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侄女小婷在线阅读全文_与极速扩张的

侄女小婷在线阅读全文_与极速扩张的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3:35:37

与极速扩张的势力范围相伴而来的,便是各个地方爆发出此起彼伏的信仰冲突,就像上次的地方守护神事件一样。
枔靖对这个结果早有预料,眼下自己的名声虽然传播的比预期还快,但肯定会触及到地方上某些人们早就敬奉的一些偏神的利益,冲突是必然的,恨她是肯定的。
但她并不能因为说“这个地方人们原本敬奉的是这个神,人们要选择更好的神明我来敬奉时,我去告诉人们‘你们别敬奉本神,你看,你们原本的神都要生气了’”。
…………
枔靖一时间不由得有些意气风发,看着依旧黑沉沉的魔域。
——这个地方简直成了她职业生涯的跳板——帮助她获得大笔能量功德,还成了她传播名声的好机会。
难怪人们在一边正义凛然地猎魔,而另一边却希望这个地方能一直保持下去……
她在心里稍稍感叹了一下,再回过头时,发现已经过去近半年时间了。
原本根据虚数空间补给的物资的确是准备再战三个月的,但是后来因为救助了很多其他国家的法师团,临时又补充了很多,不仅有供品还有很多实体的食物,索性又继续厮杀,直到以五百公里为界线绕着整个魔域打了一圈。
当然,在“偶遇”那些被困的法师时,枔靖在救助过程中也顺便彰显了一下自己神通,比如她赠送给他们的供品可以直接提升法力等等。
有一部分法师非常具有眼光和头脑,在意识到这个土地神供品的神奇后,当即便要从枔靖这里购买。
卖是不可能卖的,至少不是卖给这些穷哈哈。
枔靖现在算是基本上弄明白了修炼者的能量石与她账户上能量值之间的关系:一个能量值就是最基本的能量单位,相当于初级能量石,在某些地方也称为灵石或者天青石,元灵石等等,反正就那个意思。
她可以在神牌的规则之下“轻松”就能从战利品中获得能量值,可是其他修炼者就没这么顺利了。
就算是他们降妖除魔,也不能像游戏打怪一样,一旦杀死就会冒出一个经验值气泡…他们获得能量石的方式是通过实物。也就是说获得战利品,比如某些精怪魔物身上的材料,自己有手段的可以自己炼制,也可以前往中州进行交易,从而获得自己所需的物品或者能量石等等。终于功德值,因为他们也没有枔靖有因果灵镜可以“一眼”看透对方属性值的金手指,他们行事完全凭借自己的是非善恶。
比如某个地方闹鬼,有人请他们前去,他们可以根据对方描述情况分辨要不要除掉这鬼物。当然,他们一般情况都会除掉的。然而事实是并不是所有鬼都是恶鬼,就像不是所有人都是好人一个道理。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对方身上的功德值是正还是负,只有他们猎杀完了后天道巴巴才会暗戳戳地在他们的功德簿上记一笔。
他们自己是看不到自己的功德,不过有时候也可以通过身上凝聚气息或者光华来分辨。他们便只能到中州,在特定地方才能看到,以及选择是否动用功德值交易等等。
总之,枔靖愈加了解这个世界各类精怪鬼物和凡人的修炼晋升规则后,她便愈加觉得:她的神牌和葫芦聚灵瓶岂止的金手指,简直就是两根超级粗的金大腿!
她则是天道巴巴最疼爱的那个崽!
有了这么多金大腿的辅助,她没道理不更加努力更加拼搏向上!
枔靖绕了魔域一大圈后,身心都得到极大的锤炼和升华。
没有魔物的冲击和扩张,外围的结界向内收缩,人类终于收回了一大片原本就属于自己的土地。
只不过,被魔物蹂躏过的土地上一片死寂,而且还有一些残留的魔气萦绕,这样子肯定是没办法有普通生命存在的,就连充当生机开拓者的植物也没办法种植。
枔靖一路飞掠而过,心情也因为这片荒凉的土地而变得沉重起来。
按照小辛的科普,被魔物侵袭过的地方,上面所有生灵的生元,还有土地的生机都会被掠夺一空。
将灵魂化为他们的同类,然后驱使他们继续不断扩张,吞噬生机。
所以在真正的魔域里,于所有生灵而言都是一个绝对死寂且充斥着庞杂负能量的气息。
当然,据他所说,魔物世界的死寂只是对于我们而言,而魔物却很喜欢那样的环境。所以,在他曾经认知的那个大能神仙还花了很大精力去探究其中奥秘,虽然最后并没有得出确切结果,但猜想:在完全没有生机的世界里,会有另一种形势的物质,而魔物则更适应这样的环境。
于是乎,枔靖在归途中,一边看着周围灰蒙蒙的死寂,脑海中就一边想着:这灰蒙蒙的空气中究竟藏着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呢?她怎么看也看不出个花样。
便在心中微微叹口气:看来还是自己实力不够,等级太低的原因啊。这世界有太多奥秘等着她去发现。也幸好有神牌才给自己有了跻身神途,去进取探索更广阔世界的契机!
