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从下面一直亲到上面视频,我就是要当着他的面做你

从下面一直亲到上面视频,我就是要当着他的面做你

作者: 来源: 2021-11-10 22:07:24

从下面一直亲到上面视频,我就是要当着他的面做你

  “小姐身份高贵,终日与村姑民妇一起劳作,是为不妥。”首先开口的是墨竹。

  又是小姐!这个被玩坏的词桃花非常反感好不好,说过多少次了,就连吴凡和许彪都改了口,这两个人怎么这么强硬?

  “叫我小言或桃花都可以!”这话答得着实有些有气无力了。

  “请恕奴婢不能。哪有奴婢直呼主人其名的道理!”

  “那就跟大家一样叫我主子也行啊,我是真讨厌小姐这个称呼!”

  “请小姐见谅。”

  墨竹仍是古井无波的脸。知道你心里另有其主,早晚送你回去就是了,可让你叫名字你又不叫,存心嗝应人啊?桃花心里哀嚎,这人怎么跟茅坑里的石头一个德行啊。心里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个面瘫脸,跟风扬那货没戳穿身份的时候一个德行。都怀疑这两人是不是有亲戚关系。

  “那我该当如何?”一个称呼,懒得跟你较劲,反正又不是我的下人,等下次见着杜灵儿好好打包了送回去。

  “闺阁贵人,应该足不出户,行止有度,严遵礼教,十指不沾阳春水,拈针拿线,妙手生花……”这个话题倒是答得又长又顺溜,显然提前打过腹稿。

  “想问问墨竹你,我们每天都要吃的饭食是如何得来的?”桃花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好好的跟她谈一谈,身边跟这么个人要是一天到晚看你不顺眼,也是累心的事。

  “自然是田地里长出来的。”

  “田地是谁种的?村姑民妇!”

  “那身份高贵的闺阁贵人又干了什么?”

  墨竹对于这个问题有些绕进去了,疑惑的望着桃花。“贵人们还要干什么?”

  “贵人也是人,也要吃饭,她们凭什么什么都不干,还得让人敬着?那村姑民妇不仅自己养活自己,种出的粮食还养活着贵人!”桃花真要被她的思维气笑了。

  “你说哪个更值得敬重?”

  当然桃花不认为自己能说服得了她,几千年沉淀下来的尊卑观念,岂是几句话就能化解的?

  一个是根深蒂固的尊卑思想。一个是桃花所说的创造即价值的新观点。这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文明论述,那是上千年的文化代沟。如果墨竹能明白,桃花才要惊悚了。她这么说的目的只有一个:你的观点说服不了我。那就请你闭嘴,回复到前几天多好。

  不知道墨竹对桃花的话有所感触还是她终于歇了想要改造桃花的心思,几人终于可以相安无事的相处下去了,至到兰芝与耿忠大婚之日。

  兰芝与承志父母双亡。亲族不多,要不然当初也不能混到那么悲惨的境地。耿忠就更不用说了。不要说没有亲人,就是有也在兵营服役,男女双方连个观礼的亲人都没有。

  当日幸福庄却热闹非凡,到处张灯挂彩。上千户庄民欢喜得跟过年似的。

  回龙街的街坊们来了,一线天的杜灵儿也来了。

  亲人呐!桃花拉着杜灵儿,双眼温漉漉的。像懦弱的小兽。

  杜灵儿从没有见过桃花这副神情,只当是大难重逢。有感而发。遂调整了下情绪,怎么也得配合一下不是。刚准备执手相看泪眼,来一场无语凝噎……

  “你终于来了,快解救解救我吧!”可桃花一开口,杜灵儿就愣住了,这风格明显不对啊。

  “快,把你家的两墨给带回去吧,我受不了了。”

  名誉上主仆几人所谓的和平相处,只维持到大婚前一天,到今天已经全变了样。

  桃花想着就有气,都是多事的兰芝,见不得她好一样,都要嫁人了,好说不说的,还郑重的把她拜托给那两墨。那两人脸板得跟刀子似的,从哪里可以看出是可托付之人了?

