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宝宝只想1v1 真谷的一句话

宝宝只想1v1 真谷的一句话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4:06:23

真谷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不可置信。
众人在感慨他的气魄时,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为了一个小小土地神,值得吗?
真阳顿了顿,郑重地应道:“好,我陪你一起!”
两个守卫灵璧的执事神仙听到真谷想一个人把这件事扛下来,说真的,为了一个实际上在他们眼中连真正的神道班子都没挤进来的小魂魄,做出如此大的牺牲,真的不值得。
两人相视一眼,然后看向真谷,语重心长地说道:“真谷上神,我们都很理解你此刻的心情,毕竟这土地神是你亲自领进神道的。不过刚才我们已经动用灵璧将所有有关的信息都收集上来了,你要是对规则做出这个决议有怀疑的话,你可以自己来看看……”
言下之意:这是法则通过所有收集到的信息而给出的决定,确定这个案件的过错方在土地神,而非凡人无病呻吟。
他们这么做就是让真谷再亲眼看看这些资料,让他死心。
真谷当然知道天庭对凡人小世界的管理规则,没啥可怀疑的。他不怀疑规则,但是却不信规则就是一切的真相,他更相信自己的直觉。
不过看见两位执事愿意将其中调查详情给他看,他也想看一看更多关于这个小土地的事情,便应了一声,“那好,多谢两位执事了。”
执事伸手一挥,晶壁上分成几个视频格子,分别放映着凡人君王奏疏中涉及到的三者的信息:枔靖土地神,天机娘娘,以及玳王。
是这三者做过的一些事情浓缩,毕竟法则在提取信息时也不可能做到时光回放那么完整,准确地说这更像是对他们所做过一些事情的……截图。
画面中:枔靖这个土地神冷漠面对周围所有的阴魂和小妖,出手狠毒,掠杀无数,甚至在很多魂魄即便最后幡然醒悟磕头求饶也被无情地丢入炼化池中,断绝其往生之路。
关键是,她要是对所有小鬼小妖都如此狠绝做到极致,那也算是一面“刚正不阿”的旗帜。然而她一边灭杀其它的小妖,却又与几个小妖打成一片。
这,这简直就是又当又立了嘛。
这还不止,画面中,这个土地神为了得到人们的敬奉,甚至还对别人挟恩以报,故意拿乔,让人们给了敬奉才做事;
当然,这些画面中还穿插她帮助鬼魂村民的事迹,但都是杀戮算机多过“善良”“包容”。
另一幅画面中放的是从下界收集到的关于天机娘娘的生平事迹:一只在洞中刻苦修炼的老鼠,有些道行后便逐渐帮助过往行人,而后人们供奉感激,而后名声逐渐传播出去,从四面八方赶来信徒,将其奉为“天机娘娘”并为其塑了金身,还惊动了皇帝。
也有一些对凡人拿乔以及吞并周围小妖地盘的画面,可相比较而言,却是威仪慈爱形象多于杀戮…大多数都高坐人们供奉的神台上,看起来更有神仙的样子。
还有一副画面则是关于辛图国国君玳王的:画面中,这个君王就是一个性格温和仁慈,崇尚修道,对神明充满敬畏的皇帝。而且画面中基本上除了坐在朝堂上处理国事,就是在修炼室里静心打坐……反正从这些下界传上来的画面中找不到什么缺点。
就算是在这些画面中还有很多没有包含进去的场景,但也至少说明了这些画面中的事情是的的确确发生过的。
在场的神仙们都知道这些画面肯定不是经历的全部,在这些图片之前之后还有很多图片没有表达出来的东西。
没错,大家都知道,但这就是晶壁规则。你要是觉得有失偏颇不公平的话,那就自己下界去调查啊。
亲自下界去调查?这是不可能的。
当初天庭的管理规则还没有完善时,的确有神仙亲自下界去过,结果却是不仅让一个小世界彻底崩溃,还给了异族和魔族入侵界域的契机,差点将整个界域都搭了进去。
所以最后制定了一个规则,但凡神人从天庭下到凡人世界,就要将其所有的神力修为全部摘除出去,也就是说,只能携带最本源的那一缕魂魄和意识。如此一来就和一个普通灵魂差不多。随便一个厉害一点的小鬼精怪都能将其生吞活剥。
