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学长想吃我的小兔子在线阅读单晓娟,和学弟第一次见面

学长想吃我的小兔子在线阅读单晓娟,和学弟第一次见面

作者: 来源: 2022-04-14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八章 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 在线阅读

赵弘文跟在后面,瞧着有趣,刚想说点什么,白修然一个眼神就使了过来。

他叹了一口气,还是看戏算了。

“姑娘是对着谁都以身相许吗?”白修然松开手说道。

顾倾之瞧着他,听着这语气,貌似在嘲讽她。

哎,戏文上不是老写吗,美女遇难被大侠相救,一般都是以身相救的。

难道是她说出来的,就不灵了?

好在,自己找个台阶还是挺容易的:

“公子,相许这个问题,我们可以私下讨论,现如今最重要的是马车里被绑架的人。”

“你不要血口喷人,我马车里怎么可能有被绑架的人,无凭无据就随意冤枉人,天罗难道没有王法吗?”

马车上的男子高声嚷道,引得往来路人纷纷停住观看。

见事态越来越严重,顾倾之才不在乎,“如果你马车里没有绑架的人,我顾倾之亲自上刑部领罚,但是你敢让我看吗?”虽是短暂一瞥,她看的分明,那马车里就有人被绑着。

马车上的男子恶狠狠又瞪了她一眼,看来今天凶多吉少,在众人眼前,突然弃车想要逃跑。

萧以东眼快,飞身一踹,将逃跑的男子踹翻在地,三下两下把男子擒拿住。

白修然走到马车边,一掀帘子,男男女女绑着五个人……

帘子放下,白修然朝着赵弘文使了一个眼色,两人走到一边,似在说着什么……

顾倾之狐疑的瞧着这两人,长的一表人材,不会跟那个被制服的男子有关吧?

刚刚让他们帮忙,都没出现,这会更是可疑,偷偷在一边不知道商量什么?

“大侠,你觉不觉得那两人有古怪?”顾倾之移到萧以东旁边,小声的嘀咕。

萧以东古怪的瞧了她一眼,“你不认识他们?”

她应该认识吗?

顾倾之好奇的问道:“这两人很有名吗?”以那两位的样貌的确百里挑一,难道是?

顾倾之脑中灵光一闪,有种不好预感。

“大皇子,丞相大人。”萧以东朝着她身后行了一礼。

顾倾之顿时斯巴达了,不满的瞪了萧以东一眼,为什么不早说?

假装自然的转过身,顾倾之朝着紫衣男子甜甜的唤了一声,“夫君。”

周围死一般的寂静。

这下不止萧以东,就连赵弘文跟白修然都傻了眼。

顾倾之头皮一麻,视线在紫衣男子跟青衣男子之间流转片刻。

传闻白丞相一向温文尔雅,如三月春风让人感到亲切。

刚刚那个青衣男子不管说话还是瞧她,都带着蔑视,应该不是他吧?

赵弘文反应过来,嘴角挂着有趣的微笑,拍了拍白修然的肩膀,

“我的丞相大人,你这小媳妇甚是有意思,竟然乱认夫君。”

“哼。”

白修然轻哼一声,不搭话……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七章 英雄救美 在线阅读

“你等等啊,我找着人来评理,要是他说你没错,我就让开。”顾倾之指着白修然说道。

不过是随意一憋,竟瞧见一大帅哥。

眉如峰,眸如星,一张脸分外好看。

最主要的,顾倾之觉得,此人不是一般人。

原谅她此时不知道,那人正是白修然。

她穿越过来,虽说接受她祖宗全部记忆,但,她这是第一次见到白修然。

赵弘文瞧着有趣,顾倾之以往看白修然的神色,除了迷恋还是迷恋。

可是现在,她眼中清明,似见一个陌生人般。

“修然,她这是唱的哪一处啊?”赵弘文打趣道。

“欲擒故纵。”白修然淡淡扬眉,没打算下去帮忙。

从她嫁入丞相府开始,这个顾倾之好像收起所有的坏脾气,表现的从容大方。

是狼总要吃羊,一个人的秉性不可能说变就变,他等着看她到底玩什么花样。

“姑娘,你到底让不让?”男子也火了,最后一次问道。

“不让。”顾倾之也急,刚刚马车急刹车时,沉重的车帘晃动一个角。

她眼神贼好的瞧见马车内,有谁嘴上塞着布团,明显是有人被绑架了。

如果她此时大喊大叫,没准男子会逃走,自己也会有危险。

为了稳住此人,她只好假装被吓住,拖延此人。

只是楼上的人,为什么迟迟不愿下来?

眼见着马车上的男子暴怒,马鞭扬起,顾倾之内心交战无数遍,让?不让?

一鞭子挥下,顾倾之想躲也来不及,唯有认命的闭上眼睛,好不容易做次好事,竟然得到这个下场。

“欺负一个姑娘家,似乎不好吧。”耳畔,一个男子中气十足的嗓音响起。

顾倾之慢慢睁开眼睛,一张英俊的男子脸出现在眼前,他的手上拽着一根马鞭,眼睛锐利而坦率。

萧以东站在一边从头看到尾,在顾倾之差点被鞭子打的时候,才出手相助。

不管谁的错,他是见不得男人欺负女人。

马车上的男子慌神了,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有急事,所以才急了点,还请见谅。”

“那不是顾倾之吗?”有路人认出她来,纷纷开始指责,“这驾车的怎么惹到这么个混世魔王,这下要倒大霉了。”

顾倾之嘴角抽了抽,要说人坏话,不背后,至少也要小声点,还让她听见。

尴尬的朝着帮她的男子笑了笑,“英雄,帮人帮到底,这人马车里绑着人,切不可让他跑了。”

马车上的男子脸色都变了,眼露凶光,“你胡说什么。”

“胡没胡说,看看不就知道了。”有个男人站自己旁边,顾倾之底气也足了些。

萧以东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刚开始以为她胡搅蛮缠,未想是借题发挥,这份机智实属难得。

至于她说的是真是假,掀开帘子就知道。

萧以东朝前一步,马车上男子瞳孔一缩,手中缰绳一拉,马儿受令,朝着顾倾之撞过去,似要逃走。

顾倾之眼巴巴看着马儿硕大的头,要与她来次亲密接触,苦笑一声,这次不死也重伤。

一只手突然搂住她的腰,将她拉到一边。

顾倾之闻到一股清淡的香气中夹杂的墨香,抬起头,眼中出现了笑意。

“公子,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身相许如何?”她纯属玩笑。

白修然嘴角抽了抽,她是装疯还是卖傻?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学长~能把遥控器关了嘛 学长我们在楼梯做吧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