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虎狼之词文案枔靖对自己此

虎狼之词文案枔靖对自己此

作者: 来源: 2021-10-25

枔靖对自己此刻的形象也自我感觉良好,除了明晃晃的神力光环之外,她还额外花了好几百能量来包装了一点神圣光辉之类的气息,比上次在黑水河边的出场都要拉风,想来此刻在这些法师眼中也是非常光辉伟岸的吧。

不过这身体变得太大,神力光环还好说,只要能量足够就能保持相应的防御强度。

但是神盾术就不一样了,总体防御值就那么点,身体越大分到每个部分的防御力就低。关键是体积越大被那些小鬼头攻击面就越大。

她现在是马力全开,小葫芦也一下子收不了那么多,便只能用符箓鉴天神印甚至连捆仙绳都出动了,暂时延缓魔怪的攻击速度。

小辛感觉此时非常的憋屈,因为这次是在人类法师眼前作秀,自然不能以异形样子就示人,而是书生模样。

他感觉用两手来抓小鬼头也太不方便了,一不小心就被这些家伙扭过头就狠狠咬上一口……而最最郁闷的是他还不能直接将他抓到的魔怪送进嘴里,毕竟要维护小土地的形象,总不可能让英明神武的土地神旁边跟着一个连恶灵都能生吞的怪异家伙吧?那样人家肯定也会怀疑他是不是比恶灵还要凶狠,以及怀疑他的来路,进而怀疑土地神。

所以,小辛很不习惯这幅身体,但也只能忍着,并且将辛辛苦苦抓来魔怪送到小葫芦的嘴边……

这场战斗有些惨烈。

——枔靖在得知有大批法师被困并发出求救信号,便觉得给自己正名的机会来了。

所以一开始就有些想在这些人面前好好显摆一番的想法,所以怎么花哨怎么来……

结果是让自己吃了一个闷亏,能量损耗十分严重不说,小辛和燕赤山也几次遇险……

看来这b也不是那么好装的啊。

好在这里虽然有几个魔头,但是之前被法师团消耗了一部分,加上枔靖的偷袭,最后赢得胜利。

枔靖看了眼精力值只剩下小半,强撑着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大能神仙模样,满面慈爱地让众人不必多礼。

“本土地神既然代天巡狩一方,不料这里竟有魔怪成了气候,也是本神的失职,让尔等受惊了……”

枔靖身上顶着明晃晃的光环,居高临下地对着众法师说道。

随着话音,几十个小小光球落下,分别悬浮在众人面前,“本神看尔等身上法力体力耗尽,这些或许有助你们的恢复,且拿去吧。”

众人感觉自己这短短半天时间就像经历几轮天上地下,心情激动莫名……原来对方是土地神啊?当他们想到“土地神”三个字的时候,内心竟潜意识生出一丝后怕…幸好土地神赢了,否则。

咦,他们怎么会这么想呢?刚才他们可是亲眼看到土地神的神通的,那些疯狂残暴的魔怪在她面前就像一个个的跳梁小丑……他们怎么能怀疑土地神的实力呢?嗯,这种想法要不得,一定要改!

还有,他们之前倒是请求了四海八荒各路神仙……好像并没有请土地神啊?对了,他们隐约记得有人曾经提过说某地的土地婆很灵验很厉害,可他们总觉得一个在印象中一副颤颤巍巍老婆婆形象的土地婆能打架么?所以……没想到啊,最后来的并救下他们的居然是他们一向瞧不起甚至连请都不屑于请的土地婆啊。

刚刚从死亡线上晃悠一圈的众人,此刻心中五味杂陈,羞惭,感恩,激动,后怕……难以言喻。

此番,他们看着悬浮在面前的小光团,凭着他们的感知,里面包裹的好像是某种能量东西。下意识伸手接过,东西落在手中便逐渐从能量体变成实实在在东西——鸡翅膀?

看色泽,还是烤鸡翅膀?

这?

刚才还一副感激涕零以及无比激动的样子,当看到自己手中的东西时都有些懵,露出疑惑的表情,相互看着对方,然后下意识去看对方手里捧着的东西……

鸡头?鸡腿?还有……那是什么…炒米吗?这这不是他们法师寻常自备的干粮吗?

土地婆竟然给他们这些?

他们相互看看,这可是才刚刚救过他们命的土地婆给的,究竟要不要吃呢?

关键是土地婆还在面前看着他们呢,如果不吃的话会不会拂了对方好意,让土地婆不开心?

