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舒服吗 丫的,这玩意

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舒服吗 丫的,这玩意

作者: 来源: 2021-10-25

丫的,这玩意儿怎么一点味道都没有啊?
不仅没味道,甚至还有些发酸发涩以及口感十分粗糙。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自己舀的是一勺糯米加一粒大枣的话,她以为自己吃的是一口米糠,还是放了醋和苦瓜汁以及掺和了一点玻璃碴子的那种。
难道信徒在制作这些供品的时候没放糖?或者是掺了什么东西进去?
她用勺子刨了下,没有米糠也没有玻璃碴子啊?看起来和她的花式拼盘一样的啊,怎么吃着口感这么差呢?
好在枔靖在意识到这玩意儿大概不是用来吃,而是直接用来“吸”的,所以及时屏蔽味觉感知,将食物直接变成一缕能量融入魂体。
食物一旦失去了品尝和味觉享受,立马感觉吃东西不比服刑更煎熬,唯一优点就是,里面有能量。
看来是她对神鬼世界了解的太少了啊。
枔靖想起当初攻入天机娘娘的神室时,里面空空如也,连一份供品都没看到。
——对方香火那么旺盛,神位前每天都有许多信徒送上精美的食物,就算是她直接吃了,但供品可以在短时间恢复精力值,对方多少应该存一些啊。
现在想来,莫非就是因为她的供品很难吃,所以懒得留,直接用小鼻子一吸,只把能量吸收了事?!
嗯,越想越觉得可能。
枔靖又品尝了一下其余几份,有了刚才的经验,这次她做足了心理准备。
和第一份差不多,有些直接完全没任何味道,有的甚至更难吃。
看着面前漂亮的拼盘,这吃是没法吃了,肯定不能浪费了,还是直接吸了吧。
枔靖撅着鼻子对着几份拼盘一吸,供品随之消失。
接着拿出她的烤鸡狠狠咬下一口,外焦里嫩,咸香爽口……有对比就有伤害,还是自己的供品好吃啊。
枔靖一边啃着烤鸡,一边故作深沉地皱眉思索:真是奇怪了,这供品和供品怎么区别就这么大呢?这,这不是摆明了让她做独家生意嘛?
然后想着想着,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无数美妙的画面,于是故作深沉的样子也绷不住,直接笑了出来。
——哈哈,美味供品独此一家别无分店,涨价吧——
枔靖看着面板,想了想将定价比别人略略高一些,这样自己更有赚头,也不至于会因为过高的差价而失去客源。
毕竟能量含量都差不了多少,若是价格差的太多,不是每个人都愿意为了享受那一点点的口感而埋单,有这一点优势也足以让她在纷纭的摊位中脱颖而出,够了!
枔靖没有休息,现在满脑子都是摆摊发家致富。
在她充分发挥吃货天赋下,她又创新了几样小吃,然后摆了上去。
很快又卖完,几次摆摊加上她黑水河一行,赚了一百多万,加上原本的几十万,已经可以升一次魂体了。
赚能量不就是提升实力的嘛,反正现在神牌已经提升到一个坎儿,现在升没啥大的意义。所以魂体也必须尽快提升上去。
从地灵级0到一级需要一百万能量,升!
于是她的属性值变成了:
【名字:枔靖,槐树村土地神。
等级:地灵级1
精力:132/132
力量:180
防御:20+3000
攻击:40+30000】
所有的基础属性基本上增加了一半,现在不算上神力加成,她尽魂体本身的力量也相当于一个大力士,这能量花的值了。
就在枔靖在自己神室里不停制作小吃,摆摊,收钱,忙的不亦乐乎时,突然从意识中传来几声“叩叩叩”的敲门声。
她连忙停下手中事情,朝着房门方向侧耳凝神听了一下…不是房门传来的敲门声啊,究竟是哪里来的?
过了一会,那个声音再次传来,很有节奏,甚至能感应到对方敲的很轻柔很有礼貌。
她忍不住打开房门查看,外面一个人都没有。
神位前是还没有完全燃烧尽的香烛残留,缕缕淡淡的青烟升起。
真是奇怪了。
关上房门,“叩叩叩”的声音再次从意识中响起,当她仔细感应,感觉这声音好像直接敲击在她的……脑壳上一样。
意念一动,她顺着这声音循去,于是脑海中便出现一副画面。
——四方山的山顶上,一个人手上拿着一块石头正轻轻敲击地上另一块裸露出来的石头……
这是在召唤她?啊,这样也行?
