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在车后面和岳坶做 枔靖就算是知

在车后面和岳坶做 枔靖就算是知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5:18:42

枔靖就算是知道对方所想,也不可能告诉他:她是个功德暴发户,还是走了狗屎运的那种。
那样会很吸引仇恨滴。
其实燕赤山原本也是想修炼一个土地神来当,可后来发现这职位看起来低微,实则要求还真不是一般的高。
不仅需要很高的功德,还要累世修行才行。
反正他累积到现在也没成功。
有一次那天道说什么来着,好像是说他的杀戮和功利心太强了,土地神需要仁慈宽厚庇佑一方生灵水土,反正他就是不适合做地方的父母官。
然而他发现自己和眼前这个土地神比起来,他那点杀戮和功利心只能是小巫见大巫吧。
罢了,事已至此,想那些也没用。
好在他现在也算是摸到了一些修炼的门槛,相信只要一直坚持下去,总有一天能问鼎神仙世界的!
只是可惜了这次行动,运筹那么久,最后竟是成了别人的,还欠了一个救命之恩,唉。
反过来一想,其实这个土地神这样也好,明说要什么,免得让人乱猜。
他微微抬头,看向面前的土地神,依旧只有一个人形轮廓,以及轮廓外面的那层光环。
然后他毫不犹豫地从腰间扯下一个小布袋,双手捧至枔靖面前,“这里面都是小民画的火符和辟邪符,还请上神明鉴…”
枔靖一边接过一边拉长了语气笑着应道:“呵呵,阁下还真是客气了啊。不过把这些都给我了你怎么办,这样吧,这个拿去……”
说着,从袋子里各取出一张火符和辟邪符,将两张黄符放到对方手里,然后将袋子自然而然地收入自己的虚数空间里,飘然离去。
燕赤山看了看手中两张符箓,躬身对着枔靖离开的方向,振声喊道:“多谢土地上神庇佑体恤之恩,赤山感恩不尽没齿难忘……”
他还想问什么,发现土地神已经不见踪迹了。
收回还有些疑惑的心绪,开始将村民的魂魄经过安抚净化后,再一一送回他们身体,剩下的还有很多扫尾工作,比如那些被关在地下的妇孺。
只能通过官府力量才行。
这里的事情直到小半个月后才终于结束,能量没赚多少还累的像狗,唯一的安慰是后期处理那些村民的时候得到一些感恩,算是小小安慰。
处理完后,他正考虑接下来去哪里降妖除魔,突然想到那个土地神说师兄和兰若寺,要不去那里看看。
以及总归是欠了人家一炷香,怎么也要到人家神位前敬奉一下。
…………
话说枔靖从黑水村离开,径直赶往小郭村,返回途中顺便把乌龟精的地图碎片收了。
看在他除了一开始给枔靖使绊子外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枔靖仍旧让他当这个山头的执事小仙儿,成为小小山神。
因为大战乌龟精鳖精以及在黑水村拔掉魔物据点,枔靖的赫赫事迹早已在妖鬼界传遍了,所以一路上经过的山川河流,但凡有小妖把守的,尽皆把地图碎片敬献给她。
很快,枔靖的管辖区域扩大到十二个村,跨越四个县。
枔靖基本上沿用原来的小妖掌管他们原本的地界,除非极个别像天机娘娘那样通过威逼利诱得到的神位,大部分都是实实在在为当地人做了好事,得到当地人的认可,从而敬奉为一方小神。
当然,这些小神除了迫于枔靖强大实力而投诚之外,还因为他们自身处境。
毕竟一个地方的神位就只有一个,但是因为这个特殊神鬼世界格局,有很多开启灵智而踏上修炼之途的鬼魂精怪,都想坐上这个神位。
更何况这些都是民间敬奉起来的神位,没有天庭敕封的神牌,谁坐上就是谁的,连天机娘娘的位置都有其他精怪惦记,更何况这些修为一般的小妖了。
所以他们投诚枔靖,也是想从她这里获得庇护。枔靖也理所当然给自己的下属提供庇护。
有一个强大的土地神当靠山,他们是土地神亲自封的小神,谁敢在打他们的主意,那就是跟土地神做对!
