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大叔在卧室折腾我三天三夜 枔靖怎会忘记

大叔在卧室折腾我三天三夜 枔靖怎会忘记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3:44:30

枔靖怎会忘记自己刚到任就差点被丽娘这家伙给忽悠死掉,自己去救灾的时候对方还差点把她神室给毁了。
虽然丽娘实力连大青都不如,但是在枔靖心中的位置不在天机之下,若是不将其除掉简直如鲠在喉。
这里没有娘娘庙了,但是神位还在,枔靖想了想让小黑子暂时留守这里,任命为山神。
小黑子一通战斗下来,身体缩小了将近三分之一,样子看起来仍旧十分狰狞,但是枔靖却看到了他的疲态,也是想让他休息一下的意思。
他见枔靖要离开去找丽娘,当即反对,“你是想让我在这里躲避危险还是怕我成为你的累赘?那丽娘一向狡诈,不可能不知道你攻打天机,为什么现在还留在这里没逃?我觉得里面一定有猫腻,让我跟你一起。”
枔靖见对方如此直白地说出来,也不掩饰,坦白道:“我们如此快速灭掉盘亘在这里的天机的确很反常,加上之前钟淼提起兰若寺和黑山老妖,我觉得她们可能在下一盘大棋。现在这里都是我的地盘,我去巡视一圈也是理所当然,若是真有问题我在通知你。”
她稍稍顿了下继续说:“而且这里被天机经营许久,她虽然不在了但是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善后。我给你权限,把那些跟天机沆瀣一气的小妖,还有山脚那些对天机忠实的信徒都处理一下,这些事情也不轻松……而且你留在这里坐镇我更放心。”
小黑子想了想应下。
枔靖来到山下,宽阔的田野间传来人们爽朗的谈笑,在弓腰劳作时间或地直起身与周围人闲聊着。
“……哈哈,别说村长教我们的播种方法还真是不错,比以前省力多了。”
“我记得以前好像土地婆给我们投了梦,当时我还觉得土地婆咋管我们怎么干活了呢,原来是在帮我们啊。”
“可不是,看来土地婆投的其他梦也是好的,下次正好用上了。”
枔靖从刚才的血腥厮杀中,转眼便看到了另一幅岁月静好的乡村画面,恍惚觉得自己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里穿梭。
在凡人世界中,他们仍旧在平静地生活,或是在田间地头劳作,或是在院坝里与乡邻扯着家常,小孩子欢快地玩耍……
刚才山上娘娘庙突然失火的事情比风还快地传遍了附近几个小山村。
终于有人试探着说道娘娘庙的事情上,“你们说…娘娘庙好好的怎么会失火呢?难道是被……”
另一个抢着说了出来:“肯定是遭天谴了吧……”
“嘘,你可小声点,谁知道天机娘娘还在不在呢?还记得几年前那二傻子说了一句天机娘娘后就大病一场,变成了一个傻子…”
“说就说了,有什么怕的。娘娘庙都烧了。你没听刚才方家大叔说的吗?娘娘庙是突然起的火,而且只烧了庙,周围的一棵草都没被影响到。还说那火把金箔包裹的神像都融化了,里面什么都没有了……我看呐,那啥天机娘娘就是被天收了。”
“老天终于开眼了啊。”
“对了,你们听说山脚的那几户了吧?”
话音还没完全落下,人们就急切地回应着:“你说的那几户怎么不知道,我看呐,那也是报应啊。”
“可不是么,想以前那些人仗着在庙里伺候娘娘,瞧那嘚瑟劲儿呢,感觉自己也是神仙一样。”
“没少整我们,平日里变着方儿地要香油钱,实际上就拿去自己吃了。那年他们为了祭祀还差点想把我小闺女送了去呢。”
“还让我们喝他们的X,不喝就说我们对娘娘不敬,哼”
……人们聊的正起劲儿,从山上传来惊恐的喊叫声,“老鼠,超级大老鼠……”
枔靖看过去,一个村民飞叉叉地跑了下来,神情惊恐中带着莫名的兴奋,一边跑一边喊。
人们都伸长了脖子,大概想到了什么,不过还是紧跟着追问:“什么老鼠,哪里来的?莫不是成精了?”