一路感慨着回到辛图国的法师基地附近。
如今,即便魔域因为枔靖一通扫荡后已经向内收缩五百里,但是上面还并不适宜人们长期居住,所以法师基地仍旧在原来的地方。
枔靖不知道自己离开这么久,基地有什么变动,比如之前好不容易救几波人积攒的“好感度”有没有降低,或者魔域缩小的功劳自己因为一直没有现身有没有别的偏神来窃取劳动果实啊?
唉,都怪当时因为“见面礼”的问题而错失一次正名的机会……她左右看看,又低头瞥了眼空空双手,好像这次还是没有“见面礼”。
反正已经到这里了,她那种“做客就要带伴手礼”的思想愈加强烈,那就看看有没有被困的法师,顺便救几个吧?……
且说枔靖一路紧赶慢赶,刚到辛图国法师基地附近又别扭地纠结伴手礼的事情,正在这迟疑档口,她猛地感应到远处忽地起了一股能量波动。一股奇怪的气息传来,枔靖眉心微蹙,微微偏头细细品了一下:嘶,啧……这个气息好古怪——亦正亦邪。
枔靖发现随着自己战斗次数越多,见识过的各类精怪鬼魂魔物后,现在凭借对方散发的气息便能粗略分辨正邪。
而且……这家伙明摆着等自己在这里时才陡然冒出来,并且还故意让自己感应到。
那意思就像是有个人站在垂帘后悄咪咪地朝你勾手指:过来呀,过来呀。
行,过来就过来!
念头转过,她跟着也毫不迟疑地朝那能量波动地方飞掠而去。
燕赤山正要跟在屁股后面冲,被枔靖传音制住:“这个情况有些特殊,你先回基地休息一下……”
燕赤山哦了一声,停下脚步,看着两道身影消失在视线中。
他很快明白过来枔土地的意思,哦,这是让我先去法师基地打头阵,探探情况的意思啊。
这次前后一共在魔域里历练大半年,他虽然看不到自己的功德值增长了多少,但凭感觉肯定不少。一直吃着名贵药材和供品,他的修炼等级已经快要突破到先天境界,那样的话就相当于半只脚踏进了长生一途!
事实证明,他抱的这条大腿太正确了。所以,帮枔土地解忧就是在帮自己……在望着枔土地离开的背影时,心中竟升起一股豪迈之情——枔土地放心,我一定把基地的事办的妥妥的,然后再给你传信!
然而当他回到基地时,发现情况特别的诡异。
里面的人少了一半不说,原本听闻关于枔土地的事情而分为两派吵的不可开交……可是现在却一片静寂。
他找到正与其他宗门的人主持基地事物的师父天一法师,“师父,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还有的人呢?是被魔物入侵了吗?”
天一法师看到燕赤山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激动欣喜不已,“赤山啊,你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师父,这里究竟怎么了?”
