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两个男用舌头到我的蕊花*含核吮蒂公主

两个男用舌头到我的蕊花*含核吮蒂公主

作者: 来源: 2022-03-01

两个男用舌头到我的蕊花*含核吮蒂公主
 

李雪忍不住扭动着身体想挣脱,奈何越是扭动,两人身子贴的越来越紧。

她只觉得浑身一软,战栗着软趴在了方向盘上。

这一瞬间,她很想摆脱刘峰,却又使不上力气,而且他完全控制不住身体的自然反应,紧紧贴着刘峰,浑身瘫软、喘息连连。

刘峰也感觉浑身都被点燃了一般,他那多年没有再开光的身子再也忍不住了,管它呢,这么完美的女人,先睡了再说!

想到这,他扶正自己的身子,对着李雪冲了上去。

坐下去的那一瞬间,李雪就感觉不对,屁李雪的脸腾一下就红透了,她不好意思动了动身子,可这一动,身下的刘峰可受不了了,他差点忍不住想把李雪就地正法,最后还是理智占了上风,他咬牙将手覆在李雪的手背上,轻轻拍着她的手背,装作一本正经说道:

“来,别动,仔细看好了啊!”

车子启动了,李雪本来羞得不行,见刘峰这么正经,也就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只能努力忽视身下的异物,强装镇定看着前面。

刘峰见李雪没有抗拒,心里暗暗偷笑,索性将脸偷偷凑近李雪的脖颈处。他暗吸了一口气,一股来自于少女特有的芬芳体香串入鼻间,刘峰心下迷醉,他流连花丛这么多年,怎会不识这是未经人事的女孩才有的体香?

刘峰心想,这么一个极品的美女,颜值高身材好,还是个雏!如果能被他上一次,就是死也值得了!

就在这时,刘峰看到马路前面有一排减速带,他眼珠子轱辘乱转,顿时计上心头。

“其实考这个靠边停车还是有一些小技巧的,今天我就私下教教你……”

他一边说着话交来转移李雪的注意力,脚下的油门却没有减速,不一会就到了减速带区域。

李雪听到有小技巧的时候眼睛就亮了,可还没等她追问下去,车子忽然一阵大力起伏,颠得厉害。

李雪吓了一跳,那种陌生的舒适感忽然袭来,她只觉得身下好像有点酥麻酥麻的,口中情不自禁嗯了一下,脸红得能滴出血来。

 没办法,楚静只好把医生请到家里来,一番检查过后开了药,打了点滴,蒋辞才慢慢消停下来。

  楚静租的这个房子在秦淮河的上游,距离蒋辞家只有几步之遥,从窗户望出去,能看到连绵的远山。
  白天的时候大人上班小孩上学,七八点一过,院子里静得只有鸟叫声,这一天天气出奇的好,偶有晴丝在阳光下一闪,仿佛是丘比特在人间射下的一道光剑。

  楚静趴在窗户边,被阳光晒得眼晕,转回身的时候眼前闪过好几道灰条条,他晃晃脑袋,蒋辞还在床上睡着,药水通过长长的针管流进他的血管,手背上一片乌青。
  楚静看了蒋辞一会儿,帮他掖掖被子,手指在他光滑的下巴颏上划过,放在鼻尖闻了闻,又轻轻亲一口,像个变态一样贪婪地看够了本儿之后才站起身,去自己房间拎个电脑进来了。

  柔软的羊绒地毯上摆了一堆民国的历史书,有讲左联和文学论战的,有讲共产主义运动的,还有讲南京十年的,楚静靠坐在床腿边,腿上搁着电脑,周围扔了一堆正史,他却只往那本六年前在漫展上淘来的r18本子上瞟。
  前段时间他一直在为自己的小说发愁,不知道该让名伶如何选择,是继续等待那个风流倜傥的军官,痴情绝恋,还是被眼前的土匪绝望强占,爱恨纠葛直至终结。

  故事里的时间已经来到了1936年,距离那场残忍的屠杀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名伶的最终结局越来越明晰,为了不让读者被刀傻,至少在感情线上他要给他一个相对完满的结局。
  本来已经决定好了让名伶和军官在家国大义上爱恨交织,最终舍小家为大家,一个奔赴战场,一个坚守金陵,军官独自一人活到了新世纪,抱着名伶的骨灰荣归故里。

  但是这个闯入金陵的土匪却突然改变了故事走向,他就像一个暴力开垦的恶徒,顷刻间就夺走了名伶的真心,让他放弃了暗无天日的纠结与等待,接纳另一种完全不一样的真情。
  楚静在屏幕上敲着字,精心设计着两人的初遇。

