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大叔舌头好棒小说+难道是这几个

大叔舌头好棒小说+难道是这几个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4:55:36

难道是这几个废物在槐树村里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让土地神有了警觉?
想来也是,因为槐树村就只有他们几个经常在她这里溜达,说不定听到什么风声就碎嘴地传出去了。
墙头草!
竟还在她面前装做一副多么虔诚多么可怜的样子?
呵,真以为她无法探查到槐树村范围内的情况他们就可以随随便便糊弄自己了?着实可恶!
于是这几个自以为聪明的脑残舔狗从此厄运缠身,神奇的是他们自己并不觉得痛苦,反而觉得越悲惨越能证明自己对天机娘娘的虔诚,那悲苦的布满褶皱的脸上满是“我是天机娘娘死忠信徒”的自豪感。
言归正传,天机娘娘得知槐树村的消息,心中大感不妙。
这次之所以能降下天灾可谓处心积虑制造的千载难逢的机会,毕竟对于这个神鬼世界,凡人国家处在相对平稳发展中,并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削掉其国运的。
那可是芫天师暗中运筹多年才换来这一次机会,如今正是国运不济的绝佳时机,机不可失,一旦错过,等其他法师反应过来,将国运匡扶起来,便不能如此大张旗鼓地对付这里唯一剩下的神位——枔靖土地神了。
于是,天机娘娘立马联系上黑水河里的黑蛟,告诉他计划要提前了,让其随时准备兴风作浪发大水。
另一边通过秘法传讯给芫天师,将这里的情况告诉对方。
黑龙要兴风作浪还有一个前提:天灾。
比如天降暴雨,发大水,那么黑蛟便能乘势而动,引发更大的洪涝灾害,一举摧毁槐树村!
如此,槐树村被毁,那么那里唯一的神位便不攻自破,烟消云散。
至于神位上的枔靖?呵,没了神位神室神牌,她豢养的老鼠精都能啃了她!
…………
时间回到年节前,当时芫天师还正在闭关。
哪知道他突然感应到自己好不容易孕育的灵胎和元灵相继被人除掉,差一点就气急攻心走火入魔了。
他散功后立马施展法术查看,这一看不得了,他闭关前才刚刚检查过,一切都很顺利,可才闭关不到一年时间,他暗中布局在那个山旮旯里的东西竟被人除掉了,那里的神纲竟然再次振兴起来了!
那个新来的土地神一扫之前数任神祗的和善的与世无争的处事态度,肃清内乱时也将他用了一百多年来规划隐藏在那里的秘密给刨了出来!
那一瞬间,他一生为之奋斗的东西都被摧毁,他感到无边的绝望。
想他这一百多年汲汲营营地维系“国师”的身份,为了能更好便宜自己行事,便费尽心机扶持了一个庸碌的君王上位。
可是国家还要平稳地运转下去,既然君王庸碌了,那么他自己就要更加费心费力协助处理一些国事,这样才不会让国家出现大的乱子,才不会让朝臣或者其他法师们觉得这个他这个国师是扰乱超纲的祸星。
他一方面要尽心尽力辅佐昏君当明君,糊弄对方完全信任自己,另一方面还要搞自己的法师主业,一条明线一条暗线。
明线就是用法力来制造一些“神迹”:比如为某个干旱的地方求雨;为某个发生瘟疫的地区施法并赠药;偶尔还要处理一下地方上报到朝廷的某些疑难案子。他花费了很大力气让这个国家国泰民安,至少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天灾人祸,地方也没有出现大规模的起义,妖魔横行的局面,这就是太平。
总之,他为了当一个“合格”的国师他容易么,那么苦心经营得来的国师光环,就是为了给自己谋取那么一丢丢在暗线的私利啊。
暗线则是在陆阳县,槐树村,设下吞食天地气运之局孕育灵胎和元灵。
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首先地理位置十分偏僻,同时又有人烟居住,并且人们对神鬼充满信仰和敬畏。
这就给他创造了绝佳条件:既可以偶尔捕获一些生灵魂魄喂养灵胎和元灵,又不容易被发现。至于土地神神位?
至少一开始这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就像桃花沟的那个神位,因为在神祗眼中这些都是“凡人之间的事”,而且…没错,最为关键的是那里还有各种精怪恶鬼滋生。恶鬼精怪绝不敢招惹他,甚至还讨好自动投诚成为他的助力,因为不识趣的话他是会真的动手灭了他们滴。
但是这些恶鬼精怪却不怎么惧怕土地神,因为土地神仁慈啊,就算在神室前面跳舞也不会跟他们计较的。
如此,既有恶鬼精怪帮他守着,又能牵制土地神,没有恶劣的事情发生,更不会有其他法师注意到那里,的确是极佳之所。
但是——
原本一切都非常顺利,却因为枔靖这家伙给毁了!毁了啊!