“娘娘庙里的,一只这么大,这么长……的白老鼠……”
“天哪,难道说我们以前敬奉的都是一只老鼠精?”
“对了,那些人死的时候他们就说很像快变了形的老鼠……哎呀呀”
人们后知后觉反应过来,顿时感觉无比的恶心……
随着天机的覆灭,她先前建立起来的信仰王国顷刻间土崩瓦解。
……枔靖知道是小黑子暗中操作了一些,不过总的来说看大家对天机也没好印象。主要是天机已经败了。
她看着人们在得知天机彻底败了,而且还是一只老鼠后,完全放飞自我,把经年积压的对天机的不满全都发泄了出来。
枔靖此时倒没有干掉对手看对手被曾经信徒们恣意践踏辱骂的成就感,反倒升起一丝怅然。
她不由得想到自己,倘若自己某一天倒下了,她辛辛苦苦经营起来信仰会不会也如这般土崩瓦解掉?
毕竟她现在做的事也没有满足所有人的要求,那些没有满足的人肯定会毫不犹豫去踩上一脚吧……
这时,十来个小妖从田埂上飞速掠过,田间凭空刮起了一股阴风。
人们的衣服被风撩起,感觉到莫名的寒意,现在已经入秋,但是根据往年的经验今年好像冷的更早一些。
他们抬头看看天,咦,这天怎么看起来也阴沉沉的呢?好像要下雨了。
于是整理一下呼朋唤友,慢悠悠地扛着锄头扁担往家里走,雨滴还没落下,家离的也不远,显得很是悠然从容。
发现是钟淼带着一众小妖从田埂上一溜烟儿地窜过,气喘吁吁地赶来。
钟淼说道:“枔土地,你没事太好了,这黄大仙儿说他知道一些情报要告诉你。”
枔靖看向面前人立的黄鼠狼精,已经半幻化人形了,人的脑袋,黄鼠狼的身体,只是面容看上去略略有些尖嘴猴腮。
但是和寻常的小妖有些不同,枔靖竟然看到对方身上妖气几乎看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浩然正气。
植物动物修炼成精会自然而然在身上形成妖气,就像人类修炼者会有法力波动的气息,鬼魂修炼有阴气。只要没做出违背天道的事,就不会有出现孽力或者其他不好的气息。
但是鲜少精怪能修炼出浩然之气,说明对方已经超出自己动物或者植物精怪的本能而维护天道法则。枔靖朝黄鼠狼精问道:“不知有何事如此急切,直言便是。”
黄鼠狼凑近枔靖一点再传音。
枔靖面色不变,只喃喃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呢。你禀报有功,赏赐能量两百。”
黄大仙儿高兴地接了,然后又道:“还有一件事不知道对枔土地有没有用。”
枔靖:“但说无妨。”
“我看枔土地在调查那些村民被老鼠精附体融合了精魂血气的事件,虽然他们都说肯定是天机那老鼠精干的,不过大概章十天前,我的一个远房亲戚…嗯就是一条水蛇,小绿,她就生活在山脚下,她告诉我,说有一树精在出事村民附近的水井里做了手脚。”
“树精?不是那柳树精?”
“不是,其实植物修炼成精的很少,我那亲戚确定不是柳树精那家伙,她说对方的气息很晦涩,如果不是她留意都不会发现那树根是活的。”
“那树精在哪里?快带我去看看。”
“而后那树精竟然消失不见了…”
黄大仙儿有些忐忑地望着枔靖,就连她亲戚都说会不会是眼花弄错了。
树精消失不见了?这倒值得玩味了……几乎立刻,枔靖脑海中就冒出一个最符合的人选——兰若寺的榕树精姥姥!
