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公共场合高HNP 学长趴下看看你的扇贝

公共场合高HNP 学长趴下看看你的扇贝

作者: 来源: 2022-02-11

时隔十年后,苏府终于迎来了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团圆家宴。

苏老太爷乃是翰林大学士并太子太傅,平日在府中也很是严肃,不过今日却露出了两分笑意。

他满意的看着孙女落落大方的向自己行礼,言语十分温和:“宁国公一家可好。”

苏沁笑了笑:“外祖父身子康健,时常还与兵士切磋,惹得外祖母好一通责备。”

苏老太爷眼底笑意更浓:“宁国公从前就是个不服输的,现在如此倒也不奇怪。”

苏沁见他言语之间透着些熟稔,想来应该有些渊源,只是此时不便多问,便没有再说。

大房一家也早早等在了宴厅。

大伯苏顺成时任礼部侍郎,为人最是端方守礼,行事颇有几分祖父的风范。二堂哥苏子清面目清朗,颇有几分书卷气,对待苏沁也很是温和有礼。

大伯送了一套文房四宝后勉励了苏沁几句,随即皱眉回头看了看女儿。

站在他身后一直没说话的阮氏这才推着苏婉姝上前,脸上带着几分歉意:“今天上午姝姝一时糊涂做错了事,还请沁姐儿见谅。”

她暗中推了下苏婉姝,苏婉姝才不甘不愿的道歉:“沁妹妹,对不起。”

说着她从丫鬟手中拿过了两个首饰盒,送到苏沁面前。

苏沁看了一眼大伯,发现他一直盯着阮氏和苏婉姝的动作,心中有了几分猜测。

“大姐不过是被商户蒙骗,何必如此郑重?”苏沁接过盒子,似乎当真信了上午之事不过是商户偷奸摸滑造成的。

阮氏对她越发高看,意有所指道:“这孩子耳根子软,信错了人而不自知,沁姐儿不怪罪便好。”

苏婉姝没想到她这般轻易的原谅了自己,又想起苏语凝曾对自己说过的那些,一时间有些羞愤,匆匆行了一礼后拉着阮氏坐回了席上。

大家围坐在桌边,苏沁这才发现二房一家迟迟未到。

苏老太爷也皱起了眉,吩咐身边的小厮:“去看看二房为何还没到场?”

这方话音才落,就见门口匆匆进来一行人。

看到走在最前的二伯苏顺礼,苏沁露出些诧异。

在她的记忆力,二伯虽不如父亲俊秀却也是个容貌出色的男子。可现在他勾肩含胸,脸色蜡黄,眼底还泛着淡淡的青色,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

倒是他身后的大堂兄苏子卫看上去端方有礼,不过眉眼间偶尔流露出的算计之色让苏沁有些不喜。

“大喜的日子我不想骂人,赶紧坐下。”苏老太爷面色不虞的瞪了苏顺礼一眼,沉声斥道。

苏顺礼倒是不痛不痒,随手拿出块玉给苏沁:“这就是我那小侄女了?长得果然标致。这是二伯给你的见面礼,别客气别客气!”

也不等苏沁说话,他就一把坐在饭桌旁搓了搓手:“今日的菜色如此丰富,得配宫里赏的好酒才行,说不定咱们日后能多喝到呢?”

苏老爷子重重一拍桌子,“再胡言乱语,就滚出去!”

张氏和苏语凝都颤了颤,苏顺礼却讪笑道:“行行行!不说了,这还不是高兴嘛。”

“父亲一时糊涂,还请祖父息怒。”他身后的苏子卫也向苏老太爷鞠了一礼,又满是歉意的看向苏沁,“沁妹妹,抱歉。”

苏沁没想到这事还能扯到自己身上,一旁的苏子翊已经开了口:“大堂兄倒是不必如此见外。”

苏子卫微愣,笑了笑没再说话。

之后的宴席上苏顺礼倒是没再出什么幺蛾子,只管将桌上的酒喝了个干净,还连声让加。

苏老太爷自然不能同意,又是一顿好骂。

苏沁也觉得有些奇怪,苏家不说勋贵,也算得上书香世家,怎么就出了二伯这么个混不吝的呢?瞧着祖父的样子,还不是一日两日的事了。

心中正是疑惑,却见双颊酡红的苏顺礼忽然看向了自己:“要说还是你们姑娘家好命,家里千娇百宠的长大,眼瞅着又要进宫落入富贵窝了。沁姐儿,日后若是发达了可千万别忘了你二伯啊…”

进宫!

苏沁还来不及惊讶,就见父亲举着一杯茶水直直泼在了二伯的脸上。

张氏一声尖叫:“三叔这是做什么?”

她一边谴责的看着苏顺安,一边手忙脚乱的去扶苏顺礼。

只可惜苏顺安的茶水没能让苏顺礼清醒过来,反而烂泥似的往地上摊。

张氏一时没能扶起,抬头冲着苏语凝怒骂:“你是瞎子吗?不知道过来帮忙?”

苏语凝脸上露出一丝嫌恶,心不甘情不愿的上前帮忙。

“二哥喝醉了,嫂子还不将人扶回去。”苏顺安平日里面对家人总是温和有礼,如今突然冷面呵斥,倒是一时让张氏慌了神。

苏老太爷也怒喝出声:“不要扶!来人将他拖到祠堂里去,让祖宗们看看他这副鬼样子!”

苏子卫见状赶紧向苏老太爷行了一礼:“父亲一时醉酒说了胡话,还请祖父息怒。说到底他也是二房一家之主,这般跪到祠堂,日后二房还如何抬得起头见人?”

苏老太爷看着一滩烂泥似的儿子,又看看卑微恳求的孙子,不由得长叹一声:“罢了,你先带他回去吧。”

苏子卫这才松了一口气,赶紧唤人将苏顺礼扶了出去,张氏和苏语凝自然也跟着退了出去。

看着一时间空了小半的桌子,苏老太爷沉沉叹了口气,带着歉意看向苏沁:“今日是你二叔糊涂,你受委屈了。”

苏沁连连摆手道:“咱们一家人来日方长,二叔也是酒醉,何必计较那么多。”

苏老太爷原本郁结的情绪倒是被她识大体的话冲散了些许:“好孩子。”

好好的家宴变成了闹剧,大家自然也吃不下去,草草便收了场。

回到自家院子里,苏沁才将之前憋在心头的疑惑问了出来:“二伯说的进宫是怎么回事?”

宁氏闻言将人揽到身边,轻轻叹了一口气。

苏顺安也沉吟了许久,这才开口解释:“既然你已经回来了,我们也就不再瞒着你。前些日子你祖父在御前听到了些消息,宫中几位皇子日渐长大,皇上似是动了选秀的念头。”

选秀?!

苏沁震惊的瞪大了眼睛:“怎么没听外祖提起此事?”

“此事不过还在筹备阶段,若不是你祖父日日行走宫中听太子提及,只怕也不会知道。你外祖家更不可能收到消息了。”苏顺安解释了两句,定睛看向苏沁。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进去吧玩坏了也没关系下拉式 唔~宝贝真紧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学长趴下看看你的扇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