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乖宝贝把这个放进去 从根之子的口

乖宝贝把这个放进去 从根之子的口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4:06:49

从根之子的口中,图灵确定了下一步就是前往邦加西北的城市【加勒斯】,那里接近世界树管控地带的腹地,同时也是根之教派的重要基地,“神器”的所在地。

再往后就是世界树的大本营,也是图灵原定计划的最终目的地。虽然图灵很怀疑,这个势力名称是否应该被换成“根之教派”。

而要到达城市【加勒斯】,就必须穿过【玛顿裂谷】,位于邦加南部和西北的必经之处,而前往邦加之前所了解的情报中,那里已经成为了西线战场的前线,世界树和巫氏重工的重要交战地带。

现在看来,卡恩有可能就在那里。但是……

巫氏重工和虫巢有联系,如果根之教派和虫草也有联系,那么他们为什么会在西线战场打个不停?

轰——

就在这时,侧面的坍塌物后方传来阵阵轰鸣,图灵止住思绪,侧耳倾听。

这边的战斗结束不久后,另一边交战的声音也渐渐停息了,除却零星的枪声外,在这处地下空间另一头的交战

似乎已经结束。

通过振幅传播体,图灵连上了正在外面的奥莉希亚:

“奥莉,外面的情况怎么样?”

“您可算有消息了……”

对面传来小天才松了口气的声音:“这里全部被士兵包围了,我现在躲在围观的人群外面……”

“去我之前安排好的撤离点,沙加拉会先过去找你,我一会儿就到。”

语罢挂断,两只狐狸在图灵的示意下迅速钻入地面消失不见,图灵则摸了摸胸前衣服下镶嵌紧密的硫磺钢,面部迅速恢复到火狐聂特的外表,钻入了一侧的墙体中。

布满各种坍塌物和尸体的洗礼大厅,冰冷的刀锋从脚下的尸体中抽出,凝结出一层厚厚的冰雾。

“信使”将刀刃收入鞘中,看向一边的副官。

“确认全部清除,没有发现世界树干部成员的踪迹,还有那两个记者也不见了。”

没等信使开口,副官迅速报告。

“搜查整个地区,找到那三个人。”

语罢,信使转身便朝着外面离去,行事颇有股雷厉风行的味道。

地面。

大量的邦加人围拢在巫氏重工的部队外围,不过却相隔数十米的距离。

巫氏重工才是这个城市实际的话事者,没有人敢接近公司部队。

喧闹的大街上,信使在副官的簇拥下悄悄离开了部队,钻入了一辆车中,快速发动朝着城市中央而去。

而在人群后方不起眼的巷子中,伴随着一阵橙光闪烁,图灵的身形出现在了空气中。

观测到车辆离开的位置后,图灵的身躯又是一阵波动,迅速隐匿消失,幻肢展开并构筑消声结构,以不快不慢的跟上了那辆车。同时,在全息影像的遮蔽隐藏下,从普尼斯卡世界带出来的【声纹接收器】开始运作,将车辆内的交谈内容清晰地捕捉到自己的耳中:

“……收获较少,这里只是世界树的边缘教派。”

“据我所知,世界树目前内部不太和平,但是裂谷战场那边却又推进了一些。如果在不显露身份的情况下穿过正面战场可能会非常危险。沙尘部队那边可能无法为您提供掩护,加上目前较少的情报……您确定要这么做吗?”

“目前还没抓住对方的干部成员,不过有那个神父和牺牲骑士也够了。事关重大,针对世界树的事情在后面不能有任何踪迹暴露,我出现在这里已经足够高调了,但这里是我们的地盘,不能一概而论。”

车辆停留在了中央地带,谈话终止。

图灵催动幻肢迅速攀上建筑顶部,看着身着处刑人装甲的高挑马尾女人和副官一同下车,沉默着走入了其中。

从之前获得的情报来看,信使是负责人力传递重要信息,物品,以及执行必要的特种行动的存在。这个当初载了自己一程的信使,似乎正在针对世界树预谋着什么。

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巫氏重工似乎并不知道世界树的分裂现象,他们将根之教派和世界树看做了一个整体。

“这倒是意外收获。巫家的信使在特地针对世界树,如果是冲着根之教派去的,一些额外的布置或许有利于我的行动……然后,我得加快脚步了。”

幻肢松开墙壁,图灵高速下落而去。

……

……

……

玛顿裂谷中段,康锤看着缺口外面汹涌的风沙,关闭了据点内的复合小窗。

“又是沙尘暴……”

“根之教派的部队和巫家的人摩擦更多了,小姐,我们恐怕得放弃这里了。”

这里是一处山洞,四处布满了人工搭建的内支撑结构和复合军械库,内里的研究室略微晃动着明晃晃的白光。

大量的零件闪烁着蓝色的电弧,如风暴般漂浮在卡恩白皙的手指上方,随后以平缓的速度一块又一块地组装为精密的泰克电浆手枪,被她缓缓放置在了桌面上。

“有灰狐活动的痕迹么?”

“回归的那部分小鸟没有相关信息,还有一小部分没有回来。”

卡恩从座椅上缓缓起身,扭了扭有些发僵的脖颈,理了理连接着左臂和脖颈的智能复位器。

“小姐,您的手……”

“不要紧,很快就能恢复。”

卡恩摸了摸骨折的左臂,由茨菲尔德搭建的这块智能复位器功能有限,远不如自己身体里的那簇子体。

“前几天突袭的那处据点没有任何线索,爷爷相关的情报完全中断了。灰狐目前不知所踪,加上成员的伤亡问题,的确是时候撤离这个据点了。”

“我想,或许我们可以信任那天那个人……”

“那个叫蝰蛇的?不,我很清楚虫巢是在刻意引我到邦加,但是我别无选择。世界树的教派头子和虫巢有过明显接触,另一派也不见得会安好心。”

“莫非,您是想……”康锤瞥了眼据点的出口处,意有所指。

“这段时间明里暗里和巫氏重工合谋还不够多么?而且那是他们不知道我真实身份的情况下,巫家人不是个好选择。也许……”

“我们应该去一趟东边。”

“东边?”

“克罗恩联合集团的东线战场,他们和拉齐姆打的很火热。但是迷光公司那边,还有能求援的人……如果他愿意相信我的话。”

卡恩看了看骨折的手臂,微微叹了口气:

“再撑两天,如果不行……就放弃这里。”

“如果灰狐先生循着您留下的踪迹找过来了呢?”

“我会把电磁操控的相关知识以及后面的行踪留在这里,他会明白的。”

语罢,卡恩沉默下来,轻轻捏了捏指甲——

而且,绝对不能让灰狐去西北。

康锤和其他人并不知道“千面”和“灰狐”这两个名字之间的关系,这句话她只能在心底说。

所以说……一个月了,这家伙到底跑哪儿去了?

回想起当初灰狐的告别,卡恩微微垂下眼帘,心底升起一股不安的情绪。

喜欢二进制亡者列车请大家收藏: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宝宝只想1v1 真谷的一句话

下一篇: 柚子多肉 老子不求你,

本文标签: 之子 放进 宝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