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把女的下面扒开添视频,那我就做到你叫

把女的下面扒开添视频,那我就做到你叫

作者: 来源: 2021-11-10 22:06:09

把女的下面扒开添视频,那我就做到你叫

  “不,不是,绝对不是。”小脑袋摇得拨浪鼓似的。开玩笑,又不是嫌命长!

  她现在就像拿刺猬的狗,啊呸,谁是狗?蹲那儿的才是狗。

  确实是无从下手。三尺软剑挖土,没有着力点啊,包了几层树叶,慢慢试吧,谁叫肚子饿呢,吃东西还是昨天早上的事了。

  看着桃花认命的样子,沐风扬觉得心情很不错。不自觉的想起,很早已前,也有那么一个孩子,拿着他的剑挖土还嫌弃来着。结果那把无影剑他再没用过。

  桃花一边跟泥土做斗争,一边瞥着那个坐在火堆边云淡风轻的身影吐槽。实在怨念啊,手上又被划破了几道口子。

  “喂,你干什么?”

  “当然是做工具啊。不然挖个坑要到猴年马月啊。”砸一段剑尖下来也比这么老长一把剑顺手啊。

  沐风扬惊得不轻,那丫头是准备把他的剑给毁了吗?

  哼了一声,那人一把夺过软剑,唰唰几下,地上两个坑不大不小。桃花的眼有些看直了,软不啦叽的一把剑到了他手里,站得直挺挺的,挖起土来跟切豆腐差不多,这功夫也太神了吧。有这功夫,早出手嘛,弄得她手都伤了,算怎么回事?

  不过,要是自己也会那么一招半式?嘿嘿……

  忙完了,坐等吃的。桃花侧过头,抬首正对上那人如玉的脸。长得……蛮妖孽的,在袅袅的烟雾里,如嫡仙般的面庞沾染了几分柔和,给桃花一种邻家大男孩的错觉。

  “类个,大侠如何称呼啊?”

  “……”

  “你看啊,我被你连累差点没命,是不是得有所补偿啊?”桃花耐着性子。为达目的一步步把人往坑里带。感觉有些像拐带小红帽的狼外婆,虽然专业性不强。

  “……”

  “我救了你。送你回家。”

  “你那个功夫……啊?什么?”出乎意料的,竟然得到了回答!

  不过那什么意思?是说两不相欠的意思吗?

  “你欠我。”

  晕。说好的邻家哥哥呢?就算有心理准备,还是有点低估他的无耻啊!

  “要是我被人杀死了再送具尸体回去还有意义吗?”不管了,不管了,这人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啊。大声吼了再说,太憋曲了。

  “你没死。”声音还是那么平静。人家根本不受影响。“不过我不介意送一具尸体。”慢慢的,一字一句……

  额!什么意思?怎么浑身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桃花忍不住一个哆嗦,气势汹汹往他跟前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移了两步。突然意识到,这个人昨天才从刺杀的包围圈里冲杀出来。那双手血淋淋的……搞了半天,桃花才意识到,自己才是那个可怜的小红帽!

  沐风扬本来只是想止住这丫头喋喋不休的套近乎的兆头。没曾想看到她缩着小脖子,慌忙后退的戒备样子。忍不住嘴角上扬。

  桃花惊得目瞪口呆,可怜她的心脏,受不住啊,刚才她看到了什么?那面瘫似的脸上出现一抹轻笑?那笑容徐徐绽放,干净的像纯净水、不带一点杂质。那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般的人物!有不明真相的群众真的就会被骗了,太……太惊悚了。

  “风扬。”

  那人突然开口,桃花正在撕鸡腿的手不由得一哆嗦。

  “我的名字。”

  桃花很想白他一眼,不过不敢。好端端的吃东西,突然说什么名字,怪吓人的。

  沐风扬全没有吓着人的自觉,一心扑在那烤鸡上,没尝出佐料的味道,却很香、很嫩,是记忆中的味。

  “这个叫什么鸡?”名字他已经记不大清楚了。

  “叫花鸡。”

