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好痛轻一点你出去好不好 困灵符一共四

好痛轻一点你出去好不好 困灵符一共四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3:47:57

困灵符一共四十六张,除了在神室周围布置了十二张,虚数空间里还存着三十四张随机应变。
这些手段不仅能伤害能量一类的“虚拟”体,也能对实体的生命体造成一定伤害。
乍一清理之下,枔靖发现她在不知不觉中已攒了一些手段,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家徒四壁一穷二白的土地神了,心中还是小小有些成就感的。
不过,她再一想到那个“法师”能用一百多年在圆顶山做局酝酿魔胎,又大费周章在旱水沟埋下石牛孕育元灵。
不仅修炼时间比她久,还懂得更多旁门左道之法,手段定然比她还多。
如今没有直接找她算账,而是去跟天机娘娘联手,还以皇庭为依仗……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机,即便有了这些手段,心里仍旧不怎么放心,她觉得还应该再准备一些。
法器一类的武器不用想了,周边又没有三娘那样让自己打秋风的妖怪,商城里开启的权限有限,暂时购买不到更多东西。
所以她把目光放在实物武器上,她打算还是像以前那样,准备一些实物的武器,尖刺,毒液,刀片什么的。
她上次把人家苦心孕育元灵给吃了,让魂体的实物力量一下暴涨到60,比普通成年人还要强一丢丢。
打个铁,砍棵树,扛一块石头都完全不是问题。
或许会问,现在已经能控制身体里法力,为什么不用法力淬炼法器之类。
那是因为枔靖现在手上还没有制作法器级别的材料,再则,她试过很多次也无法将自身的法力转化成除了细丝之外的,比如火焰,什么三昧真火九昧离火之类。
就像元能箭神盾术一样,其中自有一套运转规则。或许那些天才可以无师自通,自个坐那里一个顿悟就行了。
但很显然,枔靖不是那万中无一的天才。所以她试过几千次都没成功后就果断掐掉这个想法。
她只能等神牌等级更高以及自己魂体实力更强后,商城解锁更多法器和法术,或许到时候就有怎么控制自身法力变成火焰,闪电,冰球之类等的窍门儿吧。
神牌前期的等级解锁的东西很有限,现在神牌是3级,至少下两三个等级不会有新“花样”,既然如此,枔靖还是选择最现实最直接的魂体提升。
账户上还剩下三万多能量,魂体从5级到6级需要两万,升。
【名字:枔靖,槐树村土地神。
等级:6
力量:60/65
防御:0+30
攻击:0+300】
力量又增加了五点,变成六十五,可以扛起一百多斤的东西。
让她更加欣喜的是:她发现自己对能量的掌控能力也提升了。
一开始,当她魂体还是零级的时候,她甚至连单独控制能量都不行。
随着魂体等级提升,她发现对能量的掌控感越来越强。
如果她现在集中意念去画符的话,肯定成功率更高……只可惜她当时急迫地想要准备更多的手段,生怕别人打上门来。
哪会想到人家会拖这么久都不来呢,唉。
还有,她发现自己可以控制自身能量离体一两米距离,相当于肢体的延伸。
也就是说,在这个距离,她可以用除了神力护罩元能箭之外的能量去“触碰”到对方。
当然,这种“触碰”就是一种能量搬运,并没有法术和神力护罩那般对能量的加成。
比方说,她从神牌中分离出一百点能量去“触碰”对方,最多也只能消耗对方一百点的能量。唔,如果对方没有这么多能量来抵消她的抚摸的话,那么就会用身体来分担。
虽说这种伤敌一千自损也一千的买卖并不划算,但意味着她终于脱离被动使用能量了。
枔靖想,或许随着以后魂体等级再次提升,不仅魂体的实物力量更强,对能量的控制能力也更强!