  不知怎的,那两人看出桃花就吃兰芝那套,被压得死死的,现在有了这根鸡毛令箭,完全主仆位置大颠倒,这不准,那不行的,桃花现在头上供的就是俩祖宗啊!她这只上头没长辈的猴子野惯了,哪受得了这个。不听还不行,兰芝完全跟她们一路人,大把大把眼泪的要挟她。

  “嘿……”

  “你倒是快发个话啊!”

  “嘿……”杜灵儿不理她,只一个劲儿的窃笑。

  “你什么意思!”桃花算是回过味来了。

  “这两人我管不着!她们是我表哥的人。”

  管不着?还扯上神马表哥?有毛关系?等等,这两人不是杜家的?呵……那就好说了。

  “你别动什么歪脑筋啊,当初她们可是发下誓言,这辈子就认你一人为主,如果你不要,她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杜灵儿瞥见桃花阴转晴的面色,当头就是一盆凉水。

  “什么?这人不是你送来的吗?怎么扯这么多有的没的,还发什么誓言啊,这么恶毒的,回去,回去,我不要。”桃花要跳脚了。

  敢情被杜灵儿坑了!这什么好朋友嘛,送俩容嬷嬷来消遣她啊。这是什么仇什么怨啊!

  “她们俩挺好的啊,别人家可是求都求不来呢。”杜灵儿见好友这么大反应,也有些不明白了。

  是,是挺好的,如果她是皇后的话,可怜她就是那个被虐的夏紫薇啊。

  “奴婢们哪里做得不好,还望小姐明示。”墨竹墨霜两人不知什么时候就出现在身边,跪下来说话,当场把告状的桃花抓了个正着。

  “噗嗤~”杜灵儿掩了掩樱桃小嘴,花枝乱颤的笑了起来。

  “没,你们做得很好,只是我真不需要人手,你们还是跟杜小姐回去吧。”

  哪里是做得不好,是做得太好!大门都不让出。热闹也不让看!这理由桃花能说出来吗?这下真叫有苦难言了。

  “那可不行,咱们当初立下誓言,终身以小姐为主,如若不然,自行了断。”这话连墨霜都说得掷地有声。

  “什么誓言啊,算不得数的,现在你们自由就是了。”桃花摆了摆手。真是够了。一句话的事也要较真,这些人淳朴得真是可爱过头了!

  “小言!此话切不可乱说!立下誓言就得遵守,人无信不立。”杜灵儿突然严肃起来。

  “竹妈妈、霜妈妈。快些起来,表哥可是与你们说明白了,往后你们的主子只能是小言?”杜灵儿转向二墨,正经的对两人说道。

  “是。奴婢记得。”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小言的规矩礼仪很好的,只是她不耐去做。最恼的就是被人叫小姐。你们又何必嗝应她呢?”

  桃花在一旁听着杜灵儿轻言细语的跟两人说话,竹妈妈、霜妈妈?这时候的奴婢被称为妈妈的,都是个中翘楚,在主人在前很得脸的人。看来这两人地位真高啊。

  “可这。这不合规矩。”墨竹仍不肯放弃。

  “规矩也是人定的,一个称呼的小事没必要较真。”

  杜灵儿打发了两人,回头难得认真的打量桃花。

  “哎。有些事不得不考虑了,能收敛一些还是收敛一些的好。毕竟你与我不同,终是要嫁人的。”桃花还以为她要把她看出个洞来,却不想竟是像林妹妹似的悲春伤秋起来。

  恼火的是这个话题桃花也不知道要怎么开解她。她的心疾越来越严重,先天性的,这时代基本没有痊愈的希望。

  “你就是想得太多了,生生累着自己,你爹怎么舍得你再吃苦受累?神医应该也访得差不多了,你就等着病好了漂漂亮亮的做新娘子吧!”