不管了,虽然他们还无法理解神明意图,但既然是神明给他们的……吃就吃吧,以前又不是没吃过,吃!

他们抱着给神明面子,以及一种视死如归的精神,将手里的食物放进嘴里,咀嚼两下,没什么特别,然而当他们吞咽后,他们脸上的表情就比较精彩了。

就像燕赤山第一次吃烤鸡一样……

好一会,众人才从那美妙的感觉中恢复过来。

一个花白胡子的法师激动的脱口而出:“仙灵之食,这这竟然是仙灵之食啊……多谢土地神赏赐多谢土地神赏赐”

有几个纷纷附和,“没错,就是灵食……当年我去中州有幸品尝过一次这灵食,里面的能量直接化入身体的法力中。不过这个相比那些普通灵食更为美妙,味道比普通食物美味不说,里面的能量也比我上次吃过的更加柔顺……多谢土地神,多谢土地神啊……”

有了这几个领头的,剩下的人纷纷意识到他们是多么大福分才能享用这般灵食。

枔靖看着那几个当先开口法师,心道:本神才要谢谢你们呢。谢谢你们为本神宣传。

原本还准备让燕赤山当一下说客来着……当时收他当小弟便有了这方面打算。

没成想事情进展的比她想象的更顺利,嗯,这次没用上赤山,那就等下次吧,物尽其用,总会有用得上的!

且说现在枔靖在法师中有了口碑和信仰基础,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众人吃了她给的灵食后,身体很快恢复了一些法力和体力,便商量着先退出魔域从长计议。