所以,是她在背后搞鬼,故意将老鼠精魂通过井水融入到村民身体,而天机秉着临走再收刮一波的想法将烙印留在她身体。至于槐树村赖老头中招想来也是对方故意为之……
所有一切都联系了起来。
不过,榕树精姥姥帮枔靖干掉天机对她又有什么好处?
枔靖是绝对不可能在自己地盘上容许那些拦路虎存在,到时候肯定要把那些顽固派势必铲除。所以干掉天机对树精姥姥而言就是唇亡齿寒啊。
此刻,枔靖再联想到天机临死前说的话——封印?结界?这么看来树精姥姥和黑山老妖真有其他打算啊。
枔靖本来是准备先找到丽娘,把恩怨彻底清算。
路上遇到钟淼和一众小妖,他们感应到驴儿岭的能量场变化才赶过来,正好,这黄鼠狼精给枔靖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
枔靖凝神思索片刻,她再次打开地图,见丽娘仍旧在原来的位置,几乎没动。
眼睛微眯,看来她不能被仇恨蒙蔽双眼,必须好好计划一下。
挥手关上地图,枔靖让钟淼好生注意这里的动向,特别是不能影响到了凡人。
神仙打仗可不能让百姓遭了殃。
钟淼连连应下。
枔靖临走时看向那黄鼠狼精,想了想问道:“以前我好像没见过你?有没有兴趣在我辖区内当一个执事小仙儿?当然,管辖一方虽然有些权力但也会少了很多自由。”
“回枔土地,我以前是在金华县铜壶山修炼,后来听我亲戚说这里……呵呵这里有正神坐镇,于是两个月前才过来的。能在枔土地座下做事是我的荣幸。”
枔靖拍拍对方小肩膀,“你以一妖身修炼出浩然之气实属不易,能加入本神座下何尝不是本神的荣幸。待这次事情了结后在做计划,希望各位都好自修行。”
说了几句冠冕话便直接赶往小郭村。
据小黄所说,那个给天机和树精姥姥走漏消息的正是小郭村的那个柳树精。
枔靖记得上次去黑水村经过那里,感应到水井旁边的柳树里有灵,不过当时一心想着案子并没有细细查看。
后来一路遇阻,她就隐隐怀疑有人走漏了她的消息,想来能够比她行动更快传出消息也就只有植物精怪了。
上次让她侥幸逃脱,这次就从这里开刀,顺便看看她和天机,姥姥之间究竟什么关系。
通过设置的执事小仙儿的网络跳转,眨眼间枔靖便出现在了小鲤的井里。
小鲤正悠然地游着,突然间空间震荡,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锁定了水井周围百米的区域。
紧接着,一道尖细的带着娇嗔的呼救声传来:“啊,救命……土地神手下留情,饶命啊。”
枔靖这时可管不得那些不能擅闯人家的灵室不能偷窥别人隐私什么的,意念一动便直接冲破柳树精的灵室,将一个小人从里面硬生生地抓了出来。
柳树精的灵体已经有了人形,看起来就像一个娇俏的小姑娘。
枔靖懒得跟对方废话,冷冷地道:“说吧,你和天机,姥姥,黑山老妖之间究竟什么关系?”
“啊,枔土地你在说什么啊,什么什么关系……”
不知道这柳树精本来就是这性格呢还是故意在跟她装疯卖傻。
也懒得跟对方墨迹,既然不说,那便不问了——直接拿出聚灵瓶塞了进去。
柳树精顿时急了,感受着灵体一点点被里面融化,哭着喊叫:“土地神饶命啊,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说,土地神饶命…”
枔靖没做理会,就在她准备捣毁这巨大柳树内的灵室时,蓦地愣住:咦,这是……
——这不是柳树精!是榕树种子!榕树精姥姥,她才是真正的幕后大佬?!