十几个村子看起来很多,实际上一个县就有一百多个村,所以这十几个连在一起,放在偌大地图上,就像是在小小驴儿岭周围的一条细线。
而且枔靖现在面临两个很现实且严峻的问题:天机娘娘这个老对头就不说了,盘踞一方,实力根深蒂固,死守着自己的驻地很难将其铲除。甚至还会号召跟她一样的恶鬼精怪们搞事情。
另一个则是,她收服的这些地图碎片涉及到四个县,这些县不管是在官面还是民间都有自己敬奉的神。
虽然没有神牌,也是如天机娘娘一样的偏神,而且也没有真正管理到这么偏远的村子,但……自己总归是动了别人的蛋糕,所以,接下来她恐怕还要面对更多的挑战。
回到小郭村正是张二媳妇难产的第三天,这家人仍旧没有放弃她,每天轮流守着。
枔靖分别将两个魂魄送走,一个回到自己身体继续接下来的人生,一个去与亲人做最后的告别前往轮回往生之路,好在铲除那伙歹人窝点多少分了一些功德,对她的轮回大有裨益。也算是不幸中的一丝安慰吧。
处理好这些后枔靖又马不停蹄地赶回自己的神位驻地——槐树村。
此时抛开所有任务因素后,她脑海中只剩下当时在干掉鳖精时留在脑海中的问题——谁在帮天机娘娘通风报信,怎么通风报信的。
自己离开神位这么久,虽然临离开做了一些准备,但是……总觉得有些不放心。
此时她可以用归心似箭来形容了。
远远的,她终于看到自己的家了……
咦,总觉得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劲呢?
枔靖看着被整理出来宽敞坝子,原本破败废弃的小路已经有人开始整理了。
而在她神位地方:
原本在表象之眼中是两块叠在一起粗糙石头,现在却变成了平整的石头上放着一个用石头凿成的神龛,人字的屋顶,里面还像模像样刻了一土地婆的神像。
原本在本质之眼中,她的神室就是一间陈旧破败的土墙房子,随时都可能散架的木门,而现在,变成一间白墙黑瓦的精美房子,房门是结实的厚重的木门。小桃树仍旧在原来的地方,粗壮而发达的根须紧紧巴在神室和下面的石台上,练成一个整体。
瘦小的树干上系着几条红布条,大概是村民觉得桃树根须裸露在外面不好,所以还可以捧了一些泥土在石台上盖住树根。
夭夭远远就透过树叶看到枔靖,连忙从细小的树杆往外钻。
就像是一个柔韧的大型毛绒玩具通过狭窄的缝隙,啵地一声挤了出来。
他欣喜地朝枔靖一弹一跳地奔了过来:“小土地,你终于回来了。他们要重修你的神室,所以我就把根挪开了。这是他们给你新修的,小土地终于有新家了。”
枔靖正要说点什么,视线被夭夭头顶上是造型给吸引住了。
“夭夭,你……”
夭夭身后拖着两条飘逸的红色丝带,一下子跳进枔靖怀里,激动的不停说着。
而枔靖则是忍不住捋了下挂在两个毛茸茸耳朵上的红色丝带,“夭夭,你这是……”
夭夭回过神,很是自豪地用细小的手将丝带捋到前面,“这是村民给我的祝福啊,小土地你看好不好看……”
枔靖看这对方那兴奋的样子,她实在不忍心打击,看来人和妖的欣赏点并不在一个频道上啊。
不由得想到以前看寺庙里的树,基本上每棵都绑了无数的红布条,是不是他们的树精本体扎满了红色丝带?
她身体禁不住恶寒了一下,连忙打住快要跑偏的思绪。
话归正题,枔靖才想起自己刚才想要问的关于自己神室的时。
才出差一趟,回来时房子就变了样。
心中也说不出的激动,而且她最担心的自己离开后精怪滋扰的现象并没有发生。
枔靖问道:“对了夭夭,我的神室是什么时候升级的?”
