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虎狼之词女生版文案在这一刻,小

虎狼之词女生版文案在这一刻,小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4:37:11

在这一刻,小倩便知道自己的处境:姥姥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让她和采臣陷入其中,必定有所图,必定不会让宁采臣轻易脱离。
然而此刻的小倩非但没有愤怒,更没有冲姥姥爆发,还像以前一样恭顺听话。
其实她在还没有激活前世记忆,和那些领悟之前,姥姥在她们这些义子义女心目中的形象还是非常光辉正义伟岸的。
姥姥帮助他们这些孤魂野鬼修炼,教授他们法术。
就算是害人也会披着是“两厢情愿”的外衣……而且姥姥还允诺他们,如果想离开的话随时都可以。小倩也的确看到其他鬼离开,只是后来再也没看到过,以前是觉得既然离开就没必要再回兰若寺,可现在想来,应该都被姥姥给解决掉了。
总之,把所有事情想明白后,她知道如果自己就此戳破的话,自己和宁采臣都有危险,对方为了达到目的说不定不用这般怀柔而是直接用强,到时便一点回转余地都没有了。
于是她索性将计就计,并编了一套说辞正好迎合姥姥的预期,比如她故意去试探宁采臣结果验证了他也是个以貌取人的伪君子。
她知道仅凭自己的力量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脱离对方,所以,她暗示告诉宁采臣多去人多的地方转悠,肯定会遇到一些有真本事的法师……
也就是说,其实从一开始燕赤霞跟踪宁采臣的时候,小倩设在他身体里的结印就感知到了。
……小倩也是到最后一刻才真正明白姥姥将她和宁采臣拉入这个局的真正用意,原来是想利用他们身上的眷侣力量来躲避天道惩罚。
至于枔靖这个土地神则完全在她预料之外,却成了她成功逃脱姥姥吞噬的真正助力——小倩趁机将元灵逃了出来,宁采臣毫不犹豫接纳融入到自己心尖儿上,而后小倩利用自己力量帮助对方躲避,总算捡回一条命。
哪知他们运气有点儿背,还没等逃离这个地方,却被走头无路的丽娘给抓到当作人质。
小倩见这个土地神毫不犹豫干掉这个狐狸精,又将一面镜子悬在她和宁采臣的头顶。
知道这东西的厉害,生怕这个土地神觉得她们残害生灵要将她的灵彻底打散。
连连辩解:说她和其他女鬼都是听命行事,而且她们也没有强迫那些凡人做什么,完全是他们自愿的。
简单来说,那些被她们这些女鬼夺取魂魄精元的男子,不是强夺而是他们自愿给的。
枔靖到是看过不少类似的影视剧片段,大概就是说有些大脑袋跟着小脑袋走的人,色字面前啥都不顾了那种。没想到她终于看到现实版的了。
而且现实版比影视剧里更匪夷所思:就是那种,有些人吧,明明知道这个地方闹鬼,艳鬼出没,专门偷过路男子魂魄精元。
大部分人都很害怕,避之不及,但偏偏就有那么一些人或者是为了猎奇,亦或者是真的想与一美艳女鬼来一番别开生面的艳遇一样,就偏偏要往这个地方来。
算是有时候她们已经表明自己是女鬼,跟她们那啥的话会折寿会要了他们的命,他们竟把这当做调q,嚷嚷着“来吧,让我折寿吧,把我命拿去吧,能与这般绝色尤物一夜销魂,就算现在把我命拿去也是值得的”之类的话。如果是普通人的话肯定无可奈何,可她们是女鬼呢,行,你说折寿,你说把命给我的,那我就不客气咯。
所以,与这些想要与艳鬼体验一下人生的相比,也有一些人怕鬼更怕死,从这里离开屁事没有。
但是那些平安离开的人并不敢去外面说自己到过这里,不然其余人就会把他们孤立起来。如此,便传出所有到这里的男子都会失踪。
……枔靖看着灵镜里的画面,听着小倩急切的辩解,还有一旁听不见也看不见枔靖的书生双手紧紧捂住心口,一副无比满足幸福的样子,就像终于得到全世界了一样。
她是真的很纠结啊。
说实话,从她内心来说,真的觉得这种用下半身思考的活该。比如那些在普通女子面前耍流氓或者强X,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啊。打心底觉得要是有一种方法能让那些人付出代价就好了。
如果她现在仍旧是普通人的话,也就在心里想想或者腹诽一下。
可她现在是神呢,她要做出决定。
好在随身抱着一本大“法典”的枔靖貌似也用不着去思考这种费脑子的事,手中不是有因果灵镜嘛,一切跟着指挥棒走不就行了吗。
——当小倩的三生三世都在灵镜上被检索完了后,最后在其属性上全部都归了〇。
也就是说,她曾经过往的一切不管是功还是过亦或是积攒了几辈子的情缘,都被洗白了,她最后的丢丢元灵也在刚才用来救宁采臣了,就只剩下一缕意念,全靠宁采臣对她的爱恋思念才没有彻底散去。
这种洗白不管是因为她的魂体被姥姥夺去而洗白,还是因为功过相抵,都无功无过。
至于那些艳鬼裙下死做鬼也风流的普通凡人……诶,呸呸,刚才不都说一切依照灵镜的指示吗?还提这一茬干什么。
枔靖目送着宁采臣步履蹒跚地离开,他一手捂着心口,感觉到小倩就在那里,无比珍之重之。
唉,只剩下一缕被情缘牵绊的意念,也不知道最后能不能重塑灵魂,继续前缘。
不过这两人经历了三生三世,又有这次生离死别的考验,未尝不是他们重新开始的契机。
回过头,枔靖连忙翻开自己的神牌查看功德值……咦,又增加了不少?