  哦,好像是。滋味儿还不错,应该是恒河府特别的吃法吧。

  “咳!那个匕首,是别人送到我家里的,至于是什么人,我也没见着。”桃花想了很久,干咳了一声,还是决定早点坦白吧,不然人家到时候翻了脸,大闹幸福庄怎么办,她不确定那么多人加在一起能不能承受住他的怒火。

  桃花说完,忐忑不安的望着那个风扬,像等待判决的囚犯。可人家专心致志的啃着鸡肉,半点反应没有。

  妈呀,这人太无常了,招惹不得,还是赶紧撤吧。

  桃花蹑手蹑脚的走了一路,生怕踩死了一只蚂蚁。哦,不是,是生怕那人一时改变主意,像捏死蚂蚁似的把她给捏死了。

  “你去哪?”身后的声音落在桃花的耳朵里,不亚于一颗惊雷!

  “不……不去哪。回,回家。”啊呸,好好说话,怎么结巴成这样?桃花自己都有些唾弃自己,不过想想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拿捏住别人的,打又打不过,生命可贵,示点弱应该也不算丢脸吧。

  那个风扬也不吭声,突然横出一只手,抓了她的手就往相反的方向扯。

  那手很大,牵着她的手,把整个掌心都包容到里面。桃花只觉得掌心里像挨着一团火,或者又像贴着一块冰,浑身不自在,想想那好看的表皮上面,可是血债累累啊!尽管只是那么短短的一瞬间。

  温温的,软软的,那种触感由手传送到手臂,竟引起了心里的悸动!沐风扬从来不知道与一个人肌肤碰触是这样的感觉,好像还不错。当时他真不是故意的,只是看她走了完全相反的路,顺手拉她一把而已,哪知碰巧拉到了手,虽然这个丫头还是个孩子,毕竟男女有别,好像自己过分了点。

  “出路应该往这边。”丫头神色慌乱。看来真把人吓着了。

  桃花不禁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吓唬自己,想得太多了。这人想杀自己早杀了,哪还用等到现在?再说就算他要杀人,再小心也阻止不了啊。想通了,胆子也放开了些,干脆大大方方的跟在他身后走。

  “吁——~!”那人一声口哨之后。桃花就看到自家的马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了。

  对了。马在这儿,那兰芝她们呢?想到这里,桃花的脸色唰的就白了。看向那个风扬的目光自然就有些不善。

  “你的下人都没事。”

  风扬似明白桃花心中所想,解释了一声,拉起她嗖的一下就跳上了马背。

  他的骑术极好,那匹马在他的手里充分的发挥出了战马的本色。桃花只觉得树木飞速的在眼前倒退。耳边风声呼呼。眼睛一睁开,感觉下一刻就会撞到某一棵树上。弄得头破血流。

  桃花没胆再看,只得一个劲儿的把身体缩起来,那人似乎还不过瘾,吆喝了一声。马儿跑得更快了,桃花连连后退,抓住鬃毛的手滑脱了几次之后。不得不转而拉住风扬的衣服,慢慢的整个人像一个八爪鱼都窝到了风扬的胸前。

  待马速减下来。桃花很不自在的移开,与他拉开有限的距离,顺便很狗腿的帮他抚平身上被她揪出折痕的衣服。

  “那个,风扬是吧,到这里就好了,我自己回去。”已经踏上官道,过不了多久就能到家了。“万一你的对头还在……”

  “没事。”沐风扬心里一暖,这丫头是担心他吗?这几年都不知道遇刺多少回了,身边连个述说的人都没有。

  如果桃花知道她的一句还没说完就被打断的话会是这个效果,非得气死,狗血三升有没有?明明就是觉得这人是个移动靶子,跟着他不安全啊。谁知道那些黑衣人死心了没有,万一遇着,自己这条多么珍贵的小命不得彻底炮灰啊?