  那实在算不上一个美好的开头,黄梅雨季,到处都是昏黄的雨水。

  战火已经烧起来了,金陵城中却还飘着细细的丝弦,缠绕在秦淮河薄雾隐约的水面上,一片灯光朦胧。
  越是兵刀锋刃的时候,人们越爱听男欢女爱的戏,名伶闲居一年之后,重登鸣艺台,每日只在河畔的戏院里唱两场戏,或是《桃花扇》,或是《牡丹亭》。

  他久不登台,但从小练就的功夫还在,每日都在天井下吊嗓,不知有多少从前迷恋他的戏迷趴在墙根儿底下偷听,仿佛在那柔情婉转的清音里,淙淙流水的笛声中,就能消磨一时片刻光阴,忘记战火的痛苦。

  台下众人真心假意,他都不在乎,那个唯一能听懂自己心声的人为了国家北上讨伐,也已经很久不见了。
  从前他唱《牡丹亭》,“袖稍搵着牙儿苫也,则待你忍耐温存一晌眠”,曲词里那些缠绵悱恻的渴望都能从他心底冒出来,如今再唱,只觉得香浓绮艳,冷冰冰的一片哀愁。

  那天晚上他应邀去一个老爷家里唱堂会,回来的时候路过秦淮河,看见那些画舫游船,脚步一转来到了台阶下,出钱也租了个乌篷船,摇荡着漂远了。

  河畔上的戏院里还在咿咿呀呀,新来的小旦才十五岁,可是嗓音上佳,玉口一开简直穿云破月,赢得满座叫好。可惜生在这样一个乱世之秋,不然以他这样好嗓子,再拜一个好师傅,一定能成曲艺大家。
  蒋辞抬眼看了一会儿,静静收回了目光。

  细雨飘洒,河面上一片薄雾依约,远远地看到岸边站立着一个人影,笼罩在漫天雨水里,他划船漂了过去。
  待得靠近了,蒋辞放下船桨,那人首先开口道:“小兄弟好雅兴。”

  他抬起头,看到那是一个十分高大魁梧的身影,穿一件粗布麻衣,脚上只是黑布鞋,一顶斗笠缺了半边,颇有些落拓的样子,蒋辞一时心软,主动邀请道:“你要不要上船来避避雨?”
  那人看他许久,然后应道:“好。那就多谢了。”

  男人伸手搭在他胳膊上,右脚往前一跨,两步上了船,带起船身一阵摇晃。
  蒋辞就站在船头,刚松手就被晃得一阵趔趄,男人长臂一伸拉住了他,低声道:“站稳。”

  蒋辞脸色赧了赧,在对方握住自己手的宽大手背上一扫而过,对方与他视线相碰,松开了手,笑道:“一时情急。冒犯了。”

  蒋辞抿抿唇没说话,弯腰拾起船桨,支在水里一撑,乌篷小船就飘飘悠悠荡了出去。

  夜雨越下越大,蒋辞收了桨回到船篷里,男人就抱臂坐在他后面,见他进来了又往里让了让,蒋辞走过去坐下,转头瞥了他好几眼。
  这视线太明显,对方也不好装看不见,于是抬头朝他大喇喇笑了一下:“小兄弟看我做甚?”
  蒋辞犹豫了几秒钟,开口问道:“你怀里装的什么,我刚才看着好像有什么光一闪。”

  男人拿手摸了摸衣襟,突然侧过身体,趁蒋辞还没有反应过来,瞬间掏出了一把匕首,蒋辞往后仰的一刻,那匕首就悬在了他脖颈边。

  男人笑道:“我本来还想装一会儿君子,可惜小兄弟眼太尖。”
  蒋辞不料他突然发难,几乎大吃一惊,要挣又挣不脱,想喊又无人应,脸涨红了道:“我好心让你来避雨,你为什么要恩将仇报?”

  男人浑不在意道:“我可没说我是好人。”又压低了声音,“你今日就当没见过我,不准说出去一个字。”
  “你要做什么?”

  “这不是你该问的,”男人拿着匕首又往他颈项边靠近了几分,“你该庆幸今日先遇见了我,不然明天一早就该家徒四壁横尸街头了。”

  蒋辞此时才终于明白过来,这是一个闯入南京的土匪,意欲进城抢掠财物害人性命,一时惊恐之极:“你怎么能无端端……”
  “我家也是被人抢空的,爹娘惨死,”男人呼吸的寒气喷薄在他颈畔,“不算无端端。”

  “……”
  蒋辞沉默下来,只是呼吸起伏,脸上还有残留的震惊和不平,他安静半晌,低声道:“我没有钱。”
  男人拿手抵着他腰窝:“我可没说我要劫财,”凑上来闻一闻他的衣领,“你好香啊!”

  蒋辞心里悚然一惊,挣扎着就要旁边挣,男人在身后直接搂住他的腰,匕首滑落,一手钳制住他胳膊,一手在他下巴上轻轻一摸:“跑?往哪跑?你个小身板能斗得过我?”
  蒋辞脸颊涨得通红,双目圆睁,气得骂道:“好不要脸!”

