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原来是为了无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原来是为了无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4:25:21

原来是为了无相元灵而来啊,枔靖这就放心了。
她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你们竟是为了无相元灵啊,怎么不早说,怎么不早说呢?”
看那样子比对方还焦急,双手拍了拍大腿,“你们看,我也融合不了那玩意儿,你们想要那就拿去吧。不过…”
三个女僵已经准备好战斗状态,却看到对面的女鬼竟然说要把元灵给她们?
虽然对方实力在她们眼中的确不怎样,但是其身上的光圈着实有些让人头疼…以她们修炼的尸气已鲜少有能克制她们的了,可是对方身上的光圈却能灼烧她们身体,难道是…神祗的神力光环?
什么时候这个世界有正儿八经的神祗了?看对方刚才一来就跟她们干上的架势还以为有两把刷子呢,结果除了光圈就没啥手段了。此时一听到她们为元灵而来立马就怂了……定然不是那些意志坚定一身傲骨的神祗了,虽然不知道对方从哪里捡了那光环披在身上,姑且看对方怎么表现吧。若是乖乖把元灵给她们自然最好,大不了给她一个痛快。可若是不识时务,那今天同样不能让她离开这个地方!
她们相互看看,因为脸上肌肉僵硬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是彼此间交流完全没障碍。
领头的女僵冲枔靖伸手一摊,“少废话,拿来…”
哟,僵尸就是直接啊。
枔靖道:“好好,我这就给你,说好了,这只是一个误会,我也只是碰巧看到这元灵碰巧收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们拿了元灵可不能再打我了哈…”
女僵显得很不耐烦,不过脸上就像戴了一副面具,连皱眉都不行。
枔靖一边说着一边故作在袖袋里掏摸的样子,继续道:“哟,我刚才还放这里的呢…对了,这元灵只有一个,你们却是三个,拿去了怎么分啊……”
“你想挑拨我们?”
枔靖刚想说:“当然不是…”
话音未落,旁边的女僵2张口就朝枔靖哈了一口气。
又来这招。
啊——
女僵3也正要给这个挑拨离间的家伙一点颜色瞧瞧,才刚刚做出攻击状就发出一声惨叫。
却见一道黑影趴在她身上,张开獠牙大口,三两下就啃了差不多一半的魂体下来。
女僵3本能反击,可扬起的手在半空迟迟不能拍下去,发现手腕被一根绳子套住。
与此同时,在她张口准备哈气的时候,又被数枚能量箭射中,顿时爆发出一团团电光,剧烈的能量碰撞发生在她小巧的殷桃小口中。
在越是有限的空间里,能量爆炸威力就越强,所以几乎是一个照面,女僵3就被削掉半张脸,只剩下两只从眼眶里凸出来的眼珠子掉在半截脸上,从鼻子往下的脸已经变成渣渣,喉咙地方只剩下裸露出来脊柱支撑。
身后领头女僵1挣开困灵符,嗷叫一声扑向枔靖,而枔靖一招得手已经拎着还趴在人家身上啃着的小辛遁开。
枔靖感觉自己腿有些发抖,丫的,还以为这些女僵们刚刚开启灵智比较好骗呢,结果根本不上当。
好在对方还是很在乎无相元灵,稍稍分心,为她争取了宝贵时间。
被她和小辛联手攻击的女僵身体摇摇晃晃,骤然失去了魂魄,让她对身体控制有些不稳当,摇摇晃晃的。
而另两个女僵则是挣开枔靖的灵符干扰,凶狠地扑了过来。
她摁着小辛钻进地下…
嘭地一声,地面出现一个大坑,石头草木纷飞。
嗡——
枔靖感觉脑袋就像是被人狠狠踢了一脚样,整个人都不好了,连忙双手捂住脑袋。
小辛说道:“你和其他修炼者神祗不一样,天生具有在土地里穿行的神通,但是如果是有修为的人使用法力专门针对你,就算是打击在地面上,也会让你非常难受…”
枔靖好一会脑袋里那种嗡嗡的感觉才减轻一些,龇牙咧嘴地道:“…刚才你看到那个女僵的元神没有?先把最弱的那个干掉,干掉一个少一个!”