“就你离开后不久,几个村的村长带着十几个村民来敬奉香烛,好像还祷告请求过你的意见来着,而后第二天就来了很多村民还放了鞭炮,祭祀了三牲,重修了神龛……”
“祷告了,还请求了我的意见?”
枔靖下意识重复了一句,她好像想起了什么,好像……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当时她正在应对白衫几人,加上又有人插手,要应对突发状况,所以便随手应下,没想到竟是这样。
——洪灾让所有人意识到神明对他们的庇佑,也让几个村的村民更加团结。眼下稍微农闲一点,便准备联合给这个土地神的神室举行了一次升星仪式。
在这次盛大的祭祀中,在无数村民真诚的祷告和祝福之下,枔靖的神室积累的信仰念力从量变达到质变,从原本“0”级提升到了“1”级。
其实不用村民的念力神室也能提升等级的,就像钟淼的府邸一样,就是村民的念力和他自己用能量提升的结果。
不过神室升级就像将原本的普通茅草屋变成砖瓦房或者别墅,需要将门窗墙壁顶棚以及地面全面升级才行。
枔靖计算了一下,单单升级一扇门的能量就需要好几千,如果是墙壁之类的话,没有几万拿不下来。如此,所有的加起来至少几十万!
就跟在凡人界修一座房子的价钱差不多!
这个投入实在太庞大,枔靖觉得就算有了一点家底,好钢也要用在刀刃上,况且她又是个吃得苦耐得住的人。
住的地方窄一些,生活简朴一些无所谓,只要实力提升了,能在这个神鬼世界自保,那才是她目前真正应该去追求的。
现在好了,这次这么多村民一起来敬奉,加上受了大灾,很多人都得到土地神的庇佑,感情非常真挚,念力也非常醇厚,这才能让神室达到升级要求。
实际上在这两天时间还发生了很多事,比如天机娘娘本来想趁着枔靖离开的时间,召集一些失落的精怪去搞事情。
却不料遇上了村民给神室的升星活动,于是在强大的人气之下,那些小妖根本做不成什么,反而被在四方山修行的一些鬼物精怪给好好教训了一顿。
让天机娘娘吃了一个哑巴亏,再加上放风出去给枔靖使的绊子也纷纷流产,可谓郁闷到家了。
此时枔靖喜气洋洋住进子民为她造的新家,而天机娘娘在华丽的神位上生气。
…………枔靖看着面前空旷的房间,差不多一百平方的空间,除了四面墙和中间已经快堆到天花板的供品,竟然连一个区间分隔都没有?!
【名称:神室
所属:枔靖土地神
等级:1(可自行改造)
整体防御:30000(门:……;窗:……;墙体:……)】
枔靖看着“可自行改造”几个字略略愣了下就回过神,哦,原来是神室虽然已经升级了,但是内部如何布局还是尊重神祗的个人喜好。
就像是现在只是一个毛坯房,还需要自己去装修。
她确定“装修”不需要从她腰包里消耗能量才放下心来,脸上带着轻松愉悦的笑意,小手一点——于是房子的属性面板呈现眼前,并且还出现了房子的三维立体图形。
现在她只需要动动小手,就能任意改变房间的格局,比如这个地方应该有一堵墙,这里设置成卧室,这里储物间,这里是阳台……
此刻,她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生前购买的那套按揭房,那可是她逛了无数个楼盘参考了无数户型后决定下来的。
没想到现在会以这种方式住“进去”。
随着她的小手在立体图像上指指点点比比划划,现实中的房间里也开始相应变化。
毕竟现在面积比原本的大的多,于是将储物间和阳台的比例放大……
一通“指点江山”后,枔靖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
现在,她可以自豪地说,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是她通过勤劳的双手“点”出来滴!