……枔靖在忐忑的等待和紧张的筹措中,三个月匆匆过去,入夏了。
草长莺飞,各种植物怒放着自己的生命力,整个世界都充斥着强劲的生命气息。
一些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苗苗也顽强地从一众草丛中冒出头来。
枔靖偶尔从领地巡视的时候,略略留意一下,将它们周围的那些特别霸道的家伙们拔掉一些……
算了一下,就过去的几个月,村民在她神位前供奉了超过三十几样物品。
其中大多为农产品,特别是瓜果谷物。
每次供奉完了后,总会留下一个苹果,几颗花生米,一根红薯什么的。
枔靖也是个闲不住的,在前世就看见那些供奉在神龛前的供品腐烂,不仅不美观,还特别浪费。
既然她现在已经是神了,而且也有把子力气,不需要耗费神力就能轻轻松松将这些种子丢进土里,若是能长起来,来年说不定会给那些前来的村民一些小小的意外之喜。
于是她便把神位前那些村民遗留下的供品统统弄到路边和山坡上,刨个坑放进去。
没想到今年开春果真长出一棵棵的小苗苗,不过这些小苗苗在茂盛的杂草中显得特别孤单且艰难,连叶片尖尖都冒不出来。
眼下,她把该准备的以及能准备的手段都做到了极限,法器等手段自不必说了,整天都温养在灵池中。还有飞镖,大刀,长剑,小刀,毒刺等等物件都备齐了,仓库和虚数空间都放不下了,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弄的了,又没有可以攻略的任务可做。
正好又看到自己丢的种子被杂草欺压,便忍不住来清理一下,拔拔草什么的。
于是乎,她的这幅不务正业的形象正好被正在审理与她有关的案件的天庭的超级因果灵镜给捕捉到,并投放在一座晶石壁上。
就在两个月前,正月刚过,芫天师处心积虑诓骗懦弱玳王,押上国运上奏天庭,请求废黜土地神及新立城隍。
毕竟是以君王的精血为引,并押上半国国运为质,就算只是一个很偏远的小世界,作为天庭规则也不可能将其忽视了。
这份来自凡人界的奏疏不仅上达天庭,还最终放在议事台上。
那么作为这份奏疏里最核心人物——枔靖土地神,已经被规则检索到,并通过晶壁呈现在众人面前。“咦,云洲界域?耀蓝星?我记得这个小世界之前不是就在崩溃边缘吗?现在还没沦陷?”
“是啊,我也听说了,说有魔物入侵,甚至已经渗透到耀蓝星的凡人国度了。那个地方最后一个神位也即将消失……”
一个白袍仙人抱着手,一副你们都不知道内幕就我清楚的样子:“唉,这个你们就不知道了吧,当初这个耀蓝星上的确只剩下最后一个土地神的神位了,而且也没有新的合适的魂魄坐镇,本来呢,这样下去神位必定会消散的,但是呢……”
他故意拉长了嗓音,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让人听的着急。
忍不住催促,“你这赤发小老儿知道什么倒是说快点啊,真是急死个人了…”
那白袍赤发的神仙也不着急,继续说道:“但是呢,有一个上神在这紧急关头,破例从一个小世界里挑了一个新死的魂魄塞进了土地神的神位里,没想到竟然成了……”
“哦,我知道我知道,那个上神是不是叫真谷上神?”
“没错,正是”
人们恍然,哦,原来是这样啊,虽说现在总体上看这个耀蓝星上神纲仍旧很萎靡,但没有彻底覆没就还有希望。
转瞬,人们又有些不淡定了。
这么说来,这个新土地神是功臣啊,那为什么还会被凡人界的君王不惜那么大的代价将其废黜呢?这没道理嘛。
众位神仙在晶壁前议论纷纷,不过有为枔靖感到不解和惋惜的,就有觉得理当如此的。
一个身着飘逸白色袍服的银发老者,手指指着晶壁上的人,大概因为太激动的缘故,不仅身体颤抖着,连带着声音也不流畅:“看看,你们看看,这这哪有一点神祗该有的样子?就算只是我们天庭下放到民间最末的管理者,那代表的也是我们天庭的脸面。你们看看她……真是把我们的脸都丢尽了。”
另一个也沉痛地叹口气,附和道:“唉,我们也不是针对真谷上神,而是他这次引领来的这个土地神也的确太……那个了”上不了台面。
“是啊,虽说只是一个小小土地神,但好歹也要有点神明的样子啊。虽说现在有些德行的人魂是少了很多,但我们神祗班子里也不能用这样的人去滥竽充数啊。”
众位袍袖翻飞仙气飘飘的上神们议论纷纷,没想到他们高尚的神道还有如此俗气的人魂混了进来,没有一点修行者德高望重的样子就算了,连最基本的‘以天地万物为刍狗’的众生平等都做不到,连这些最低级植物优胜劣汰的生命竞争都看不透,以后又如何看透这个世间万物?