至此,她才真正地松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小胸口。
这边,燕赤霞两师兄弟的争执也结束了。
燕赤霞看着宁采臣朝虚空拜了又拜,想来就是在感谢师弟说的那个土地神吧。
虽然他现在面上没有再表露什么,但是心底却对这个土地神不怎么感冒:明明一开始是他和师弟千辛万苦帮助这书生,来到这兰若寺后也是危险重重,也是他一马当先阻止他被狐狸精杀死……
最后却对他这个恩人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反而对那个心肠冷硬的土地神感恩戴德。燕赤霞转念一想:对方好歹是神,或许真像师弟说的那样,自己没有灵眼,只是很是事情他没看见。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人家做了很多事情呢?
燕赤霞愣怔良久,这大概是他为数不多的,在尽心竭力帮别人驱鬼除魔后被忽视吧。
他想起师父曾经跟他们师兄弟几个说的话:赤山虽然看起来更加功利,但是他也没逃过名誉枷锁,若不能看透,以后留下心结必定要吃大亏。
他长长叹出一口气,转过身,就要跟师弟告别。
却看到师弟朝着虚空说话……咦,土地神什么时候又跑到自己身后了的?还在跟师弟交谈?他们什么时候认识?还如此熟络?怪不得刚才师弟一直帮对方说话……
只见燕赤山拱手朝虚空一揖,“多谢土地神铲除精怪,还世间朗朗乾坤,燕赤山感激不尽。”
枔靖并没有要主动现身的意思,浪费能量。
也懒得跟这家伙虚与委蛇,也不想辩解“她才不是帮他燕赤山才插手兰若寺,还世间朗朗乾坤本就是她身为神祗的分内职责,更不需要他燕赤山的感谢”,而是扬手一挥,将一个大大树叶包丢给对方,上面覆盖了灵。里面包裹着黑蛇精的灵血,是制符必备之物。
“虽然这黑蛇精和树精都是我杀死的,但是你们师兄弟两人赤心侠胆襄助本神有功,此灵血便给你们去制符吧。”
燕赤山一听这话立马就明白对方肯定又要求,连忙道:“多谢土地神赏赐,这次我们师兄弟能从这里脱身全凭上神帮助,若有吩咐但说无妨。”
已经在对方手上吃了两个暗亏的他现在已经非常有眼力价,知道自己脚趾扭不过大腿,索性就坦荡承认并接受这一点。
枔靖坦然接受对方感谢,是她亲手把他从土层中拉出来的呢,知道感恩就好。
语气平淡地道:“说起来的确有一事,这次大战树妖,本神发现你的火符非常好用。你若是真心感谢本神的话,不妨用这火符报答吧。”
燕赤山连连应着:“一定一定,只是这次战斗消耗甚大,还请土地神宽宥一些时间,让我去准备准备。”
枔靖负手而立,老神在在地点点头,“也好,本神还有事先走一步。你若是有事无法解决的话,尽管来槐树村找我。”
说完,身形掠动,直接遁走了。
燕赤山手上捧着一个大大的包裹,做着躬身行礼的姿势。
好一会,燕赤霞才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道:“那个…土地神已经走了吗?”
燕赤山看向枔靖离开的方向,头也不回地应着:“走了。”
“对了,你怎么认识土地神的?神仙究竟长什么样子?是像我们这些人类一样还是那些飞禽走兽?看你的样子好像对他挺……忌惮的,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啊。”
燕赤山看向师兄,“此事说来话长。上次你问我为什么知道你要来兰若寺吗?就是她说的。其实我也只是看见一个人形轮廓,具体长什么样嘛……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反正你也看不见。”
他脑海中立马想起土地神朝他伸出“援助之手”的场景,连忙扫开。
“你,你这怎么说话的呢?这么说其实神仙也和我们差不多,也有实力等级划分,也不是随便吹口气就行了?”