  马走上官道,速度再也没有刚才那么吓人,沐风扬刻意放缓了马速,桃花苍白的小脸显然很不好受。

  “小言,你要小心着点那个叶府。”

  桃花惊得猛回头,额头直直撞向后面那人的嘴唇。后面的话突然噎住了,该死的,那两片水润红唇的触觉真的……很好!该装做十三岁的小萝莉什么都不懂若无其事吗?桃花确定她真的很为难,毕竟不是真的只有十三岁,场面不可控的变得尴尬起来。

  “有事你可以去找杜家。”突然的变故确实是都没料到的,虽然碰触的感觉很好,不过沐风扬觉得自己有必要化解这个意外带来的不自在。

  “杜家?你是杜家的人?”这个真不用纠结的,意外而已,再说自己的外表只是个小女孩呢,桃花忽然清醒过来。

  “算是吧。”

  果然,怪不得知道自己的名字,跟杜灵儿来往了好几年,不少杜家的人都认识她。这下什么都好理解了,做为土匪,多几个寻仇的人似乎就不奇怪了。

  不过,转瞬间,桃花肺都要气炸了!好你个土匪,明明认识自己,还那么狂拽狂拽的,动不动尸体尸体的威胁人!

  “哼,告诉你啊,我跟你家小姐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你给我老实点,敢再威胁我,定叫你好看!”回头很嚣张的瞪了他一眼,桃花才觉得心理平衡了。

  沐风扬表情愕然,这丫头果然不像表现出来的温顺可爱。不过好像这样的表现才更配她一点,随即无声的笑了笑。

  桃花胆子是真的大了,有后台的妖怪就算孙悟空再厉害还不一样得乖乖送回去啊,咱就是有后台滴。

  “拿来!”到了水口村的地界,桃花翻身下马。

  沐风扬只看见一双粉嫩的小手忽悠忽悠的在眼前晃动,突然有一股抓在手里的冲动,然后,他也正要这样做。

  “匕首!拿来。”桃花很不满的瞪着那个风扬。怎么表现得跟个白痴似的?果然这人就是个纸老虎,戳破了不值半文,亏得她提心吊胆了那么久。

  “它叫青寒。”沐风扬楞了一下,还是痛快的把青寒递给了她,

  “青寒?是个不错的名字。不管你跟它有什么关系,但它现在就是我的,我的!知道吗?”桃花觉得有必要强调一下,不然下回这家伙不知道又弄出怎样的事来,虽然他是朋友的属下,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是。

  “嗯,你的。”这人一下变得很好说话。

  “好了,只要我的人没事,这次的事看在你家小姐的份上就算了,这马也借你骑回去,不过得给我养好了,瘦一点都不成啊。”占着理的时候就得好好嚣张个够,这些土匪可不是善茬,为了自己小心谨慎那么久也得出口气。

  桃花大摇大摆了走了几步,突然回头,那个土匪牵着马,还站在那里。

  “那个风扬……”

  “我叫风扬。”

  “好吧,风扬,给你家小姐带个口信,我家兰芝的嫁妆被你,不,你们的事给毁了,记得让她给补份嫁妆过来。回去吧,别叫人担心。”

  小丫头一本正经的朝他挥了挥手,像个小大人似的交代,沐风扬只觉得阳光下的那个小身影突然璀璨起来,满脑子都是那双水灵狡黠的大杏眼。

  还好这次的事件影响真的不大,几个人都没事。只有麦穗、韩勇伤得严重一点,不过也没什么大碍,休养个十天半月的也就好了,看来风扬出现得很及时。桃花的这次遇险却在幸福庄高层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她回来的时候,胡大力、耿忠带着人还在外面进行拉网式的搜寻。韩勇更是自责得不行,带着伤也不敢好好医治,日夜守在村口。