枔靖意念一动,便顺着那信息指引从四方山上冒了出来,站在那人面前。
枔靖看看自己又看看脚下的四方山,这里距离她神位只有两三里远。她脑海中突然就想起曾经看过的一个场景:一个大能者扛着一神兵往地上一砸,于是伴随着一股青烟,从地上冒出一个土地神来。
她想着,这燕赤山用石头敲击都能清晰传到她意念中,要是直接拿着一法器猛砸,岂不是将她脑袋都要“砸”晕?
也难怪那些个被大能者“砸”出来的土地神都是一副晕乎乎的诚惶诚恐的样子呢,敢情是脑袋被人家砸晕了啊。
不过,如果是落在自己身上的话……哼哼,实力比她强自不必说了,她绝对会比那些土地神更怂更舔狗,只能只能自认倒霉。
可若是没两把刷子又敢来她地盘上“砸”的话,分分钟教她/他知道什么叫做尊重!
“这次拜访多有唐突,还请枔土地多多见谅。”
枔靖弗一冒出头来,就看到燕赤山对着她弯腰拱手行礼……
罢了,看在是老熟人又如此讲理的份上,本神就“见谅”了。
枔靖挥挥手:“你这次来找我何事?”
此刻她脑海中飞快回想上次离开时的口头交易内容:所以对方这次是来给她送火符的?
燕赤山应道:“其实前几天我就来过几次,发现你都不在,今天便再来碰碰运气。”
什么,前几天就来过了?
也就是说对方从她回来的第三天就来找她了,那么他根本没时间去画符,这次也就不可能是来给她送火符的了?
而且还来了几次?肯定是有什么非常棘手并且非她不可的事情?
好像他们之间的只合作两次,交情还没达到那么深厚的程度啊?燕赤山解释道:“我现在能找的就只有你了,这几天我住在集镇上,每天便过来看看…”
燕赤山即便是修炼者,但是和真正的神鬼体系内又不同,他无从得知枔靖的动向。
至于去询问其他小鬼小妖更是不可能,不说普通小鬼小妖见了他们这些法师都要绕道,怎会随随便便现身,就算是他真能找到小妖,对方也不一定知道土地神的动向啊。
所以只能每天到这里来碰碰运气。
枔靖心中转过很多念头,不过她面上神色不变,语气平和地道:“如此急切,不知究竟是何事需要本神帮忙?”
燕赤山看了看枔靖方向,仍旧只是一团影子,虽然听声音好像并没有情绪波动,但总归看不到对方表情,无法判断对方的情绪。
他再次拱手说道:“这次我的确遇到了一点点麻烦……”
“但说无妨。”
“那个…上次枔土地给了我灵血的确可以制作差不多一千张灵符,不过因为上次大战不小心让灵毫损毁,高级的空白符纸也……”
枔靖:“说起灵毫,我这里或许还有你用得上的。上次击杀那狐狸小妖时本神留下了两条尾巴,便拿给你去用吧。可是这空白符纸嘛…”
燕赤山:“实不相瞒,我原本的制符材料是从中州的灵事交易中心采购的,但是现在因为一些事情,中间的道路阻塞,所以我不能前去。不知道枔土地可否开启了神祗世界里的商城?若是能从里面采购一些空白符纸的话……”
枔靖明白对方意思,她倒是记得在【符箓】区域闲逛时除了成品灵符外还有一些空白符纸以及制作灵符的材料。
她略略沉思,然后应道:“好说,我这就帮你购买一千份吧。”
话音刚落,一沓符纸呈现在燕赤山面前。
空白符纸十个能量一百张,一千就是一百能量,对于枔靖是毛毛雨,但也不是随随便便投入,而是有目的。
相当于她在这次制符中投入了灵血,灵毫还有空白符纸。
就相当于间接支付了购买灵符的钱。
燕赤山连忙收好符纸,拱手应着:“多谢枔土地成全,这次灵符制成,四六分成,我四你六,不知枔土地意下如何。”
除开报废,按照燕赤山自己所说至少能有八百张灵符成品,相当于她净得四百多张,在【商城】里也要四千多能量。
那狐狸精等级不高,皮才卖了几十个能量,尾巴有灵毫最多几百。黑蛇精血差不多也一千能量,符纸一百……算下来她还是赚了。
当然燕赤山也没吃亏,他相当于投入自己的技术和时间,白白得了三千多张。
双赢。
完成了交易后,燕赤山心中大定,两人关系更加熟络了。
枔靖问道:“对了,刚才你说中州有一个灵事交易点?”