燕赤山见师兄说的越来越离谱,眼睛里的八卦越来越浓,连忙打断:“我不是早跟你说过的嘛,神仙或许是很神秘很神圣,但是就和我们法师一样,就是一种怎么说呢……职业,也需要修炼和晋升。以后你要是遇到她的话最好也不要说和做过份的事……”
燕赤霞立马反驳:“你这什么意思,我怎么就过份了?我……”
“好了好了,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兴趣爱好,实力越强的人个性就越鲜明越不容别人置喙。神仙也不是完全无欲无求,那还当什么神仙,直接化为规则就没有情感也就无所谓个人欲望了。”
燕赤山说着说着,慢慢觉出气氛有些不对劲。
只见师兄一手揣着一手拖着下巴,偏着脑袋,一脸探究地看着他。
燕赤山拍了下对方手臂,追问:“刚才我说的你记下了没有?”
燕赤霞道:“赤山,师姐有没有跟你说你其实才应该当我们大师兄的,不,应该当我们的师父。”
燕赤山脱口而出:“你们才是我师父……”
“我们是你师父?赤山,你,你不会真的是……转世而来的吧?我们上辈子真是你师父?现在你来报恩了?快说说,上辈子我和师姐是怎么教导你的?”
“滚滚滚,别以为我开玩笑,你的性格要是不改的话,迟早会害了你自己,还会连累更多人。”
……“对了,那次我化为丑陋女鬼找你,你是真的没认出我还是你真的憎恶那样的我?”一个轻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书生双手拉了下肩膀上的背篓带子,嘴角抿着笑,故作意外地道:“什么,你曾经变成丑鬼来找我了?我怎么不知道?”
“你,你就是嫌弃我咯?”
书生感应到声音中的娇嗔,忍不住笑出声,“哈哈,骗你的啦。你一出现我就认出你了,还奇怪你为什么要变成那样呢,看到你的暗示才明白你的目的…”
“你怎么会一下子就认出是我了?”
“我们约定有来生的话就以手腕的红绳为记啊。”
“可我当时手腕上并没有红绳啊?姥姥把它取走了,还说如果是真爱的话哪需要什么印记。”
“我觉得那个姥姥这点倒是说的很对,你虽然没有红绳,但是你手腕已经留下印记了。”
“这么说你知道是我,知道我是变得那么丑而不是真的那么丑才会跟我演那场戏?如果我是本来就那样的话,难道你就……”
“喂喂别这样啊,你现在要是哭的话我都不知道怎么帮你擦眼泪了。你说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啊,从青春小娘子到白发老妪,从红颜到白骨。我见过你笑也见过你哭号的样子,见过你温柔婉约也见过你雷霆怒火的样子,见过你在人面前的的矜持也见过你在私底下的不拘小节,你吃饭睡觉甚至是……”
“啊别别别说了,真是羞死人了……那,那我现在连一缕残魂都没有,我或许永远也无法去投胎转世,或许这一辈子也无法真正与你相见,你难道…”
豁达且坚定的嗓音传来:“放心吧,我已经问过一位法师了,只要我在你就不会消失。只要我多做好事多积累功德,我一定能帮你重塑魂体……才三生三世而已,我要和你生生世世都在一起,所以现在你就算是想后悔也来不及咯,哈哈——”夭夭守在小桃树下翘首以盼,终于等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就在他习惯性想跳到熟悉的怀里亲昵时蓦地停住了。
因为他看到小土地亲和笑容中的礼貌客气,还有从身到心散发出来的疲惫。
两只细细的小手在圆滚滚毛茸茸的身体前略略不安地揪着,“小土地……”
枔靖伸手在他不知道是肩膀还是脑袋的地方拍了拍,赞赏道:“我不在的这两天辛苦夭夭了,这是给夭夭的奖励…”
随着温柔的话音,一颗大大的能量球飘到夭夭面前。
夭夭下意识接住这个比身体略小的能量球,往枔靖身后张望一下,“小土地,小,小黑子呢?”
枔靖一边开门进入神室,一边笑着应道:“呵呵,这才离开两天夭夭就想念了哈?不逗你了,我让小黑子暂时镇守驴儿岭,等有合适人选后就让他回来。这几天我应该都会在神室待着,你如果想去看他的话随时都可以去哈……嗯,我已经帮你把传送网络权限开通了,你可以直接从我们的神室传送到驴儿岭的神位上。”
虽然现在她治下太平不少,但是在她眼中夭夭还是很脆弱的,毕竟是神室的守护灵,若是被那些宵小伤害到了就大大不妙。这次正合适把传送网络的权限给他。
夭夭连连辩解:“小土地,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可是抬眼对方对方已经进入神室,并且把门窗都关上了。
夭夭望望落下帷布的窗户,又看看远方迷蒙的道路……有一年秋天了。
两年前他只能窝在小桃树中,透过小树叶望着并不比巴掌更大的天空。
一年前他可以离开小桃树看外面的世界。
而今年,他就已经可以离开这里,去看更广阔的世界了……
那明年,后年,以后的以后呢?
