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交换系列150部分 约莫半个时辰

交换系列150部分 约莫半个时辰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4:22:44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山谷之上云集数百人,以一位身着深色麻袍的中年人为首,一齐跪拜礼敬:“恭迎元济祖姑——”

为首这人,便是这一代南北二寨之主木冲,乃是自当年木愔璃之叔、木謇之弟这一脉传承下来,如今已有一十七代。

除了这山谷之上,山下寨中各巷各道,亦有极众的人数顶礼膜拜。

木愔璃静心感应,不一会便神意周览完全,历历分明——

如今远近百里内之人,年寿最高者约是一百零四岁,是一位寨中得享高寿的耆旧。余者皆在百龄以下。

换言之,距离木愔璃那一辈的“有缘人”,终究缥缈。想象中某一位童年故旧服食灵药灵草、一直驻世至今的可能性,并不存在。

既然眼见为实,木愔璃本拟环绕巨御部周览一圈,便行离去。

但即将拔步之时,望见面前这两座简陋厅堂,不由心中一动。

向前迈出几步后,沉吟不语。

木冲主管两寨数万之众,人情练达自然不必多说,见木愔璃神色,连忙道:“元济祖姑可是嫌这‘感灵堂’略微简陋了些?并非族中之人用心不诚,而是此间营设,是二百七十年前立下,经由卜算定下规制。”

“如今两族物产丰饶,远胜当年。若要扩建规模,三月之内便可成就。”

木愔璃一怔。

没有想到,这两间房屋,竟相当于一座小小的庙宇,是自己的祭拜之地。

木愔璃从容道:“不妨。”

随即打开木门,缓缓踏入其中。

入门之后,立刻可见正中处立下一道牌符,“巨御供奉、感灵元济祖姑”等字样历历在目。

按照当年巨御族的风俗和卜算之法,木愔璃的本身像,须得感应天地精气,日月轮转,所以营造出偌大规模之后,须得露天放置;而牌符供奉、香火祭拜,则是在厅堂宅室之中。

木愔璃转头一望,忽然有些诧异。

原来,此间主祭位上,固然只有木愔璃一人之位;但在从祭的位置上,却多出一枚短了三寸的牌符。

定睛望去,其上书有“巨御供奉、游者黄道生”九个大字。

木愔璃沉吟道:“这是何人?”

木冲连忙接口道:“在祖姑使大法力、更易我巨御部立足根基后约莫三四十载,又有一人来到本族之内,授以药方十二道。以往颇为困扰的六七种常见痼疾,由此得解。此虽不比祖姑更易天象水文的大神通,终究也是莫大功果。当时族中之人,本也是要为他立庙供奉的;只是这位黄道生自言道非真流,不敢与奉持大道者同列,姑作从祭,便已足矣。”

木愔璃沉吟不语,冥冥中感到与这“黄道生”似乎有一线牵连。

此时,紧随木冲之后,有一颇为灵动、又显胆大的年轻人,忽然上前一步道:“启禀祖姑。这位黄道生虽然并未自言姓名,但是根据当时族人推断,此人极有可能是与祖姑同一辈的故人……并且是祖姑旧识。”

木冲一愕,正要指责其逾

越规矩。

木愔璃却淡然道:“你说说看。此人授业之时,距离我踏入仙门已有一百三四十载了吧?族中人何以识得?”

那年轻人略一犹豫,道:“因为那人在本族中居住月余,言谈举止对于本族极为了解,显然并非外族访客、又或者游仙之人,而是本族出身的人物。再加上其话语间偶然言及百余年前之事,所以有此猜测。”

“在祖姑得了仙缘五年之后,当时本为下一任族主继承者的铁珂,毅然留书出走,言道要去探求长生仙道。这是本族数百年来唯一尝试此举的人,所以……虽然未曾见面,但是这‘黄道生’却极有可能是他。”

