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家不远,有条两边芳草萋萋的小河。    少时,喜欢去河边读书。清晨,雾气将小河浸染得梦般迷离。而我披一身霞光,踩一路水花,觅一方青石,席石而坐,捧一本小书,怡然自得。乏了,悠然一卧。看淡青色的晨雾绵蜜地拥吻小河,听神秘的天籁软语相和。闭上眼,轻吸口气,那稻香、花香、夹杂着泥土的清香沁入五脏六腑。一阵清风吹过,几点飞花飘落面颊,不忍拂去。    不知何时,一个男孩的身影走进我的视线。    我读书的时候,他总是很巧地与我相遇。间或惊起的鸟鸣声告诉我,他来了。脚步声渐行渐近,踩在我颤动的心弦上。怪怪的,他一来,我的心跳得好快。我读书的时候,他也在读我。渐渐地,我开始看不下书。有时,梦里飘来一个朦胧的身影,是他。    那年,我15岁。    后来,我和他成为同学,一个偶然机会,又做了同桌。    他高高瘦瘦的,明亮的眼镜下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很书生的感觉,但体育极好,跑、跃、掷、举样样出色。赛场上,他是同学们关注的焦点、谈论的话题、崇拜的偶像。    我天性内敛。他与我说话时,习惯定定地注视我,而我总是羞涩地避开他的眼睛。每逢这时,他总能恰好地幽上一默,让我感觉既心动又放松。    他也酷爱读书,没事时常与我畅谈经典,于是书成了我们交流的媒介。    我们经常换书读。一天,他借了我的《歐也妮·葛郎台》。还书时,不知有意无意,手指被碰一下,我的脸顿时被这意外烧得滚烫,一种异样的感觉倏地涌遍全身。我触电般缩回手,抬头望他一眼,他正灿然地凝视着我,长长的睫毛绽满笑意。我怦然心动,慌乱收起书,逃回家去。    打开书包,翻出书,书中蝶样飞出一片叶子,我小心翼翼拾在掌中。那是一片大大的杨树叶子,心型,筋脉清楚,绿意犹存。有淡淡的叶香扑鼻而来,叶子中间写着四句小诗:“春林花多媚,春鸟意多哀。春风复多情,吹我罗裳开。”    这不是《子夜四时歌》里的前四句么?朦胧中,似乎感觉到春风吹拂,春林茂盛,春鸟啼哀,一个孤独的诗人在香径徘徊。    送我这片绿叶的他,难道就是那多情的诗人?    我把它放在日记本里,小心夹好。在岁月的流转中,也许它会成为永不褪色的书签,承载着彩虹似的梦。    我与他不再陌生。闲暇时,我们谈天说地,但当他注视我时,我还会脸红。    他,成为我梦中一道风景,朦胧,不失亲切。    那年,我17岁。    初中毕业后,他举家迁至东北,以后,再没见过。    如今,这枚树叶已枯黄、褶皱,出现几道裂痕,字迹很淡很淡,淡得需要仔细辨认。闻上去,叶香不再。而我依然很小心的,将它珍藏在日记本里,珍藏在心的一隅,珍藏在曾经美丽的梦里。    轻阖双目。让心感受沉醉,回归清纯的少女时光。    那条久违的清冽小河,那份醉人的大自然清香,那个多情的诗人漫步小径,他在轻轻吟诵:    春林花多媚,春鸟意多哀。春风复多情,吹我罗裳开。

文章发布:2019-10-07 09:13:20

本文链接: http://www.xiaocile.com/wz/rm/2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