天一法师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重重叹了口气,“此时说来话长啊,你离开后发生了很多事……哦,对了,土地神呢?上次我听他们说你跟着土地神一起?土地神没事吧?哦,我我……”
他下意识问出口,又觉得这话有问题:人家是土地神,能够以一神之力平定魔域,他一个在魔域中也就勉强自保的小小法师,怎有资格去关心土地神有没有事。
燕赤山却是很老实地回道:“土地神还好,只是这几个月都在剿灭魔物,终于让他们不敢擅自脱离中心区域。她现在还有些事需要处理,让我先回来休息。”
天一法师又叹口气,“唉,没想到一个土地神竟有如此威能,都怪先前为师没有听从你的劝告……”
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枔土地虽然并不是一个心胸多开阔之神,偶尔时机成熟也会“直抒胸臆”,但却不是一个纠结于过去的神。
师父说了这么久都没说到正题上,不免有些急。
天一看出徒弟的心急,他稍微摆了摆手示意对方不要急,这才慢慢讲诉起来。
——随着枔靖救助的两拨法师回归基地,以及魔域范围不断缩小,基地内关于魔域缩小的功劳究竟是土地神所为还是其他神仙干的而起了分歧。
大家各执己见,这很平常。
天一因为接到燕赤山的飞鸽传信当然更偏向是土地神。
因为这场分歧,以及大批法师受伤亏耗严重而不得留在基地修养,所以他们都没有再组织法师团进入魔域中。
而后,不知是谁发起,组织了法师团竟然前往昊天神庙,请求昊天大神前来主持大局。
人们一听,顿时明白这是对方故意要让昊天大神来窃取土地神的劳动果实啊,毕竟被救的法师就只有那么三十多个,还有跟多不知情的,以及周边的群众,昊天大神一来,肯定要把这功劳归到他身上啊。
然而凡人在神明面前总是渺小的,就算是他们知道神明的本质,也知道昊天大神并非天庭敕封的,但那又怎样,他是国家钦定的神,也不是他们可以去抗衡的。
所以,基地的争论立马偃旗息鼓,并且纷纷朝昊天大神跪拜,感谢庇佑等等。
此话略过不表,那些坚决拥护昊天大神的那一拨人非常之得意,并逐渐在基地中占据主导地位,包括一些战利品材料的分配等等。
毕竟之前法师团已经坚守那么久,又没有途径消耗,所以积累一大笔财富。
拥护土地神这一边的人吃了个大亏,心中难免郁闷,甚至埋怨土地神为什么不立刻现身给他们撑腰。
然而就在这档口,基地的人纷纷倒下,毫无征兆地死去,而且是神魂俱灭的那种。
顿时间人心惶惶,有些人想要逃离,或是在准备逃走时死掉或者死在逃亡路上。
……燕赤山听了也惊骇不已,毕竟这里的法师修为都很高,要么在某一方面有独到之处,怎是那么容易死的,更何况还是神魂俱灭。
他忍不住问道:“死的都是支持土地神这一边的吗?”他首先就怀疑是昊天大神搞的清除异己的行动,没办法,现在已经坚定不移站在土地神这一边,所以一旦出事那肯定是别的神搞出来的。
天一法师重重叹气,一边摆摆手说道:“唉,不管是拥护昊天大神的还是支持土地神的亦或是两边都不支持保持中立的,都有人死亡…”
“会不会有魔物侵入?”
天一法师再次摆手:“不可能,我们进行了所有能想到的方法进行防备,没有魔物入侵,也没有下蛊踪迹…”
“这就奇怪了啊……”
“可不是,整个基地都人心惶惶,我们用阵法将那些人的尸体保存着,原本想请求昊天大神追查原因,可是他给我们降下旨意,竟然让我们求土地神。我们这些留下便守着这些尸体以及维护魔域结界……”
燕赤山哦了一声,“原来是这样啊。师父放心,相信土地神很快就能来了,我想去看看那些尸体…”
“唉,既然土地神都让你好好休息,你还是先歇歇,事已至此,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枔靖一手掂着鉴天神印,一步步走近前方一边黑一边白的顶着熠熠光环的神明。
昊天大神?
这个据说神秘出现并崛起,扶持王朝一百多年不倒,虽说不免也有一些蛀虫瑕疵,但总体上局势还算稳定,也没有战乱之祸。
从这一点说,这个被朝廷敕封的神明还是有一定可取之处。
只是,之前各个地方爆发那么多精怪阴邪作乱,魔物暗涌,以对方身上的这份光环要平定那些宵小不在话下。
可枔靖了解到的情况却是所有祈求昊天大神显灵的,没有一次真正显灵过,就连皇城周边地区百姓,经常供奉着他,还亲自登上神庙祭拜,可是改天灾人祸仍旧会发生,并不会得到丝毫庇佑和改变。
想来,人们能坚持这么多年对他的信仰也是很不容易的。
枔靖要一统整个辛图国的信仰,推翻昊天大神的信仰基础是肯定的,只是没想到这个从来也不离开神庙不肯挪窝的家伙,这次竟突然出现她面前,而且还撑着夺目的神力光环。
积累了一百多年信仰基础的神明,即便只是偏神,这神力光环也比枔靖身上单调光圈耀眼华丽多了。
枔靖在看到这个家伙脑海中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家伙是来自己面前炫耀的?就像那些有着美丽羽毛的小鸟,彼此争斗就是展开翅膀,看谁的羽毛更漂亮。
她连忙收回这奇怪的念头,可有一个念头冒了出来:因为她的影响力已经触及到他的信仰根基了,所以这次是来专程向自己宣战的?
