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偷香记咬春饼免费阅读*偷香高手完整版无删减

偷香记咬春饼免费阅读*偷香高手完整版无删减

作者: 来源: 2022-03-02

偷香记咬春饼免费阅读*偷香高手完整版无删减
 

正要推门而入的时候,房间里杨雪儿却发出了一声比之前都要高亢的声音。

顿时让老张动作一顿,感觉冷汗都要出来了,难道自己被发现了?

本来打定主意要好好弄弄这小妖精的老张感觉有些怂了。

不过杨雪儿叫过那一声之后又没了声音,反倒是喘息声大了许多,老张隔着门板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小心翼翼的推开一个门缝,只见杨雪儿已经停了下来,正香汗淋漓的趴在床上,而身下最惹老张眼热的地带,底下的床单都脏了。

“咕咚~~”

老张心中火热,本就反应剧烈的地方更是像弹簧一样弹起,啪的一下打在门板上。

“谁?”

声音惊动了床上的杨雪儿,惊慌失措的抬头看向门口。

幸好老张动作敏捷,第一时间就把门带上了,但杨雪儿还是窸窸窣窣的下床来查看了,听到动静的老张只好捂着下身,蹑手蹑脚的离开。

“都怪你个不争气的东西,反应这么大干嘛!”

回到自己的房间,老张懊恼的打了自己还在抗议的小兄弟几下,说道。

就差一点点,自己就可以上了杨雪儿了,关键时刻却是自己坏了好事。

这让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时候,门外又有脚步声响起,是杨雪儿!

老张立马躺在床上,大气也不敢喘一个。

她来干什么?难道她知道刚才是自己在她门前了?难道她知道自己偷看她办那事了?

一时间老张心乱如麻,就想着要是杨雪儿发现了告诉她爸怎么办?

好在,杨雪儿只是经过而已,很快老张就发现她的脚步越走越远,接着没过一会就听到不远处厕所传来了声音。

原来杨雪儿只是上个厕所而已,老张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雪儿她去厕所肯定是清理下面去了吧,嘿嘿,反应那么大,不清理一下晚上还怎么睡啊!

这么想着,老张脑海中就出现了杨雪儿拿着纸不停擦拭那个部位的画面,一时间,老张本来已经沉寂下去的昂扬再一次抬起了头!

正好自己这一次也要跟着她一起进城打工,这丫头这么开发,以后有的是机会办了她!

正在老张想着进城之后怎么找机会弄杨雪儿一次的时候,门外脚步声已经停下了,接着一阵敲门声响起。



  顾深进入时,正看到为首一个女子,手上附着黑色魔气,朝着第二阶其中一个摆台出手,可不一会儿,女子魔气不仅没有侵蚀禁制,反而被反制了回来,倒叫那女子吃了个闷亏。
  顾深看着那女子使出的魔气,便知道这些女子是魔修。果然,随后便听到温天浩传音过来说:“这些都是纸鹞魔尊手下,上一甲子就听说她们要取这上面的一部双修功法,可是无功而反。想不到这次直接奔着这来了,我们先看看再说。”

  确实,这些女子都只围着这一个摆台,但凡有人靠近必备挡开。
  为首那女子,顾深看不出修为深浅,但她每次蓄力去破禁制,却轻飘飘的被推了回来。
  几次之后,那女子俨然失去耐心,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转而将脸上面纱取下,她瞄了一圈之后,最后将手指向一个穿着蓝衣的男子,道:“你,上来试试。”
  那男子摆摆手,往后退了退。
  见状,那女子面色一变,扬手就见一根长鞭甩过去。那男子惨叫一声,狠狠地摔倒在地,再爬起时,就见他脸上多了一道长长的鞭痕。

  顾深皱眉,这女子容颜娇艳,举手投足间自带一股风流神韵,只是好看归好看,却是个蛇蝎美人。
  女子打过之后,又指了几个人,这次没有人敢拒绝。只是众人或是用功法、用法器去对付这禁制。可这禁制是你强它就强,你弱它就弱,依然纹丝不动。

  顾深没有自己动手去试这禁制,但几番看过来,这些人对这禁制都束手无策,可见下这禁制之人,是何等厉害角色。
  整个大殿最高台阶的摆台上,空空无物。
  顾深原也没觉的不对,直到有人出手破坏禁制,被反作用后退时碰到最高那个摆台触发这个摆台上禁制。
  顾深这才发现这个玉台上的禁制并没有破坏,但是玉简却没了。
  顾深不免诧异,低声询问温天浩:“有人可以在不破坏禁制的情况下,取走玉简?!”

