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一看就是水的文章&情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一看就是水的文章&情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 来源: 2022-03-02

一看就是水的文章&情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等麻醉药的药效退下去一些,他感觉到自己的皮肤上有一股冷意。再清醒一些,听见身体翻转时地面有金属摩擦的声音响起。

  他睁眼的时候眼前一片昏暗,用手摸了摸身上的异物确定是铁链。他所在的地方是一间幽闭的暗室,密不透风,只有微弱的绿光从荧光门上发出来。

  他适应了一下视野的黑暗,然后凭借微弱的光芒辨认出一些事物的轮廓。他仰头看见天花板上固定着两条铁链,末端垂下来缠绕着他的腹部和下肢,让他像个囚徒一样被禁锢在小小的区域里。

  而傅轻鳞躺在他一米外的地方,也被铁链捆绑着。离开水之后他无法维持人鱼的形态,鱼尾自动变成双腿适应此时干燥的环境。他身上的肌肉也变小了一些,失去强大的力量后看起来人也更纤瘦了。

  鱼离开水会死,人鱼离开水也会慢慢虚弱,此时他的脸色有些白,体温也比人类稍低一些,看起来状况并不是很好。

  贺昀站起身,用手扯了扯铁链,发现空中挂着的部分并没有绷紧,还有一些长度可以延伸,于是他向傅轻鳞靠近。

  他走到他身旁时铁链达到最紧绷的程度,他刚刚能弯腰用手触碰到傅轻鳞的身体。他呼唤着他的名字,用指尖轻轻戳了戳他的脸颊。

  傅轻鳞感觉脑袋在晃动,挣扎了一会儿醒了过来。眼前的环境很陌生,他凭借人鱼异于常人的视力把这个暗房里的事物看得一清二楚。

  当他将眼睛转向左边的时候,正好看见贺昀被铁链拴着,勾着背像只被绑住的□□,伸长他的爪子一下一下戳着他的脸颊。

  傅轻鳞皱着眉,他猜贺昀应该看不清楚,不知道自己已经醒过来了。他一声声叫着他的名字,越叫越急,手指还戳得越来越用力。

  傅轻鳞忍着疼,转头一口咬中他的食指尖,报复地用虎牙刺破他的表皮,让鲜血顺着牙流下来。

  “啊——疼,宝宝,疼!”

  贺昀用力抽了抽手指,却发现他咬得很紧,看架势不吸几口血不会停下来了。贺昀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毕竟是自己阴差阳错让他变得这样暴力的,他只能咬牙忍着,纵容着他的小脾气。

  傅轻鳞吮吸着他的鲜血,舌尖挑衅似的撩拨他的指头,他只要一动弹他就咬得更紧。他用这些动作来表达他对贺昀的不满,他故意拿他撒气,不爽的时候就咬他,喝他几口血。他要让他知道自己的位置,谁才是老大,该听谁的话!

  看他不反抗了,傅轻鳞征服的欲望才渐渐淡了下去。他用舌头顶开他的手指,厌恶似的擦了擦嘴角,一边坐起来一边很不耐烦地质问他:“知不知道这是哪儿?”

  贺昀抱着手吹气呼呼,在他吼他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心里仿佛被小皮鞭抽了一下,会有一种微妙的服从感?

  他想都没想,自然而然地回答他:“研究所的基地里都会设置几间暗房,用来关押不听话的队员和实验对象,之前在旧基地时你要杀我的地方就是暗房了。”

  傅轻鳞看了一下身上绑着的铁链,试着扯了一下,发现系得很严实。他不服气,站起来用力扯了扯天花板上用来固定铁链的螺丝,却依然纹丝不动。

  他生气了,开始耍赖,一个箭步朝前冲了出去。他在铁链绷紧前用力跳了起来,试图利用下落的惯性狠狠拽螺丝一把,最后却发现螺丝异常坚固,他这只“小蛮牛”的力气根本奈何不了它。

  他脚尖刚刚点地,身体就被铁链的惯性狠狠拽了一把,不受控制地往后退,直接撞入了贺昀的怀中。

  贺昀嗐了一声,怜惜地摸了摸他的小脑瓜,“我的傻宝宝,那是特制的螺丝,拽不下来的。我们先冷静一下,想想有没有其他办法。”

  傅轻鳞泥鳅一样从他怀里钻出去,和他保持一米距离。他脸颊气鼓鼓的,心里的火都对着贺昀发泄:“你好没用!身为科考队队长,被他们抓住就算了,连怎么逃跑都不知道,好没用!”

