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风韵诱人的岳欲仙欲死,岳的下面又大又黑又肥

风韵诱人的岳欲仙欲死,岳的下面又大又黑又肥

作者: 来源: 2022-04-16

《掌控天庭》 第4章 在线阅读

自从容灵成功后,詹木凡可是受益匪浅,尽毁的经脉,经过真火的淬炼,越发粗壮坚韧,丹田也被淬炼成了丹海。

丹海,那可是筑基修士才有的,他没想到,自己凝气三重天就拥有了丹海,容灵真火的好处,超乎想象。

一路上,经过不停的淬炼,真气也一并被淬炼的无比精纯,可以说他此时的根基,比在紫阳宗时还要牢固。

“真是因祸得福。”詹木凡喃喃自语,而后闭目养神,心境前所未有的空明。

很快,稀薄的天地灵气汇聚而来,以他为中心,形成了一个灵气漩涡,被他牵动,通过真火往经脉内容,而后灌入丹海。

时间久了,在潜移默化中,他的骨骼经由真火淬炼,也被抚平了瑕疵,变得光滑柔韧,更有点点紫光萦绕其上。

不知何时,他才起身,容灵真火淬炼之后的身体,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舒爽。

“修炼好了?”看到詹木凡起身,一旁的女子,双眸迸发光芒,束胸颤动,“你气息越发强大,才一天,比之前,就强大了几倍,真是怪才。”

呼!

深深吐出一口浊气,看了眼女子,道:“和你宗门的天骄比起来,还差的远,不过,还是多谢你这一路,为我讲解玄皇宗的事。”

玄皇宗分外门、内门和真传。

外门一殿、一园、两阁、三峰。

一殿为执法戒律殿,此殿为所有玄皇宗之人,犯了过错,惩罚之地。

一园为百草园,此园为宗门弟子培养灵药灵果及炼丹之地。

两阁为九清阁与传功阁,九清阁包罗万象,里面不仅有门派弟子的日常任务,还有法宝符咒等物,一切修仙资源所在,传功阁包含了玄皇宗的修炼功法、神通法术、灵器、奇闻异志。

三峰为玄天峰、神火峰和青云峰,乃玄皇外门三大主峰。

而内门,却没有如此繁杂,只有一片灵脉,在灵脉之上开辟出来很多的洞府,凡是内门弟子,都拥有自己的洞府。

至于真传,那都在玄皇天阙之上,据说,玄皇天阙上,乃真的人间仙境,但具体如何,非真传不可知。

“这些与紫阳宗一般无二。”詹木凡挠了挠头,而他,曾经身为紫阳宗外门第一天骄,修炼资源不用说,一些宗门卷宗,也是知道很多。

加上他是太上长老带上紫阳宗的,地位自然高出许多,可如今,一切都从神脉被剥夺之后,而结束。

他和苏寒瑶花了一天的时间,终于来到玄皇宗地界。

到了玄皇宗后,苏寒瑶就先一步离开,然后告知詹木凡去执法戒律殿就好。

眼前,是一条漫长的石梯,直通灵气缭绕的山峰之上,直到没入云端,詹木凡都没有看到尽头。

深吸一口气,詹木凡抬脚一步步踏上去,每踏一步,都能深深感受到一股磅礴之气迎风而来。

踏出最后一步,詹木凡抬眼看向前方,远处群山环绕,参天古木林立,灵气朦胧浓郁,云雾弥漫,云层之中,不时还有仙鹤起舞。

“有点紫阳宗的感觉了。”詹木凡哑然一笑,深深的吸了一口空气中飘来的灵气。

一路走来,詹木凡看到了很多勤奋弟子盘坐在岩石上吞吐天地灵气,以至于詹木凡从他们身边走过,他们也只是匆匆瞥一眼。

转了几个弯,詹木凡来到一座宏伟的大殿面前。

执法戒律殿中有犯错的弟子被押解而来,也有惩罚之后的弟子走出,每一个弟子看到詹木凡这张生面孔,都会好奇的打量一番,只是当探查到詹木凡只有凝气三重天时,也都露出了不屑之芒。