这次他们可是经过周密商议才组成这次行动,而且刚开始进行的十分顺利,很快就深入几百里,没想到差点折损在这里。现在想来,好像他们之前推进的也太顺利了吧。
而且他们见势不妙就发出了求助和警告的信息,可是在这里坚持十多天都没收到回应,也没看到有援助队伍前来……
现在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当中有太多疑点了。
这次好在有枔靖土地神显灵,一下子干掉三个魔怪,让他们得以脱险。
可也不知道周围是不是还有其他的魔头伺机而动,总之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先离开再说。
他们之前清扫魔怪太顺利了,深入魔域一两百里,如果这一切都是一个阴谋的话,那么回程的途中肯定也不会太平。
于是枔靖好事做到底送人送到家,满口应下亲自护送他们离开魔域,也正好接着护送之名正式进入法师团,为自己正名。
当枔靖真正揽下这摊子事才知道,这是一个多大的坑。
当众人修整好准备动身时,距离战斗结束不到两个时辰,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再次有两个小魔头攻了过来。
大概是知道枔靖的手段,所以他们主要进攻那些正虚弱的法师,而当枔靖反击时又退了回去……
如此几番后,不仅枔靖觉得不对劲,那些法师也面露担忧之色。
很明显的嘛,这些魔怪就是要把他们留在这里。
留在这里干什么?
根据这短短时间一下子又聚集了超过五六个小魔头的速度,他们之前被困了几天却始终只有三个魔头在进攻,实际上根本就没有用全力干掉他们。
目的就是让他们不断向外界发出求助信号……
所以……他们反倒成了这些魔物引诱法师团上钩的饵!
此番,当枔靖空降破开众人困局,真正要带领他们离开时,这些魔怪便纷纷涌出阻扰……不,不是阻扰而是因为没有必杀的把握在拖延时间,等待更多魔物前来。
枔靖传音小辛:“你现在的状态会不会被法师识破本体?”
小辛:“我没有本体,我所幻化的样子都可以是我的本体样子…”
枔靖稍稍愣了下,这么牛的吗?怪不得自己的本质之眼一直都看不透对方,原来对方原本就是没有固定样子的灵体啊。
这样的话就好办了,现在他跟在自己身边多少沾了一点光环,加上刚对抗三个魔怪时也出了大力,这些都是有目共睹。此时让小辛跟着法师团一起的就让她放心了。
于是她让小辛带领众法师先行撤退……他可以看透在魔物飞舞中的方向,而法师们现在虽然虚弱,但合力之下还能撑起防御罩。彼此各展所长,便可以逐渐向法师团基地靠近。
枔靖让燕赤山继续留在身边,主要是对方那一手布阵非常精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辅助他收掠魔物。
解体的魔物就像一个个笼罩在黑雾中的骷髅头,呼啸着在空中恣意飞舞,天地间一片混沌。
而在这片阴沉混乱中,那些强大的魔怪趁机偷袭。
枔靖一边给鉴天神印充能随时准备重击,一边控制小葫芦收掠飞舞的魔怪。
而燕赤山不停施法以及使用符箓。
战斗异常激烈,从下午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反正也看不出天亮天黑。
枔靖只需要补充精力值,啃两口蜡烛就行了,但是燕赤山是血肉之躯,渐渐的要扛不住了。
枔靖便让他也跟着法师团一起,毕竟她抵挡了绝大部分攻击,他们撑起的能量罩足以过关。
又战斗了将近一天时间,大概是这个如同魔怪碾压磨坊存在的土地神给魔物的伤害实在太大,因为不管他们多么凶悍地冲击,对方不仅丝毫不惧,反而来者不拒地将他们同伴给收了。简直就是有去无回。
所以也不管他们内部组织的命令,还残存一些实力魔怪不敢上前,至少不敢想一开始那么疯狂地围着枔靖攻击。
枔靖见魔怪减少,连忙让大家赶紧赶路。
且说燕赤山进入法师团还是有些好处的,这才一天时间,便让那些法师们纷纷拿出身上还剩下的干粮,尽数整齐地摆放地上,有模有样地给她供奉起来。
当然,枔靖用脚趾都能想到,他们在这么危机关头供奉他,肯定是燕赤山跟他们说只有土地神有供品才能赠送给他们……现在供奉神也就是在给他们自己补给。
枔靖看着面前漂浮起来的一堆供品,扬手一挥便收了起来,然后意念一动,分别给众人反馈一小包干粮。
之前给这些人见面礼,因为人数太多,她把自己原本的几只烤鸡以及燕赤山供奉的几包干粮都用完了,所以此时只能将就这些供品再反赠给他们。
果真,众人再次看到悬浮在面前的食物虽然没有第一次那么震惊,但是眼里脸上多了欣喜之色——供奉了神明果真是有好处的啊,而且是立竿见影的那种。
他们飞快地吃下这些反赠的供品,法力和体力再次得到小小补充……嗯,可以再支撑一会能量罩了。
话说以前供奉了那么多的神明,怎么就没任何回报呢?别说回报,就连一点点反馈都没有。
看来还是土地神更接地气啊。
他们看着那个顶着神圣光环的人影一会被汹涌的魔怪淹没,一会又从团团黑雾中冒出一个轮廓……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错觉,他们发现枔土地的身体好像看起来比以前变小了?
旋即便了然:枔土地一直跟魔怪战斗,想来消耗了很多…神力,所以身体也渐渐缩小了。
嗯,若是这次他们能从这魔域脱困出去,一定要多多供奉枔土地。还要带领他们的徒子徒孙也要供奉枔土地!
枔靖在激烈战斗中,神牌里突然响起一片密集的叮叮声,来不及去查看,就算是天大的事情也要把眼前灭顶危机解决了再说。
话说,要是此刻没有这些人类法师需要她庇护的话,恐怕面对如此强大和密集高等级魔怪,她早就选择“避其锋芒”了。