小辛道:“她的防御很强,也很隐秘,不过我在吞噬她魂体的时候发现有个地方的魂体特别顽固。或许在那里…”
“好,干——”
三个女僵在山上一顿狂轰乱炸,半匹山都快被她们夷为平地了。
陡然间,一道影子从地里冒了出来,不等女僵的攻击落下,最弱的那个就被拖了进去。
枔靖自个儿或者带着一个能量体在土里怎么穿行都没问题,但是要将一个实体的东西拉进土里就需要用神力才行。
以前她没有试过,也没机会试,总不能随随便便去山上逮一只小兔子把人家抓着往地里钻吧。
话归正题,且说枔靖将最弱的那个拖进土里后,小辛再次像膏药一样黏上去。
女僵的力量非常的强悍,即便在几米深的地下,也能辗转腾挪。
当然,因为视线和魂体受损,怎么折腾都像是被人逮上岸的鱼儿,很快就被小辛吞噬了魂体,元神彻底暴露出来。
元神立马就像逃,被枔靖用聚灵瓶给收了。
砰砰砰——
地面上传来更猛烈的攻击,枔靖感觉现在已经不止是有人用脚在踢她脑袋,而是用大锤捶打。
强忍着嗡嗡的耳鸣而极度疼痛,她再次另一个地方冒出来,拽着女僵的脚往地里拖……
噗——
浓绿的口气将地面都腐蚀到了,所有接触的植物顷刻间枯萎。
好在在地下口气对枔靖没啥威胁,反而那些没来得及吐出的“口水”堆积在女僵的嘴巴周围,也把光滑的皮肤腐蚀的坑坑洼洼。
枔靖此刻没时间去欣赏对方被自己口水给腐蚀的画面,而是施展浑身解数,将捆仙绳,困灵符统统用来限制女僵的手,抽空释放一下元能箭。
让小辛全心全意对方其魂体……
枔靖总觉得她和小辛对方女僵的姿势有些不怎么对劲呢?难道是自己思想太邪恶了?
很快,这一个女僵也彻底变成的真正的尸体。
还剩下最后一个,也是三个中最难缠的。
刚才一接触,虽然她们手段都差不多,但枔靖总觉得这个家伙明显在藏拙,没有用全力。
所以才跟小辛制定出先灭掉相对较弱的两个,然后再全力对付最强的。两个女僵被搞定,那个领头的竟是凌空飞起,看到刚一冒出头枔靖就吐了一口类似墨绿黏液的浓痰。
枔靖连忙缩会地下,只听女僵丢下一句:“你竟然敢欺骗我,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然后也不与缩头乌龟的枔靖纠缠,转身朝远处飞遁而去。
这个女僵头目果真比另两个实力都强,哈出那么多口气后还能吐这么大一口浓痰,也不知道还有什么手段没使出来。
眼看着女僵身影就要消失在远方,小辛已经变回病弱书生模样,揩了揩嘴巴,“掌柜,我们要跟去吗?”
枔靖想了想,“算了,这次你我都受伤不小,现在跟去很容易落入圈套。先把这两具尸体解决了再说吧。”
对方丢下那句摆明就是在引她前往,可这家伙战力未明,刚才只露了另外两个女僵的手段,贸贸然跟去很容易上套。
再则,这里还有两幅女僵尸体,就这么丢在这里其身上的煞气污秽很容易影响普通生灵。
枔靖再次一头扎进地下,将那两具被坑死的女僵捞出来放到地面。
虽然不知道她们身体里还有没有男僵身体里的红色丝线,不过稳妥起见,枔靖还是在地面布了一层能量。
拿出一张火符,手腕一挥便燃烧了起来,只有将这些玩意儿烧了,化成灰烬她才放心。
这次战斗收获了不到十万的能量,可枔靖的魂体从地灵级Ⅱ掉落到Ⅰ,相当于损失了一百多万的能量。
刚才为了让小辛尽快恢复战斗力,再跟女僵耍嘴皮子的时候悄悄传一万点能量给小辛。
还有损失的灵符,这次战斗有些亏啊。
不过她看到功德一栏好像增加了十来万,想来是因为女僵对小世界威胁很大,除掉她们而给出的奖励吧,枔靖内心稍稍平衡一点。
浓烟滚滚,怨煞之气冲天,枔靖不确定里面有没有魔气隐藏其中,便一直将聚灵瓶悬在旁边。