“应该就是这里了。”詹木凡抬头看了一眼大殿,迈步走了进去,说明了来意。

大殿中,收到苏寒瑶信息的乃是一个青衣长老,看到詹木凡走进大殿,那青衣长老还不忘抬头上下打量了一番。

旁边还有三个青衣老者,他们分别是三峰的首座,一个大肚便便,一个干瘦如柴,第三个还算正常,他们来这里,就是为了给中间青衣长老面子。

中间青衣长老打量完之后,笑道:“三位师兄,给苏某一个面子,帮着测试一下小女恩人的修仙资质吧。”

正常的那个青衣老者走了出来,说道:“那就钱某先来吧。”

这老者名钱机愧,仙风道骨,双眼炯炯有神,拿着一个散发着白光的石盘,走了过来。

“把手放上去。”

钱机愧看着詹木凡,心中很是不屑,因为不用测试盘,也能看出,此子修炼天赋不高。

詹木凡心中却不以为然,伸手放上去,瞬间,石盘就闪动起来。

“一品仙根。”

“.”

看到石盘的报数,一众首脑,都为之侧目,眉头一皱,脸色垮塌下来,眼神中满满的嫌弃之色。

“我说苏天山,你这也太浪费我们时间了吧,就这一品仙根的资质,也就勉强可以修炼而已,这样的天赋,要来何用?”钱机愧人看似正常,脾气却很不好,身为青云峰首座,他才不管苏天山是不是执法戒律殿的殿主,当众嘲讽,剩下两人,也笑了起来。

天赋资质,一品到九品,达到四品仙根才有资格进入玄皇宗,六品有资格进入内门,七品八品才有机会登天,进入玄皇天阙,成为真传。

苏天山被钱机愧一顿嘲讽,内心也极为不爽,但还是耐着性子说道:“我女儿看中他,或许他有其他的天赋也说不定,还请完成下面的测试吧。”

“哼。”那大肚便便的青衣老者走上前,他手中拿着一个漆黑的镜子,此镜子名‘玄昊镜’,道:“过来,看看你的骨骼如何。”

被一众嘲讽,詹木凡脸色极为难看,要不是苏寒瑶邀请他来,他还不一定会来玄皇宗,看着几个首座的嘴脸,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走了过去,对着玄昊镜一照。

“骨骼低等。”

噗呲!

拿着玄昊镜的老者笑了出来,他名叶玄,神火峰首座,掌管昊天镜,“我说苏师兄,这就是你女儿看好的人?”

那语气,极具嘲讽。

“哈哈,我说苏师兄,我看我还是不用测试了吧?”看到两项测试,都是最差的,那最后一个干瘦如柴的青衣老者扶须而谈,嘴角的笑意不散。

他名孤鸿名,玄天峰首座。

中间那青衣长老,脸色难看,瞥头看了看詹木凡,内心轻叹,他又何尝不在内心摇头,奈何这小子,是自己女儿的救命恩人,他可是答应了女儿,无论如何也要让他进入玄皇宗。

“还有悟性,我相信他的悟性定然不凡。”青衣长老硬着头皮,看向了孤鸿名,那意思是在说,反正都测试了两项,也不差这最后一项了。

“好吧。”孤鸿名虽然桀骜不驯,但对于苏天山,他还比较尊敬的,“小子上来,等下我把玄天珠打入你的眉心,你不要抵抗。”

玄天珠?

听到这个名字,詹木凡阴沉着的脸,忽然挪动了几下,他还是紫阳宗弟子的时候,就听说过这个名字。

玄天珠,是一件逆天灵宝,拥有让人提升悟性的能力,而最为强大的是,珠子内自从空间,能够渡生人进入,去里面参悟。

没想到这玄天珠竟然在孤鸿名的手中,被玄天峰掌管着这件逆天灵宝。

玄天珠在孤鸿名的牵动下,缓缓的进入他的眉心,一股浩瀚,空明,寂静的力量侵袭全身,头颅传来一丝痛楚。

詹木凡没动,也没有抵抗。

很快,玄天珠就飞了出来。

“这”

飞出的玄天珠,并未提示悟性,似是没有反应,一众老者上前,拿着玄天珠看了看,果然没有提示。

“孤鸿师弟,这何解?”