她小心翼翼地踩在光洁的石板地面上,手指轻轻从结实的墙壁上拂过。
她来到房门前,门扇变成了用料十足的厚重木门,光看这样子也比以前那破门更结实,枔靖有些感慨又有些老怀大慰地拍拍门。
然后挨个儿地查看房间,意念一动,原本堆积在一个房间里用具各归其位。床铺安排在卧室,钟淼送的各种锅碗瓢盆也终于有了归置,全都放进厨房里。
枔靖早就想亲自下厨给自己改善一下伙食。
不是说她现在伙食不够好,而是总是吃供品,村民做的什么味道就是什么味道,一开始没有东西吃的时候啥都是人间美味。
现在物资充裕了,这嘴也渐渐养刁了,也开始矫情起来了——天天都是各种肉食水果米面之类,天天都是一个造型,真的有些腻了啊。
她迫切地想要体验一下前世丰富的味觉享受,当钟淼给她送了锅碗瓢盆来时,还弄个火堆捯饬了两次,后来发现没有灶台,想要弄出一顿食物实在太难。
……这下好了,以后就算是没有任务而闲下来,她除了晒太阳拔草溜达之外还可以给自己做做美食啥的。
储物间自带储物架占据整面墙,就像中药柜子一样被分成一个个的小格子。
表面上看起来很普通,但真正使用起来却比她想象的更神奇更人性化。
储物架上下一共四层,每层四格,每个容量大概一立方左右。
最上面那层抵到天花板,一般来说存取东西很不方便。
但这个却不需要她亲自伸手去拿,只需要一个意念就行。
意念一动,那格子里的东西就会呈现面前,再意念一动,拿出来放进去操作自如。
这个架子真正的好处不仅让她的那些堆成了山的供品有堆放之处,还能按照她的设定,将供品自动归纳到相应的格子里。
没错,就是自动。
就像这时,在她的神位前还有三三两两的村民特意来烧香敬奉,那些一缕缕如同透明粉条一样的线香便自动飞入其中一个格子里了。
而不用像以前那样挨个地整理归类。
枔靖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厌烦这种“收获”的感觉了,供品代表的是食物是能量是精力值,简直比前世的钱还要好的东西。
整理供品就是在数钱。可是她现在竟然不喜欢数钱了……
枔靖把自己的小窝布置的十分温馨。
因为不像凡人世界里的房间需要打扫,所以在供品物资充裕的情况下,她在房间里铺上绒绒的地毯,除了躺椅外还有各种松软的抱枕。
所有一切都平静下来了一样,什么天机娘娘的威胁,地图扩张的隐忧……这些都留着明天慢慢去思考,她现在只想美美滴享受这一切,美美滴睡一觉。
这一晚注定是无比放松和舒适的良辰美景,枔靖赤脚踩着柔软的地毯,躺进松软的被窝,不管哪个姿势都无比的舒服自在。
这一晚注定会有一个香甜的美梦。
梦中,枔靖感觉自己就像飘在一团白云上,白云就像儿时对云朵的遐想一样,柔软的像棉花一样。
而后,她隐约听到从四面八方传来絮絮低语声,像是祷告也像是祝福,绵绵不绝于耳。
她还想在棉花的云朵上多待一会,可她发现云朵竟然慢慢往下沉,而周围的絮语变得更密集更清晰起来,直到云朵终于停靠,而她也从梦中悠悠醒来。
餍足地伸个懒腰,感觉魂体更加凝实,对周围事物的感知更加真切。
从回来就开始整理房间,然后好好睡了一觉,还没来得及查看属性值。
枔靖意念一动,小手在空中随意划过,魂体的属性值面板凭空出现。
【名字:枔靖,槐树村土地神。
等级:6
精力:80/80
力量:104
防御:6+30
攻击:12+300】
几个重要的属性均有所提升,而且精力值也从原来的六十点上限提升到了八十点,意味着她在不用恢复精力的情况可以持续战斗时间更长。
枔靖又在旁边打开神牌的面板:
【土地神之位】
【等级】:5
【灵池】:160.2万
【姓名】:枔靖
【神职】:管理地方事宜,维护三界稳定,造福一方
【辖区】:槐树村,千家村,上树村,小郭村……一共十二个村