木愔璃闻言默然。

铁珂……

铁索儿……

应当是他了。

虽然当年的娃娃亲只是戏言,但对于修道人而言,其实也是非常之因果。

但是若说铁珂求仙访道,竟能有所成就,那着实是不可思议。

因为此地是四洲六海之正中,越衡宗卧榻之下。若要成就,那就只能是被越衡宗收录门下。哪怕是只入外门,也决计不可能见面不识。所以铁索儿决计不在越衡宗内。

若说被别家宗门收录,那更加匪夷所思。

以凡人之脚力,须得走过了相当于穿过希岚草原、大晋王朝至少数倍以上的地域,才能达到“五品宗门”的范畴。这远远超越了凡人的寿元之限。

此事的蹊跷在于,若说在一荒蛮之地,蕴藏着无限可能性,兴许某一座山中便有一个隐世宗门;又或者无意间发现某一处传送阵,谁也不敢把话说死。

但是此地是越衡之正中,三十六万年来不知道被多少近道真君甚至越衡五祖观览过,自然不存在此等可能性。

反复思忖一阵后,木愔璃忽道:“黄道生所传十二道药方何在?取来我看。”

木冲领命,不多时便取来一道黄卷。

木愔璃张开一开,旋即细眉一挑。

虽然当中改进调和之意跃然可见,所用的都是巨御部山海之间轻易可以取得的原材;但是这当中的手法……分明是这一家的手段。

……

纵横两列,各十四只铜瓮,当中烈火燃燃,传出哔哔啪啪的声响。

一座宏伟高象之下,约莫有三十六人双手合十,虔诚礼拜。

这同样是一处祭祀之地,只是要较木愔璃此时所在的山巅小庙宏伟的多了。殿内并无一柱,而是造成一方奇特的拱形,愈发显得深邃庄严。

正殿之前的那具大像是一个黑袍女子,双眸中似有无穷智慧,左臂横托一只玉瓶,右掌拈住一根杨柳枝。

礼拜的三十六人,分成三排,每一排十二人。

但此时此刻,第二排第三位的一人,却似有些心不在焉。

此人面目方正,双眉极浓,显出一种阳刚之气,似乎与周遭的氛围并不相谐。

他目光微动,似乎已到了思虑极远之处。

少年时节,其实他心中唯有吃喝玩乐而已,对于隔壁寨中那好逞强凌人的丫头,并无多少特殊感觉。

唯有当她有一日蓦然离去,踏入传说中的“仙门”,他心中才陡然生出一个念头,不知是争强好胜还是其他,总而言之是不愿落在她身后,更不愿她青春久驻之时,自己已化作一抔黄土。

所以他毅然放弃了族主之位,巡游于外,栉风沐雨。

三十六载,一无所获。

偶然经由一些流传坊市的练气典籍中得知,就算是最粗浅宽限的修炼法门,此时也已过了年限。

当他万念俱灰,准备寻一处乡镇开凿土地、造屋隐居之时,却忽地从地下挖掘出一部修炼之法。言道此法入门后,自然会被接引到真正的修炼门户。

于是他重振精神,苦修八十一载,终于感到略窥门径。

返回巨御部、了却因果之后,他隐匿深山之内继续修炼了二十余年,终于迎来一道微妙气机裹挟其身,随即身入梦中;醒来后便是此地了。

修行日久,他才知此身所处的“元封坛”隶属魔道,乃是四大魔宗中的落泉宗一百零八处正脉分坛之一。

又过二百余年,他奋力用功,修持不辍,已渐渐觅得破境元婴的机缘。

但是此时他经由一个偶然的机会,才知木愔璃身属仙门“越衡宗”。

仙魔之间立场不可调和暂且不提;就单以门中地位而言,越衡宗与落泉宗本宗相若。

而木愔璃,是越衡宗的一代天骄,据说功行尚在人人敬仰、道行深不可测的落泉宗圣子墨天青之上。

苦苦追寻数百载,天堑悬隔,其实……并未改变?

就在此时,他身畔一位面色发青、下颌略尖的年轻修士,侧身一望,低声笑言道:“铁师兄何故走神?礼拜之时心神游荡,若教坛主察知,往大了说是对魔尊不敬,责罚不浅。”

铁珂神色一动。但他尚未来得及回话,一声嘹亮钟鸣,响彻元封坛上下,远近千里。

喜欢万法无咎请大家收藏: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肉文np 江山山刚想说

下一篇: 一对多校园pop 枔靖看到自己

本文标签: 半个 时辰 系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