所以并不是因为柳树年生久而诞生灵智形成了灵,而是有人故意寄生一个灵在这里。
对方有这么强实力的话,想在那里安插自己眼线都行咯?
枔靖没做停留,意念一动从井里消失,直奔兰若寺。
小鲤一直处于懵懵的状态,她一直都呆在这个井里,看到土地神气汹汹地来抓了柳树精就走,还以为是上次因为柳树精在背后说枔土地坏话呢。
她不由得吐出一长串的小泡泡,鱼鳍轻轻拍了拍水面,土地神真是厉害啊。看来以后要更加恪尽职守,绝对不能在背后说坏话!
……
燕赤山盘膝坐下,挥手间数张灵符朝四面八方打了出去,在周围形成一个半球形的结界,一层金光的符文闪现后没入结界中。
燕赤霞看着在结界外摔了好几个跟头还不罢休的宁采臣:“真不叫他进来吗?要是……”
燕赤山道:“放心吧,他就是一个饵,我们才是他们的目的。”
燕赤霞还是没能想明白:“那他们究竟把我们引到这里干什么?”
燕赤山打完结印,偏过头看着他反问:“那你来这里干什么了?”
“我?这不是要帮那家伙吗?”
“没错,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让我们出手……”
“啊?”燕赤霞一脸懵的结结巴巴地说道:“……我们和他只是路上偶遇,他们怎么就那么确定我们一定会跟来还一定会帮他?”
就在这时,阵外传来宁采臣的惊恐叫声,一条藤蔓匍匐地上朝他快速靠近,并卷住他的脚脖子。
还好宁采臣反应得快,连蹬带踢挣脱一个。
燕赤霞猛地紧张起来,朝他大喊:“快进来,到阵中来。”
宁采臣却像是没听到一样,只顾着尖叫。
又一条藤蔓趁他不注意缠着另一只脚,直接就往林深处拖去,地上留下一条拖拽的痕迹,还有他惊恐凄厉的惨叫声。
燕赤霞顿时激动起来,“他被树精拖走了,快救他……”
他没有得到燕赤山的回应,唉了一声,转身就准备冲进林中,可就在他刚刚转身离开结界时,从背后传来一股力量拍击在后脖子。
一阵眩晕袭来,身体不由自主朝后倒下去,被一强有力的手臂扶住,一张淡然的脸印入眼帘,“赤山,你,你……”
燕赤山将师兄放在地上,有些不放心,还拿出一张灵符贴在对方眉心。
幸好他这次跟来了,若不然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不由得想起黑水村遇到的那个土地神,她是怎么知道师兄会来兰若寺的?
至于拖走的宁采臣,他一点也不担心会被怎样……这不,对方的惨叫仍在继续。
“救命啊,来人啊,谁来救救我……”
他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呵,这么强大的精怪,如果真想杀人的话,就在进入这个结界空间时就够把那书生杀死几十次了。
却偏偏高出恁大阵仗,营造声势,不就是想刺激他们神经,牵着他们鼻子走吗?
…………
姥姥看着水幕里的人无动于衷地坐在地上,根本就不按套路出牌,让她很是郁闷。
另一边也传来小倩的声音:“姥姥,那个土地神也没有去找丽娘,而是…朝我们这边来了。”
姥姥粗嘎的声音传来:“我知道了,既然她看破了表象那就一起来吧。”
姥姥说完,像是想起什么,转头看向小倩:“对了,这个书生你打算怎么办?”
小倩一脸淡漠,“一切但凭姥姥处置。”
榕树精姥姥稍微愣了下,“你已经恢复了前世记忆,而且上次他也解释了你们的那次误会,这次他也是明知道此行凶多吉少却仍旧为你而来,难道你就真的……”眼睁睁看着他送死吗?