【功德榜】:功德值:100万,排名:100万+
【人口】:5.4万
【物品栏】:【聚灵葫芦瓶,因果灵镜,骷髅头,困灵符】【供品:……】【收集:养魂木*4,4级内丹*1,6及内丹*1,8级内丹*1……】
【许愿录】:……
【修行录】:……
【仓库】:……
【商城】:……
自从神牌再次升级后,不再有存取能量的限定,所以枔靖便将聚灵瓶收集的能量自动归纳到灵池中。
看着扩大的灵池,充斥着满满的能量液,还有在里面浮浮沉沉的法器,枔靖心中充满了幸福感。
瞧,她这人其实很容易满足的。
既然这么有钱了,魂体升级可以安排上了。
升——
魂体提升到九级是一道坎,现在六级,只差三个等级了,越往后所需的能量就越多。
枔靖很想看看越过九级后,自己身体会出现什么变化。
依照现在每提升一次魂体都会凝实一点来看,到最后会不会变成一副真正的身体。
一百多万能量呢,升。
从六级到九级只花了不到四十万…枔靖可是一边看着自己的手,一边点下“升级”按钮的。
没变化,没变化,还是没……
除了各项属性提升,而对于魂体比之前更为凝实之外,并没有出现“变成实体”的现象。
看了眼灵池中依旧“庞大”的能量储备,她在一次点下“升级”。
这一次没有直接升级,而是在旁边出现了一个提示框:确认花费20万将魂体提升到地灵级0级?
地灵级?
所以之前自己的魂体连一个等级名称都没有?
还需要五十万才能进阶到地灵级,肯定比现在强啊。
现在财大气粗,辛苦赚那么多能量干什么,不就是来提升自己的吗?升!
猝不及防的华光临体,枔靖感觉自己全身都沐浴在一种非常…玄妙的境界里,就像是浑身都被细细地拆开然后又重新组合在一起。
当华光散去后,她仍旧躺在床上,保持刚才的查看属性面板的姿势。
【名字:枔靖,槐树村土地神。
等级:地灵级0
精力:100/100
力量:120
防御:10+30
攻击:20+300】
所有的属性都有所提升,不过代价就是,她灵池中的能量只剩下七十万了。枔靖视线落在双手上,地灵级了,可是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啊。
不过……
她试着动了动手指,蓦地愣住,她感觉到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控制感。
就是对身体的掌控能力。
其实所有生灵变成鬼魂后,他们的行动看起来是在飘,实际上不是他们不想一步步地“走”,而是那样对魂体的控制要求太高,即便能做出“行走”的样子,本质上也是在飘。
身体做出的每一个动作都是意念让能量体的反应,用能量体去对外界事物产生作用力。枔靖也是随着魂体提升才逐渐能够用身体去直接作用在物体上的。
而现在,是枔靖在成为土地神后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身体。
进阶地灵级后,枔靖发现魂体提升不再仅仅依赖从外界提供能量,身体也可以自己从外界吸收能量。
这让枔靖兴奋了好一会……当她看到等级后面那一长串空白进度条就平静下来了,原来进入地灵级后等级提升所需要的能量简直就是一个坑,巨坑,比如现在从0级提升到1级,就需要100万……怪不得身体可以自己吸收能量了呢!
不过总的来说,枔靖感觉自己自从搞定了黑水村的案子后,有一种平步青云的感觉。
实力以眼见的速度蹭蹭蹭地往上涨,照这个势头下去,未来可期啊。
不过,她怎么觉得今天的神位前有些不一样呢。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因果循环,乐极生悲。
——神室外的祭拜和絮语还在继续,枔靖有些纳闷,昨天不是就敬奉过了吗?