夭夭不知不觉中对未来充满了期待,细细的小手下意识把怀中的能量球抱的更紧了。
嗯,他也要变得更强,才能跟着神室,陪着小土地去领略更广阔的世界!
……枔靖一下子扑在松软的床上,至此,整个人才真正的放松下来。
双脚就像鱼儿一样交替扑腾着拍打床铺,满脸满眼都是难以言喻的激动。
这次驴儿岭之行收获远超她的想象:天机在那个驴儿岭经营了那么久,不管她在表面上为自己塑造了多么漂亮的光环,都掩盖不了她鱼肉生灵和破坏世界法则平衡的本质,所以,在枔靖干掉她时,她所有孽力都转变成了枔靖的功德和能量。
对方辛辛苦苦修炼了几百年的修为,也统统成了枔靖的战利品。相当于几百年都白白为别人打了工。
这笔收获的能量和功德不在洪灾之下,但是这次最大的还是来自于兰若寺的树精姥姥。
除了这家伙积累了至少上千年的修为,孽力,还有枔靖重新恢复结界稳定的功劳。
还有除掉包括丽娘在内的一些小鬼小妖小怪的收获,除掉战斗中的消耗,枔靖现在已经是妥妥的千万富翁!
枔靖看着神牌上的数字,感觉心口噗通噗通跳的厉害——其实她现在只是一个稍微凝实的地灵级魂体,连实体都没有,更谈不上脏腑皮肤肌肉骨骼等等。就是一种感觉。
可想而知,当她在兰若寺看到自己这次战斗收获时的激动,而要让自己在人面前装作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有多么的辛苦了。
过了好一会,枔靖等激动心情稍稍平静下来,这才用她纤纤素手叮叮叮地连续点了六下……
叮:恭喜枔靖土地神将神牌提升到十级……
终于十级了,几乎立刻,枔靖便迫不及待地下拉,点击【商城】
没错,她就是看中了【商城】里的【自由贸易】这一块儿,意味着她终于与这个“井底”之外的神鬼世界产生正儿八经的联系。
【信息正在传送中……】
【商铺界面正在加载中……】
【商品信息正在加载中……】
枔靖看着面板上一行一行蹦出的提示,还有后面一个圆点一个圆点冒出来的省略号,感觉自己又回到曾经网络卡顿的那个年代。
她的心就像猫爪一样激动急迫期待又莫名的不安,好在,在旁边能量条消耗了一百多点时,这个“页面”总算是加载出来了。
不,准确地说这不叫页面,而是……意念感应界面。
在她面前呈现出一个几乎占据了半间屋子的三维立体投影,前面有一个意念投射的入口。
根据旁边的信息提示,她只需要将自己的一缕意念通过这个入口,就能进入投放过来的虚拟商城里了。
枔靖稍微顿了顿,看着不停跳动能耗提示,想了想,将这个投影转到“窗户”上。
窗户就是神室自带的单向观察口,除非神室主人亲自设置权限,否则外面都无法探测到里面的情况。
到现在枔靖也就给了夭夭这个权限,毕竟他是神室的伴生灵,守护神室的。而且这个权限也不是完全放开,只是在枔靖允许的时间,夭夭才能透过窗户略略看到屋内的部分。
但是枔靖却可以通过这个窗户看到神室周围的情况,可以在本质视界和普通视界中切换,在远近之间随意调节。
最为关键是,将虚拟商城通过窗户投射的话会节约将近一半多的能量!
于是此刻在枔靖面前的巨大落地窗户都变成了商城界面,心思一动,将一缕意念通过入口传了进去。
下一刻,枔靖感觉自己就像已经站在了两边布满鳞次栉比的街道上,即便街道上空空荡荡,商铺里除了各种商品外连一个老板或店员都没有,但是她仍旧觉得无比的繁华热闹,光是看着那琳琅满目的物品就很热闹了。
这是自由贸易中商城最基础的信息传送,只有大概的布局和商品信息。
如果要将商铺里的老板伙计,以及街道上的其他行人全部实时信息传送的话,那所需要的能量即便以枔靖现在的财大气粗也是一笔不菲的开销。
关键开启了这种实时的逛街体验,她也不能与其他“人”进行直接交流,毕竟她现在只是一缕意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我和小姪女小婷稚嫩全文 ……神庙冗长

下一篇: 大叔好棒哦在公交车上 “以吾之名为

本文标签: 在这 虎狼 文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