在经过几次上神在凡人界陨落后,便基本没有亲自下界的例子。
除非是有空闲的神位,下界的神仙可以暂时进入神位……有神位的庇护,才有安全保障。
……此刻,人们看完这些画面也是唏嘘。大家心里都清楚,但凡能让一方安定下来肯定需要杀戮,但是…也要做好面子工程啊,你又不是杀神,越凶狠越好。你可是土地神呢,在人们眼中就应该是和蔼可亲并且慈祥善良的那种,却偏偏留下这些……唉。
至于驳回奏疏也不是不可能,但前提是奏请的君王有过错。比如上次那个凡人君王被驳回,就是因为他让国家处于水深火热不得民心,并为此付出惨痛代价。
然而在枔靖的案子里,这些截图信息对她很不利,奏请的君王和另一个被举荐的小妖并无大过,所以规则没有驳回,那么不奏请废黜的枔靖就要受罚。
诚然,规则是死的也不尽善尽美,却是管理万千界域的根本,适用于绝大部分事件,至于少部分不公平?又不是法则的亲儿子怎会为一个人更改?
……众人见真谷主意已定,他们也没啥好说的了,叹息着,纷纷离去。
但愿那个土地神能挺过这一关就好,只要扛过去了,功绩和修为能力盖过表象,一切都好说,也不枉一位上神为其担责。
周围的人都走了好久,真谷才慢慢从刚才晶壁上的画面中回过神——晶壁上的画面在他眼中并不是单一的截图,他能看到画面背后的内容。
想当年他还只是一个略有修为的道人,在其死后本来应该可以当一个地方小管事,成为鬼仙(类似钟淼管理一方小事务的职位),却因为他生前虽然帮了很多人,但也杀伐果决而杀了很多人,而并没有被看中。
只能进入轮回,好在机缘凑巧让他开启了上一世灵智,这一次他吸取教训,开始更加刻苦修炼并积攒功德,在死后还受到很多人的信奉,从而成为一方的偏神,并由偏神转正,进入神魔场立下战功,跻身神庭,谋得一个最低级的神卫的职位,又一步步在争斗中从下等神晋升位中等神,再到上等神……
——一个普通魂魄能在这么短时间稳固一方,而且还是那么多被规则认可的准土地神都无法做到的情况下,她做到了。
所以,这个腰,他一定要帮她撑起来。
就像当年为他开启灵智的那位引路人一样,如果没有对方“举手之恩”就没有他的现在,而他回报的,是让其也成为真正的逍遥散仙。
一啄一饮自有定数。
而后,真阳和作下决定的真谷一起,头也不回地进入更残酷的并且没有任何后备支援的神魔战场中,历劫一千年。
不知不觉中,枔靖的人生再一次在别人的手里转了几个弯,并被再次被决定了。
阿嚏——
枔靖突然没来由地打了个喷嚏,停下拔除的动作,仰头看看天空,已经入夏了,还不到正午太阳就有些火辣辣地。
此刻,她渺小的就像匍匐在地上的小草,在无法抗争的力量下,命运只能寄希望于“运气”。
所以,即便只是一棵小草,它的存在和成长也是无数个机缘和无数个幸运凝结而成。驴儿岭一度闹的沸沸扬扬的关于天机娘娘要转正成为城隍的事情,在几个月后仍旧没有下文,没有真正落实下来,好像一直就搁在那儿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枔靖从紧张忐忑以及筹备各种手段应对即将到来的敌人,可是敌人又迟迟未来,便逐渐平淡了。
虽然她现在依旧戒备着,却没了那种心脏怦怦跳的紧张感。
周边那些小妖小鬼依旧对天机娘娘趋炎附势,而天机娘娘也由此攒了一股势力。
她只需要表示:槐树村的土地神是个心狠手辣之辈,完全不会给普通精怪活路的残暴家伙。
于是这些小妖小鬼们不管是为了在天机娘娘面前表忠心,弄投名状;还是所谓的“唇亡齿寒”,为免以后这个土地神做大做强后把他们这些小妖小鬼也统统灭掉的结局,都纷纷来找枔靖的茬。
在几个哈戳戳家伙扛着“妖主自由”的旗帜,要让枔靖这个独裁刽子手给死去的三娘等小妖们一个说法,而被枔靖毫不犹豫地灭掉后。
于是剩下的都变聪明了,不敢直接跑到枔靖家门口撒野。
也不知道在谁授意和带领下,竟然在槐树村周围与其它地界连接的交通要道上搞事情。
枔靖也没有客气,直接干它丫的!