有些说着说着,还开始长吁短叹,觉得以后神道要是被这样的接班,不没落才怪。
另一波人则觉得这个新土地神已经做得很好了,如果不是她的话,这个神位不保,神道就会又少一个凡人小世界的信仰。不管怎么说都是功大于过。
双方各执己见争论起来。
就在这时,一道冷哼打破嘈杂,“都够了,想当初你们一个个都不愿意派人到那个界域当土地神,眼睁睁看着神位消失,世界沦陷,要不是人家力挽狂澜保住了神位,现在看你们还说什么。再说,现在你们只不过是来这里观礼,让你们承担一分责任了吗?真是的……”看热闹不嫌事儿多。
纷纷看向说话的阴沉中年神仙,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他们口中的“真谷上神”的师弟,真阳仙君,于是都停止了议论。
…………
天庭和人间的管理略有不同,是由一套规则管理下属的万千界域。
就目前而言,实际上天庭就是至高法则的集合,是神与仙汇聚之所,也是维护神道世界稳定抵御外敌的中央枢纽。
一般来说神和仙都通用一套实力等级,但神一般担任着与法则相关的职务,有职务等级之分,而仙则是只要达到一定修为境界便能成为仙,并在天庭拥有居住资格,没有在神道体系担任职务,相对而言更为自由一些。
神和仙都没有资格直接插手下界的事情,更不可能随随便便就突破界域壁障进入小世界。
毕竟他们的神通实在太强大,已经远超普通小世界的法则极限,强行进入可能会让法则崩溃,即便没有把小世界挤爆也给其它外邪有入侵机会。
所以神道干预小世界的方法便是通过土地和城隍,通过任命土地和城隍来管理凡人界以及建立起对神道的信仰。
而土地和城隍只要恪尽职守管理好人间,就可以通过神祗修炼的晋升通道跻身神庭。
也就是说,真正在人间履职的神祗,就只有土地和城隍,至于人们口中常说玉皇,王母,老君等等,这些也就是在人间挂一个虚名而已。
若是比较发达的小世界,或许人家还能投一个分身前来“视听”民情,可对于这种偏远的即将没落的小世界,就连那些普通神仙都不可能分一缕意念的。毕竟神念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修炼出来,没有任何益处,平白分出神念干什么?!
当然,就算神仙已经遗忘了这些小世界,但是这些小世界的凡人却不能忘了高高在上的神仙。
他们可以不给真正守护着他们的土地神敬奉,却在逢年过节绝不会忘了供奉天帝等四方诸神。
一般来说,对于比较高级小世界的土地神,可以每年或者每十年上天庭述职一次。
但是对于这种偏远没落小世界的土地神…一百年也难得有机会上天庭述职,好像除了人民或是安居乐业或是战争灾祸也没啥好述的。最最关键是,来回路费所消耗的能量自费,那些发达小世界信仰醇厚,这点能量自不必说,对于小旮旯则是难以承担之重。
所以,既然不是每个地方都有地方土地回天庭述职,那么天庭就需要通过一定手段来监察下界情况——超级因果灵壁。
这晶壁其实是天庭用来监察下属界域的灵璧,有一万零八个界域就有一万零八个灵璧。
每个灵璧监察一方界域,一个界域下有的数千小世界,少的也有几百,而每个小世界里有许多凡人国度,有的数百,有的可能几个。
寻常若是这些界域里的凡人国度没有上达天挺的奏疏,灵璧就监视界域边界,查看边境动向。
比如界域是否有异族、魔界入侵,是否有颠覆神纲的大事发生。当然,这里的“大事”一般都是指那些触及到界域稳定和法则根基的超级事件,灵壁就会自动发出警示,天庭的神仙们就会做出相应对策,比如调整下界的神位,或者派遣神仙前去处理等等。
对于一般的事件,比如某个小世界里的国家在打仗了,某个地区发生天灾人祸之类,灵璧也根本没那么多能量去监测。所以,也更不可能有那么闲去看某个小妖如何修炼,某个凡人如何生活。
然而押上了国家气运的奏疏不一样,因为这涉及到了神祗管理凡人界的根本。即便是神道最末端的土地神,但也是他们这个系统里的。
枔靖事件便是如此,悄无声息就被芫天师给阴了。
其实这件事要是当事神祗是法则挑选的土地神也就罢了,法则石直接就判定了。但偏偏是一个上神主动以自己的神力从一个小世界里引导进入神位的土地神。
简单来说,这个土地神出事了,引导这个土地神的上神就担有责任:
若是这个土地神被小世界认可,将神道发扬光大还好,那是你身为神祗应该做的。
可一旦出了茬子,不被人间认可,甚至小世界里的君王以国运做赌注将你上报给了天庭,那么与这个土地神有关的人也会担上责任——土地神为什么会被凡人弹劾?你这个引导者怎么当的?
