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娇妻的闺蜜下面好紧(你生来就是让我c的)白玫瑰全文

娇妻的闺蜜下面好紧(你生来就是让我c的)白玫瑰全文

作者: 来源: 2022-04-07

白玫瑰皱了皱眉,故意躲了一下身体,眼神余光中充满着敌意,还有一丝丝的厌恶。

 

  老何还是轻笑一声说道:“我想给你看个视频,只不过吧,有些不好意思给你看,视频里的女主角好像是你呀。”

 

  说完话,老何就故意挪过去,紧挨着白玫瑰,然后老何的大手摸在了她那又白又嫩又滑的大腿上,那感觉直接把老何刺激得浑身发烫,这手感也太好了吧。

 

  “何叔叔,你摸我大腿干嘛?”

 

  白玫瑰哪会想到老何这么大胆,她吓得尖叫一声,赶紧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何叔叔,你为老不尊,老不正经,你对的起我公婆,我老公吗?”

 

  “小白,那你这样做,对得起曹阳吗?”

 

  老何直接拿出视频打开,当白玫瑰看到那段视频后,她整个人都惊呆了,惊慌失措,吓的都花容失色惊呼道:“你你你……你……哪里来的视频?”

 

  看着白玫瑰六神无主的窘态,老何暗暗的在心里冷笑不已。

 

  “你别管我视频哪儿来的,你公婆求我照顾你,我那曹阳大侄儿也没有对不起你吧,可是你为什么要出轨呢?”

 

  听到老何这么说,白玫瑰彻底的慌了,她连忙抓住老何的手摇头很害怕的道:“何叔叔,这……这是一个误会……”

 

  软软的手,抓住老何的手,老何都感觉特别的刺激,白玫瑰还一股股的体香弥漫开来。

 

  “小白,你看看我是不是瞎子?你还没有出轨吗?”老何义愤填膺的说着。

 

  “何叔叔,这不是真的,我没有出轨。”白玫瑰慌张看着老何,小心脏砰砰跳个不停。

 

  “不是真的,那好啊,那我就发给曹阳看看,我绝对不会允许你背叛他的。”老何一脸正气的说道。

 

  并且说着呢,打开了微信。

 

  “何叔叔,千万不要,你是不是……要什么报答……”白玫瑰吓坏了,小脸惨白,视频绝对不能让曹阳看见啊,那得离婚。

 

  “你出轨了,你得给你老公解释吧,你问我有什么要求干吗?”老何心里巴不得现在立刻就地正法她。

 

  “何叔叔,咱们有话好好说,这件事情真的是个误会,你想要什么……”白玫瑰见老何态度强硬,害怕了。

 

  因为激动她胸前的柔软也一颤一颤的,看着老何眼睛立马就直了。

“嗯?”舒瑾萱抬头,温和的看着婉儿,前世里这个世界上唯一对自己好的丫头。

婉儿看着眼前的自家小姐,愣愣的说道:“小姐,您没事吧?”

“没事儿,只是刚醒来脑子有些不适应。”舒瑾萱摇摇头,知道刚才是将这个小丫头吓坏了,便软声宽慰道:“刚才对不起,吓到你了。”

然后舒瑾萱清冷的目光转向他处,眉头更是紧蹙。

这房间比这小丫鬟身上的粗布裙子还破。

幽深的目光看向房间,桌子是掉了脚的,椅子是断了腿的,窗前的木棱子和木门一见就是已经朽木,等着随时塌方。喝水的茶壶,杯子,都被磨的很平很光,显然是有些年头了。

在她前世的记忆里,自从六岁娘亲死后,身为宰相的父亲更没有将她放在心上,他最爱的除了他自己,就是那个被他宝贝了十几年的嫡女舒诺涵,其他众多女儿就算再不济也没有一个像她一样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吃不好,穿不暖,住的院子破烂不堪……

父亲的几个夫人经常欺负打骂她这个过早失去娘亲的孩子也就罢了,可是连其他几个小姐和地位卑贱的丫头婆子都敢爬到她头上作威作福……

跪祠堂、打手心、夹手指、挨鞭子……多如此类不胜枚举。

也罢,是她前世过于软弱,以前她的所有希望,就是等到及笄,幸运的话找一个寻常人家嫁了便好,成亲之后不用再受任何人的摆布……

本以为只要她嫁的那个人能给她一方生存之地,那么她会安静的过着平凡的生活……那个人不爱她也好,那个人她不爱也好,这一生她只想过着平淡如水的日子……

可是,父亲竟然将她嫁给了一个冷酷无情如魔鬼般的男人……

呵呵,她那一生都被蓝枫逸毁了……

婉儿看着舒瑾萱越来越冰冷的脸色,被惊的退了几步道:“小姐,你忘了?明日可是老夫人寿辰,大太太破例为小姐订制了新衣,用的是上好的绸缎,样式也是最时新的,奴婢特地拿来给小姐试下可否合身?”