她的子民也太可爱了吧,天天都来敬奉她这个土地神,她很喜欢……不过…也不能为了敬奉她而荒废了日常生产啊。
洪水后村民还抓紧时间抢种了一季,可能比往年要减产,但这样已经把损失降到最低。
枔靖在圆顶山那边蓄的水也派上用场,解决了半山腰的灌溉问题。比往年轻松多了,还可以开垦出更多土地。
往后,那个巨大的蓄水池作用将会更加凸显出来。
这个时节正是大家伙基本上忙完了,便组织了这次大型祭祀……可就算是农闲,可,可也不能总是围绕着她转啊。
枔靖整理了一下这次出差得失,粗略制定了一个接下来的工作安排,比如巩固新纳入管辖的十几个村子,顺便滋扰一下驴儿岭什么的。
不过现在,她看到这些村民,她觉得传授一些更为“先进”的种植技术以及生活技能也应该排上日程了。
枔靖一边在心中淡淡地想着问题,一边通过意念从储物间取出一个水果啃着,走进厨房,打算将那些供品再次加工一下。
比如供奉上来的毛尖儿的米饭,可以炸成米饼或者做成锅巴什么的;生红薯可以做成烤红薯,红薯干等等;还有整只的猪羊也可以做成更多美食……
枔靖这边正热火朝天地准备着,算起来一年多没有亲自做过饭了,有些手生。
窗户边传来急切的带着一丝丝兴奋的呼喊声:“小土地,小土地……”
枔靖头也不回地应着:“什么事直接说,我现在忙着呢。等我做了好吃的分你一份……”
夭夭:“不是,小土地,来了好多……好多……”
“我知道有很多村民,随便他们吧,过两天我就给他们下道敕令……”
“小土地……”
枔靖刚好把米团弄成一个个厚厚的饼,正准备下油锅里炸,可是夭夭一直喊,急切还有些气喘吁吁的样子。
来到窗边,“究竟什么事这么急?”
“小土地……”
枔靖点了点对方毛茸茸的身体:“有事快说有p快放,我现在忙着呢。”就算你萌也不能耽搁我搞美食啊。
“我,我……可不可以当你的土地公啊?”
“……啊?”枔靖手里的锅铲已经扬了起来,举在半空又定住了,忍不住重复一句:“你说什么?”
“我我想当土地公?”
啪——
锅铲没有任何迟疑地打在他脑袋上,绒绒的凹下去一团,随着锅铲拿开又恢复原本蓬松样子。
“土地公?你找打是不?”
“不是的,小土地,是是……”
“滚!”
枔靖抬手一挥将夭夭丢了出去,丫的,这家伙知道土地公是什么吗?竟然想当土地公?
看来是自己离开这些时间没有引导好,都被带坏了,也不知道是谁带坏的。
正要转身,一个巨大的龇着又长又锋利的獠牙的狰狞大脸抵在窗棂上,“……那个,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我……”
嘭——
虽然这个大脑袋钻来的有些突然,不过枔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就是一直在自己面前装高冷深沉的小黑子。
没想到经过洪灾事件后,这家伙进阶的这么快,样子也变得更加可怖狰狞了。
呵,不是在自己面前挺装的吗?夭夭跟自己腻歪惯了开个玩笑,他跑来凑什么热闹?
枔靖都懒得搭理,直接将窗户关上。
虽然关上窗户,把外界两个闹腾的家伙隔离了,但心中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们是抽了哪门子的筋,竟然想要当她的土地公?
小黑子的脑袋被拍得扁扁的,好一会才回过神……想他堂堂……竟然被拒绝了?
两个家伙转过身,看着从远处赶来的各路精怪鬼魂们,夭夭忍不住叫着:“完了完了,难道这些家伙都是要来当土地公的吗?小黑子我们该怎么办啊?你之前说土地公就是永远和小土地在一起的人,要是他们当了土地公了,小土地以后会不会不要我们了?”
小黑子阴冷的眸子瞥了小不点儿一眼,亏得之前还给他科普了那么久土地公土地婆之间的关系,竟然也能被他理解成这个样子。罢了,这样也挺好的,而且对于他而言,本来就是神室的伴生灵,只要神室在他就在。
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的这么快,也觉得先前与小土地之间的态度不怎么“和谐”,所以便想着怂恿夭夭先去打个头阵,自己再顺势提出“勉为其难”当一下土地公就很顺理成章了。
哪知道……果真人类就算是变成了灵魂体,思维模式也和其他精怪修炼者不一样啊。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辣文肉文 妖元子真的是

下一篇: 乖把葡萄一颗颗夹碎h 这个克拉苏,

本文标签: 就算是 岳坶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