苏天山看着珠子,很是不解,一双散发着炽热光芒的眼珠子,紧紧的盯着孤鸿名。

“这。”孤鸿名看后,也是一愣,百年来,还是首次遇到这样的情况,那怕悟性极差,玄天珠也会有反应,可这种情况,他也蒙了,但看到苏天山那炽热的目光,他又不好说自己不清楚,道:“苏师兄,这小子的悟性全无。”

轰!

詹木凡的脑海瞬间,似乎被雷击了一般,这话极具杀伤力,“无悟性?”

这一个人要是没有悟性,这一辈子,也不可能筑基,因为筑基需要的就是悟性。

无奈,苏天山看到这结果,脸也泛起了红光,很不好意思的说道:“各位师弟,你看这弟子你们谁收为门下?”

叶玄干咳了一声,已经起身,拍了拍自己的大肚皮,说道:“那个,我青云峰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话未落,肥硕的叶老者,已经溜烟跑出了大殿,生怕苏天山长老把他拽回来收詹木凡为徒。

叶玄老头走后,钱机愧也挪动了身子,倒背着双手,不屑瞥了一眼詹木凡,“我青云峰,也不收废物。”

说着,钱机愧也走出了大殿。

大殿中也只剩孤鸿名,叶老头和钱老头先后开溜,苏天山只好把目光放在了孤鸿名的身上,“师弟,就当卖我个薄面,把他收了吧!”

孤鸿名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无奈道:“苏师兄,你也就只能欺负欺负师弟我了,罢了,既然是瑶儿的救命恩人,我就把他收在门下吧。”

“还不赶快拜师。”

听到孤鸿名勉为其难的收下詹木凡后,苏天山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松了一口气。

玄皇宗三大主峰首座一连离开两位,目的已经很明显了,他们都不想收詹木凡为徒弟。

对于这些,詹木凡很理解,可以想象,一个修仙天赋极差的人,这要是收为徒弟调教不好,不被别人笑话才怪呢?

不过,若是让他们知道詹木凡以前可是拥有神脉的天骄,不晓得他们会不会杀回来疯抢。

但好在,孤鸿名无奈收他为徒。

“拜见师尊。”

詹木凡抱拳,弯腰一拜。
 

《掌控天庭》 第3章 在线阅读

西天域三魔四宗,天魔门、鬼王殿、合欢派三魔独霸南疆,而紫阳宗、一叶宗、天剑宗和玄皇宗雄踞北荒,一定意义上来说,玄皇宗和紫阳宗还是敌对的。

詹木凡如何也没有想到前不久刚被逐出紫阳宗,此刻就遇到了敌对玄皇宗弟子。

“你你真的是玄皇宗的弟子?”詹木凡还是有些不敢确信,走近了几步,开口问道:“魔教妖人为何要追杀你呀?”

夜里本来静谧,只剩下一些虫鸣。

血人并未回答詹木凡,气息已经微弱到了极致,詹木凡等了许久未得到回答,基本确认,对方已经昏迷过去。

看着地上的血人,几许悲凉,透过夜里的凉风,侵袭而来,詹木凡打了个冷颤,“看来你和我一样也是可伶人,在这深山林中相遇,即是缘分,见死不救可不是我的风格。”

砰!

就在此时,离血人不远处砸落一道血光,继而是一个身穿黑色骷颅衣服的青年走了出来。

“哟,还有不怕死的呢?”那黑衣青年戏虐的一笑。

詹木凡瞳孔猛地一缩,也就在这一瞬间,顿时令他的瞳孔放大,汗毛竖立,全身都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鬼王殿。”詹木凡不敢置信,南疆鬼王殿的弟子,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北荒,更奇怪的是,还在追杀一名正道弟子,“你魔教妖人入我正道地方,不怕死吗?”

