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情侣的一百种做法图片*姐姐在上我在下全文阅读视频

情侣的一百种做法图片*姐姐在上我在下全文阅读视频

作者: 来源: 2022-03-02

情侣的一百种做法图片*姐姐在上我在下全文阅读视频
 

尽管压抑着声音,但老张还是能听得出来这不就是女人在办那事时发出来的声音吗?

这闺女才十八岁就想男人了?

城里风气也太开放了吧!老张心中不免咂舌。

杨雪儿之前一直生活在城里的,这不暑假,突然说想来乡下玩玩,她家里人没办法,只好拜托老张让她借宿,顺便帮忙照顾一番。

其实见到杨雪儿的第一眼,老张就被她清纯可爱的迷人气息所吸引,不管是热裤下裸露在外的雪白美腿,还是发育惊人的胸脯,都让老张垂涎三尺,忍不住幻想起那双腿盘在自己腰上以及那对雪白的柔软在自己手中不断变形的画面。

但老张一直是把她当侄女看待的,清楚两人身份的老张也只能在心底想想,从来不敢逾越雷池半步。

不过,今晚听到的声音却让他心中的火焰熊熊燃烧了起来。

“啊……”

声音还在继续,而且老张可以明显的听出来这声音越来越高亢了。

伴随着声音的持续,老张身体上某个部位的变化也让他越来越难受,好像迫不及待的就要挣脱束缚,跟隔壁杨雪儿好好交流交流。

去还是不去?

老张痛苦的在自己那里狠抓了两把,老实说要是隔壁的人不是杨雪儿,他早就冲过去弄的她哭爹喊娘了。

可是他又不能对不起一直帮助他的杨雪儿她爸啊,要是自己祸害了他的女儿的话,那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他们一家人?

想到这,老张只好痛苦用枕头捂住自己的头,让自己不去听那诱人犯罪的声音。

可这天本来就热,现在蒙着头,更是让他热的七荤八素,电风扇对着吹也没用,没一会就掀开了枕头。

“嗯……”

可这一掀开,诱人的魔音就不停地贯到耳朵里,让他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地方又抬起了头,抗争了起来。

老张受不了了,这小妖精太刺激人了,他非得去教训教训她。

接着,老张快速的脱下自己身上的衣物,只穿着一条底裤就冲出门去。

蹑手蹑脚的来到隔壁门前,老张借助着门上的小孔往里看去。

只见杨雪儿正趴在床上,一只手在胸前的柔软上死命的揉捏着,另一只手则从胯下伸出来,越来越快的在她最敏感的部位搓动着。

而这个部位刚好就正对着房门,被老张完完全全看在了眼里。

“好……好刺激!”

老张口干舌燥的吞了一口唾沫,妈的,要人老命了都,这简直是他这么多年来看过最棒的女人了!

他一只手放在了门把手上,另一只手也放在了自己裤腰上,他已经计划好了,反正杨雪儿里面已经这么动情了,他只要冲进去,扒下裤头就可以对准那直捣黄龙了,到时候她被自己占有之后,要不了几下她就得舒服的忘记一切!



  顾深心知自己修为放在这里,数微末之列,是以他都尽量避开那些要离开的人。这些人中不少人身上散发着不可让人忽视的强大威压,好在他们匆忙离开,倒也没有发生不必要的冲突。
  直到整个岛屿上空,突然散发出两股不同灵力波动。那强大的灵力威压,周围人感受到后都是面色惊惧,匆匆向着岛外离去,不敢逗留。

  顾深能察觉出这二人修为必然逆天,纵是知道这人斗法相隔很远,但那强大的灵力波动,已经让人无法喘息。
  理智上讲,这时候贸然前去,必然是送人头,无异于自寻死路。
  可眼下,他什么都顾不得了。
  这一年多来浑浑噩噩,好似行尸走肉,猛然回头,这一路走来,自己已经辨不明方向了。
  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顾深想着,缓了缓心绪,周身布上灵力以抵挡那强大的灵力威压。