  温天浩摇摇头,压低声音道:“这种情况除非是这里的主人解开了禁制,要么就是大乘境界的高人了。那最上面那玉简,听说早就没了,也不知什么功法。我们还是先走吧,这个殿里的玉简,上一甲子就没人拿走过。这次我看还是悬……”

  顾深点点头,这时听到其中一个女修同为首那人道:“上君,不如等尊主到了再取这玉简吧,反正也跑不了。”

  顾深蹙眉,同温天浩两人低调的撤出殿内。
  出来之后,温天浩有些泄气道:“我原还以为能捡些漏,现在算是明白了,上岛的上千人,可每次就只得那么几个宝贝,无怪呼每次到最后杀疯了似的抢来抢去。”

  确实如此,这岛上高手如云,一路走过来,确实有很多东西在显眼处。然而这些东西,却只有少部分人能拿到。
  可若是细品,便会发现这里的大部分人,都在旁观。他们不出手,就那么安静的坐在殿中一角,好像在修行。
  这些人没有出手,并不是不想取宝,而是在等。等到有人拿到了宝物,便直接出手抢夺,好坐收渔翁之利。

  顾深和温天浩二人之后又去了几个宫殿,直到一处宫殿,里头居然有各式各样的天地灵宝。

  当顾深看到的五行灵元,当看其中一个火种在那禁制之中的时,体内的幽冥业火似乎有感应。
  这禁制中的火种不知被封印了多少年头,也不知是什么焰火,但颜色艳红,极为鲜艳,只是却火苗却很小。
  幽冥业火应该是察觉到了同类气息,蠢蠢欲动。若不是有封印在,顾深都怀疑它想要出来了。

  自己是火系灵根,这火种,确实顾深有些心动。
  这里也不知道被人试过多少轮,却没有人能破了禁制。

  温天浩走了一圈,见顾深一直在看那火种,便道:“顾兄弟,你好像对这火种有兴趣,不如你试试?”

  顾深摇摇头,道:“我留在此处再看看,温兄如想要去别的殿便去,不必等我。”
  温天浩看着那火种,若有所思道:“也号,那我去别处看看。”

  随后顾深居退到一旁,找了个角落,一直观察那个火种摆台。所谓禁制,就像是个密码锁,没有密码,便只能强行破锁。
  而在诸人强行破禁制的时候,便会浮现出无数纹路,如果那发现破绽,那就有可能找到破解禁制之法。

  可直到到三日过去,这个殿里的人来来去去,却都无人破了那禁制。

  三日后,突然有人匆匆来到殿里说:“佛渡莲心要开花了。”

  闻言,许多都已经不抱希望的人,听到佛渡莲心开花,便都起身,想要看着一盛况。也有如顾深一样不打感兴趣的,依然和这禁制死磕的。

  消息传来不过一个时辰,消失三天的温天浩回来,就对顾深说:“佛渡莲心提早开花,此地不宜久留,快走。”
  “怎么说,不是还未到十日?”
  “你是不知道,这佛渡莲心此次就只有一颗果,让佛宗圣子抢了去。问题这次魔境也来了大人物,只是奇怪,上一甲子,荡月魔君已经得了一颗,怎么还要那佛渡莲心,这会儿,正追着人呢。到时候打起来,那渡厄保不齐就醒来,到时候想走可来不及了。”

  顾深看着那火种,这几日通过和体内的幽冥业火沟通,想不懂幽冥业火居然有想要吞噬这灵火野心。

  顾深明白,这些东西能在经历过这么岁月,却依然在此,可见想要拿到的概率微乎其微。
  显然,这里的原主人,绝不简单。
  本来他目的就不在此,既无机缘,离开也罢。

  顾深没有多想,随同温天浩下去,来到最下面的宫殿群。
  这些宫殿多有连接,想要下去,势必会穿过一些宫殿。

  穿殿而过时,顾深一眼看到宫殿中央站着三人,一男两女,身上都穿着黑色锦衣。
  顾深原没有太在意,然而在错身而过之时,只听到一个清冷的声音,淡薄的说道:“如玉,你出去看一下那群和尚的船跑了没有?那和尚既敢拿了佛渡莲心,就别怪本尊,杀了他的徒子徒孙!”