  “哎,我是个打家劫舍的土匪我要脸干什么?”说罢往他耳畔吸了一口,“我还会做更不要脸的事,你要不要试试?”
  蒋辞羞恼之极,耳朵都红了,唯恐对方作出什么过分的事来,两眼往旁边一瞥,头一扭就往船篷上撞。

  “……哎!”
  男人赶紧拉住他,松了他的腰,改为两手握住他的手腕,高举过头顶,惊讶道:“你还真撞啊?!”
  蒋辞咬着嘴唇,低下头,半晌没说话。

  “一个大男人怎么三贞九烈跟女的似的,”男人左右看他两眼,“你乖乖的,别再作妖,这个船可经不起这么晃。”
  蒋辞别过脸去,似乎还想挣扎,两手在对方掌心里稍微挣动了一下立刻就被更紧地握住了,男人在他耳边恶意道:“再动我就日你,这可没有人来救你。”

  蒋辞惊慌地抬起头,然后又垂下去,慢慢放弃挣扎了。
  男人看他面颊苍白,还强忍着眼泪,饶有兴味地问道:“这么不愿意,难不成已经有心上人了?”

  蒋辞抬头看他两眼,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缓缓漫出来,双眸漆黑,眼尾染上一抹红晕。
  “哎哎别哭啊,”男人顿时头大,赶紧松了手,“搞得好像我怎么你了似的……”

  “你吓我……我还好心让你进来避雨,”蒋辞喉头哽咽,连日来的担惊受怕忧思深重一股脑全涌了上来,“你家里遭难跟我有什么关系,跟南京有什么关系?”
  “……”男人无奈看着他,只好点头,“没关系没关系!”

  蒋辞呜呜咽咽:“我来到这里,没过过一天安生日子,每天都活在坐卧难安的恐惧里,今天好不容易有空暇来租个船转一转,还遇上了你这么个无赖……”

  男人紧皱着眉头,也不知道他有什么伤心的往事,见他哭得可怜,只好硬着头皮安慰道:“好好好,我是无赖,我这个无赖吓着你这个小美人了,我跟你道歉,别哭了,你看你这么好看,又这么瘦,再哭哭坏了。”
  一边说一边拿袖子给他擦眼泪。

  “……”
  蒋辞慢慢停止了哭泣,抬起泪眼看他,男人低头正好与他视线撞上。
  雨丝斜吹进船篷里,把两人衣服都打湿了,也不知道船漂到哪了,四周茫茫一片黑暗,远处唯有零星的火光一闪。

  过了很久,男人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

  一句话敲完,楚静抬头转了转脖子,窗外太阳高悬,是难得的好天气,他转身朝身后的床上看去,蒋辞已经睁开了眼,也不知道醒了多久了,正沉默地望着他。

  傍晚的时候,蒋辞的烧完全退了下去,他下床吃了点东西,上了厕所排空打进去的水之后感觉神清气爽,站直了身体又是好汉一条。
  于是拉着楚静就走:“跟我去酒店找证据。”

  酒店的前台倒是很好说话,只是这么大的事情不敢擅作主张,又喊了酒店老板过来,老板是个温文尔雅的中年男人,听说有人在酒水里下药,十分震惊,丝毫不敢怠慢,领着他们就到了监控室。
  酒店装饰豪华,监控也是高清摄像头,很容易就截取到了昨天晚上的录像。
  视频里清清楚楚拍到了聂新远趁蒋辞去洗手间后给他下药的画面。

  楚静沉声道:“把这段拷贝下来给我。”

  老板却有些犹豫,觉得这毕竟涉及到隐私,又怕被曝光后影响酒店声誉,如果当时服务员能够多留意一下客人的情况,说不定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他这里眉头纠结,蒋辞哪管他心里想什么,直接道:“他做这件事就要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到时候一群和谐来取证,就不会像我这么好说话了。”
  老板只好殷勤地拷贝监控去了。

  一番忙乱之后,楚静带着u盘和蒋辞从楼上下来,经过二楼大堂,闻到浓郁的饭菜香味,打扮漂亮的侍应生端着托盘穿梭其间,楚静一把拉住正准备往楼梯口走的蒋辞:“要不我们在这里吃个饭再走吧。”
  蒋辞回过头来:“啊?”

  楚静道:“我也有点饿了,这里客人不少,东西应该还不错,尝尝吧。”
  蒋辞迟疑了几秒。

  楚静往楼上看了一眼:“而且人家老板也挺配合的,不然不会这么顺利,你不能当他是个套子用完就丢了,就当照顾他生意吧。”

  蒋辞问:“套子是什么?”
  楚静突然笑了一下:“是个好东西,以后可以带你用。”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江老头初尝苏荷|老公出轨自己闺蜜怎么办 荷尔蒙爆棚肉超级多的糙汉文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