可,看样子又有点不像啊。关键是你向我宣战的话倒是动手啊,毕竟我这本质之眼一时间也无法完全看透其属性值。
亦正亦邪的气息,究竟功德值是正还是负呢?
要是为正的话,自己这贸贸然的一神印砸下去,岂不是亏惨了?但只要对方先动手的话就没这方面顾虑了,正当防卫嘛,天道只看谁主动攻击,并不会看被攻击者的反杀是不是太凶狠太决绝。
这让枔靖想起曾经打的游戏里的“红名”,谁先动手谁之锅。
枔靖身上除了神力光环外还有六扇金色符文盾牌悬浮,双层防护,手中的鉴天神印早就充能完毕,就等着谁来按下“开始”键了。
随着她一步步朝对方靠近,对方却始终站着没动,甚至右边白色脸颊还出现一丝微笑,眼神充满了某种期待一样。
倒是左边黑色脸颊显得有些狰狞,嘴巴扭曲,脸上肌肉不自觉的痉挛,眼睛也变成赤红色。嘴唇蠕动,从喉咙里发出古怪的声音。但因为右边嘴巴始终紧闭,所以没发出一个完整的音节。
枔靖倒是看出一些眉目了:原来昊天大神并不只是一个魂源体,而是两个啊。而且还是一个具有正能量气息一个却是负能量气息魂源体,却不知为何却如此“完美”地融合在一个身体里了。
所以,对方故意出现在自己面前,不说话,也不动手究竟是几个意思?
且说枔靖一步步靠近昊天大神,在对方前面一百米地方站定。
对方不管是右边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她,还是左边带着嗜血和怨毒的眼神瞪着她,她也丝毫不为所动。
你看我,我也正好好好打量一下这个什么事情都不做人们还供奉了一百多年大神吧。
你不说话,我也不会主动开口打破这份沉默而主动给对手递上话台子。
这样尴尬着挺好的,看谁先熬不住。反正枔靖是很有信心的:很明显的嘛,对方是故意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并故意释放让她警觉的正邪气息,待她注意到并追上的时候又故意往这魔域里钻,然后便直直地站在这里……呵,想让她先动手打他?没门儿!她枔靖可是很有原则的——不确定功德值前绝不会先动手滴!
她有的是时间——就算是站着她也可以办公,右手拿着鉴天神印的姿势未变,但左手却可以毫无违和感地在自己的神牌上点点画画,将那些新加入到土地神信仰的地区和百姓设置执事,代处理一些事情,逐渐推行她的管理理念——改善生产力的同时提升人们对自由和自我的认知,特别女子在这个世界的价值。当然不是说男子就没有价值,而是这原本就是一个男为主的世界,已经不需要再去强化了。相反,女子不仅要让社会大环境去承认她们的价值和地位,她们自己也需要认识并认可自己的权力和价值。
还是和之前任命的执事一样,她对他们的第一要求就是:无条件并且绝对执行她下达的那些敕令。
虽说社会进步到一定程度,这些矛盾自然会改善。但这个过程太漫长,这期间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成为探路的牺牲品。
她既然是神,既然自己能够制定这个世界的基础规则,并且能改善和避免这部分人的牺牲,她为什么不去做?!
她扫了一眼前期纳入自己势力的地区,新的生产方式和新的思想已经逐渐渗透人们生活中,在地方执事的“强力干预”下效果还算不错。
不过,她也注意到在【许愿录】上又冒出一长串的任务清单,大多都是经过地方执事筛选后,他们无法处理的一些事件。
她大致扫了一下……看来还要抽时间去处理一下。
……昊天大神眼巴巴地看着枔靖手中掂着的神印,本能觉得那玩意儿很危险,却在内心期盼着:砸我啊,对,我就是来跟你摊牌的,除掉我啊…
然而那神印上下抛飞,就是不落他身上。
最关键的是,僵持这么久,他实在不知道如何开口,以及一开口的话怕控制不住自己另一边身体。就等着对方能给自己一个台阶什么的,可对方就那么站着,竟然认真地处理自己内政了?看来要等对方来打破这尴尬是不可能了。
罢了,还是自己先打破这僵局吧,毕竟,她也算是有求于对方了。
既然开不了口,那就传音,“近段时间我经常会从我子民的念头里看到他们在说,某地出现一个土地婆,非常灵验,今日一见,果真让我大开眼界。”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女孩子喘的文案“该看看那颗

下一篇: 哥哥不可以 燕赤山对未来

本文标签: 在线 侄女 极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