  他骂完还不解气,一拳照着贺昀的胸口砸了过去,顺带着踢了他一脚。

  贺昀嗷呜痛呼,揉着自己的胸口,疼得单腿跳起来。就算他现在力量弱了很多,一个拳头也能让他快哭出来。

  贺昀委屈巴巴地看着傅轻鳞,尽量温柔地哄着他:“好宝宝,你相信哥哥,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保护你啊,科考队要拿你做实验,我说什么也不答应!相信哥哥,哥哥一定能救你!”

  傅轻鳞小眉毛越皱越紧,他每次叫他宝宝,他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犯恶心,忍不了,又一个拳头送了出去,暗房里再次传来“嗷呜”的惨叫声。

  ……

  不知过了多久,暗房的门被人打开,从门口走进来一个身材高挑却有些瘦的中年男人,在他身后两个队员跟着走了进来,他们手里推着一架科技感十足的超声仪器。

  院长于衡一边走一边给自己戴上医护手套,身后的林嚣和魏宁两人把仪器推到傅轻鳞身旁后,一起朝傅轻鳞靠近。

  “你们要干什么!别过来!!”

  贺昀看这架势,就知道他们要研究傅轻鳞的身体,开始他们那些龌龊的实验了。他用力挣扎靠近傅轻鳞,拽住他的手把他护在怀中。

  他瞪着双眼,像一头凶狠的狼一样用眼神威胁着他们。他们每靠近一步,他就抱着他往后退一步,直到退到极限。他用力抱紧傅轻鳞,转过身用自己的身体面对危险,而把他保护在怀抱里。

  “我叫你们别过来,都TM听不懂吗!你们又想做什么啊?害了那么多生命还不够,为什么一定要赶尽杀绝!!”

  傅轻鳞从他怀中挣出脑袋,越过贺昀的肩膀看着接近的三人。他冷冷地笑着,瞳仁快速变成阴鸷的深红色。

  “你们有种冲我来啊!你们那么多的手段我还没领教过,你们对我的亲人做的那些没人性的事我还没试过,有种一次让我试个够啊!”

  他的笑容逐渐变得狰狞,瞳仁的颜色变得鲜亮起来。在口腔残余的血腥味的刺激下,他的性情变得暴虐起来,只要一想到他们曾经做的事,一想到族亲遭遇的痛苦,他就心如刀绞,万箭穿心。

  他用力嘶喊:“尽管冲我来!有什么都冲我来!只要你们一天不杀我,我都会记着这些仇恨!若有机会重回海洋,我一定掀了你们人类的城市,让所有人与大海一起陪葬!!”
  “哈哈哈,你们尽管来啊!!”

  于衡戴好手套,眼神示意身旁的两人,林嚣和魏宁立刻冲上前去,将事先准备的麻醉针注射入两人的体内,然后轻而易举把他们分离开。

  林嚣制服贺昀,魏宁则拖着傅轻鳞来到仪器旁,把他抱上仪器的台面躺好。他的身上没有衣服遮盖,鱼尾变成双腿后下半身便赤·裸·裸地展露在旁人面前。

  麻醉药生效迅速,贺昀和傅轻鳞还没挣扎几下,双双陷入了昏迷。

  魏宁把傅轻鳞的手脚固定在台面上,盖上仪器的盖子,再按下一个开启键,导弹型的仪器的外表面突然都变成了屏幕,显示着傅轻鳞身体各项指标的数据。

  机械控制的针头从床上钻了出来,刺入傅轻鳞的手臂吸取他的血液,屏幕上立刻便有了他的血液分析数据。

  于衡仔细看了每一项指标,严肃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傅轻鳞的身体比他预料的还要完美!