里面的无相元灵还没有完全炼化,瓶身仍旧不时鼓起小包,好在并不影响它继续工作。
果真,在浓烟中有丝丝缕缕的红色烟雾被聚灵瓶的力量分离出来,尽数吸收。
炼化的能量不比那男僵少,只不过已经完全变成她们身体的一部分,而不像男僵那样还能看到明显的血色丝线。
她们战力比男僵略强,但是因为男僵在石室内有阵法辅助加上枔靖第一次对上,所以有些棘手。
整理完毕后天已经亮了,休息时枔靖吃了一点炸米饼补充精力,对小辛说道:“那两个女僵的元神还没有炼化完吧?我用一下”连忙补充一句:“放心,我不是要你吐出来,而是我想利用对方元神推衍一下她们的老巢在哪里。”
小辛嗫嚅着:“我,我不是…”想贪两个元神。
枔靖看对方样子本想安慰一下,可是这次战斗的确太疲惫,只勉强露出一个笑意拍拍对方肩膀,便拿出因果灵镜开始推衍。
枔靖原本只是想找到对方老巢,以及看看那里有没有陷阱什么的,没想到这推衍出来的东西让她大为震惊。
原来这三个女僵和那男僵并不是一伙的,准确地说她们是某人的护法,分别占了三个方位守卫这无相元灵。
至于枔靖前天干掉的男僵,原本是一个很厉害的修炼者,但是天资有限,眼看着大限将至仍旧无法突破。
一次机缘巧合下得到一件魔器,借助里面的能量修炼简直一日千里,很快突破境界,甚至还有返老还童的迹象。
他欣喜不已,更加刻苦地修炼…其实就是利用那魔器到处吸收生灵的精血元气。
后来一天,当他进入一个村子准备将那里的生人全部炼化为自己所用时,发现自己突然掉入一个阵中。再然后他就被炼制成一具僵尸。
将其元神禁锢在一边,所以他的意识中只停留在吞噬中。
他不仅成为镇守那无相元灵的阵基,还不断通过残留意识吞吸收集周围精血元气,供养给下面的无相元灵。
其实无相元灵并不是一直放在某个地方,毕竟一个地区的生灵有限,所以一般都是把某个地方吸收的差不多了就再换一个。
并再找一个男僵那样的炮灰当棋子,而她们则会在附近守卫。
不过这次情况好像有些特殊,她们在开启蓄养无相元灵的阵法时,竟然在无意间打开了这里的一个结界,将一个鬼王释放了出来。
不过鬼王还有几部分被镇压在更深层的结界里,所以便以此为基点吸收生元的同时利用更多凡人之力来打开其余结界。
也就是说,这边无相元灵需要生灵的精血元气修炼,而鬼王也要生元和凡人力量,两边展开了一场较量。
这也就是为什么枔靖直到取了无相元灵后,这三个守护女僵才气咻咻地赶来。否则的话,她刚刚进入那石室就会被三个女僵堵在里面。
枔靖收了镜子,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这些信息看似能大致连成一条故事线,但是因为前后时间长达两百多年,中间很多信息都是断断续续的,就像是在这一条记忆线上按下很多次暂停键一样。
而最诡异的是,灵镜检索完了后竟然没有总结的属性值列表,比如这个元灵一生功德罪孽计算。
枔靖晃了晃镜子,真是奇怪。
只可惜镜子只是法器,只能根据现有的信息推衍,也不能回答枔靖此刻疑惑。
旁边的小辛微微皱眉,“连因果灵镜也无法显示出其生平功过,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元灵融合?”
“元灵融合?”枔靖看向小心,重复一句。莫说是把不同人的元灵融合一起,就算是把不同人魂魄融合都很难……就算是小辛可以直接吞噬那也是他有抹掉对方神魂密码的神通。
就像先前说的那样,每个人的灵魂都具有特定的编码,而元灵更是编码核心,怎么可能将两个不同编码糅合一起而没有相互吞噬或者变得混乱?