真是的,哪哪都是“拳”。
你的拳是拳,就可以践踏别人的拳了?你都不尊重我的却要我尊重你?是你的脸大一些还是长得更好看呢?
明明就是来搞事情的,非要扯那些伟光正的借口。
这一波送分题倒是又给枔靖创了不少收入,功德和能量都增加不少。
弥补了她这段时间村民许愿还愿的少了而锐减的供品。
钟淼来枔靖的神室串门的次数逐渐多了起来,“小秘密”彻底揭开后,关系也不知不觉更加熟络了。
熟悉了后,便没有一开始的拘束和小心翼翼,当然,他依然对枔靖这个上司充满敬畏,毕竟实力悬殊。
钟淼看到枔靖现在空有一身造福槐树村的抱负,但是有些村民却偏偏被那害人的偏神所蛊惑,心中也是难过,这让他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也是这般全心全意造福百姓,可是结果呢?
如果说当年母亲的悲剧是因为村民不知道真相,不知道是母亲在调节河水。
那么现在呢,他们是明知道现在的太平日子是怎么来的,是这个土地神为他们争取来的。他们也知道一些人家因为求子的事情差点丢了性命……
这桩桩件件怎么可能不知道其中真相呢?既然知道真相了,却还是如此好坏不分是非不明,说不让人心寒是假的。
回想当初,他对着枔靖发表自己“势利看法”而对方完全不理会,现在却都一一应验了。
不过钟淼心中却没有丝毫看笑话的意思,也没有“我当初就说过如何如何,你却不相信我,看吧,现在报应了吧”的想法。
他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万一那天机娘娘真的成了城隍,那枔土地以后怎么办?
真的要向对方俯首称臣?被对方打压?
这天,钟淼在交接了六月份的供奉后,坐下与枔靖喝茶闲聊起来:
“枔土地,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办?那个法师不来的话,我们就一直等下去吗?万一城隍之位真的落在天机……”
枔靖呷了一口茶,身体靠在太师椅椅背上,懒懒地应道:“没有万一。”
钟淼听对方这么一说,身体前驱,“枔土地的意思是?天机娘娘当不成城隍?”
枔靖又坐直了身体,手肘撑在桌子上,点点头:“没错。我现在才终于明白那些家伙在背后搞什么鬼了。不过,他们没成功,哈哈…”
想起昨天拔草时打的那个喷嚏,枔靖突然笑了出来,很是畅快。
都成神了,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打喷嚏了,必定是天机有所昭示,就看自己能不能领悟到。
枔靖领悟到了。
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踏实感——所以,法师和天机娘娘在背后搞的小动作肯定失败,她的神位保住了。
想到这些家伙在她背后搞那么多事情,处心积虑地挑拨离间,结果怎样?还不是失败了,哈哈,怎不让人感到畅快呢!
钟淼虽然不知道枔土地为何如此确定,不过听了对方的话后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
转而,他又担忧地问:“那个法师呢?他还没有露面,我总觉得不心安。”
枔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个甚,这里就是我的地盘,就算他披着一张人皮我也不怕。真以为神就只能把人捧着哄着?惹急了也要揍!”