  “呸,瞧你这张嘴,什么话都往外说,难怪得竹妈妈要对你严加管教。这样由着你实在不行了。”

  这几年养病都养成什么样儿了,桃花还是觉得当初精灵鬼马的小丫头好玩些,那时候还乐颠颠的跟在自己身后,现在长成大姑娘了,姐姐的架子也端上了。

  “有她们在你身边,我也放心些,前几天真没把我给吓死了,真是对不起……”杜灵儿说着说着一脸后怕。

  “得,有什么对不起的,人不是好好的都没事吗?还让你赔了两车嫁妆,本来就扯平了,偏你还送了两个高手给我,算起来还是我赚呢,往后别想了。”桃花不得不打断她,当初让她赔偿就是这么个意思,别让她自责。

  “风扬也是,怎么什么都回去说啊,一个大男人也太嘴碎了吧。”桃花很是不满,这事那人不说,杜灵儿怎么会知道得那么清楚。

  杜灵儿楞了一下,“风,风扬?你说他嘴碎?”问完这话,自己吃吃的笑起来。

  可不就是他嘴碎嘛。这有什么好笑的,桃花白了杜灵儿一眼。

  “你觉得,他那人怎么样?”杜灵儿意味不明的看着桃花问了这么一句。

  能怎样?面瘫?恶人?纸老虎?

  “我跟你说,你家那人真是可恶,要挟我呢,说要把我变成一具尸体!也亏得我胆子大,换成胆小的,非被他吓死!”上眼药,必须的。

  “呵……真猜中了……”

  “什么猜中了?”

  “没,没什么。”杜灵儿心情突然有些低落,果然……才是相配的。

  到最后,婚礼盛况如何,桃花由始至终都没能瞄上一眼。第一个原因是有杜灵儿要陪着,再一个也是俩墨坚持不让,说大姑娘了不适合在那种场合抛头露面。

  也不知道杜灵儿后来都跟她们说过什么,之后,墨竹、墨霜对她的态度转变了不少,小姐这个呼唤直接成了过去式。桃花也不再直呼俩墨的大名,跟杜灵儿一样换上了妈妈的尊称。

  日子在主仆三人改造与被改造中慢慢流逝。当然,涉及桃花原则的问题,她是不会让步的,平常的些许小事,只当是日常生活中的调味剂,三人斗得不亦乐乎。

  幸福庄也是一派祥和的景象。稻田里绿油油,一株株水稻正铆足了劲儿拔节抽穗。长长的稻穗如成熟的少女,丰腴圆润,一穗穗压弯了头,看来会是个大丰年啊。这完全是别处不可见的奇迹般的景象。

  幸福庄鲜少种植棉花,旱地上大多是绿豆、黄豆和红薯,这些东西一收获就会被送进城里,丁家父子掌管的零食铺子已经全面铺开,在府城和大余县城都基本站住了脚,一二十家点心铺子的原材料供不应求。

  辣人眼睛的辣椒也种了不少,除了要供徐记酒家之外,庄子里自己内部消耗也不小,特别是冬天里,天寒地冻的,全家人围着火炉,来上一锅热辣辣的火锅杂烩,既管饱又热呼,都成了幸福庄的招牌吃食。

  除了田地里的出产轮茬着长,人口增长的速度也不慢,连胡大力都当爹了,金嫂子刚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两个无家可归的孤儿从此不再孤独,一家三口过得前所未有的满足。

  胡大力那尊铁塔由冷面罗汉变成了弥勒佛,逢人未语先笑,搞得庄子里羡慕成风,一大波小伙子上窜下跳,到了夏天还满满春天的气息,整个庄子欣欣向荣。

  这个情景桃花是喜闻乐见的。这不就是她最初的目的么?