小辛点点头,“以前我曾经看到过有人利用这种尸傀的身体进行元灵融合,从中提炼能量修炼无相元灵,想来这些人也是利用这种方法。”“你的意思是这些女僵都是给无相元灵提供修炼素材,同时又充当守卫者的角色?当其身体里的元灵之力被吸取殆尽,就会重新注入一个新的被特殊手法炼制过的元灵。而这些残留记忆便一层层叠加,变成如今的充满断层的记忆?”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枔靖哦了一声,所以因果灵镜也不是万能的啊。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了:这个石门镇里有两股势力。
所以普通法师进入石门镇很容易弄迷糊了。原本查到一条线索却进入另一个圈套里。
小辛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枔靖啧了声,道:“的确有些难办啊。从灵镜检索的信息来看,那鬼王实力非同小可,三个女僵和他刚好达到某种平衡。若是我们贸然除掉一方,另一方都很难办。我们现在已经知道女僵的老巢,而且夺了她们的无相元灵,还杀死了她们的一个同伴,已经不死不休。就算是我们现在先干掉鬼王对方也不会感激我们的…还是从她们开刀吧。不过……”
小辛:“不过什么?”
不得不说,小辛不再高冷后是个很好的捧哏。
枔靖便接着说道:“我现在担心的是,这两个看似对立的势力的源头未必是真的对立。”
…………
这次枔靖没有再去找村庄搞外快,待精力值恢复后便直奔僵尸老巢。
三个女僵分别在石门镇外的三个方位,与男僵正好分别占据东西南北四角,枔靖先去被她干掉的两个僵尸巢穴。
里面同样有一个很大的祭祀坑和完好的阵法,枔靖驾轻就熟地破坏阵法,烧了残存的尸骨。
做完这些才刚刚晌午,不作停留,直奔最后一个角的领头女僵。
且说领头女僵丢下一句狠话假意逃走,原以为对方接连干掉两个同伴,只剩下自己一个对方会乘胜追来,便一路上都留了陷阱,不料时间过去大半天陷阱一个都没触发。
反倒是她感应到自己的阵法开始摇晃不稳,心中一动,难道说那个披着神光的家伙追错了路,跑到另另个同伴的驻地了?
很快,阵法与外界相连的感情全部熄灭,相互加成作用降低,也就是说她现在只孤零零一个在这里了。
不一会,外面大阵被触动。
没想到对方来了,这不早不晚的。这个土地神比那些法师都棘手,心中郁闷,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枔靖来到最后那个女僵的巢穴,正在找入口,就看到那女僵直接迎了上来。
不过态度没有昨晚上那么强硬了,当先开口道:“看得出你应该是身披神光的某位神仙,还未请教如何称呼?”
枔靖心中念头转过便明白对方意图了,应道:“本神的确是受天庭指派的神仙,枔土地。没想到巡游此处见民生凋敝邪魅横行,这才忍不住插手。本神看阁下修炼也是不易,为何要做违逆天道之事,自己把修炼之路走窄了?”
枔靖说的很是诚恳,就像真为对方着想一样。
女僵要不是现在还有求于对方,早就用拳头揍这虚伪的家伙了。按捺下心中郁闷,“你少说那么冠冕堂皇的废话,你想干掉我大家都看得出来,不过想来你应该也知道了,这里不仅是我们,还有更厉害的家伙存在。就算是以你的这一身神光恐怕也很难对付。我们来做个交易怎样?”
“说说看。”枔靖微笑着道,她已经知道对方说的交易是什么了。
“实不相瞒,我和那鬼王也有积怨。用你们的话来说就是敌人的敌人也可以成为朋友,我建议我们现在共同对方那鬼王,事成之后再决战,如何?”
“这……”枔靖有些迟疑,“我要怎么才相信你是真心要跟我合作呢?万一我真去对付鬼王了,你却在背后捅我一刀怎么办?”