  “桃花你终于回来了!我都快活不下去了。”大大咧咧的金嫂子一把抱住她,哭得像个孩子。

  兰芝几个泪包就更不要说了,桃花很无力的表示,自己很累,需要休息,几人才慌忙让她收拾了好好休息。斗智斗勇也是很累人的活计。

  对于杜灵儿的好意,桃花是不会跟她客气的,况且武功高手,正是她目前所缺的。听风扬的口风,那府城的叶府算是注意上她了,不知道会出什么后招,心里还没数。

  那四个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角色,土匪窝里的杀才。随着他们一起的还有他们的卖身契,这东西在这个时代就像是被人牵在手里的风筝线,仍你飞得再高,只要主人把手里的线收一收,照样跑不了。

  “你们介绍一下自己吧。”虽然桃花觉得站在这四人面前,有严重的压抑感,但该问的话还是得问。

  “在下吴凡,原是杜家护卫十三小队的队长。”

  这人一身短打,二三月的天气里已经搂起了袖子,露出油亮虬结的健子肉,浑身上下鼓鼓囊囊的肌肉散发着凶煞之气!回话的时候扑通一下就跪在地上,那闷响的声音可以听出下了多大的力气。桃花听得胸闷,这人真是个狠角色,怎么就下得去腿!如果这是他在展示他的力量,或许是有意给新主子一点下马威,那他的功夫没白费,他成功了!

  “在下许彪。”

  虽然也是一声闷响,好在桃花已经有了些许免疫。这人身形比吴凡稍矮,纵是这样,但带给桃花的压力也是毫不逊色。两尊大汉山一样的跪在面前,无形中的气势如虹,哪里看出半分为人奴仆的觉悟。

  “奴婢二人还请主子赐名。”另两个人向桃花行的是妇人的福礼。动作一板一眼,规范得无可挑剔。

  说话的是其中年纪稍长的女子,大约三十来岁。面目清秀,只是脸上毫无表情。年纪小点的也有二十多了。两人就那么平静的站着,却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如果说那两个男的是下山的猛虎,气势逼人,那这两个女的就如同出鞘的宝剑,寒冽而凌厉!

  桃花看得哭笑不得!再看不出这四人是故意的,那她这双眼睛就算白长了。

  有本事的人有点脾气是应该的。可一来就给姐摆这样的下马威。真的好么?逼你们为奴为婢的真的不是我啊!

  这样的人,除非能让他真心降服,不然放在身边更危险。

  “原来叫什么名字还叫什么吧。”早晚得还回去。桃花也不用费心思取什么名字了。

  “奴婢墨竹。”

  “奴婢墨霜。”

  桃花扫了一眼面前的四人,才发现这简直就是烫手的山芋。四人的卖身契确实已经在她的手里了,可这样真的不保险。不说万一这四人心存异心,就是直接开口索要。她也没法拒绝啊。

  桃花想了想,叫胡大力招集全庄的护卫队到训练场。

  “你们四位身怀绝技。我人小力微,本也无心驱使你们。”桃花面色一变,“只是我庄偏居一隅,生存不易。上下千余口人,都是在早几年的祸事中幸存之人,还请四位不吝赐教。如能练得一身气力,得已自保也是他们天大的幸事。”

  桃花的想法很简单。你们不能为我所用,就帮我练兵吧。

  吴凡等人闻言一怔,这小娃儿没在他们面前摆谱!随即又不以为然,哼,算她识相。

  几人到场时,幸福庄护卫队已经集合完毕,一排排一列列整整齐齐,精神抖擞,如山上挺拔的青松。

  这些庄民大都是流离失所的灾民,走投无路下被桃花收留下来,才难得的过了几天丰衣足食的安稳日子,那是分外珍惜。前几天自家的主子出门却被人劫持,个个都是惊慌失措,万一有个闪失,他们的好日子也要到头了。最气人的是连他们中练得最好的韩勇都受伤而回,无能为力,看来自己沾沾自喜的本事还是不堪一击啊!

