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哈啊~身体变得越来越奇怪了视频,总裁填的满满的

哈啊~身体变得越来越奇怪了视频,总裁填的满满的

作者: 来源: 2022-04-17

《泪与灯花落温宛儿墨轩言》 第1章     免费试读

 

温青然被赤果扔出王府,好在深夜无人。

哥哥还在昏迷,温青然代替她哥哥被押上公堂。

公堂之上,温青然坚决否认哥哥通敌叛国。

她知道哥哥曾经虽有野心,可到底只是朝堂内斗,从未做出损害国运之事。

可是,她爱了整整八年的男人,拿出了她哥哥通敌叛国的证据。

“这封信件是从温臣相家中搜到的,上面有温初行的亲笔署名。”墨非离拿出信件。

温青然证据后,绝望:“墨非离,你为了报复我哥哥,竟利用我让他签了这书信。你让我联络他旧部的书信,原来是通敌叛国的信件!”

温青然吸气都在疼。

还有什么比被心上人利用,害死自己亲人更痛苦的事情?

他布局多年,为的就是今天吧?

她哥哥在朝野后宫的事情,她并不清楚。可哥哥在爹娘去世后,一直对她宠爱有加,她必须要担起责任。

“民女的兄长从未有过不轨之心。更何况他双目失明根本看不到信件上的内容。”

温青然冷静过后立刻反驳,在墨非离身边八年,她跟在他身边学到的东西并不少。

初审结束。

温青然和墨非离一同从公堂出来。

她看着亲自登堂作证的墨非离,“墨非离,你就这般无情?我哥哥一旦被判处通敌叛国,我也会被充为官妓。你也一点不在乎吗?”

温青然死死盯着墨非离的脸,想从他的脸上看到一丝后悔。

然而她只看到了一脸淡漠。

“温青然,你哥哥判处五马分尸不过是时间问题。再过三日本王和侯府千金就要大婚了,你再被判处前还可以到王府喝杯喜酒。”

温青然肩膀颤抖,“你说什么?侯府千金?”

温青然几乎站不稳。

墨非离冷笑:“十一,将喜帖递给温姑娘。”

十一是墨非离的侍卫,他走上前将红底烫金喜帖递给温青然。

温青然抓过喜帖一把撕碎,“墨非离,你明明知道侯府的唐玉是我表姐,她这些年没少对臣相府落井下石。你为什么偏偏要娶她?”

“本王纳妃难不成还需你温姑娘同意?”

温青然苦笑,她在他心中从未有过地位,又怎会和她商量成亲大事?

这八年里,他从未提过纳妃,给了她将来会嫁给他的错觉。

如今幻觉打破,现实残酷得让她浑身发疼。

狱卒打扮的人匆匆跑来,看向温青然,“温姑娘,温相爷在牢里撞破头自尽了。”

温青然平静地点头,“谢谢。”

她转身从墨非离身边经过,走回公堂。

主审官等人还未离开就见温青然回来。

“各位大人,通敌叛国的信件都是民女写的,是民女欺骗兄长写的署名,民女才是罪魁祸首。”

“还请各位大人惩罚,还民女兄长一个清白。”

温青然跪在公堂之下,她抬起头看向一同回来的墨非离。

“墨非离,我哥哥死了和你母妃一样死了。死前还受了八年的苦,我也要被判决了。我哥哥犯下的罪,已经连本带利偿还了。”

“这八年的欺骗,我从不怪你。”

“所以从此之后你我二人形同陌路。”

“就当我从未认识过你。”

温青然泪如雨下,浑身颤抖地看向公堂之上的主审官,哽咽道,“各位大人,民女认罪。”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 第5章     免费试读

 

温青然在哥哥被带走的第二天才知道有人将她哥哥通敌叛国的证据送进宫。

而那个人正是——离王墨非离。

温青然无力地坐在地上,如果墨非离想让她哥哥死,那她哥哥就死定了!

--

所幸她手中还有王府腰牌。

王府书房。

温青然推开书房,看着坐在桌案后的男人,俊美非凡,她走到他身边,“王爷,看在我们曾经八年的情分上,你救我哥哥可以吗?”

她低下头,卑微到了极点。

她知道墨非离从未真正宠爱过她。

在他面前,她什么都不是。

“温青然,你就是这样求人的?”

墨非离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王爷,我哥哥曾经做过错事。可八年前他被罢官,还被剜眼割舌。他已经受到惩罚了。求王爷饶恕!”

温青然跪在地上,脱下外面的长袍,里面只穿着藕荷色的肚兜,衬得肩颈白皙胜雪,勾魂夺魄。

她以往在他书房时,总喜欢环住他的脖子。他总说最爱她热情的模样。

可如今她眼底死灰一片。

“温青然,你但凡有一点羞耻心。都不该再到王府。”

墨非离狭长的丹凤眼半眯,“本王倒是忘了,你和你哥哥一样**。你十五岁就做了本王的通房丫头,又怎会有羞耻心?”

温青然心脏猛地一疼。

他还记得她十五岁就跟他在一起。

他说:“合为一体,你才真正算本王的女人。”

明知两人还未成亲,温青然还是解了衣裳躺在他的身下。

通房丫头?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他最爱的女人,却没想只是低贱的通房。

眼眶发紧,她咬紧拳头不让泪水涌出。

在王府八年,她从未流过泪。只因他说喜欢她笑起来的模样。

温青然撑起身,走到墨非离的面前,故作轻松:“八年,王爷就算是养条狗也该养出感情了吧?”

“温初行的妹妹,狗都不如。”

温青然呼吸都在疼,“只要你肯救我哥哥,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墨非离掐住温青然光洁的下巴,“天底下,本王要什么女人没有?你凭什么觉得本王非你不可?”

“别的女人哪里我会伺候王爷?”温青然媚眼如丝,手指抚摸着他,“毕竟我十五岁就做了王爷的女人,到如今都已经八年了。王爷想要什么,我都知道。”

和墨非离在一起八年,温青然知道怎么样能让他舒服。手指尖很快将他撩拨。

“温青然,你可真**!”

墨非离的话如同利刃一般。

他好狠,完全不顾八年的情分。

他的戏演得比戏子还好,这八年来将她捧在掌心,一句重话都没有说过,

这两日却将所有的污言秽语都用在她身上。

演戏八年,只为了让她生不如死。

他的手段当真了得,她如今一颗心满目疮痍,生不如死。

温青然抬起眼帘,眉目勾着风情,“我说了,只要王爷肯救我哥哥,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她抬手解开系在脖子上的肚兜细绳。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总裁吃饭还连在一起婚婚欲睡早安总裁大人,走路时还在身体里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