燕赤山想了想说道:“这个小世界上有七个国家存在,在中间有一片中立的区域。据说那里原本是神庭设立在这个小世界的办事处,管理凡间生灵之间的事物以及平衡国家之间的利益争端等等。但是后来好像是因为一些事情让神道式微,于是那里没有神祗坐镇,便逐渐演变成各路修炼者的交易中心…”
原来是这样啊,如此说来在中州原本也是有一个神位,而且还是一个比土地神更大的神。由他来统管周边国家里的土地神……
而现在,据说整个辛图国甚至整个小世界也只剩下她这一个正儿八经的土地神了,那么她是不是有机会前往中州,坐镇中央,统领四方?!
枔靖想着想着不由得有些心潮澎湃了……
枔靖紧接着追问:“刚才你说我们这里通往中州的道路阻塞了,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有精怪作乱?正好灭了,赚功德,打通要道!
燕赤山眉头微微皱起,“我上次去中州还是十年前,这次我正准备前往,从一位朋友那里得知,好像是说那个地区整个陷落,变成了鬼域,还形成了独立的结界,就算是修炼的法师进去也很难脱身,那片区域周围也荒无人烟…”
枔靖惊骇不已,根据对方时间描述,鬼域的形成在她前来的几年就形成了……如果槐树村这里的神位消失,她想象此刻也肯定陷落了吧。原本的天道规则被颠覆,整个小世界脱离天道,变成妖魔横行的世界,人类和普通生灵都只能在这里苟延残喘。
枔靖只是听对方简略描述了那被妖魔颠覆的空间里的情形,便感觉有种说不出的后怕,还有强烈的紧迫感。
这一年多来她虽然在这里磕磕绊绊一步步奠定自己土地神地位,但总的来说还是很…很顺利的。
看着自己辖区内凡人安居乐业,精怪各自修炼,一片安静祥和,所有一切都逐渐走上正轨。
内心说不出的自豪感成就感,还以为其他地方也是差不多,就算是有些小妖小怪或者歹人作乱也只是小打小闹,就像黑河流域的那些精怪恶人一样,随便走一趟就能解决了。
可是现在看来,她还是把这个世界想的太美好了。
她在这里经营着自己的势力范围,那些妖魔也在从这个小世界上分割区域打造自己的王国,若待其更加发展壮大,迟早会波及到她的这片小小区域。
所以……
枔靖想着想着,双手不由得拽紧成拳头。
燕赤山说道:“……这次的灵符有点多,我要回五亭山制作,可能需要至少半个月。”
枔靖点点头。
“告辞。”
枔靖目送对方离开,秀眉轻蹙,脸上急切愤怒的神情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淡淡笑意。
呵,所以其实对方这次来找自己除了制符材料的事,真正想给她传递的是鬼域的事情吧。
不管怎样,他们是在同一阵营的,鬼域的消息对她是激励,也让她更加紧迫感和戒备。
所以,她的确是要好好筹备一下,去探探那边的情况了。
枔靖身形一动便回到自己神室,在“鬼域”的激励下,枔靖连米糕也不做了,还是直接扩展自己的势力范围吧。很简单,就算是枔靖把一份拼盘拆成四份五份,价格再抬高百分之十,也就赚几百能量的差价。
以她目前平均十分钟制作一个的速度,就算她一整天不休息,原料足够,以及所有商品都能卖出去的情况下,也就赚个几千。
显然这种完美状态不存在,即便她是神可以一直不休息地连轴转,可原料也不是无穷的,以及当她推出的商品数量过多就无法保持物以稀为贵的优越感,购买力肯定会下降,价格也无法维持现在的程度。
所以还是扩张势力范围,收集地图碎片最划算。
根据枔靖这段时间扩张总结的经验来看,一块最小单位的地图碎片奖励是一万能量,这个范围大概在一万平方米左右。
一百米见方的土地而已,将其放在这广阔的世界里不比一个针尖大,而这世上有多少个针尖儿?
况且,因为土地神被自己区域限定的特点,就算她可以偶尔离开辖区但也会受到诸多限制。
若是等那鬼域扩张到自己家门口了,她就会变得非常被动。
所以,与其到时候被人家堵在门口打,还不如现在就主动出击,至少将周围都变成自己的势力范围,推行自己的敕令,那么到时候就算鬼域侵袭也有一定抵抗力。
枔靖心中有了计划,整个人再次安定下来并充满斗志。
看看时间,子夜时分……嗯,先睡一觉再行动吧。
…………
伍县令不安地在堂屋里来回踱步,脸上尽显焦急和疲态。
好一会,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道灰蓝身影靠近,他眼睛一亮,急急迎了过去。
那人还没走到门口就被憔悴的伍县令拉着双手:“秦兄,情况怎样?究竟还有解救之法?”