  庄子里养的鸡、猪和兔子等家禽牲畜养殖发展势头良好,连耕牛都已经繁殖得小有规模。桃花采取了一切她有印象的预防措施,少生病,口粮足,自然长得快,边角零星地块种的高梁、蚕豆等杂粮都是它们的口粮。

  “东家来了?”承包了养猪场的佃户热情洋溢的跟靠近的桃花打招呼。

  人多力量大,而且这些佃户里人才很多,老庄稼把式、各种养殖能手,着实不少,打铁的都有一户,为了充分发挥佃户的积极性,桃花完全照搬了前世的承包责任制,让他们充分发挥自己的专长,自主经营,自负赢亏。当然某些技术方面的、大策略性的问题还是要关注的。通过试践,效果还不错。

  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桃花前所未有的对某种物种这么期盼。她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就等着红薯收获了大干一场!

  夏季总是那么火热,那持续的高温除了捂熟庄稼,似乎连人也会被捂熟,桃花也只能趁早晚阴凉的时候出去田地里转转。今天刚出门,就见一个人远远的站在田梗上不安的来回徘徊。

  墨霜警惕地把桃花掩在身后,一马当先的上前探路。

  桃花看着墨霜的动作有些想笑,这也太过于谨慎小心了吧,不过更多的是一种感动,虽然她这样周到的保护她,只是遵照前任主子的吩咐。

  “没事,熟人。”桃花伸手扯了墨霜一下,冲那人挥了挥手。

  “真是你啊,我还怕今儿见不着呢。这么大热的天,太阳毒呢,还是少出来的好。”那人快步走来,言语亲切自然。

  来人墨霜不认识,那是一个身量不高,面色黑红的小伙子,浓眉下的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面相敦厚老实,穿着时下乡村小伙子中常见的对襟小褂。裸|露在外的手臂又黑又亮,闪闪发光,好像涂上一层油,那粗大的手掌里端了个陶碗。

  “没事,我也就早晚凉快的时候才出来晃一下,老呆在家里也闷。对了,你怎么回来了?店里生意还好不?回来也不到家里去?怎么站在这里啊。”

  墨霜有些诧异桃花对这个人的不同。这个新主子别看年纪小小。可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接触。她也慢慢明白,这就不是个好糊弄的主!外表看似乐呵,其实内里对人极客气疏离。像这般自然的情绪流露次数有限。也就在杜小姐、兰芝面前会表现出一点点。

  “生意很好,特别是天热了,你给弄的那些凉椅卖得特别快。你晓得不,我又给加了个脚凳上去。有个张大爷坐久了腿会肿,给这么一改。他可满意了!”

  小伙子似乎谈到了自己善长的领域,憨憨厚厚的样子,话却不少。主子也在边上耐心的听着,偶尔再加一些自己的见解和建议。

  对于这个小主子的本事。墨霜见识过后,终于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庄子里多少新鲜玩意儿。就是上京的富贵人家都不一定见过,可那些都是小主子弄出来的。别的不说,光炎炎夏日,屋子里装满冰块的夹墙就让人叹为观止!冰那么珍贵的东西,她家主子不要钱似的一整一大堆,各种冷饮冰食,下人们都能敞开了吃。

  眼看着太阳要升起来,气温越来越高了,可这人怎么回事啊,话题还没完没了?主子今天要去巡察的是红薯地,很重要的。墨霜有些沉不住气起来,轻咳了一声,试图引起小伙子的注意。

  “桃……桃花,你莫见怪,我,我一说这个就收不住嘴了。”小伙子终于意识到自己话太多了,不好意思的伸手挠自己的后脑勺。

  “满仓哥有事尽管来问我,直接上家里去,下次别站在外面等了,万一我不出来呢?”

  桃花微笑着说,这个一直关心她,试图照顾她的小少年终于是长成壮小伙了。满仓读书不行,一手篾活却做得有模有样。桃花只是适当的提点了几次,做出来的竹器就很像那么回事了,她干脆让他在县城租了个铺面,专门接竹器生意,现在已经小有规模。满仓勤劳又有悟性,这日子算是过出来了,桃花看向他的目光怎么看都像满含‘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欣慰。虽然无论从年龄还是外形吨位,都是那么的怪异。

  “今儿是你的生辰。娘叫我送鸡蛋来给你。”满仓汕汕的递过陶碗,“我怕你还没起来,所以……就在这里等了。”

