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小家伙你喷的到处都是 前进小组在巨

小家伙你喷的到处都是 前进小组在巨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4:17:04

前进小组在巨螺内部的临时营地在不远处被找到。那里的篝火和照明设备都已熄灭,沉寂于黑暗中没有丁点动静。敖德萨调查团重新将这处营地照亮,接着,他们看到了最不愿意看到的景象。

由三位超凡者带领的前进小组不见踪影。残破的设备和物资都一块西一块的散落在地上。经过进一步的细致寻找,大家发现物资的主人被撕裂成了怪异反常的碎块七零八落的洒在地上。这些碎肉组织粘连着断裂的骨头,被某种残忍而无法形容的方式撕扯拧碎,处于极度扭曲的状态,部分残片上还挂着淡黄色和鲜红色的黏液。

格里菲斯在流淌着恶臭液体的地上单膝跪下,仔细审视尸体的状况,有限的遗骸显示受害者死于绞勒或撕裂,而且丢失了很大一部分的血肉和内脏,以及几乎全部非凡特性和脂肪。

营地的防御法阵和陷阱大都处于完好无损的状况,一场可怕的袭击降临这里,却并没有触发防御。之前讯息中提到的罐状容器随处可见,有些已经破碎。至于那个有着乌贼脑袋和甲壳生物钳螯的未知生物化石,却怎么也找不见踪影。

“尤里安教授、埃雷姆大人和阿德巴兰大人在哪里!?”有人惊慌的喊叫起来。

这个问题没人回答。过了一会,迪亚兹用长枪顿了顿地面:“其他人我不知道,但是,阿德巴兰大人,这里有一些。”

在他的脚尖前不到一米的地方,落着半张扭曲的人脸,这似乎就是敖德萨的超凡者之一,高阶魔咒顾问和考古学家阿德巴兰剩下的部分。在散落的遗骸和那张可怖的脸旁,同样有几滩鲜红色的半凝固液体,令人触目惊心的滴在死灰或苍白的碎肉。

迪亚兹伏身检查,继而说道:

“番茄酱。”

“什么?”好些人一时不能理解猎魔人所说的话。

“我说这是番茄酱,”迪亚兹指指地面上红色的半凝固汁液,又看看不远处破损的物资箱,“我想是从食品箱里取出来的。黄色的想必是蛋黄酱。”

不论这里发生了什么,肯定非常毛骨悚然,而且令人憎恶。拉法耶教授为首的敖德萨调查员们努力将把自己作呕、厌恶和恐惧的情绪搁在一边,从眼下的困境中振作起来。

教授揉着额头,尽力维持自己的理智:

“分成三队,我、葵曼莎兄妹和帕托里昂留在这里,用这里的设备继续呼叫幸存者。

“温蒂小姐、宾虚先生带上唐泰斯夫妇去右边;迪亚兹大人、薇洛小姐、米尔班骑士去左边,查看一下是否还有行踪。带上回音水晶保持联络,十分钟之后我们在这里汇合。”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格里菲斯首先提出:“这个时候分散人手不是一个好主意。”

这个提议似乎很得人心,就连强大的迪亚兹也说道:“这个南方商人有股让我讨厌的气味,但是,我不否认,他的提议有道理。”

“聚集在这里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袭击了前进小组,”拉法耶教授说道,“同志们,我们是为了伟大的事业来到这里,每个人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现在,事业遭到了挫折,若是我们就此放弃,逃离这可怕的地方,所有的牺牲就白费了。

“去吧,照我说的做,先看看这个海螺的内部还有什么,如果能找到幸存者就更好不过。等我们各自冷静的思考一下,再来决定我们的事业何去何从。

“去吧,但是要注意,不要触碰可疑的物体。如果找到了什么,尽快回来。”

……

四个人沉默的走着。他们各自带着照明设备,把四周照的十分明亮,随时提防黑暗中窜出的危险。

阿兰黛尔走在格里菲斯身边,在他的手心里写着字——

“伯伦希尔号还需要十二小时具备初步行动能力,然后花费六小时抵达附近海域待命。

“我们,要不要先撤?”

格里菲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接着又摇了摇头。

这一切的发端,源于敖德萨人启动了生命织缕旌旗下“死亡”途径的封印物,却被引领着来到混沌海的边缘。根据他们的说法,这里连通着图兰沼泽,是梦境之神的一处遗迹,或是“主宰”的宫殿。

为什么他们要去寻找不同的神的遗迹,“梦境”这一神秘途径对他们有怎样的意义?格里菲斯暂时不知道答案,但是,答案似乎就在眼前,不容他错过。

“你们想要实现什么愿望?”走在前面的温蒂小姐冷不丁回过头问了一句,打断了他的思考。

“嗯?”