舒瑾萱定了定神道:“明日就是祖母寿辰?”

“是的,大老爷和二老爷都已回来了。”

“哦。”

婉儿瞅了瞅依旧精神恍惚的舒瑾萱,心中直嘀咕:小姐自从被二小姐撞了之后就经常这个模样,莫不是磕伤了头?

正寻思着,便见舒瑾萱慢慢踱向铜镜前,静静的望着里面的人儿。

模样虽不算出挑,但胜在皮肤白皙,身段玲珑有致,倒让整个人增色不少。

用手摸摸头发,很长很长,她的手臂都没有这一头青丝长,柔软的像一匹锦缎,触感很柔软,很舒适。

最后她的手停留在脸上,指尖轻轻的描绘五官。

一张平淡无奇的脸,虽相貌很普通,不过,那一双眸子却是,熠熠生辉,灿若星辰,清澈的如一汪清泉……睫毛极细又长又弯,很是好看。

明明是最亲最亲的亲人,骨肉相连,可是谁又料想到那个被自己叫了十几年“父亲”的男人,本想借着她攀上高枝,却没有想到她的姿色不及娘亲的十分之一……母亲是蓝照国第一美人,而她呢?

盯着里面那张即便是化了妆也与美人儿不沾边的脸,忽然轻轻笑了。

前世,宰相府的两个女儿在蓝照国一直都是话题人物……传言嫡女舒诺涵,不仅貌美如仙,心地善良,而且五岁开始便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庶女四小姐舒瑾萱,却是一个相貌平平,木纳呆板,胆小如鼠的“草包”……这样的两个鲜明对比的女子,一个是宰相府的骄傲,而另一个却是宰相府的累赘……

见到舒瑾萱失神的样子,这时婉儿急忙迎上去道:“小姐?老夫人今日精神不错,现在正在后花园呢,其他几位小姐和少爷都已赶去陪伴着,小姐已有几日未去给老夫人请安了,不如也去看看?”

“不急。既然他们都在,我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明天我再去就是了。”舒瑾萱淡淡的开口。

舒瑾萱的父亲舒赫,是当朝宰相,家中一共有七位夫人,当然里面包括舒瑾萱已故的娘亲还有莫名其妙死去三姨娘,五姨娘……

那年父亲回京述职的路上遇到了强盗,奄奄一息的他刚好被路过巧合精通医术的母亲所救。于是,在母亲半个月的精心调养下原本身受重伤的父亲身体便好了起来。美丽端庄,温婉善良的母亲打动了父亲内心最柔软的心底深处,临走时父亲便询问母亲,可否嫁与他为妻。就这样,父亲带着母亲回到了宰相府。

那个时候父亲的家里已经有了几个通房丫头,还有两个侍妾,除掉对母亲的喜爱,便是出于对母亲救命之恩的感激,所以父亲坚持将正妻的位置给了母亲……因为莫名其妙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女人,老太太一万个不愿意,可是却耐不住父亲的固执……

堂堂宰相,竟然取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为正妻,这让注重门第的老夫人更是无法容忍。

老夫人拿自己儿子没办法便把气撒在舒瑾萱娘亲的身上,自从生下舒瑾萱后,老夫人便因为生了个丫头对舒瑾萱母女多加刁难,再加上各房姨娘的落井下石,下人们狐假虎威,舒瑾萱的母亲整日郁郁寡欢,在她三岁那年便因病去世了……

上一世舒瑾萱为了能给祖母留下好印象,到了梅园之时老夫人才起身。没有老夫人的吩咐,她只得傻傻的在庭院里站了小半个时辰,在来来往往的丫鬟奴仆讥诮的眼神中冷的瑟瑟发抖,成为众位兄弟姐妹的笑柄。而这一世她绝不会再如此委屈求全,仰人鼻息,既然上天给她第二次机会,那么她必要为自己争上一争……