近几年,正魔两道相互攻伐,北荒只要出现魔教弟子,就会被群起而杀之,相反,南疆出现正道弟子,亦如此,故此,魔教弟子,要不是特别情况,是不会来北荒的。

詹木凡瞥了一眼黑衣青年,就这一眼,便看透了此人修为,已经达到了凝气八重天。

哼!

黑衣青年冷哼一声,凶神恶煞的看向了詹木凡,“小子,就你这凝气三重天的修为,也敢趟这浑水,活得不耐烦了吗?”

“你一强弩之末的鬼修,也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惭?”深吸一口气,詹木凡稳定身形,早已看出对方已然身受重伤,气息不稳,修为虽然保持在凝气八重天,但只要对方敢动手,他也会不惧。

“你找死。”乍然一声暴喝,黑衣青年一掌劈来,凶神恶煞的手掌中,隐现出黑色的光芒,就像一把沉寂在黑暗中的剑刃,直插詹木凡心脏。

眼看,那黑色真气化作的剑刃,就要刺中,他手掌一拍,体内真气萦绕,顺着左手,一股紫色的火焰,腾的一下,汹涌而出。

砰!

剑刃和火焰在空中相撞,发出砰的一声巨响,紫色火焰也在这相撞之间,张开了大口,一口将黑色剑刃吞噬。

同一时间,火焰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了黑衣青年。

噗!

黑衣青年,惊骇之下,来不及躲避,硬生生的被火焰击中,甚至来不及发出惨叫,整个人就被火焰淹没在了其中。

詹木凡心定了一下,眼疾手快,一步跨出,直奔淹没火海中的黑衣青年,朝着他身上的储物袋一拔而出。

要是此刻,四周有人看到这一幕,定会让他们傻眼,惊吓掉下巴,没有想到,詹木凡容灵之后,仅凭凝气三重天的修为,瞬间焚灭一凝气八重天的魔子。

说出去,估计都没人相信。

诚然,黑衣青年身受重伤,气息不稳,但这火焰也太过霸道,甚至有些吓人。

只是,他那里想的到,鬼物最怕真火,真火就是他们的克星。

而黑衣青年,也没有想到,这低弱的正道弟子,尽然拥有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真火。

死的极为冤屈。

看着黑衣青年在火焰中焚灭干净后,詹木凡上前,将地上的血人抱起,直奔远处而去。

他不敢逗留,深怕还有魔教弟子。

要是再遇到一个魔教弟子,断然不会这么轻松击杀对方,他很难是敌手,黑衣青年,要是不大意,认真的情况下,詹木凡未必讨得了好。

趁着天色渐亮,他一口气奔袭了十多里,终于找了一个山洞,停了下来,怀里的血人,气息越发频落,再不救治,怕活不了。

待放下血人后,詹木凡才发现,这是一女子,蓬乱的头发,遮住了女子的脸,交杂着血水,在没有注意的情况下,一时还真不知道男女。

扶起女子,他找来清水,清洗干净身上的血迹,一股真气透过手掌,按在了女子的肩上。

容灵之后,体内的火灵之脉,就是由真火熔炼而成的,詹木凡控制着真火,分出一丝,进入女子体内,将对方体内的伤势拔除。

在他磅礴的真气之下,女子苍白的脸色和发黑的嘴唇,逐渐恢复了一丝血色。

一个夜晚,詹木凡都在为女子输送真气,这才保住了女子的性命,真火也清除了她体内的创伤,但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这女子,都需要静养。

做完这些,他将女子放平,自己来到一块石头上,拿出了从黑衣青年身上夺来的储物袋。

自从逐出紫阳宗,到开启阴阳戒,容灵成功,击杀黑衣青年,他都没有好好的缕缕现在拥有的这些,和思考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现在,有了空隙,终于可以为接下来的路做准备了。

“鬼王殿弟子许空。”储物袋内一个身份令牌,显然是已死黑衣青年的,除了令牌还有一本鬼王经,不过只有凝气一到九重天的功法,剩下的就是一些杂物,些许灵药,年份都不高,还有几十块灵石。

看来这鬼王殿弟子,也不是什么富裕之人,储物袋如此清贫,詹木凡看过后,便没有了兴趣,转而看向了左手指上的暗金色戒指。

这可是一件宝物,听虚影的话,这东西,近万年,才开启,这里面一定有很多宝贝。

怀揣着兴奋的念头,他打开了戒指。

噗!