  陶碗里正卧着两个水煮鸡蛋。这里孩子过生日吃鸡蛋的风俗桃花是知道的,过生日的时候吃鸡蛋,希望孩子这一年象鸡蛋一样‘骨碌’就过了,无病无灾,顺顺利利。只是当初桃花在老乔家的时候,家里饭都吃不饱,谁有闲情为孩子过生日?家里唯一能有这个待遇的枝儿也只见她吃过一次。

  墨霜心里一惊,自己主子生辰她都没记住,暗怪自己太粗心了。

  其实什么时候过生日桃花自己也不知道,也没人告诉她,这几年她根本就没过过生日。

  不过今天小王氏能让满仓给她送煮鸡蛋,这还是让她很意外的。或许在这个日子里,她想起了那个,她历经千辛万苦也没能平安生下的女儿吧,到底她也是一个母亲。

  满仓送出了鸡蛋,又从贴身的衣兜里摸出一个小布包来,一并递到桃花手里。“这个是我送你的生辰礼物。”

  等桃花来接,他又急急的说了一句,“好像城里的人都兴这样。”

  话一说完,火烧屁股似的走了。

  桃花一层层的剥开布包,里面是一根碧玉的梅花形簪子,浑身质地通透,看不出一点杂质,应该值不少钱!

  桃花不由得望着满仓匆匆的背影发呆,自云福说出真相以来,老乔家所有人对她的态度都有变化,只有满仓,一直没变,还拿她当自己亲妹妹似的对她。

  “主子,你还没及笄呢,戴簪子不合适的。”墨霜在一边有些看不下去。

  “没关系,先放着明年戴刚好。”桃花很小心的收好。

  “可是,及笄后,这些发簪之类的。外男送的总不大好。”

  桃花望了别扭的墨霜一眼,这绝对是高门大户里训练出来的,时刻不忘提醒她男女大防,杜灵儿的表哥身份肯定不是土匪。

  “他是我哥!”桃花答得很没好气。

  等回到家,桃花今天过生日的事已经流传开来。兰芝第一个找上来,自责得不行。

  “主子,真对不起。瞧我这些年都忙些什么了。连你的生辰都没记清楚。”兰芝觉得很愧疚。

  这货一点升级的觉悟都没有,成天还把自己当婢女,放着正经的嫂子头衔不要。偏要把自己摆在婢女的位置上。

  “我自己都不知道,你怎么清楚?多大个事啊,值得你大热的天巴巴的跑过来?”

  桃花扫了一眼她微微隆起的腹部,很无语。都快当娘的人了。

  麦穗、豆芽、禾苗几个知道了,吵吵嚷嚷着要怎样为桃花热热闹闹的过一个生辰。一个女人三只鸭。三个女人凑在一起,绝对比九只鸭吵,桃花看着那架式头痛,总觉得这三人纯粹就是想借机偷一下懒。好好玩一下。

  也是,十几岁的女孩子,正是好玩的时候。桃花对生活要求本就不高。身边根本不需要什么伺候的人,不要说还有竹妈妈、霜妈妈形影不离。这三人早已拾起兰芝的衣钵,一手刺绣做得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

  虽然银钱没少挣,但整日里埋头做绣活也是很累人的。个个都是懂事的孩子,平常劝她们劳逸结合效果不大,现在借机让她们休息放松一下也不错。

  “那好吧,今天咱们来做个新鲜的吃食。”

  桃花发了话,屋子里一片欢呼雀跃。能让桃花动手的新鲜东西,一定非同凡响,这已经是她们达成的共识。

  鸡蛋、牛奶、面粉都是现成的。说干就干,桃花想到的是前世的生日蛋糕。

  鸡蛋打破,小心的把蛋清和蛋白分离开来,一切的程序她都是了然于胸,前世上学那会儿可有立过志,要当一名专做提拉米苏的糕点师的。

  难就难在打蛋清上,这里苦逼的没有电动打蛋器,桃花觉得自己的两条小胳膊都快抽筋了,那蛋清还没有达到能立住筷子的地步。

  墨霜看着主子咬牙切齿的表情很是不解,伸手讨要过去,那筷子像被施了魔法,唰唰飞舞得只能看到一道虚影。

  “停!快停!”够了够了,这比电动打蛋器还好使啊!再不快点叫停,蛋白都要打发过了。身边就有高手神器,还苦哈哈的自己动手,真是长没长脑子啊。桃花这时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笨得够可以。