悲痛后的芫天师发誓要将这罪魁祸首给灭了,就算是豁出自己经营了那么久的国师光环也要除掉那可恶的土地神。
他先是化作一个普通法师赶往槐树村查看情况,还没有进入村子范围,他便感觉到一股浩然之气萦绕在村子上空。
没有任何恶鬼精怪的气息,干净而纯粹。
他顿时就觉得不妙,没想到这个新来的土地神这么厉害,不仅毁了他的心血,还把那些盘亘的恶鬼精怪给肃清了。
看来对方不简单,有些实力。
既如此便不能随随便便进入,想来对方已经设置了警戒,自己一旦进入就会被发现,要是再给自己弄一个陷阱啥的,岂不是被对方真的赶尽杀绝了?
于是他折道驴儿岭。
天机娘娘一开始还以为对方是来找自己算账,埋怨她没有照看好灵胎。还是有些心虚的——当初芫天师的确委托天机娘娘,只是后来天机娘娘让三娘又在灵胎上做了一些手脚,打算占为己有……
不料芫天师并没有追究灵胎被毁,而是要与她联手对付槐树村的土地神,而且还许诺诸多好处,比如帮她争取神牌之类。
天机本来就与枔靖交恶,早就想除掉她了,奈何没机会。
现在国师也要对付她,她岂有不答应大道理。只是,芫天师不仅没怪罪天机娘娘在灵胎上做手脚,这次合作还许她这么多好处?
反而让天机心里有些没底,总觉得其中有阴谋,难道自己也成了对方的棋子?
可是她翻来覆去想了一通,不管怎样都没损失啊?就算最后撕破脸,只要在她的地盘上,就算对上国师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想不通就不想了,反正事情已经成定局,她亲自感应到芫天师以她的名义上奏天庭,为她请命,升任城隍的天道气息,悬着的心才稍稍落下——上奏的天书是不可能作假的,只要到时候神牌一到手,她便是正儿八经的城隍,嘿嘿。
且说芫天师拼上自己经营了一生的国师光环,用大元丹让昏庸国君亲自用精血写下天书,而后几乎用了全部的法力做了一场浩大的法事,终于将这份奏疏传达到了天庭——毕竟是凡人界上书天界,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反过来说,若是凡人没有十足的“冤屈”,又怎会花这么大的代价呢去诋毁一个神祗?!
天庭的管理规则给出的决定也正是基于这一点。
芫天师的计划是,以他经营了那么久的“功德”和磊落的国师形象,毕竟真正算起来,他除了在槐树村做的局外,在其他地方都是傲人的光辉事迹。也就是他这次做局没有成功,若是成功了,这些事还叫事儿吗?跟那些以杀证道的神比起来连渣渣都算不上。
而且他还押上了半国国运做赌注,废黜一个“不得人心”的土地神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芫天师作法后一边休养一边等待天庭下达敕令。
其实他在奏疏中还留了一手:上面虽然写了请求敕封天机娘娘为城隍,但是天庭下发神牌需要经过君王再授予天机娘娘……而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只要天庭敕令和神牌下发,他便立马宾天,让自己的灵魂接手神牌,自己成为城隍!
芫天师现在已经一百六十多岁,因为做局和几次为了制造神迹为民祈福施法,对身体亏耗很严重,现在只剩下一个空壳子,强弩之末。
原本灵胎和元灵没出意外的话,最多几年就能“焕然一新”长生不老。
而现在要脱去肉胎,以魂体走神道修炼之路也是他不得已的下下之策。
他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嫩头青,在他年轻的时候就接触过土地神,知道其实下放到凡人界的这些小神过的真的是连一个小妖都不如,也就名声好听一点而已。有些熬了几百年也只是个小土地,所谓的晋升通道就是画墙上的饼,反正他只看到那些土地神熬不动了自退神位进入轮回时略略有些优势,从来没看见他们中有真正跻身更高一层世界的。
也正是因此,他才会在奏疏中直接申请“城隍的神牌”,而不是“土地神神牌”。至少城隍的权限更大。
然——而——
芫天师退而求其次的计划仍旧落空啦——天庭竟没有允下他的奏请!
而另一边,因为他作法耗费国运,他光辉正派的国师形象也开始被人们怀疑了。
现在因为国运衰退,莫说是有些修炼的过法师们觉察到不妙,气候十分反常,该下雨不下雨,该晴天不晴天,那些恶鬼精怪也更躁动……
就连普通人也隐隐感到空气中浮动着难以言喻的不安。
想起前段时间国师以上奏天庭国运昌隆的法事,一定是国师从中做了什么手脚!