  这两股强大的灵力对峙之后,岛上的人都一窝蜂消散了似的。顾深走了几个殿以后,就没在遇见什么人了。

  直到顺着宫道来到一个偏殿之前,宫道连接大殿,在大殿之中,灯火通明,远远地灵力波动。
  顾深没有贸然靠近,而是收敛呼吸隐匿了身形,才慢慢靠近。
  顾深隐在宫道边门上,看向大殿。
  整个大殿人有许多人,但大多都是女修,而这些女修修为个个不弱,其中就有早前在法宝殿中甩鞭子的那位。其中有十二人围绕着地上密布的巨大法阵形成一圈,那些人罗列在阵法之外,控制着整个阵法。

  而被人围困在一个阵法中央的,赫然就是顾深想要找的人,荡月魔君——龙瑾。

  整个大殿中,这些人的修为不是金丹就是元婴。然而只有最显眼的还是大殿后方,那坐在一把蟠龙大椅之上,怀中抱着一直毛发雪白的猫的娇艳女子。这女子身上穿着紫色薄衫,坐下是皮毛软垫,她就那样神情闲适,慵懒妩媚的坐在椅子上,端的是一副楚楚可人,让人心生怜惜的模样。
  可顾深只一眼看过去,便觉得这人浑身一股让人无法忽略的强势,也就这一眼,那女子朝着他所在宫道一眼看过来,扬起手间,轻喝一声:“什么人,鬼鬼祟祟!”
  顾深眼看着那一个裂空掌直接袭来,仅仅一顿的功夫,已经冷汗直下,霎那之间无法多做思考,在那空袭而来瞬息开启了混虚境。
  顾深原也没有想自己隐匿身形能瞒住里面的人,可方才那女子不过一扬手的功夫,他感受到的是前所唯有的惊骇。
  混虚境中,顾深半跪在地,抬起头时,嘴角已然喷出血液。而此刻,方才所在宫道,已经被毁了一半。

  那女子一掌过后,突然却“咦”了一声,而后眯眼看着方才的宫道。
  这时候已有人朝着那宫道探查一番后道:“尊主,不知怎么的,那人似乎突然消失了,可否要追去?”
  那女子摇摇头,转而看向阵法中央的荡月魔尊,道:“无关宵小不必理会,省得怠慢了荡月魔尊,可是我的不是了。”
  阵法中央的龙瑾似乎不为所动,转过身,瞟了一眼被损毁大半的宫道,“妖刀刀,怎么,你这阵仗是打算杀我吗?”
  顾深远远的看着那人群中央的人,虽然对方脸上带着面具,可不得不说,这个人的无论是声音,还是身形,和自己记忆中的人,太像了。

  那名唤妖刀刀的,赫然便是魔境三尊之一的纸鹞魔尊。
  此时听到龙瑾的话,嗤嗤的笑道:“荡月尊主这是哪里话,我和尊主也不过是见过几次,何来打打杀杀的仇怨。何况,刀刀对您可是一直心生仰慕的。听闻尊主修为莫测,刀刀一直很想要讨教。可奈何尊主不问世事,一直神隐,刀刀自问不敢叨扰您修行,是以你我二人也未曾交过手。想不到这次竟然在这里遇见尊主,刀刀斗胆,少不得想要同尊主讨教讨教。”

  这妖刀刀含羞带笑说着极为客套的话,把自己将人困在阵法之中的做法,说的冠冕堂皇,让人都不由的相信她并非有意的。
  然而阵法之中的人,却轻蔑的笑了下,幽幽的说道:“妖刀刀,好歹你也算是个魔尊,怎么,竟是这般没有担当?是什么给了你错觉,认为如玉、天河二人不在,本尊便可任你等拿捏了?”
  妖刀刀面色不变,仍然是一副令人我见犹怜的姿态。

  顾深虽隔着混虚境,但却也能感觉到这大殿之中强大的灵力波动。这场中诸人,严阵以待,很显然,这魔尊龙瑾,确实已然被这些人困在这阵法之中。

  突然一个头戴帷帽,在阵法外围的黑衣男子扬声说道:“妖尊主,龙瑾如今已然是强弩之末,如玉,天河两人不在,他不过就是虚张声势。他不敢动用灵力,否则他一定会入魔的。”这男子身材魁梧,头上带着黑色帽子,看不出样子,就连嗓音也是沙哑的,很显然是伪装了。