  等检查结束后,魏宁打开了盖子,于衡把手套消毒后,拿起一枚穿刺针刺入了他的骨髓腔,抽取了满满一针管的骨髓液,然后再让他们把他丢回地上。

  于衡像拿着珍贵的宝物一样捧着那根针管,匆匆往实验室赶。林嚣和魏宁跟在后面,把仪器推出了暗房……

  傅轻鳞游到深景身旁,怒视着那个嚣张的身影,那个他痛恨的面孔,那些他痛恨的武器,让他心底的恨意再压抑不了。他好不容易拥有的家人,谁也不能夺走!

  “不管你是谁,今天就算所有人都在这,我也要带他们回家!就算你有可怕的武器,但在水中我是强者,我若狠心,谁也别想阻止我!!”

  傅轻鳞双眼被怒火染红,他一个猛扎又钻入水中。他快速摆动着鱼尾,环绕水池环游,池水被他的尾巴带动,渐渐形成一个漩涡。

  深景游到他身旁,与他一起控制水体,让那个漩涡越来越大,越来越深,最后整个水池的水都运转起来。漩涡像只张开大口的巨兽,无比震撼。

  贺昀被漩涡的力量带入了池底,好在有气泡保护他,让他可以在水中自由行动。他游到屏幕前,开始分析数据。

  小人鱼们自然是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的,他们的小身躯抵挡不住漩涡的力量,被海水带动着在漩涡底部旋转起来。他们还没有过这样的体验,以为是傅轻鳞和深景在和他们玩什么新的游戏呢,一个个都欢快地随漩涡游动起来,发出咯咯咯咯的笑声,别提多开心了。

  方一舟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冷冷地勾了勾唇。他嘲笑他们自不量力,两条人鱼也想对抗他的箭雨。

  眼看水面都被漩涡占据,越来越汹涌,他却一点也不急躁,缓缓打开屏幕上的操控界面,慢慢按下开启键。

  那一瞬间,只听见发射装置的金属弦发出“铮”的一声巨响,下一秒几十支铁箭就射入了水中。

  傅轻鳞和深景早有预料,在箭头扎入水中的瞬间,突然向上游动。他们的鱼尾带动漩涡从水平面上升起一米的高度,形成一道类似龙卷的水墙。他们再次加快了游速,让水墙在旋转力的作用下变得更加坚固。

  那些箭落在水墙周边时就被巨大的吸力吸入了水墙中,箭的力量一瞬间就被旋转力平衡掉,不攻自破。

  方一舟眼神兴奋起来,他知道人鱼这种生物在水中力量是很强大的,所以这一次他准备充足,要叫他们有来无回。眼看第一波攻击被破解,他一点也不可惜,反而激起他执拗的胜负欲来,让他觉得这场游戏更有趣了。

  他再次按下发射键,这一次射出的箭是刚才的两倍。

  傅轻鳞和深景只能再次加快速度到达自身极限,这一次箭射入水墙中时还往前窜了一段距离,水墙的极限也快到了。

  当箭和水墙之间力量平衡的时候,那一瞬间水墙的力量也会被削弱,方一舟瞅准这个时机,再次加倍射出利箭。

  这一次密密麻麻的箭像雨一样落下,傅轻鳞和深景知道水墙抵挡不了这次攻击,决定行险招奋力一搏。

  海水能赋予人鱼力量,泳池的水引自大海,也可利用。但因为池水灵气稀薄,不能让他们达到力量的顶峰,他们便决定借用其他物体来抵御这次攻击。他们盯上池底的礁石,彼此对视一眼,立刻往池底游去。