既然这个国师变得昏庸了,拿国家当儿戏了,那么自然就不配成为国师……于是人们开始将矛头对准了他。
芫天师心中哀叹,自己劳心劳力一辈子经营起来的人设毁于一旦,关键是人设毁了,事情还没做成。
现在大限将至,心中岂会甘心?!
于是一不做二不休,趁着国家运势衰弱,反正到处都可能爆发各种灾害,索性趁机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槐树村土地神一举灭了!
他还是有一个小小的私心,现在灵胎元灵俱毁,城隍的神牌泡汤……可若是能在灭掉槐树村土地神时,将她的神牌夺过来…虽然他一开始就没瞧上这玩意儿,但…在没有任何退路的情况下,这恐怕是最后的选择了。
至于以洪水淹没整片地区作法,毫无疑问会将那里的所有生灵都湮灭。
但是他现在已经不需要做样子给世人看了,反正做了一辈子好人,辛辛苦苦让自己当一个正派一心为民的国师,却因为这么一件事就被全盘否决。索性也不用顾忌那么多,成王败寇。
……芫天师觉得自己已经被逼到绝路了,这已经是他最后的挣扎了。
然而现实还是再次将他狠狠打了一巴掌——那个可恶的土地神提前做出应对。
芫天师得到天机娘娘传来的消息,气的须发皆张,银发飞扬,袍服鼓荡,“枔靖小儿,本国师与你势不两立!”
嘶——好冷。
正在埋头苦干的枔靖猛地感觉从背脊传来一股刺骨的寒意,禁不住打个寒战。
抬头看看天,正在这时,如墨的天空突然亮起一道炙亮的闪电,就像不规则的刀锋将墨盘劈开一道裂缝。
紧接着一道震彻天地的响雷在头顶轰然炸响!
劈啦啦——
而后,没有一点点前奏地,耳膜被一阵超强的轰鸣占据——
还在地里收获的村民感觉天地间只剩下轰轰的声音,还有…身上如同被一颗颗石头砸中,生疼生疼的。
下雨了,下暴雨了。
强劲的暴雨狠狠砸在人们身上,让他们直不起腰,压抑的无法呼吸。
他们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强的雨水,只片刻,土地就被雨水浸泡,形成一股股浑浊的泥浆。
很快脚就被陷进淤泥里,人们什么都来不及去想,只剩下恐惧,还有……粮食。
没错,他们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保住粮食,这就是他们的命。
黑沉沉的天地间只剩下自己,连近在咫尺的亲人朋友也遥远得无法触及,可即便如此,他们仍旧没有放弃或背在背上或抱在怀里的粮食。
他们被从各个地方冒出来浑浊山洪包围了……他们渺小的就像那些被冲刷的小草,被连根拔起的树木。
谁来救救我,救命——
土地神,救命啊——响雷后便是倾天之雨像密集的铁珠子一样落下,在地面砸出一个个的凹坑,然后又被更多的雨水浸泡变成浑浊的泥浆。
很快,周围的山坡山谷便有一条条浑浊水流形成,并从四面八方朝着地势低洼地方汇聚,变成一股股更大的浊浪,挟裹着更多的泥沙狠命冲刷着地面。
即便身为神祗的枔靖也感觉到难以言喻的窒息感。
钟淼身上的泥沙被雨水冲刷干净,露出原本坑洼粗糙的表皮,还有那一道道被烈日暴晒留下的伤口,此时在钢珠一样的暴雨击打下,有些地方甚至有血丝渗出。
枔靖看着对方仍旧在忘我地移动巨石,恍惚对身体的疼痛毫无所觉,但是身体皮肤不由自主地传来一阵阵的痉挛,可见不是无所觉,而是痛极,是他强忍着疼痛去工作。
她知道烈日会灼伤他的皮肤,只是没想到会伤的这么厉害,而且对方一直都没有表现出痛苦难耐的样子,只是往身上扑一层又一层的泥沙抵御烈日,也是在掩盖伤口。
枔靖不由得有些些动容,其实,他们之间的交情真算不上多深,对方就算是想讨好她也用不着“自虐”到如此地步。
枔靖看着仍旧埋头苦干的钟淼,忍不住说道:“现在的雨势太猛了,你身上又受了伤,不用这么拼,休息一下吧……”
钟淼扭过头,一张被大嘴占据了整个脑袋的脸对着她,还咧嘴一笑,于是那大嘴直接将脑袋分成了上下两半:“枔土地我没事,我用水灵珠修炼,现在不进可以从水中吸收水灵气,还能从天地间吸收水灵气修补滋养身体,现在这个雨来的正好,我感觉到里面有很浓郁的能量,你看,伤口都在慢慢变好了……”
果真,枔靖仔细看去,发现对方身上裂开的一条条狰狞伤口处,果真有细小的肉芽在轻轻蠕动,愈合。
真的好神奇。
枔靖不再勉强,继续工作。
大概还有小半天就能完成了。
在天地间无尽的轰鸣声中,一神一妖用自己绵薄力量改造这个并不完美的世界,一点一点积累着福祉。
“土地神,救命,救命啊——”
一道若有若无的声音就像是从深邃的黑暗中传来,又像是从迷蒙的混沌中飘出。
枔靖眉心微蹙,下意识停了下来,待她凝神细听,发现更多的求救声从这片混沌黑暗的世界各处传入到她的意识中。
她猛地一惊:是村民在呼喊她,是村民在向她求救!