  “话多!”妖刀刀神色微变,一个眼神过去,抬手隔空就扇了那说话的男人。而后,面上笑容渐渐收敛,闷不作声的摸了摸自己怀中的猫,半饷道:“听闻荡月尊主这几个甲子都来此取佛渡莲心,说起来,尊主上一甲子不是取得一颗了么。怎么此刻又派如玉、天河都在与佛子纠缠要那佛渡莲心。尊主莫误会,刀刀并无对尊主不敬,只是这小鬼自己投到我门下,总爱嚼舌根子,这是我的错,管教无方。我自是信尊主定然法力无边的。此刻,这岛上无闲暇人等,不如你我切磋一把,把这谣言破了也罢。”

  顾深不由眯起眼,方才一开始他还不知道为什么形成这阵仗,但这下算是听个七八分明白了。这龙瑾对佛渡莲心势在必得,而且还把那两个化神境手下派去追那抢了佛渡莲心的佛门圣子了。眼下,这外头打斗的八成就是他们。这妖刀刀必然对龙瑾修为情况半信半疑,是以一直也不敢言语上得罪龙瑾,却又想要试探这龙瑾的实力,逼他出手。

  想到此,顾深不由看向大阵中的人,看着那熟悉的身影,身姿提拔,屹立其中,就好似被群狼环视,孤立无援。顾深突然很想知道,这人面具之下究竟是怎样一副神情应对眼下局面。

  “本尊平生,最恨遭人算计。”身在阵法中的龙瑾,背着手,微微侧身,隔着玄色面具睨了一眼被妖刀刀扇了一巴掌的人,清冷无波的声音,幽幽地说道:“把他留下。妖刀刀,带着你的手下,马上滚!”
  龙瑾话音落下,整个大殿上的人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在其体内缓缓的散发出来。随后,近乎万丈涛浪般的魔气自其体内席卷而出,那等声势,竟让整个宫殿都撕裂墙上都撕裂出一道道痕迹。那强大的魔气形成一条黑色巨龙,腾空而起。
  隐隐间仿佛是有着龙吟咆哮声传出。

  此时的龙瑾,气势之强,令在场之人无不骇然。
  随后,那黑色巨龙瞬息之间朝着那黑衣男子而去,不过片刻,黑龙过境,那人片刻之间变成一具枯骨。
  随之黑色调转方向,朝着那阵法外十数人腾飞而去,飞龙掠过之际,阵法之外的人,无不纷纷脱阵倒地。

  这人的气势由原来不过筑基修为,一下子变成令人惊骇境地。

  那黑色长龙横扫一通,那龙头之上一双通红的眸子遥遥的看向在场之中还站着的妖刀刀。

  在那后方,妖刀刀望着这一幕,俏脸也是忍不住的一变,从此时的龙瑾身上,就连她都是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杀意。

  妖刀刀心下忌惮,看着倒在地上的诸人,明显,对方没有大开杀戒,忙道:“龙尊主,我可没有想要与你为敌,只不过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尊主可莫要介怀。不如这样,此番来此地,我也只得了一个功法玉简,倒是颇有玄妙。若是龙尊主不介意,刀刀就此奉上,以表歉意,但还请不要介怀。”
  说着妖刀刀自腰间去了一个玉简,举双手奉上。
  龙瑾长身而立,侧目看着那玉简,凉凉的问道:“你好不容得来的,会这么轻易给我。”
  妖刀刀忙道:“龙尊主说笑了,我的门下,但凡对修行有益的,我都不介意门下多多修行。不瞒尊主,这玉简我刻录了一份,但给尊主的,绝对是原版。”
  龙瑾沉默半饷,道:“你诚心诚意的给了,我便收下了。”
  说话间,他头顶那黑色巨龙朝着妖刀刀掠过,而后那玉简就被那黑龙一口吞了下去。

  妖刀刀见他接下玉简,想来应该不会再计较了,便道:“尊上,那如玉姑娘还在和那和尚斗法,您不去帮一把?”

  “你操心太过了,若还不走,是想陪我在这岛上过夜?”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一看就是水的文章&情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