那位被称为秦兄的中年男子一身风尘仆仆,微微喘气,“大人莫急,我们请来的那些法师有人带来了消息,说在陆阳县的…槐树村有一个土地婆。据说原先那里妖邪横行恶鬼作祟,后来来了一个土地婆,现在一片安静祥和,据说那土地婆还曾给当地人显灵,教导他们怎么耕种,比如集中育苗和地瓜分节扦插法就是那土地婆……”
伍县令眉头再次皱起:“一个只懂得教人们耕种的土地婆能做什么?我们现在是……”
“大人请听我说完…”秦兄反手拉着对方的手,“这个土地婆和以前我们所知的不一样,据说非常厉害…”
“非常厉害又怎么个厉害法?难道还能除掉千年恶鬼不成?再说,那些法师他们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他们认识那土地婆?”
就算那些法师再厉害也是凡人,还没有脱掉身上那一层“凡”皮。而土地婆就算神职再低微那也是神,人神有别。
不等伍县令说完,那秦兄便急切地说道:“这次我真没有骗你,那些法师也都确认了……”
“确认?怎么确认?”
“大人请随我来。”
……燕赤山四平八稳地坐在左边首位,会客堂中坐着六位来自各地很有名望的法师,他们大多脸色憔悴,身上还负了伤。
不过此时眼睛都热切地望着燕赤山方向,看着他手中的那张空白符纸。
一些有些见识的法师仔细辨认下,确定这的确来自中转区的东西,毕竟就算是原本中州还开放时也没有如此高端的符纸,因为这个小世界的人还没有那么高的手艺。而中州的灵事交易所贩卖的也都是从中转区而来。
他们中一些略微知道燕赤山这段时间行踪的人知道,对方绝对没有前往中州,所以唯一可能就是对方说的那样。这些符纸是从能开启界域商城的神祗而来。
然而当他们满怀希冀地以为,这个世界终于有神祗降临来拯救他们了,定然是某个大能神仙,比如斗战大神,或者降魔大神,再不济也应该是城隍什么的,有镇压降服邪魔的手段……
可他们万万没想到对方说那神祗竟然只是一个土地神,不,土地婆。
一想到土地婆他们脑海中自然而然浮现出一个头戴抹额,身穿斜襟短袄,拄着拐杖,头发花白,满脸周围,笑容慈祥的老太太模样,哦,还要加上一个微微佝偻的背。
就这样一个老太太,不土地婆,怎么去跟那些强大的吞天食地的妖邪战斗?等她那么颤颤巍巍地走过去,恐怕人家一个喷嚏就能将她喷飞…好吧,他们这些法师都是经历过无数次凶险战斗的,不也落得这般下场?
所以,人们眼中的希冀再次蒙上一层雾霭,唉,难道人类世界真的要就此灭亡了吗?
门外传来匆匆脚步声,人未到声先至:“……刚才谁说有神仙的?快带本官前去…”
“大人,那,那是个土地…婆”
伍县令看了眼那个略略年轻的法师,昂首打断他的话:“不管对方是什么,那也是上苍派给我们的神仙,是来拯救我们的。事情成与不成总归要试过才知道…那东西连你们都不能抵抗,之前你们说那结界最多只能再抵抗两天,待其冲了出来,那这十万民众全都要…”
光是想想在妖魔横行下人为鱼肉的场景,伍县令就感觉不寒而栗。
他能如此感怀至深,还源于他小时候经历的一件事情:他所在的村子被以邪魔入侵,那场面正是血流成河,人们死状无比恐怖,惨不忍睹,他幸而被救,原本也想跟着学一点法术降妖除魔。然而救他的那位法师说他根骨不适合,所以他转而从士,在他不懈努力下当了一方父母官,立志庇护一方百姓,他崇尚法术,所以县里供奉了几位有真材实料的法师。
周围鬼怪横行,但他治下还算太平。
可这次他们发现了在一个原本平静的小镇上潜藏着一个邪魔的结界,因为受到那鬼域的影响而蠢蠢欲动。
若是等里面的东西出来,就会与那鬼域连成一片,整个县都会沦陷,变成鬼域的一部分。
众法师拼了命也只勉强加持了一道结界,还请了周围能请来的法师,收效甚微,形势十分危急。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不要在阳台上慢点 这是一个身材

下一篇: 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章节全文嘿!“合着还

本文标签: 玩意 舒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