枔靖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夏季到来,雨水增多,虽然现在还没开始下雨发大水,你还是要提前注意一下。”
钟淼应着:“枔土地放心吧,我已经开始打开暗河道了,只要不是倾天之水,我们这里就不会被淹。”
枔靖嗯了一声,刚才只是随口一句,可对方一个“倾天之水”却让她莫名生出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她又嘱咐了一句:“不管怎样还是小心一点。”
钟淼满口应下,两人又喝了一会儿茶,临离开时,钟淼无意提了一句,说道:“……我也觉得天机娘娘的势怕是要过去了,之前几个月附近的小妖纷纷投诚归附,可是现在呢,你知道吗?我听说之前就归顺她的一个树精姥姥现在正筹谋着巴结另一个黑山上的蛇精,她已经准备把自己的一个义女许配给那个黑山老妖为妻……不过最后还没有定下来,我也只是听一个路过小妖闲聊时说的,也不知道真假……如果是真的话,天机和黑山老妖对上又有一场好戏了……”
什么,姥姥?黑山老妖?
这些精怪的称呼听起来怎么那么的……熟悉呢?
“枔土地?枔土地?”
枔靖好一会才回过神,看向一脸疑惑的钟淼,哦了一声。
钟淼:“你刚才怎么了?”
枔靖笑笑缓解刚才尴尬,“哦呵呵,也没什么……对了,刚才你说那‘树精姥姥’可是盘踞在兰若寺?想要许配给黑山老妖的义女叫…小倩?”
这下换钟淼疑惑了,“姥姥的确是兰若寺一修炼成精的树精,不过那小妖并没有说许配给黑山老妖的义女叫小倩,双方也只是有这个意向,还没有正式公布出来。对了枔土地,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呵呵……”
枔靖打个哈哈囫囵过去,“我就随便说说,对了,以后要是有那边的消息记得随时告诉我哈…”
不觉中,她眼眸里闪烁着晶亮的…八卦的光芒。
此刻她说不出一种什么感觉,就像是那种…穿越进了某个电影世界里当剧情背景板一样。
难道说她所在的这个剧情世界就是倩女幽魂的世界?只可惜她只是槐树村的一个小土地,距离兰若寺有将近两百里的距离,中间还隔着驴儿岭。
否则她真的好想去亲眼看看小倩和采臣之间荡气回肠的人鬼绝恋。
枔靖现在是真的闲下来了,闲的每天只剩下晒太阳,吃零食,偶尔溜达,看看苗苗,给上山采药砍柴的村民弄一点“神迹”之类。
看看自己现在的“懒散”,想当初刚成为土地神时何等的意气风发,觉得以前的土地神如何不作为,自己要干一番风起云涌的大事业之类。
果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回想起来,她觉得自己还是经历的少了,幼稚啊!
这几天枔靖总觉得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劲,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浮躁的气息。
好像自从那天她打了一个喷嚏后这种气息就若有若无地弥漫整个天地间了,她思前想后,总觉得这种异常跟石牛案子有关,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脑中浮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现在刚刚进入六月就热的人发慌,当然,作为神祗的枔靖感受和凡人不一样,她只是通过体察民情得出的结论。
若是往年的话,这一片地区再热也不会超过三十五度,现在的话,至少有四十!而且看这样子还会持续下去。
这天,枔靖刚刚开门出来,就看到小黑子和夭夭静静立在神室的院坝边上,一大一小地望着天空。
夭夭控制桃树长出更加发达的根系,生命力更加顽强,对树体的控制也更强。
不过现在没有额外能量进账,所以枔靖也就没有多的能量给他。
他现在抑制树身的生长,看起来还是和之前差不多高,枝条也没有多余的,上面挂着两三片树叶。
只是树干略略比以前粗了一丢丢,今年依旧没有开出桃花,结出桃子。
小黑子已经完成第三次蜕变,这次,他的进化方向是……异形!