是了,自己先前给他们下达了做好洪涝灾害的准备工作,现在肯定在抢收粮食…
这倾天之雨下,连她这个神祗都感觉到窒息得难辨东西,更何况普通凡人。
她放下手中石头,朝钟淼嘱咐两句便一边打开神牌查看求救村民的具体方位,一边施展土地神的特有土遁之术。
…………
几个村民陷进泥水中,被浑浊的泥浆逐渐淹没,他们只感觉到周围无尽的暴雨的轰鸣还有砸在身上生疼生疼的水,窒息,绝望笼罩着他们。
土地神,土地神救命,土地神救救我们吧……
这个时候,土地神是他们心中唯一的信仰和祈求,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啊——
就在这无比绝望和无助的时候,他们猛地感觉又一股力量将他们从泥浆里托了出来,然后站在了比较硬实的地面…
人们感觉有些恍惚,他们竟然……竟然就那么从泥浆里脱困?
土地神,肯定是土地神,土地神显灵了,土地神真的来救他们了。
所有的绝望和阴霾一扫而空,此刻,信仰就像是往他们精神中注入看强劲的兴奋ji一样,油然生出强大的信念,他们一定能活下去并且战胜这场暴雨!
他们逐渐适应了周围的轰鸣和黑暗,看到了其他村民,然后纷纷聚拢,相互搀扶着,一步一步往村子往家的方向挪去。
他们仍旧没有放下被抢救回来的粮食,大家心里都非常清楚,如此暴雨之后,到时候地里肯定会被冲刷的干干净净,现在放弃就意味着接挨饿!甚至是……饿死!当然,他们有土地神庇佑,可是…在自己能力范围内难道不应该尽可能地努力自救吗?
枔靖现在恨不得自己长了三头六臂,或者分身十个百个。
她直接将神牌中村民的呼喊联系到她的意识中,这样一来,她不用去检索这些声音来源方向,就能直接感应出来,大大节约了救援时间。
她将那些被困住的村民一一解救出来,并尽可能将距离比较近的人让他们相互靠拢,相互帮助返回村中。
轰隆,哗啦——
枔靖隐约听到好像是山洪爆发,引发了山体垮塌的声音……泥石流?
她脑海中一冒出这个念头便不由得嗡了一下,前世她参与过一次泥石流灾害的救援工作,那场面,啧啧,简直了…那次让她真真体会到人在大自然面前真的好渺小。那一次,她亲眼看到几十间房屋被掩埋,表面上只看到半边垮塌的新鲜泥石。而在那泥石之下,除了房屋还有好几十个被掩埋的生命,他们甚至都来不及有丝毫反应,连一点挣扎余地都没有,一切都结束了。
此刻,枔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她是神了,她是这里的守护神。
前世她是护工,她救不回那些被泥石流夺去的生命,而这次,她定要用神的力量与大自然较量,夺回他们的生命!
……至少五十多个村民汇聚到了一起,他们相互搀扶着下山,一步一挨地往家赶。
然而就在这时,只觉地面传来剧烈的晃动和震颤,然后,一个村民回望身后,整个人颤栗着,神情惊恐地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人们循着他的视线看去,他们眼中只剩下绝望,真正的绝望……
只见,在他们身后的那个山坡就像是突然间被人从中间劈了一刀,朝着他们这个方向的半匹山竟然以眼见的速度逐渐分裂成两半儿,并逐渐下沉,而他们脚下的地面也开始向下滑动。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撩男孩子的虎狼之词圣人无所不知

下一篇: 大叔不可以 在另外一端,

本文标签: 这几个 大叔 舌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