  他们吸收池中仅有的灵气,让每一片鳞片都闪烁起晶莹的光芒。这点力量已经足够让他们瞬间卷起一块礁石,用来当挡箭的盾牌。

  这一次铁箭依旧被水墙吸入其中,力量平衡之后,那些箭果然还有余力继续往水下射来。在这时,傅轻鳞和深景用力摆尾将礁石向上抛出,正好把汇聚在一起的利箭都挡了下来。这一次的攻击也成功破解。

  另一边的贺昀此时已经破译了一部分数据,只需要几分钟时间就可以完全破译。

  傅轻鳞已经等不及,他撑不了多久了,他低头看贺昀,用力吼:“你给我快点行不行,我快顶不住了!你丫的还是科考队队长,破个数据要这么久啊!!”

  贺昀很想在他面前树立完美的形象,于是忍下怼他的念头。他心里想:老子也是捡来的队长,破数据都是靠天赋,我有什么办法嘛!

  不过他还是温柔地看着傅轻鳞,笑着回他:“相信我,宝宝!哥哥一定行!”

  傅轻鳞:“……你最好行!”

  漩涡的转速慢了下来,为了让小人鱼们免受伤害,深景把他们带到礁石群中,他用礁石搭建出一个简易的避难洞穴,嘱咐他们躲在里面不要出来。小人鱼们以为又有新的游戏玩了,笑着和他点了点头,乖乖躲藏起来。

  方一舟此时已经摸清了他们的实力,终于按下最后的开启键,把他最后的装备亮了出来。

  只见发射台上的发射器换成了一把把电子枪,它们彼此之间由电路连接,只要按下攻击键,所有的枪就会同时射出子弹,直到耗尽弹药才会停下。方一舟此次铁了心要杀他们,准备的弹药足够发射半个小时。

  他早就预料到贺昀会和那条白色人鱼来闯基地,所以派出一艘船去海上做做样子,让他们以为主力都在海上。等他们毫无防备闯入他的包围圈,他才姗姗来迟,来个瓮中捉鳖!

  眼下他们已经使尽浑身解数,也不过如此,方一舟越来越兴奋了,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狰狞。终于,最后的大屠杀的时刻到了!

  他厉声笑着,对水下吼道:“都放弃挣扎吧,没用的,没有人能活着离开!我要你们死,你们就都葬身在这水池里吧!哈哈哈!”

  他按下发射键,下一秒一阵“砰砰砰”的枪声从水面传了下来。紧接着无数发子弹射入水中,即使池水有十几米深,子弹触到池底的时候也能轻易打穿一个洞。

  傅轻鳞和深景此时已回到贺昀身旁,及时搬起一块礁石遮在三个人头顶。子弹将礁石打出裂缝,就在礁石要碎裂的时候,屏幕突然亮起一片白光,紧接着屏幕中塌陷出一个半米宽的出水口。

  “成功了!!”

  出水口打开的时候,周围的海水一下子涌了进去,他们都被一股吸力拉扯着。

  有几只调皮的小人鱼从洞口游了出来,探着脑袋看着那个出口。他们有些好奇,游得近了一点,却抵抗不住吸力被卷入了出水口的通道里。

  其他小人鱼看同伴突然消失,以为那里是个神奇的洞穴,他们也想去玩,纷纷从洞口游了出来。

  而此时,第二波子弹也发射了,眼看小人鱼没有庇护要被射杀。他们头顶的礁石也在这时碎裂,他们都暴露在了攻击范围里。

  却在子弹要击中他们的最后一瞬间,不知何故,子弹突然在半道爆炸了。它们像一个个小鞭炮一样一一炸开,却没有一枚落在他们身上。

  他们愣了一秒,却也立刻回过神来,趁着这个间隙游到小人鱼身边,把他们带到了出水口,依次游了进去。

  就在他们要从出水口出去的时候,几只麻醉针突然射中了他们。傅轻鳞在昏迷的最后一刻用力推了一下深景的后背,让他从出水口游了出去。他刚进入通道,屏幕自动封上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两个男用舌头到我的蕊花*含核吮蒂公主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