  这个认知让每个人心里都憋着一团火。

  接到训练的命令,当着自家主子的面,每个人都发了狠,如同面对的是那天的劫匪,拿出自己最佳的状态,力争发挥到最好。

  五百精锐,手中木棍使得虎虎生风,动作整齐划一,喊杀震天!

  吴凡等人越看越惊,这样的气势,就算放在一线天的兵丁身上,那都是没有的,更不要说这还是一群下田种地的庄稼汉子。

  不懂行的人或许只能是看得热闹,可在他吴凡的眼里,却是非同一般。这些人的招式看似简单,却招招致命,步步杀机,出手就是要命的架式,如果是两军对垒,那就是碰者死,挨者亡,完全是以一敌十不成问题。

  随着护卫队从团体操到军阵,再到两两对打,这四人的脸色越来越严肃,再不见丝毫怠慢。特别是吴凡,已经开始下场围着满场转,有动作不到位的,还会伸手指点一二。

  桃花看得心里真乐呵。这吴凡就是一线天练土匪的,她果然没有看错,当老师的就是容易带着偏执,见不得人有瑕疵,现在不是已经开始工作了吗?

  许彪就直接多了,看得热血沸腾,时不时自己照着他们的样子比划一下,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这人应该是个中精英,单兵做战的好手。

  墨竹和墨霜两位依然纹丝不动,不过桃花能感受到她们时不时的打量。

  演练进行了二个多时辰,连吴凡都已经退到场外休息了,胡大力却一声喝令,五百人集合完毕,却背起一块大石围着训练场跑起步来。

  连着跑了十来圈,队形依旧整齐,这回吴凡不淡定了!

  “这些人还能折腾?”要说之前看到的他还只有欣赏,那现在这支队伍的耐力就让他备受打击了!

  在这样的冷兵器时代,有很多时候自身的耐力才是决胜的关键,这时候交通靠走,通讯靠吼。一场战事说好速战速决。那速度也是有限。就算一时占了优势,却后继无力,战败也是板上钉钉的。

  幸福庄的这支队伍,无论是守是攻,战斗力都惊人,整个庄园不要说固若金汤,就是三年前那场大多数地方人过村空的暴乱。再来一次。到这里绝对会折戟沉沙。

  “小姐,这支队伍交由在下训练如何?”这么好的底子,不训练出正果来。不甘心啊,吴凡看得心痒难耐主动请缨。

  可见他是有眼力之人,幸福庄的护卫队,那可是桃花花了不少心血。参照前世特种兵的训练方法打造出来的,这样一支队伍。在带兵之人眼里那就是无价之宝!

  当然他们还有所欠缺。桃花自己只会一个花架子的跆拳道,胡大力、耿忠以前也只是府城巡防营的小队长,最多也就了解一下简单的战阵,对打、博斗技巧都是他们的弱项。

  但有吴凡的指点就不同了。杜灵儿书信中有提及。他们可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高手,万军之中直取敌将首级的角色。

  “好!从今日起,这支队伍先交由你训练一月。每日半天,至于以后。那就看成效如何。”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在下绝不负小姐所托!”

  桃花可以感受得到吴凡这一刻是真心实意的。跟这些豪爽的汉子打交道就这点好,丁是丁,铆是铆,那都是一口唾沫一根钉的主,不会玩花招,耍手段。

  “那我呢?我干什么?”

  许彪没有吴凡的陈府,凡事都以吴凡为风向标,这回儿已经被激得摩拳擦掌了。

  桃花冲胡大力一使眼色,二十个清一色十岁左右的孩子英姿飒爽的迎面走来,在桃花等人面前排成两行站定。

  许彪望向桃花,得到微笑示意,心花怒放的一个个检查起来。

  “哈……不错,不错,个个骨骼匀称,都是练武的好料!”片刻之后,许彪哈哈大笑。

  吴凡训练的是幸福庄的中坚力量,顶梁柱,给许彪找的学生却是特种兵的苗子,到时候随便哪一个都能顶一支奇兵。这也是桃花在第一次去府城路上见识过真正的高手后受到的刺激。身边没几个高手,睡觉都不安稳。