小倩顿了顿,“其实除了他在兰若寺留宿的那晚,我…我还跟了他一段时间。”
在没有“生意”的时候,这些女鬼还是很自由的,所以经常消失个十天半月也没啥。
小倩前世是一员外小女,一次机缘巧合遇上一位上京赶考的秀才。和大多数人一样,比较流行潜力投资,好多读书人家境困难而科举之路又是最耗钱好时间的,正好有些人家很富裕很需要一个有前途的人来支撑。她父亲见这个年轻人很有潜力,便接到家中供养起来。
就像那烂俗的剧本一样,在这个过程中书生与小姐相识相知相爱了,并约定书生高中后回来与她成亲。
于是小姐在家里等啊等,几年过去,书生音讯全无,而自己相思成疾,竟就此一命呜呼。
转世后的书生经过兰若寺的时候,已经变成勾魂鬼的小倩一下子就认出了他,可是她表明身份后,对方却一点也不怕,还说他多次在梦中梦见一些很奇怪的场景,想来就是他的前世。然后说其实他前世并没有想辜负他,而是他第一次考没有考上,自觉无颜面对她,于是就留在京城一边给人写字画画为生一边继续攻读,终于考上了后便立马回来找她,结果才知道她竟香消玉殒,自己不就也郁郁而终。
姥姥知道事情前因后果便告诉小倩:如果她想跟这个书生走再续前缘的话,她就成全她,不过要帮她做成一件事才行。
这个条件就是在半年后书生再次来兰若寺时,让小倩将他引到一个地方,事成后,放他们远走高飞。
只是让姥姥和黑山老妖都奇怪的是,这明明看起来就是一桩完全可以被传为佳话的人间绝恋,小倩也不是那种忘情绝爱的人,怎么现在会变得这么冷漠?
小倩说道:“他这次上京赶考我几乎都跟在他身边…”
姥姥和黑山老妖相视一眼,丫的你倒是快说啊:“然后呢?”
“我以为我们能够穿越生死再次相遇继续前缘,一定是心灵和灵魂的惺惺相惜,所以……”
她说到这里时,姥姥便明白了:“所以你就变成一个丑八怪去接近他?”
小倩凄然一笑,慢慢低下头,“我说我是小倩,他竟然去找法师来灭我…”
姥姥:“那…他为什么还会来这里?”
小倩再次抬起头,冷漠地道:“因为我在他身上下了结印,而且还把在京城的那段记忆抹去了。”
…………
枔靖看着面前烟雾弥漫的山林,发射了几支元能箭没入其中,连泡泡都没冒一个。
一种难以言喻恐慌和紧迫感袭来。
一直以来这姥姥和黑山老妖相对于天机都太低调了,原来这才是这片土地上的终极boss。
榕树精姥姥利用自己种子之灵几乎遍布这片地区,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她,天机,甚至所有的精怪。
包括她向天机投诚,也不过是将骄傲自大的天机更加腿上风口浪尖而已,与黑山老妖忽明忽暗的合作就是将天机和她引进这个局中。
枔靖有一点想不明白,这么强大的精怪是怎么养成的,盘亘在这里做什么?这里并不适合大型妖怪的修炼。
封印,结界?
意念一动,枔靖往身上又加持了神盾术,头顶着因果灵镜,另一手扣着元能箭冲了进去。
弗一进入,便犹如身处茫茫阴森的焦土般的荒野中。
四周漂浮着若明若暗的鬼火,还有连绵不断的鬼叫。
好在因果灵镜照射下保持周围两米范围内的真相,要想破除这一切唯有找到姥姥的老巢才行。
“哈哈,死土地婆终于舍得开门出来啦,喏,我这里还给你留着我给你做的吃食,要不要啊?”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撅高 戒尺 串珠 跪下主人|“啊?这。。

下一篇: 侄女小婷在线阅读全文_秦天在监天司

本文标签: 怎会 大叔 三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