逸黎拒绝的很干脆。上次吃完那个菜之后,苏逸黎对于夜长安的示好就一直作视而不见处理,最近连玫瑰花也不收了。

  夜长安手搭在门框上,垂下眼睫,面带歉意,“对不起,上次我真不是故意做的难吃的,我也没有想让你搬出顾家的意思。”

  苏逸黎偏过眼睛,不去看他可爱得像小狗勾一样的表情,指甲在门板上刮了一下,“你提醒的很对,之前是我僭越了。”

  夜长安惊得抬眼看向苏逸黎,“你明白我不是那个意思。”

  “以后没事你就不要过来了,我不会再开门的。”苏逸黎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有事也别来。”

  苏逸黎把夜长安放在门框上的手掰开,动作迅速的关上了门。

  夜长安看着紧闭的房门,忍住心中的担忧,询问系统。

  “系统,主角两人要是没在一起,应该不关我的事吧?”

  系统冒头,提醒道:“我也不知道,这主要看主系统怎么判,而且还没结局呢,你怎么知道他们不会在一起?现阶段你只要做好任务就行。”

  听到任务两个字,夜长安冷漠哦了一声,没有心思再问系统其他。

  夜长安查询了一下天气预报,今天晚上就有雨,虽然不是暴雨,但小雨应该也能凑合。

  苏逸黎租的房子地方比较偏远,楼下并没有什么人来往,夜长安站在一棵飘香的桂花树下,仰头看着那被拉紧实的窗帘。

  晋城的市花是桂花,很多街道小区里种的都是,一到金秋,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十里飘香,连厕所都会飘荡桂花的香气。

  夜长安靠在桂花树干上,干等着老天下雨。

  因为今晚要通宵熬夜,夜长安就让两个保镖把车放下,让他们先回去了。

  到了半夜十二点,果然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路灯照亮桂花树下的影子。

  夜长安看着树底下还算干燥的土地思考,虽然他是很想躲雨,但更不想被雷劈。

  夜长安走出了树下,淋了一些雨,但雨很快就停了。夜长安疑惑抬头,头顶多了一把伞。

  夜长安转身,看到站在他身后悄无声息地出现,举着伞的人,诧异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姜星河眉眼弯弯笑道,“我在啊。”

  夜长安一哽,“我要站一夜的。”

  姜星河歪头看向夜长安,笑容缱绻,“我陪你啊。”

  其实夜长安也不想淋雨,现在有人送伞过来,他便也由着姜星河。

  姜星河没问夜长安为什么要站在这里淋雨,夜长安也不想回答这个愚蠢的举动及愚蠢的原因。

  两人异常默契地保持着沉默,在外人看来,是极其和谐的一幕。

  雨慢慢的下大了起来,这伞下小小一方天地,隔绝了外面的雨幕,雨打在伞面上噼里啪啦的奏乐。

  夜长安接过姜星河手中的伞,问:“你怎么过来的?”

  姜星河搅着手指,“走过来的。”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夜长安疑惑地问。

  姜星河低着头眼神飘忽了一下,“林助理告诉我的。”

  夜长安环顾四周,寂静的夜里除了路灯,没有人也没有车。

  他都站这么久了,肯定是还要在这站着的,他现在送姜星河回去不是功亏一篑吗?

  “你会开车吗?”

  姜星河摇摇头,老实道:“不会。”

  夜长安把伞塞回姜星河手里,“你回车里去,里面有毛毯。”

  姜星河摇着头拽着夜长安的衣角,固执道:“不,我要和你在一起。”

  夜长安收回伞,也不再劝,呵,他到要看看姜星河能倔到几时。

  夜长安看了眼手腕上的表,已经凌晨一点多了,军训都没这么苦。

  姜星河啊啾一声打了个喷嚏,浑身都颤了颤,他吸了吸鼻子,仰着头看着夜长安,颤颤巍巍道:“冷。”

  姜星河的眼睛好似蒙了一层水雾,鼻尖红红的。

  夜长安气笑了,“都说了让你去车上。”

  姜星河伸手抱住夜长安的腰身,把脸靠在夜长安身上,小声道:“抱抱就不冷了。”

  也许是姜星河的模样太可怜了,夜长安没有拒绝抱上来的姜星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姜星河慢慢挪到了夜长安怀里,温暖的胸膛是心跳的声音。

  那声音好似催眠音符,让人安心凝神,姜星河困倦的靠在夜长安怀里,脑子迷迷糊糊的想着,要是时光停在这一刻就好了。

  夜长安怕小冤种被冻坏了,还是抱住了小冤种。姜星河挂在夜长安身上,夜长安一手抱着他,一手撑着伞。

  等夜长安听到呼吸均缓的声音,知道姜星河已经睡了,才抱着他向车停放的地方走去。

  夜长安把姜星河放在后座,拿出小毛毯盖住,又怕夜里冷,便把外套脱了下来盖上去。

  车里开了暖气空调,前窗打开一条缝,确保空气流通。夜长安才重新撑着伞站回楼下。

  咳,任务只说让他站在楼下淋雨,可没说他不能撑伞。

  不过夜长安估摸着苏逸黎已经睡了,也不会出来看,这自始自终,只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罢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秦老头大战秦丽娟无删节 按住腰大力往上bl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