  这两人已经安排好了,而且是皆大欢喜。剩下的还有墨竹和墨霜两人。

  “小姐不用费心给奴婢们找学生了,奴婢们的任务就是伺候小姐,保护小姐的安全。”墨竹见桃花的目光看过来,立马开口。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就算她有一长串的计划,这时候也不好再做安排,而且杜灵儿在信中对这两个人提得很少,只说可以放心使用,绝对忠心之类的。

  当然人家话是这样说,桃花也不好真的去使唤,况且她并不是一个特权阶级土生土长的人,还接受过新社会人人平等的教育。

  以前兰芝跟她的关系说是婢女,还不如说是朋友更贴切些。新添的麦穗、豆芽、禾苗三个也是刚到身边,她们帮忙最多的也只是缝制衣服什么的,这个不是桃花不会,真心是纯手工的伤不起,她就跟那根小小的绣花针犯冲。

  好在兰芝的成亲之日很快就到了,做为一个解除了奴籍的奴婢,情况又有不同,那些繁文缛节桃花是真的弄不清楚。这下有现成的人,自然就全权交由墨竹和墨霜代为处理了。

  这四人总算是暂时安排停当。其实桃花这样处理也算是误打误撞,歪打正着了。那吴凡和许彪本来不同于一般的奴仆,而是杜家的家将,地位之高在一线天那都是数得着的,除了当家人可以随便使唤,一般人没那个支使他们的胆。只是杜灵儿当初听到桃花差点遇难,方寸大乱,看中他们一身的本事,才派过来的。

  这两人心高气傲,哪里会是任人拿捏的主?而且还是这么小一个女娃!带着一肚子的火气来的,没曾想桃花非但没摆主人的架子,还对他们礼遇有加,把庄子上最精锐的队伍和未来的希望都交到他们的手上,衣食住行,全都是最好的招待。

  两人在幸福庄住下来,整天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慢慢心中郁气也散了。越来越享受完全有别于刀头舐血的平静农家生活。

  一年之计在于春,正是播种的好时节,桃花亲自指点,用大棚技术育出的红薯苗已经可以移栽了。种红薯是今年的大事,毕竟是新品种,马虎不得。

  早早的,桃花穿着粗布衣裳就下了地。耐心的教大家一定要每段藤上有三个节点,这样成活率才高。

  过了花期的紫云英贡献了足够多的蜂蜜,已经被犁耙翻压到土里,已经被捂熟成了绿肥。现在一段段的红薯幼苗分取出来,被运到地里,再被种植下去。

  桃花似乎可以预见成片的红薯叶在风中招展,挖出又肥又大的红薯块茎堆成山。浑身都是劲,手下动作也越来越快。

  这本是极平常的生活,落在墨竹墨霜眼里却又不一样了。

  这两人见惯了高门大户的闺秀,对于这个村姑第一时间是看不起的。主子的命令不能不从,却并不能表示她们的内心心悦诚服。训练场上的一幕,对吴凡、许彪两人的作用更直接些。不久之后,当他们两人知道这一切的训练方案都是出自十三岁的桃花之手,两人直接的对她表示了臣服。

  墨竹和墨霜虽然也武艺高强,却并不会练兵,对兵营之事知之甚少。相反,对于一庄之男丁唯一个女子之命是从,还有些看轻的味道。

  现在见桃花粗衣布裳,熟练的穿梭在田间地头,更惊叹于打听来的这种叫红薯的新物种,产量惊人!在物质如此贫乏的时代,多少人吃不饱肚子而活活饿死,就连墨竹和墨霜都有家人是饿死的。所有人自然而然的对粮食有一种近乎虔诚的敬畏。

  而这种新物种,会种的,是这个小村姑!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好看的肉文:宝贝我们是去阳台还是厕所

下一篇: 从下面一直亲到上面视频,我就是要当着他的面做你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