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是想你的声音啊|桃桃多肉 时拓po,配合地任由她摆弄

是想你的声音啊|桃桃多肉 时拓po,配合地任由她摆弄

作者: 来源: 2021-10-30 23:17:17

压迫感,把她在旁边忙碌着的两只手衬得小巧纤细,可现在却配合地任由她摆弄。

    原本戴在他手腕上的那块表被摘了下来,表带内侧还带有薄薄一层温度。

    周叙深又问了同样的问题,“为什么挑这一只送给我?”

    “好看呀,黑白配色应该是你喜欢的,不会显得轻佻,但是也不会太死板老气,不落俗套。”

    “那为什么怕我不喜欢?”

    “……我没见你戴过这种材质的表带,而且怕你会觉得款式太活泼。”说完,姜嘉弥又迅速补充,“但我觉得戴上肯定会很好看的!你不知道,那天sa说新到的那个系列适合三十岁以上的人,可我觉得那些款式都好难看好老气,和你的气质一点也不符合。”

    她一边细细碎碎地说着,一边笨拙地替他将表带扣好。

    周叙深始终专注地望着她脸上鲜活娇俏的神情,漂浮在他耳旁的絮语柔和得如同清茶的回甘。

    “好啦!”她调整好表盘的位置,松开手。

    他摸了摸她的头顶,低头看向左腕。白金与墨黑的搭配一点也不张扬,却也的确是他从不会收入衣帽间的款式。

    他不怀疑她的眼光,却无从判断自己到底是否适合。

    “觉得合适吗?”他垂眸若有所思地沉吟片刻,微微侧过头望着她。

    “怎么觉得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姜嘉弥撇了撇唇角,攥着他的手腕,把他的手举到灯下,“不要问我的意见啦,你自己觉得怎么样?”

    她回过头,虽然背着光,但眼眸依旧亮得令人难以忽略。

    周叙深喉结微动,转而将她的手攥在手心里,轻笑着“嗯”了一声,“很好看。”

    “反应这么平淡,感觉不像喜欢的样子。”她目光闪烁地嘀咕。

    “那我应该怎么做?”他失笑,故作思考,“要不要下车抱着你转个圈?就像电影里那样。”

    她一下子被逗笑了,“才不要。原来你也会想到这么俗套的桥段。”

    “俗套吗。”谁知他挑了挑眉,抬眸隔着车窗慢条斯理地环顾四周,口吻竟然认真且坦然,“偶尔俗套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说完,他将换下来的腕表随意放进盒子里,又将系好的安全带解开。

    姜嘉弥呆住,探究地看着他,“你开玩笑的吧?”

    周叙深不置可否,径直推开车门下了车,然后绕到副驾一侧,替她把车门打开。

    “下车吧。”他一手搭在车顶上,微微俯下身,朝她伸出一只手。

    她边摇头边往后缩,“不要。”

    “你是小姑娘,他们要笑也是笑话我这个一把年纪的人。”

    这语气仿佛大人在哄小孩儿,说小孩子无论做了什么丢脸的事都能被宽容和原谅。

    他又往她面前伸了伸手。

    姜嘉弥见他坚持,顿时犹豫了起来。

    气氛刚刚因为送礼物的事和缓,她不忍心扫兴,于是犹犹豫豫地伸出手去,指尖在他掌心试探性地戳了戳。

    周叙深长指收拢,握住她的手轻轻往外一带。

    在她脚踩到地面的那一刻,他手忽然架住她将她抱出来,随即又像逗小孩玩儿似地将她举高。

    姜嘉弥一瞬间被举到半空,接着又向下“坠去”。夜风呼呼地掠过耳边,她闭紧眼小声尖叫,差点以为自己要被抛出去,胡乱地去够他的手臂和肩膀,很快又控制不住地笑出了声。

    “周——”

    路过的人纷纷看了过来,她却已经捂着脸坠入他怀中。

    “周什么?”他闷闷地低笑。

    她脸埋在他肩上,害怕与兴奋之余心跳又急又重,故意要让他丢脸似地大声道:“周叙深!”

    这架势仿佛是要明晃晃地告诉其他人,刚才做出这种丢脸又幼稚的举动的到底是谁。

    然而他并不在意,也不计较,只是拍着背哄她,“要不要再来一次?”

    “还来?你能举得动吗……”

    话音未落,姜嘉弥蓦地感觉到他手臂又在发力,立刻慌忙抱紧他的脖颈,整个人像一只扯不下来的树袋熊似的扒拉住他,“不不不不来了!好丢脸,别人都看到了。”

    “我怕你误会我举不动你。”周叙深好整以暇地道。

    “怎么会呢!”她顿时夸个没完,说出口的话也顾不上细想,“你力气最大最厉害啦,就算再举一百次举半小时也没问题。快放我下来吧,肯定好多人都在看我们……”

    他笑了笑,如她所愿把她放回地上,状似无意地低声道:“能不能举半小时,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姜嘉弥怔住,下一秒血液上涌,脸颊热得不像话,腿弯处好像都隐隐疼了起来。

    她居然一瞬间就领会到了他的意思,果然近墨者黑。

    周叙深却气定神闲地替她整理头发和衣服,“现在相信我是真的很开心了?”

    “……相信了。”在她原本的认知里,他是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种事的,哪怕现在是晚上,周围也没有认识他们的人。

    他勾唇笑笑,往旁边走了两步,关上副驾的车门。

    “我们不上车了吗?”姜嘉弥揉了揉热度未褪的脸,茫然地看着他的动作。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是不是没搞你又痒了吧!

下一篇: 好看的肉文:宝贝我们是去阳台还是厕所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