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一夜残欢 小说(chengrenxiaoshuo)乖夹住了上课别掉出来

一夜残欢 小说(chengrenxiaoshuo)乖夹住了上课别掉出来

作者: 来源: 2022-04-17

而且看宋苒的样子,不仅没有半点抗拒和不情愿,反而明显有些期待。

如果是因为宋苒刚刚在浴室被自己吸引到,但是怕难堪,想换个身份和自己发生点什么,那他可以理解,也很期待。

但这事不应该瞒着刘顺吗?

“师傅,记得小声点,我先回屋了!”刘顺看到老刘低头,还以为对方不好意思了,低声说了一句就溜之大吉。

“先生,你好,咱们现在就开始?”

宋苒小声询问,声音明显与刚刚的不同,声线变的有些粗。

“等,等一下……”

老刘虽然很想开始,但又有点慌,语无伦次的应了一声。

如果刘顺不知道这件事,他肯定就毫不犹豫的开始了。

但是现在,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也想不通为什么刘顺会找借口让宋苒跟自己那个,而且还不想让自己知道。

他甚至觉得之前宋苒叫这么大声,根本就是故意的,目的是就是让自己听到受不了,然后刘顺好提出帮他叫小妹的事。

“那个……”

刘老很想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如果问了的话,那今天所有的事就穿帮了,说不定这件事也会泡汤。

“老板,你是有点紧张吗?”宋苒嫣然一笑,语气充满了挑逗。

“额,没有,我们开始吧……”老刘看着她撩人的样子,什么想法都没了。

紧接着,宋苒扯下了老刘的浴袍,两人坦诚相对。

宋苒更是一脸火热的看着老刘,脸上一片绯红。

“咕咚!”

老刘吞咽口水的声音响起。

“老板,我来咯!”

宋苒魅惑的声音再次响起。

老刘心跳开始不断的加速,身体的血液也全部往脑子里冲。
 

 拿了一件浴袍穿上,尤四爷又拿过一条毛巾在小崽子面前蹲下。

  抓起小崽子的脚踝将他足上的水渍擦干净,接着是小腿儿,大腿,在路过那个地方的时候稍稍停顿,绕有兴趣的观赏了一会儿。直到小崽子开始不耐烦地哼哼才替他擦了,最后用浴袍连着小崽子的胳膊一块儿裹住,抱着他走出了浴室。

  一将小崽子放到床上,小崽子立马就打了几个滚儿将浴巾滚开了。

  拿了睡衣过来的尤四爷看着他陷在被子里的一张软糯的小脸儿,以及小崽子在看到他手里的睡衣时露出的不情愿的表情,不知怎么的又将睡衣放了回去。

  小崽子有点儿不敢置信,大眼睛眨了几下。但紧接着就眼睁睁地看到尤四爷拿出了一件小豹子连体睡衣。

  在小崽子几番挣扎却最终屈于强权之后,尤四爷如愿抱上了自己的「小豹子」。

  尤四爷看着豹头里的那张委屈巴巴的漂亮小脸,将他从额头到嘴巴亲了又亲。最终含着小崽子的小嘴唇用牙齿轻咬了好几下才肯罢休。

  生无可恋地由着尤四爷抱着,小崽子吸了吸自己的鼻子,脑袋微微一歪,大眼睛里像是有心事儿。

  尤四爷将他又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

  “怎么了?”磁姓的嗓音带着些许的睡意,好听至极。

  小崽子嘟了嘟小嘴儿,“不、不跟你说!”

  尤四爷不着痕迹地闷笑一声,而后一脸认真的样子道:“这样啊,那睡吧。”

  说着就关了灯。

  小崽子不高兴了,伸着「小豹腿儿」踹了尤四爷一脚。

  连眸子都没有阖上的尤四爷在一片黑暗中唇角的弧度似有似无,发出的声音却漫不经心而倦怠。

  “又怎么了?”

  小崽子:“你、你不想知道吗!”

  尤四爷将他抱的又陷入自己的胸膛几分,依旧是用慵懒的嗓音道:“不想……”

  小崽子小胸膛起伏着,不死心地道:“你、你想知道的话,我就告诉你哦!”

  尤四爷:“不想……”

  小崽子听了之后小牙咬的死紧,气哼哼地翻过身子,不让尤四爷抱着。

  尤四爷还真就松手了,不带一点儿留恋的。

  于是小崽子的怒气更是蹭蹭蹭地往上涨,沾着枕头就睡的他最终被气失眠了。

  尤四爷只是想逗逗他,看着微弱的光线下小崽子缩成的小球,他就像是最有耐心的捕猎者一般,等着小崽子再缩回来。

  可是没有,直到月上眉梢,最终沉入白皮松树脚下,化为半地绚彩,小崽子都没有在缩回来,甚至动一下。

  居然失算了。

  知道小崽子一夜没睡,尤四爷认输一般地伸出自己的胳膊想将他勾回来,却在被褥上摸到一片凉透了的湿润。

  怎么是湿的?

  在看到被他勾回来的小崽子肿的跟核桃的眼睛的时候,尤四爷瞬间就明白了。

  什么时候学会不出声的哭了……

  在尤四爷的印象里,小崽子从来没有这么委屈过。

  委屈的话找他就好了,撒个娇,打个滚儿,哭两声。只要小崽子哭的话。哪怕知道小崽子是装的,他还是会哄的。

  只是尤四爷不知道,在小崽子的心里,尤枭,不是蚩尤……

  想用手擦了一下小崽子的眼睛,小崽子却躲开,将脸埋在了枕头里。

  尤四爷硬是将他的脸掰了出来,搂着他的腰扶着他的后颈,三分无奈七分温柔地道:“我想知道,说吧。”

  小崽子拿爪子狠狠地擦了一下眼泪,然后踹他,抓他的脸,下嘴咬,最终放肆地大哭。

  尤四爷由着他,直到等他彻底折腾够了才摸了一下被他咬破的脖子,然后擦干小崽子的眼泪,问:“还来吗?”

  小崽子吸了吸自己的鼻子,带着鼻音哼哼道:“原、原谅你了。”

  尤四爷:“谢谢……”

  尤四爷抱着小崽子又躺了一会儿后问:“所以昨天你在想什么?”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男按摩师用嘴吃我下面,硕大蘑菇头顶开粉嫩的小缝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