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好痛轻一点你出去好不好 说说你老公的那个大吗

好痛轻一点你出去好不好 说说你老公的那个大吗

作者: 来源: 2022-02-12

晚上十点整,萧湛进了家门,他穿着黑色西裤,白衬衫揶进裤腰,显得腿长腰细,一般的绅士,脱下来的西装外套都会尽量一丝不苟的放在臂弯处,只有他用两根手指勾着衣领,甩在肩后,独一份的雅痞味道油然而生。

他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人,一愣。

洁白的娃娃领睡裙,柔软如织锦缎的黑发披散着,白皙的脸上还带着昨日的伤痕,比一般东方女子浓密纤长的睫毛下,藏着一双湛蓝的眼睛,正静静盯着他。

这么晚了,她还没有休息!

心中一丝暖流划过,冲淡了酒后寒,也冲淡了今天晚上的烦躁,萧湛一如既往的轻佻模样。“怎么,在等我?”

面对他突然的闯入,沐暖舟没能够及时收回视线,被他那么一说,顿感窘迫,她不自然的拿起一旁的拐杖,一蹦一跳的走到他面前,萧湛眉心一跳,没等她走过来,径自走过去扶助她,这般温柔小心的呵护,自然的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

可他的触碰与沐暖舟而言仿佛是道火折子,她忙不迭甩开他的手,低着头说:“你能不能让我回去,再不回去,嬷嬷肯定要急疯了。”

面对萧湛,沐暖舟心绪复杂的不敢看他。

毕竟他与她……有仇,也有恩。

特别是知道他没有真正欺辱过她,并且还救了她之后,先前的恨,似乎达不到纯粹的地步了,但是早上的吻又令她难过,讨厌了很久,太多复杂的心绪折磨着她。

“你等我,就是为了说这些?”萧湛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带着森冷和愠怒。

今天一天,他都被那该死的吻搅的心猿意马,她难道不应该也是如此吗?

沐暖舟惆怅的叹了口气,勇敢的抬起头直视他。“没错,我想说的就是这些。你不能这样关着我,还让别人看管我,我不是你的犯人,我要回家。”她尽量试着和他讲道理。

至于萧湛有没有听进去,她不知道。

不过看他注意力从她的脸上转移到茶几上的汤药和晚餐上,八成是忽略了她刚才的话。

沐暖舟觉得心累,只听萧湛突然中气十足的叫了声。“小莲!”吓的她一个激灵,不明白他叫小莲做什么?

已经回房休息的女佣小莲,趿拉着拖鞋冲出来,看到萧湛冷着张脸,战战兢兢道:“少帅,您有什么吩咐?”

“晚餐为什么没有动过?”萧湛板着张脸指着茶几问。

小莲吞吞吐吐,眼睛飘向沐暖舟。

沐暖舟挺身而出道:“小莲劝过我,是我自己没胃口吃不下,你不要怪她。”

“能不能先讨论我们刚才的问题,你什么时候放我回去?”她憋着火再次问他。

萧湛盯着她苍白到不健康的脸色,单薄的身影,感觉像一抹虚无的幽魂在对他说话,随时都有被风吹散的可能。

“去把饭菜热一下,再端出来。”他吩咐小莲,依旧不回答她关心的问题。

沐暖舟对他的态度忍无可忍,终于控制不住炸毛了。“我不饿,我一点都不想吃你给我准备的饭餐,不想穿你给我的衣服,不想接受你给的一切,我只想回家,回家,你明白吗?”

她激动的忘记了自己腿脚不便,拐杖脱手的瞬间,身体跟着失去平衡,要摔倒时,萧湛拽住她的胳膊,大力将她拉向自己,沐暖舟双手抵在他胸前,才避免撞入他的怀抱,四目相对,他黑曜石般的双眼跟她一样燃烧着火焰。“你就那么想回去?回到那个把你卖掉的家里?”

“不,舅舅把我卖掉是有原因的,他以为我给沐家丢脸才这么做的,既然我知道你没有欺负过我,那么我只要回去跟舅舅解释清楚就可以了。”

萧湛拉着她,淡淡的酒气混合薄荷烟的味道碰洒在她脸上。“回到家,你解释清楚之后,沐正淳迟早会把你以更高价卖给别人。”

他的话让沐暖舟胆寒,却依旧摇头。“舅舅不会这么做。”

“如果他真这么做了,你会如何?”萧湛咄咄逼人的看着她,像个乐忠于粉碎她信念的魔鬼。

“那我就跟刘嬷嬷回她的老家。”她认真的说。

潇湛觉得她的想法天真的可笑,也确实不留情的嘲笑出声。“呵!就凭你呆头呆脑的样子,人家卖的了你第一次,就能卖的了你第二次,你回去不过就是自找死路。”

“即使自找死路,那也不关你的事。”沐暖不服气,执拗的要甩开他的钳制,潇湛不仅不放,抓住她手腕的力道更大了几分, 冰冷的唇擦着她的耳廓,激起沐暖舟一阵不适的颤栗,却又无处躲藏。

潇湛低沉磁性的声音,一字一句蛊惑的说?“听着,我没打算放过你之前,你哪儿也去不了。”

他一放手,沐暖舟跌坐在沙发上,双手握成拳头。

凭什么他可以单方面剥夺她的自由?!

气愤,不甘,在她的眼睛里翻涌。

“梅陇城是你的,封公馆是你的,这里的一切都已经是你的了,你为什么还不知足,还想怎么样?”

她想不通,他怎么可以这么欺负人,这么的不善良。

“让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从此桥归桥路归路,不好吗?”

因为一天没有吃饭,说到最后,沐暖舟已经变得有气无力,一股子心酸止不住的往外冒。

“不好。”潇湛蛮不讲理的一口拒绝,让沐暖舟绝望的闭上眼。

这时候小莲把重新热好的饭菜端上来。

“吃饭。”潇湛坐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命令道。

“不吃。”沐暖舟赌气的一口回绝,她再饿,也被气饱了。

“怎么?又想玩刚烈?我记得我说过,在大人的世界里,呆头鹅的刚烈没有用。”他气定神闲的翘着二郎腿,看着她就像看着一个耍脾气的孩子。

“我就算死,我也不会吃你一粒米。”面对他的轻视,她抿紧双唇,坚持着最后的倔强。

“你不会死,有人会替你买单。”潇湛说着,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把枪来,枪口径直对着一旁的小莲。

“你干什么?”沐暖舟吓得惊声尖叫。

“既然她做的饭你一口也不吃,那我只好杀掉重新换一个。”

小莲吓的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少帅饶命,饶命。”她又去求沐暖舟。“小姐救我,小姐救我。”

“潇湛,你不可以这么草菅人命。”沐暖舟被他的残忍所震惊,血液都跟着一点点凝固。

“她的命不在于我,而在于你。”他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

气氛紧张到空气不在流动,两人无声对峙几秒钟,佣人吓得瑟瑟发抖时,沐暖舟败下阵来,不甘的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你真卑劣。”

她不想屈服,可是她的自尊远远比不过一条鲜活的生命,从沙发滑坐到地上,抓起食物负气的往嘴里塞,骨气的腮帮子让她看上去像一只快气炸了的河豚。

潇湛被她骂的不痛不痒,收回枪,满意的看着她。“你只要好好养伤,不要想着逃跑,我会接刘嬷嬷过来照顾你,不过在这之前不准饿死,不准噎死,否则有的是人为你陪葬。”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虎狼之词秒懂文案 男朋友不在身边自己解决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说说你老公的那个大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