  烧柴的‘烤箱’是早就弄好的,这次生火就可以用,一切齐备,只等开炉了。

  不一会儿,满屋子都是香甜的味道,豆芽和禾苗年纪较小,已经围在厨房走不动道了。

  手里没有现成的淡奶油,裱花就成了问题,没有裱花的生日蛋糕总觉得差点什么似的,不够完美。

  一时半会儿,想办法做淡奶油也不可能了。不过现成的鸡蛋倒是正宗的土鸡蛋,不知道加牛奶打成泡能代替不?桃花看了一眼墨霜,反正神器是现成的,不用白不用。

  费了好半天的劲,成品是终于出来了,裱的花虽然不专业,也勉强能看。有股淡淡的鸡蛋腥味,甜甜的吃着味道还不错。

  “豆芽,先把这份送到老乔家去吧,交给小王氏。”桃花想了想,最后还是切了一块出来。

  “主子!你费了半天的功夫,自己还没吃一口呢,怎么能给她们送去呢?”兰芝第一个不干。

  “兰芝,你也是快当娘的人了,养儿方知父母恩,你总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到时候没孝心吧。主子虽然孝敬的是小王氏,又何尝不是对自己娘亲的一番心意?”首先出来反驳兰芝的是竹妈妈,竹妈妈的反应桃花一点都不奇怪,这些天,教导她的就是仁义礼孝。

  “主子,你能这么做老身非常开心,主子的娘亲若是看到,必定也会欣慰的。”竹妈妈一幅孺子可教的样子。

  这具身体的亲娘到底会不会欣慰,桃花不知道,也不打算知道。她这样做,只是出于对一个失去孩子的娘的安慰罢了。有时候桃花也想过,这具身体的身世到底是怎样的呢?会不会又是一地狗血?不过那名婢女会冒险求云福救自己一命,想必亲娘也不会是大奸大恶的人吧。

  小小的一块蛋糕到了老乔家,放到小王氏的手里,不想却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以乔得旺为首的力主把这个蛋糕送到府城去,交到老三媳妇杨氏的手里,希望能换来一定的价值。

  而小王氏却难得的坚持应该归自己所有,这是闺女给自己的回礼,是她曾经生过一个闺女的见证。

  “闺女?哪个是你闺女?养了这么些年,结果养了个白眼狼,对旁人都比对咱们好。”乔得旺谈到桃花心里就有气,有一回找她要一百两银子去赌场,那么点钱,对她来说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可她不但一分没给,还给教训了一番。

  “爹,说话可得凭良心,桃花对咱们家够好的了,现在村里哪家有咱们家过得好?”满仓对他爹的行径实在看不过。

  “哼,那是她给你开了店,你才向着她,你四叔我啊,快穷死了,也可没见着她半点好。”乔得喜在一边阴阳怪气儿。

  “你一天到晚啥活不干,指望谁救得了你?”老大乔得财对自己这个最小的兄弟也是没办法,打小父母偏疼着,养成了好吃懒做的性子,娶了媳妇分了家也不好好过日子。

  “大哥你就别说话了,当初要不是你胳膊肘往外拐,那些好田好地,还不都是咱家的?我就是坐在家里收租的地主老财,何须过得这般窝囊?”乔得喜最听不得老大说话,陈年旧事不代表他已经放下了。

  “窝囊?过得窝囊的只有四叔你吧,人家的东西再好也是人家的,别眼红啊,拿出本事自己挣就是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把女的下面扒开添视频,那我就做到你叫

下一篇: 污污的话把对象撩硬,女人什么姿势下面最紧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