“别藏着掖着,只有抱着极强烈愿望的人才会来到神之遗境,伟大的事业什么的,都是狗屁,”温蒂小姐打开吊坠匣,给大家看到里面和她本人容貌相似的小女孩的画像,“这是我妹妹。一次失控的黑魔法实验带走了她。有时候,我能感觉到她的存在,就在附近,却看不见,也听不见说话。吾主降下的神谕告诉我,只要遵循指引,我就能与她相遇。”

“你也收到了神谕?这太惊人了,我还以为奈拉是唯一的幸运儿!嗯,我的意思是说,我并没有收到什么神谕,很好奇这是怎样一种感受,”宾虚先生真诚又啰嗦的说道,“我的愿望,是探索太古的遗迹。在七神尚未降临的时代,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神明。生活在那时的人类,我是说,人类或者类人,又是怎样一种感受?”

“你哪来那么多感受?”温蒂小姐哼了一声,“另外,你莫不是把巨魔的荒野信仰也当作正神信仰了吧,这是个学术错误,为什么你这样的学者还要混淆起来。荒野之神只是一些强大的具有心灵感应能力的神话生物,位格在半神之上。将他们称为神这件事本身就是极端愚昧、亵渎的行为。”

遭到批评的考古学家固执己见:“那祂们也比半神伟大,不是吗?人类的历史上看不到序列4之上的存在,但是,既然有序列4,那逻辑上不就应该有序列3,2和1吗?说不定还有序列0呢!要我说,神都是灵能强度不一的生命体或者能量形态。”

“我不想和无信仰者说话,你给我闭嘴。唐泰斯先生和海黛小姐呢?”

“你猜~”阿兰黛尔飞快的把话题接了过去。

“总不会是来求子的吧?呃,本来挺正常的一件事,与神秘关联上以后,怎么也那么让人不寒而栗,”温蒂小姐打了个冷颤,“可别随便向未知的诡秘存在祈求子嗣,谁也不知道你这样美丽的人会怀上什么。”

这些敖德萨人做的都是邪教徒的勾当,但是心思似乎也不坏。格里菲斯看了看嘀嘀咕咕说个不停的温蒂和宾虚,突然想到他们和那几位超凡者一样,都是来自高等魔法学院的硕士和研究人员。

仔细想想,这样一群人竟然放下羽毛笔,拿起武器跑到外神的遗迹里玩命,真是一件荒诞的事。

“我想要探求复活亡者的秘密,”格里菲斯突然说了一句。他有着感觉,这里能找到许多对自己有利的情报。

“复活亡者!”

“谁!?”

宾虚先生和阿兰黛尔一起低声喊起来。考古学家大惊小怪的补充一句:“请恕我无礼,但是,这很有趣!”

“嗯,”格里菲斯表现的很平淡,低头看了挽着胳膊的阿兰黛尔一眼,“前女友。”

“……”舰长小姐的细眉惊的都要竖起来了。

“呵,多么朴实无华的愿望,”温蒂小姐不甚在意的说道,“队伍里至少一半人奔着这个目的来。”

“听说奈拉也是。”宾虚说道。

“他要复活谁?”

“这就不晓得了,”考古学家挠了挠头,“10月30日夏宫广场悲剧的那一天,有不少贵族家庭都遭遇了不幸。”

“这事我知道,”温蒂小姐应道,“服侍伪圣女的那十二个女孩子就没有活着跑出几个,她们可都是显贵家庭出身。奈拉一定失去了重要的人。”

“可是教授们也只是把他当作工具,”考古学家惋惜又同情的说着,“令他做神之手,却又不让他聆听神谕。你不觉得这不合适吗……怎么了?”

温蒂小姐突然停下脚步,考古学家撞到了她的后背。大家一起停下来,顺着女巫手中法球的光亮抬头望去。

格里菲斯看到了一团扭曲的触肢盘踞在头顶的几丁质甲壳上,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腐朽,毁灭。一段快要折断的腐肢甚至垂落下来,挂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四个人几乎是下意识的向这东西伸出手去。等他们反应过来,手已经全部搭载了触肢上。

在触摸扭曲节肢的瞬间,格里菲斯的脑海中闪电般出现了一连串混乱的神秘学知识。他头疼欲裂,脑袋像是被塞进了什么东西,然后又被一刀刀分割开来。

他意识到,这是梦境之神在世间的化身和肉体,是被称为“主宰”的古老存在的血肉残骸。它是古老的外神在很久以前某次不成功的入侵过程中遗留的碎片转化而来的造物。

这头巨大的生物已经了无生机,残留的血肉和灵能将这里污染成了变异和恐怖的孵化场。

“梦境”途径的神秘力量渗透到了这里的每一个角落。

喜欢血税请大家收藏: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bl肉肉很多的糙汉文 只要你敢想,

下一篇: 我们三个一起要你好不好 “姐姐,像安

本文标签: 都是 小家伙 小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