女僵冷笑一声,“放心我们僵尸没你们人类那么多花花肠子,我说话向来一言九鼎,觉不会食言。”
枔靖认真地审视了一下对方,终于像是作下重大决定一样,点头道:“好,我们一言为定,先干掉你鬼王再清算我们之间的恩怨。”
而后,女僵开始施展法术,将整个石门镇的情况呈现眼前,指着一个地方说道:“……鬼王的老巢就在这里,等会我从这边进入,你从那边,我们左右包抄……”
枔靖一副认真的样子,连连点头,不时又提出一些自己的意见。
两人不知不觉越靠越近,就好像是真正在精诚合作。
就在这时,女僵突然转向枔靖张嘴一口浓痰吐出…
啊——
发出惨叫的不是枔靖,而是女僵。
她身上法力猛地燃烧起来,黑影猛地弹开。
而枔靖却从另一边钻了出来,一副懵懵的样子,“咦,你这是怎么了?我们刚才不是说好的暂时放下仇怨去对付鬼王吗?你怎么还朝我吐口水。”指着旁边正在慢慢消散的阵法:“哟,还给我用了禁锢的法术?我说你这人也太不地道了吧。”
嗯,嗯……
女僵发出几声闷哼,本以为趁着刚才诱骗对方时将其灭杀……当然,她也知道对方看似与她谈何也肯定是跟她逢场作戏借机偷袭她。她故意把时机放在即将把鬼王信息告诉对方,那么按照一般逻辑,对方就算是想偷袭她也肯定会在她说出这么重要的信息后再行动,而她便提前发动致命一击……
哪知道对方竟是没等她说出这个重要消息便比她更早地痛下杀手。
女僵有些不自然地扭动下身体,只见原本完全笼罩整个身体的魂体虚影缺失了三分之一,在她扭动下逐渐将缺失的部分填满。
那灵体的攻击实在太刁钻,无视身体防御,好在她身上有尸气修炼而成的护身罩,将那刁钻的灵体逼走。
此时那个身披神光的枔土地则是一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无辜样子,一边朝她发射能量箭,虽然都被护身罩挡住,但仍旧消耗她很多法力。
女僵冷笑:“你们神祗果真都是虚伪之辈,偷偷除掉我们的阵基还有脸说我不地道,受死吧——”枔靖表示,如果不是女僵一心想着偷袭她,小辛也不会那么容易得手。
女僵骤然朝她发动攻击时势必将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她身上,反而给了小辛机会。
枔靖一边控制聚灵瓶捆仙绳进行干扰,一边还要不停释放元能箭,以及偶尔扔出几张灵符进行试探。
都是对阴邪有一定克制作用的罡雷符火符等等,在女僵周围爆发出一团团灿烂的烟花。
看起来漂亮,实质伤害很小。
而枔靖却还有时间跟对方贫嘴:“……喂喂,你不会真的想杀掉我吧?不是让我帮你先干掉鬼王了吗?”
女僵被气的哇哇乱叫,这家伙实在太烦人了,虚伪的不得了。
枔靖也觉得这女僵不守信用,本来结盟是就是她提出来的,偷袭也是她先动的手,现在反倒怨她虚伪,唉……
女僵开始变身,猛地拔高两米多,而后右手伸到后脑地方猛地往自己身体里一抠,抓着脊柱的上端使劲儿往外面拽。
枔靖震撼,这家伙莫不是要把自己的脊柱抽出来当武器?
这样也行?
对方究竟是什么样的僵尸?
小辛及时传音:“…有种说法是人形兵器,就是人僵修炼到极致是可以把身体各个部位都炼化成武器,看对方的样子应该是已经有些道行了。”
把自己身体炼成兵器?那要怎么炼?把每个部位取下来炼制好了再组合回去呢?还是就在身体里单独操作?