看见戒指的里面,詹木凡差点一口老血喷出,“你奶奶的,好歹也是万年之物,里面空间到是很大,却空空如也。”

心情极为落差,一夜暴富的美梦落空,坐在石块上的身子,都差点滑落。

好久才缓过神来,“没有宝物就没有吧,好在魔子的储物袋没有这么空,最少还能维系生存。”

目前,虚影陷入沉睡,这枚暗金色的戒指,看似宝物,除了储物之外,还没有发现有何用。

他也懒得去想了,等师尊醒来,一问便知。

“咦,你醒啦。”在他准备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时,无意间瞥见躺在那里的女子,眼皮跳动了几下。

詹木凡知道,对方肯定是醒了。

女子,本想装睡,但是被发现,也就不装了,悠悠的睁开洁白的双目,“是你救了我?”

“.”

这不废话吗?詹木凡懒得回答,现在不想搭理对方,想要转身出去,可就在他转身时,猛地发现女子手中忽然多出一道符纸。

瞬身咒?

詹木凡对着名字并不陌生,玄皇宗独有的灵符,名唤瞬身咒,一旦贴在身上,便会瞬间爆发出极快的速度,犹如瞬移一般,这种符咒,早就闻名四宗了。

“害怕我加害你?”他看出来了,女子拿出瞬身咒,显然是不放心自己,“我要是想加害你,还会耗费一夜给你输入真气救你?”

詹木凡不高兴了,这女子,生的水灵,绝美的脸蛋,比顾凝雪还要强上些许,肌若凝脂,芊芊细腰,修长双腿,一头乌黑的发丝,萦绕着点点光泽,殷桃般嘴唇,雪亮的明眸,看着让人怦然心动。

果然是越美的女人,心肠越歹毒。

他心里这样想着。

女子被他这么一问,楞了一下,随后脸色红了起来,是呀,对方要想害自己就不会救自己,是自己小人之心了。

“是我狭隘了,多谢恩人,还望恩人告知名讳,寒瑶好日后报答。”

这一次,她放下了戒备,诚恳的看着詹木凡,眼神中流露出期许。

“詹木凡!无门无派,一游散仙人。”他这样答道,但内心,却生出愤恨与悲凉,那怕过了一夜,但内心还是充满着怒火。

何处才才是归家。

这时,她看出詹木凡的异样,心中想到,这恩人,既然无门无派,何不引入玄皇宗,看其年纪不大,虽然修为低了点,但心性不错,未必不是一颗好苗子。

“恩人,不知接下来要去何地呀?何不入我玄皇宗,这样一来,我也好报答恩人的救命之恩。”

詹木凡一愣,他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让他入玄皇宗,这他到没有考虑过,不过转念一想,以其做无根之瓢,何不入宗门修仙。

“好,我加入玄皇宗。”

对于玄皇宗,他多少还是有所了解的,千年前,玄皇宗还是正道领袖,也就是近百年来,被紫阳宗抢走了正道领袖的地位。

但宗门底蕴还在,只要出几个天赋卓绝的弟子,定能重振雄风。

女子见他同意入玄皇宗,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她邀请詹木凡入玄皇,不仅是为了感恩,同时,还有一些小心思。

回玄皇宗的路上,危机重重,这少年,看起来修为低,但好歹也是一仙人,比自己一身修为发挥不出一层来,好太多。

“玄皇宗欢迎你,那就刻不容缓,我们即刻回玄皇宗。”她站了起来,重新换了一身外套,看着詹木凡说道。

“走。”

他也没有多想,转身迈动了脚步。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我的风流岳每2完整版,我的温柔岳坶吴芬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