此刻,晶壁前已经围拢了一大群神仙,其中两个是管理晶壁的上神,一左一右分站两侧。
剩下的大多是这一片担任某些职位的,类似于处理下界事物时的观礼。
上次出现凡人不敬神祗的事件还是在几百年前,虽然在同一个界域里却不是同一个小世界。
因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也有自己的观点,已经不知不觉中分站了两边,形成两个团体。
而站在中央的就是这次事件主角小土地的引导者——真谷上神。
真谷上神一身白色飘逸长袍,连胖白皙而圆润,看上去十分的慈爱可亲。
如果觉得这就是一个吉祥物般的和蔼老人那就大错特错了,他才刚刚从云洲界域外的神魔战场回来,准确地说是因为这次奏疏事件被特招回来的。
他一来就被晶壁上的画面吸引住了,哦,原来这个就是他引导进入神位的那个“幸运儿”啊,当时他只是为了不想让神位消失,情急中在一个小世界里检索到一个功德较高又刚好离体的魂魄,于是便直接塞进了土地神神位中。而后来都没来得及给出一些提示什么的就被派往界域的神魔战场,他也不知道后来怎样。
在他看来,或许对于一个普通魂魄突然进入一个神鬼世界,并且还是在那么艰险的位置上,是太残酷了。
然而这个世界上哪一个生命哪一个魂魄的存在又不残酷了?就算表面上看起来不残酷,那也是因为有人帮你抵挡了那些风雨。
若是对方能把握这次机会,未尝不是一次从凡人到神仙的一次晋升契机。
若是不能…他大不了让其和普通魂魄一样进入往生界而已。
原本只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抱着最后挣扎一下的想法。
真谷没想到对方竟然真的在那么严酷的环境中站稳脚跟,并且只用了这么短的时间。
咦,她蹲在那里干什么?在那里悠悠闲闲地拔草?!
原来枔靖在过去近一年时间里,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播种了很多种子了,有苹果苗,梨树苗,红薯苗,玉米,小麦,花生等等。
反正长杂草是长,何不长一些更“有用”的植物?
当然,枔靖这种看法在真正的历经无数岁月的神仙眼中就是“目光短浅”——你觉得这些植物对人有用,那对其它动物呢?其它动物就不是生命了吗?所以实际上她还是没有完全从“人本位”中跳出来。
且说真谷上神还是第一次,如此“近”并且认真地去看他引领进来的小土地。
眼中的慈爱之情更甚,从晶壁中都能感受到对方所处环境的安静祥和气息,可见对方的确维护了一方安定。心中说不出的宽慰。
两位守护超级因果灵璧的执事见大家议论的差不多,便问真谷上神:“真谷上神,鉴于这是你引导进来的土地神,所以在法则给与最终处罚之前按照规矩要询问你的意见,你的决定是?……”
同样穿着宽大飘逸的白色袍服的精瘦老者来到真谷上神旁边,道:“师兄,不管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支持你,跟随你。”
随着真阳神君的话,众人神情都变得凝重起来,这可不是随随便便说两句话就能磨过去的。
其实对于一个天庭的神仙,在很多情况下也并不能完全随心所欲,更不能随意与凡人界有交往,就像现在,一个不好就会牵连到自己。
——真谷上神有两个选择:一是对于枔靖土地神事件置之不理,虽然不知道她既然守护了一方安宁是怎样又把一个国君得罪了的,用这么大阵仗要将她废黜,但不管怎样这是她自己惹出来的,让她自己去承担后果也无可厚非;但这样一来就相当于直接断了她所有的生路——不仅赶下神位,还不能随随便便进入轮回,而是要经历几十次转世历劫才能抹去这笔帐。
二是真谷上神将这份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徒之过师来偿,不仅会免去他现在神位高等神卫的职权,还会发配一千年的苦役。那也是一场无妄之灾!
真谷感应到执事和真阳师弟的询问才终于回过神来,迎着对方担忧的眼神,露出淡定又温和的笑容:“好,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师兄,你?”
真谷又看向两位灵璧守卫执事,说道:“我已经有决定了,她是我带入神道的,虽然我也不知道下界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相信她有能力稳定一方并且气息祥和,就一定能胜任土地神这个职位。反正现在在哪里都是一场历劫,一千年和一百年,有酬劳和没酬劳之间又有何区别。所以,这笔帐,我来担!”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虎狼之词秒懂文案杨拓毫不停留

下一篇: 小东西我们从后面做 一天下来,牛

本文标签: 灵符 好痛 好不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