以枔靖现在的脑容量很显然无法理解其中玄奥,但并不影响她对眼前局势的判断——
绝不能让对方完成变身以及抽脊柱骨,那得多疼啊,看对方一边抓脊柱一边痛的仰天嚎叫的样子,枔靖决定用元能箭把她的嘴“捂”上。
相距不过十多二十步的距离,枔靖释放元能箭精准率百分百,但是对方身上有一层非常古怪防御层,能量箭每每射到女僵口中时被莫名其妙化解掉。
因为她对小辛有了戒备,小辛也很难偷袭到,这般僵持下去,待其抽出脊柱将会更加难以对付。
说时迟那时快,枔靖大喝一声,身上神光闪闪,炙亮的神力光圈包裹住整个身体,然后朝那女僵猛地冲了过去。
嘭——嗤啦啦——
两人之间爆发出一串串的闪电,枔靖身体表面的防护罩在强大的能量交换中几次破而又生,神力光圈也明明灭灭,最终顽强地坚挺了下来。
终于耗尽女僵身上的古怪防御,此刻的枔靖就像一只小青蛙一样紧紧抱着对方脑袋,扬手就往对方嘴里射了几只元能箭。
就像小辛说的那样,这家伙完全就是把自己身体炼制成法器。
即便没有防御,高达几万点的攻击力直戳其脆弱的小嘴,也用了好几下才彻底崩坏。
直到女僵的半个脑袋被强烈的能量爆炸给掀飞,然而叫声并没有因为枔靖的攻击停止。从女僵断裂脖子上从冒出汩汩的声音,以及从腹腔里传来轰轰之声。
女僵也是顽强,即便这样仍旧没有松开抓着自己脊柱的手。
她现在有些后悔,早知道一开始就不要跟这个阴险的家伙虚与委蛇,而是直接抽出自己的法器大开杀戒。
然而,若是她一开始就暴露出自己实力的话,对方还会凑过来“上当”吗?若是对方一个照面就逃走,让那些人类法师知道自己的底牌岂不是后患无穷?
女僵好不容易修炼的防御被对方破开,眼下她只有抽出本命法器才有一战之力。
然则对方疯狂攻击和干扰让她很难完成这个“召唤仪式”,另一手泛着能量光芒,一道道法术狠狠抽在枔靖身上。
枔靖身上的能量盾灭了又亮,亮了又灭…
枔土地,坚持住!
枔靖知道自己这一下可真是骑虎难下了,绝不能松开。
这家伙还没变身完就这么厉害,若是等对方再拿出脊柱,不知道恐怖到怎样地步。
小辛在枔靖能量交换式的撞击中破开对方防御后就立马加入了战团,这家伙的确可以无视对方防御直接攻击其魂体。
在他眼中这些魂体并不是寻常意义上的飘渺的能量状态,而是和烤鸡或者卤猪头一样切切实实的东西,一口下去能从对方身上撕下一大块魂体。
连咀嚼都不用便直接吞进肚子。
因为魂体损伤,女僵对身体控制越来越弱,枔靖趁机扩大战果,疯狂破坏这幅堪比法器的身体。
枔靖和小心逐渐占据战斗主导权,狰狞的女僵被一点点拆卸,眼看着胜负已定,然则突变再起。
从石门镇方向升起一层层的雾气,郎朗晴空不知不觉暗了下来。
这些雾气在半空中凝聚成一团厚重的云团,然后从内而外地翻涌着朝这边移动过来。
小辛声音有些发颤:“掌柜,不好了,是鬼王来了……”
枔靖闷闷地应了一声,连头也没抬,只管把自己手上能用的手段往女僵身上招呼。
直到身下的女僵已经被她打回原形,身体没了,只剩下残破的四肢。她才抬头望向石门镇的方向。
那云团果真非同一般,此刻还是大白天,就能动用如此规模的阴气。
不过就算是鬼王来了又怎样,这个女僵她势必将其灭了。
枔靖挥手在地上一抹,意念一动,将周围散落残肢碎块全部聚拢过来,抽出火符,准备将这些全部烧了。
但是这次她扔在碎块上的火符并没有像前几次那样顺利燃烧起来,而是很快被那些蠕动成一团的碎块给熄灭了。
枔靖还是第一次遇见火符不能燃烧的碎尸,她突然想到刚才也是她用神光才破开其防御,自己元能箭以及其它灵符效果都小,难道说这些碎块里面还有那种诡异能量?
想了想,她就像做出一个重大决定一样,眼睛一闭,身上神光闪烁,然后张开双手将那一团蠕动着的碎块抱在怀里。
嗤啦啦——
从里面传来至少有二十多个声音的怨毒诅咒,一个个样貌在闪烁的电弧中闪现,哭嚎着咒骂着。
小辛也从那团翻滚的铅云中回过神,呆愣愣地看着枔靖死死抱着一团蠕动的肉块:“掌柜,你……”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一对多校园pop 枔靖看到自己

下一篇: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路义和米舍飞

本文标签: 看我 镜子里 是为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