  顾君纵闻声,脚步一顿,突然停了下来。
  不敢动。心间好像被什么刺痛了一样。这像是一场沉溺了很久的美梦,梦里那人栩栩如生。可他清楚的知道,这只是一个梦。
  然后,在某一天,那个久违的,心心念念的声音,就那么堂而皇之再次响起。

  顾深强忍着眼底的湿意,强做镇定的转过身。
  说话的那人,一身黑衣服饰,身材修长那人背对着自己的人。
  这声音、背影和记忆里那人重叠在一起。
  顾深看着那身子颀长的人,所有的言语和动作都迟疑了。
  那背影像是在记忆中来来回回走过了无数遍,每次他转过身来,自己都忍不住惊叹造物主的偏爱。

  只是,这个人转过来时,脸上却带着一个玄色面具。

  温天浩却在看清那三人后,匆忙拉着顾深直往外走。
  顾深回头,想极力想要将那人看清,却被无情的拖了出去。

  出了大殿,温天浩连忙擦了把不存在的虚汗,道:“我天,还好跑得快。”

  顾深忍不住回头去看,张开口,半饷,才发出声问道:“戴面具的……那人是谁?”
  温天浩还拉着人,往船的方向去:“我的乖乖,也就你,啥也不知道敢盯着他看。我刚刚差点都吓哭了,他就是魔境三尊之一,荡月魔尊——龙瑾。”
  “龙……瑾?”
  “你声音小点,魔尊都来了,听语气是要抢都佛渡莲心,这次真的是不能久留。我们快点走吧。”
  顾深却突然站住,道:“我想留下看看。”
  “你疯了,你看到魔尊身边一男一女没有,都是化神境高手。还有这个魔尊你别看他现在好像没有什么危害,但你要知道,他通常不自己动手,但凡动起手,绝对是没有一个活口的。我还要命呢,顾兄弟,此间宝物,也得有命消受啊。我先撤了。”
  顾深却疑惑道:“为什么他看着只不过筑基的修为?”
  “这魔尊出世已然有五百年了,是三尊最早出现的,还有啊,我之前说的不对。荡月魔尊虽然势力是最小的,但其实力绝对是最强的。这人平常并无他多少踪迹,更鲜有人见过他真容。不过,这魔尊龙瑾是实打实一个美男子。据传闻,赤炎魔尊有画过他的肖像,被人仿制了出去,那年,赤炎魔尊大怒,杀了不少魔族中人。”
  画?
  顾深脑中闪过年头,手不由放到自己腰间的储物袋中,沉声问道,“你可曾见过这魔尊真容?”
  “自然不曾,哪里能得见,就是当年那画肆虐时,我正好在西境,曾侥幸看过几眼。但是单单看画像,这魔尊确实好看的。只可惜,后来赤炎魔君大怒,销毁的一干二净了。不过也就是因为这个事,赤炎魔尊爱慕荡月魔君的事,魔境西域无人不知。”
  顾君纵手微微一紧,自储物袋中拿出一副画轴,展开来,面无表情地问道:“你说荡月魔尊,可是这画中人?”
  这张画,是在潜渊山中救宁香香时得来的,当初顾深还纳闷,为何黎景逸分明就只见过一次人,却能将人画的栩栩如生。

  魔君看到那画中人,眼睛蓦然瞪大了,随后连连叫道:“你何处来的这画,赶紧收起来吧,要是被荡月魔尊本尊看到,就死定了。”
  “原来……竟是因为这个!”顾君纵面色灰败,惨然一笑。
  顾深突然见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胸口绞痛。
  当日黎景逸会对罗瑾穷求不舍,就是因为这个方才那人?所以,他的师兄,仅仅只是因为长的像那个人,结果,却灰飞烟灭。
  所以呢,这些魔修……
  他们凭什么?

  “顾兄弟,你这是怎么了?”
  顾君纵沉默了好一会儿,闷不吭声的收起了画轴,转而冲着温天浩一笑:“此处凶险,我心中有数,只是有一事,我必须查清楚。所以,温兄,咱们就此别过!”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情侣的一百种做法图片*姐姐在上我在下全文阅读视频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