轻柔的微风徐徐吹拂,蔚蓝的天空中,温暖的太阳在地上洒下一片金光。

今天是老夫人六十岁的大寿,舒瑾萱心里思索着时间差不多了,于是便迈着莲步缓缓向梅园走去。

穿过无数个走廊,走廊外头皆都挂着一溜儿的细竹吊铜钩的鸟笼子,有画眉、百灵、红子、黄雀,还有来自千里之外的红脖、蓝脖、虎皮、太平鸟、朱顶红等等,真是百鸟齐鸣,悦耳动听。仔细的打量着周围即熟悉又陌生的一草一木,心里百感交集。

“四姐姐,四姐姐。”一阵清脆的唤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舒瑾萱一愣,这声音她很熟悉,非常熟悉,这声音便是舒家四夫人所生的五小姐舒云忆。

舒瑾萱眼中寒光一闪,缓缓的转过头。

一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穿着绛红色缎面小袄的十三四岁的少女迎面走来。舒家众女,除舒瑾萱略显清秀以外,其余几位小姐的样貌都生的不错,舒家大小姐和二小姐更是这京城数一数二的美人。而舒云忆五官生的极好,只是颧高而唇薄,略显刻薄,又因皮肤有些偏黑,她每天出门前必在脸上敷上厚厚的白粉,结果使本来明丽的脸孔变得呆板和做作。

舒瑾萱暗自冷笑一声,道:“五妹妹安好。”

“姐姐好,听说姐姐前几日摔了一跤,现在可好?当时我得到消息,着急的不行,可是被母亲拉着帮忙准备祖母的贺礼,实在是抽不开身,还希望姐姐不要怪我。”舒云忆一脸的歉疚。

“是啊,四小姐,我们小姐当时可是急坏了,嚷嚷着就要来看你,直到四夫人告诉小姐你经过大夫诊治后已无大碍,她才松了一口气。”舒云忆的贴身婢女冬青急忙附和。

呵呵,这解释还真是多此一举。

舒瑾萱美目流转,迎上去轻轻抓住舒云忆的手,嗔怪道:“妹妹这是说那里话,在这个家就数妹妹最是关照姐姐,姐姐又怎么会怪妹妹呢。”

“那就好,那就好。”舒云忆拍了拍胸口,一副终于放下心来的样子。

“时候不早了,妹妹我们还是快走吧,要不然可要迟到了。”舒瑾萱微微一笑,柔声道。

“对,我们快走。”

舒瑾萱出现在老夫人院子里的时候,顿时让守门的婆子和丫头都吃了一惊。一个在老夫人身边得力的罗妈妈凑上来,“小姐可是大好了?”

站在舒瑾萱身后的婉儿立刻摇摇头,抢着说道:“我家小姐还没好全呢,大夫刚说可以出门,不用成天呆在屋里了。这不,刚能下地,四小姐非要来跟老夫人请安。”

罗妈妈愣了一下,有些错愕的看了一眼舒瑾萱。不过毕竟很快就反应过来,忙又笑了:“四小姐真是孝顺,老夫人指不定多高兴呢。”

舒瑾萱和婉儿都看得出罗妈妈的诧异,心中也都明白是为什么,不过都没有点破就是了。

这时候进去通报的丫头出来了:“四小姐,快进去吧。”

舒瑾萱跨进屋子的一刹那,听到罗妈妈嘀咕:“奇怪,这四小姐怎么突然变了个性子似的?”

舒瑾萱微微一笑,心中道:可不是变了个性子么。

老夫人在里屋,所以舒瑾萱和婉儿也就直接进了里屋。

地上铺的是光滑如镜的金砖,头顶上挂着美丽的八角宫灯,屋子里有紫檀木嵌象牙花映玻璃的楠木隔段,其余家具全都是花梨木与酸枝木所制,极尽奢华之能,雕工繁华,令人叹为观止。

舒瑾萱轻轻走上去,毕恭毕敬地向正座上的老妇人行了一礼:“瑾萱见过祖母,母亲和二位姨娘。”

屋子里,居中暖榻上坐着的老妇人身穿五福捧寿纹样的宝蓝色纻丝大袄,头上戴着中间缀着一颗翠玉的银鼠皮昭君套,见舒瑾萱盈盈行礼,她淡淡点了点头,只问了一句话:“头上的伤好了吗?”

“多谢祖母挂念着孙女,孙女头上的伤已无大碍。”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舒瑾萱的眼睛刹那间就红了,看在众人眼睛里,顿时有了一种别样的感觉。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野战好大好紧好爽快点老头(白玫瑰)被闺蜜的男人cao翻了求饶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