枔靖看见对方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以前看的电视剧里缩小版的异形一样。
浑身上下覆盖一层细密鳞片,鳞片上还长着尖刺,拖着长长的如同带着锋利倒扣的尾巴,锋利的爪子,还有布满交错尖牙的大嘴……
枔靖淡淡瞥了一眼,呵,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不过自从上次顺手摸了一下被diss之后,枔靖也做了自我检讨和反思。
她觉得那种随便就对别人动手撸毛的行为,可能在她这个前世生活中就很喜欢撸毛撸狗的人而言,这个动作出于一种习惯和内心对于毛茸茸动物的喜爱。
但是究其根本,这种喜爱和平等的作为伙伴的尊重是完全不一样的。而是一种……怎么说呢,一种占有,一种让对方完全驯从自己的行为。
很显然,从小黑子一直以来的举动来看,他拚尽一切力量帮助她战斗,就是想用实际行动证明他并不甘于这种驯从关系。
枔靖想明白了这些,也理解对方的感受和想法,并给与尊重。
而心底,也变得淡漠,还有一份疏离。
虽然对方进步神速,战斗力远超同等级别灵体,以及那神秘身份。
但在枔靖眼中,管你多傲娇,以前是她没弄明白所以做出随意撸毛的举动,可现在弄明白了,她发现其实心里一点也不稀罕的。
一道红影朝她冲了过来,顺着裤腿哧溜就钻进她怀里。
夭夭圆球一样的身体上长出第二个花瓣了,就像两只半圆形的耳朵。
“小土地,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感觉……要涨水了,涨大水……”
说着毛茸茸的身体传来轻微的颤抖,像是因为莫名的恐惧而往枔靖掌心蹭了蹭,枔靖心中柔软的都快化成水了。
这平静无波的日子,夭夭便是这一抹亮色。
应道:“气温超常,而且之前已经两个多月没有下雨,若是下雨的话必定暴雨……”
此刻经夭夭提点,她终于觉得那种不对劲是为什么了,岂止是暴雨,甚至可能发大水!
她望了望明晃晃的天空,她即便是神也没有卜算未来天气的神通,就算现在知道可能大旱之后有大雨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落雨以及涨水到几何。
她低头问夭夭:“你能感觉出这雨什么时候下吗?”
夭夭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就是觉得很是不安,感觉……感觉我整个身体都溺在水中,想要窒息一样。”
夭夭本体是桃树,这种树浸在水里没两天就会死。
看来事不宜迟,必须尽快行动了,她喃喃道:“不管了,我先向村民发一道敕令,让他们提前做一些准备。”
夭夭连忙点头,花瓣一样的耳朵也跟着一点一点的。
倒是旁边的异形小黑子一脸老成,突然开口说道:“现在给那些村民发布敕令恐怕他们未必会听你的。”
这一点枔靖已经想到,就像前世看过很多例子一样:事情没发生时,就算你说破喉咙也没人信,甚至还会遭老嘲讽。可事情一旦发生了,一切都晚了。
前世只是个普通人,她没责任和义务去守护与自己不相干的人。
但现在是一方神明,庇护一方生灵和水土就是她的责任,义不容辞。
不管这些村民信不信她,她都必须发出去。
说着便闭上眼睛,联系上神牌,点开“人口”管理一栏,发布公告。
因为是要向所有村民发布信息,所需能量高达一千!也就她现在有了家底才敢这么做。
算起来这是她的第二道敕令,第一道是针对阴魂,这一次是面向村民。
与此同时,槐树村的所有村民都在同一时间不约而同地做了一个梦,梦见土地神让他们现在尽一切可能把外面的粮食收回去,并且挖好屋子周围的排水沟,房子有漏雨的及时修补好,尽可能准备干燥柴火放在避雨的地方……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小骚奴入军营+沈修染收拾行

下一篇: 乖宝贝把这个放进去 从根之子的口

本文标签: 只想 句话 宝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