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学长的手指在里面转动的写作业呢,小家伙,这才一根而已

学长的手指在里面转动的写作业呢,小家伙,这才一根而已

作者: 来源: 2022-04-15

《劲爆!墨少的心尖宠富可敌国》 第6章 我已经忘记你了 在线阅读

宁易醒来时右手还打着点滴,他的手动了动,碰到了手边一个毛茸茸的东西。那是宁悠的头。

宁易眼神里有着很复杂的情绪,有痛苦、后悔……但是最后,他只是抬手像往常一样摸了摸宁悠的头。

宁悠几乎是在宁易醒来的一瞬间就已经醒了,但她什么也没动,也不敢动。

就在她忐忑不安的时候,感觉到了头上那只手。粗糙而温暖,像爷爷一样。

她心里忐忑,是因为她心里已经怀疑宁易是不是看出了什么破绽,但只要宁易不说,她就可以一直装做不知道。

因为她舍不得。

宁悠一直在宁易床边守到下午,一直守到宁易也受不了把她“赶”出房间。

宁易板着脸,让她赶快出去活动活动,说她在这屋子里挡着他阳光了。

听这语气,宁悠反而稍稍松了口气。

她走到下面的花园里散心,没走几步,前面就扑上来一个女孩子:“悠悠!我好久没有看到你了,你身体好些了吗?”

宁悠拼命抑制住自己本能想要揍人的手,看向对方:“你是……”

凌烟一双眼睛凝着眼泪要掉不掉,楚楚可怜:“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叫凌烟,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啊。”

宁悠想起来了,董子安前几天还跑到她面前提过似乎是有这么一个人。

宁悠摇摇头,在董子安眼里凌烟是唯一一个愿意跟她玩的人,宁悠有些抱歉:“抱歉,我已经不记得你了。”

凌烟的脸瞬间红了。

董子安从后面大跨步上来拿开了凌烟放在宁悠身上的手,将凌烟护在后面,指责宁悠:“宁悠!你怎么能跟烟烟这么说话!”

凌烟站在董子安身后:“子安,我没关系的……”

“我都跟你说了不要来看宁悠,你偏要来。”

“我没事的,子安。”

两个人就这么旁若无人的演起来。宁悠长这么大,阅人不说无数也有上万了,她怎么会看不出凌烟是装的呢?用这个时代的话来形容就是叫做什么来着?哦,白莲花。

瞬间冷了脸色。

她不揭穿不代表她就要受气,她不想揭穿只是因为不想欺负小孩子:“董子安,我失忆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但是我还记得是你说让我离你们远一些,我做到了,现在反悔的可是你们。”

董子安脸涨红了。

她再次看向凌烟:“我既然不记得你了,这就说明你在我的印象当中并不深刻,所以以后还是不要说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这种话了’。”

“我不想纠缠太多,我还有事。”宁悠绕过两个人走了几步还是转过头来嘱咐,“对了,你既然这么关心她,那就好好的照看,最好是寸步不离的跟着,免得下次又来我这里受了气,而且我也很苦恼的啊。”

董子安皱着眉头看着宁悠的背影:“宁悠怎么说话阴阳怪气的。”

凌烟扣着手指头:“悠悠真的变了很多啊。”

董子安连忙安慰:“没关系,这样不是挺好嘛,她再也不能欺负你了,我还有苏宁他们会一直陪着你的。”

凌烟低着头低低“嗯”了一声。

《劲爆!墨少的心尖宠富可敌国》 第5章 露出破绽了? 在线阅读

宁悠见这里没她什么事了,也就不好继续呆在这里。

墨时骞跳下墙头,跟在宁悠后面问:“你没事吧?”

“我没事。”

墨时骞腿长,几步就跨到了宁悠面前挡住了她,脸上透着少年人独有的生气,他很不服气:“欸!你这人我救了你连句谢谢不说就算了,怎么还冷着个脸?咋?你还能自救?”

宁悠发现墨时骞个头也高,她稍微抬起头:“我可没有喊过救命。”

“是嘛?”墨时骞呵呵一笑,“你以为自己很厉害吗?你这就是嘴硬!非要等到产生了损失之后才后悔就来不及了你知不知道?”

宁悠被他吼的耳膜生疼,原来男生也可以这么话痨。

“所以,你翻墙出来到底要干什么呢?”

卧槽!被宁悠这么一提醒,墨时骞这才想起来自己是逃课出来的。

他得快点走,要不然被“笑面虎”发现了,又要被抓回去上那个什么竞赛培训了!

墨时骞捡起书包快步走出胡同,一面对宁悠说:“以后小心一点,不要老是一个人在外面逛知不知道,今天是我救了你,以后可说不准了。”

宁悠没搭话,她这才发现少年是穿着校服出来的,只是她没看出来。

现在,她看见少年背后印着四个字:天易中学。心想:难怪那么中二,原来还是个半大的小崽子。

宁悠玩得很开心,回去的时候她左手提着两份章鱼小丸子,右手还在往嘴里送着鲜红的冰糖葫芦。看见孙建宁在门前便过去将手里的一份递给他:“孙爷爷,给你的。”

孙建宁伸手接了,微微躬身:“谢谢小姐,先生还在里面等着你吃完饭呢。”

“爷爷,我回来了。”

宁易故意板着个脸:“去把手洗了,疯玩了这么久才回来,身体才刚好就跑出去,这万一又遇上什么事怎么办?”

其实刚刚在外面听见宁悠声音的时候心里那块石头就已经放下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听见保镖回复跟丢宁悠的时候有多紧张。

宁悠丝毫不怕,她把章鱼小丸子打开放在宁易面前:“爷爷没事的,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嘛,看我还给您带了吃的。”

面前散发着独属于章鱼小丸子的香气,眼前的食物还带着热气,连包装盒都是干净完整的,一看就事被人好好保护。

宁易没有绷住。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行了,知道你吃饱了,喝点汤吧,那些东西消化得快不抵饿,家里面又不是不能做,想吃就叫王嫂给你做。”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宁悠早就将宁易看成自己的亲人。几曾何时,她也有爷爷的唠叨。听到这些只存在记忆里的熟悉的话语,宁悠有些享受。她伸手舀了一碗汤放在宁易面前,又给自己舀了一碗,开心的喝了起来。

宁悠一吃起来心里面就只有食物了,她没有注意到宁易越说越淡的语气,看着她手里的那碗汤神色复杂。

宁悠放下碗,疑惑的问:“爷爷,你怎么了?”

“没什么,爷爷不饿。”宁易站起来,“爷爷有些累了,想去休息一下。”

宁悠看着宁易上楼,心里泛起了一点涟漪,宁悠很敏感的感觉到宁易在刚刚心里有事。是她刚才表现了出什么吗?

当天晚上,宁易就发起了高烧。

还好孙建宁晚上发现的早。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我想吃你前面那两个馒头啊呀,慢慢深入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