但是她现在不能退缩,至少在初级她战斗潜力底线时不能退缩……哪知道战斗了这么久,她发现还没有触及自己的潜力底线——还有一战之力,拼了!渐渐的,枔靖身上的神力光环在不知不觉中竟然多出一缕红光,如同渗出的鲜血一样。
枔靖对此毫无所觉,她所有精力都在应对疯狂的魔怪上了。
但她却隐隐感到,好像自己现在的防御好像比以前更强了——那些魔怪以前就算是凶狠撞击在自己防御罩上,最多只是变得迟缓,而不会像现在这般,直接自己把自己撞变了形。于是她趁着这些骷髅头魔怪还没有恢复时,一把拎着丢进葫芦口的小漩涡里。
枔靖杀了那么久的魔怪,她总结出来,并不是所有魔怪都是骷髅头拖着长长黑雾尾巴的模样,还有各种各样的形态。
骷髅头的魔怪就是原本在这片土地上的生人被魔化而来,其他形态的就是别的生灵或者从打开的通道钻进来魔物。
不管这些魔物是已经有独立意识还是都由一个头目的意志控制,但他们终究被枔靖这个疯狂家伙给打怕了。
不是“打”怕,而是被“收”怕了。
管的你来多少都被她无差别地收了,在一定区域内,魔怪数量在减少,他们的势也渐渐落了下来。
于是在激战了三天后,周围数里范围都清静下来了。
人们终于有了喘息之机,枔靖也稍稍得以休息。
即便休息后仍旧感觉有些疲惫和脱力,枔靖不用看自己的属性值都知道,她的魂体等级肯定又被打降级了。
点开一看,果真,从原本的地灵级Ⅳ变成了地灵级Ⅰ…
还好,没有降到普通魂体。
她毫不犹豫地点下“升级”按钮,一口气回到Ⅳ级,虽然等级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是属性值却涨了一大截。
咦,好像还能余量可以升级。
枔靖这才有心思关注小葫芦和自己的神牌,能量分别达到不可思议的三千多万和一千多万,总共超过四千万!
原来剿杀魔怪的酬劳这么丰厚?!
现在荡平的魔怪不到千分之一,这样算起来的话,那这个魔域简直就是一座宝库了啊!
枔靖感觉心情顿时变得激动起来……突然,她想到之前燕赤山科普魔域来历时,曾经说过一句话:一开始鬼域出现或许比石门镇的情况严重,但还不至于一下子就进化成魔域。当时便有很多法师注意到这里,但是其中便有一部分人抱着她这样的想法——鬼域里的恶灵虽然危害小世界的平衡,但是猎杀它们不仅可以创造无形的功德值,还能用来炼制特殊丹药或者拿去中州交易等等。
在他们心中,何尝不是把这里当做一座宝藏?!
枔靖想到这里,猛地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过来。
魔域或许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她和某些人的“宝藏”,但是她却不能把它当做是一个宝藏去一点点地开采,更不能抱着“细水长流”的想法……
所以,她一定要凭借自己的优势,疯狂开采……哦错,是一举铲除这个毒瘤!
枔靖再次端正自己态度,瞬间感觉整个人无形中有一股力量在支撑着她,自我感觉都变得高大上了一样。
……这段撤退之路注定不会这么简单,魔怪暂时停下攻击的平静并没有多久,燕赤山便告诉枔靖,在十多里外有一支法师小队陷入困境。
枔靖当然没能接收到他们的求助,因为除了这些法师之外,其余人都还不知道她这个土地神呢。
法师队伍中一开始也并不知道,而是其中一个老法师感应到自己弟子,然后再施法与弟子取得联系。
才知道他弟子接到师父传来的求助信息后就立马和其余人赶来了,哪知道在魔域里迷了路,最后被困。
他们试图向老法师的队伍传递信息却始终没有回应,好像所有的信息都不能向魔域内传送,而只能由内向外传递,这就是为什么老法师所在团队一直都没得到回应的原因。
老法师得知弟子为了救他被困,心急如焚,他自己现在虚弱的能跟上队伍就不错了,根本无法前去营救。
好在此刻不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旁边就有一个土地神可以求。
随着老法师跪着虔诚地向枔靖祈求,接着又有好几人恳请枔靖救救他们的弟子(朋友,师父)。
枔靖此刻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这可是法师们第一次向她祈祷呢,定要抓住机会好好表现一下!
当即应下:“本神已经收到诸位的许愿,本神承诺一定会尽最大努力救回你们的亲人朋友!”
神态语气看起来信誓旦旦,但她也并没有把话说满——毕竟是神明呢,要是满口应下却没能做到岂不是打了神明的脸面?!
……被困的另一支小队距离魔域边界只有不到一百里,再加上之前大部分魔物被抽调来对付枔靖,此刻显得十分稀薄。
枔靖也是毫不客气一路收了过去,反正赶路闲着也是闲着,所经之处竟清理出一条通道。
枔靖终于看到那十来个被困的法师了,情况上一个更加糟糕。
尽管魔怪很少,但是他们的防御罩已经被冲破,一个个魔怪狰狞地笑着,一边戏耍着他们一边不时进行攻击。
众人显得非常狼狈,魔物除了本质和鬼物的区别之外,还在于他们形态看似如烟似雾,实则也可以在虚实间转换。
鬼物却只能是能量体,除非使用自己的魂力作用在实物上,否则并不能撼动实物。
而魔物不一样,他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转化为实体,然后作用在实体上。
所以他们在人群中穿梭飞舞,每一次都在人们身上留下可怖的伤口。
人们身上的法袍几乎都被撕成碎片,身体也被划破,血肉翻翻,鲜血淋漓。
众人只能尽可能挤成一团,尽可能用手中的法器符箓抵挡飞舞的魔怪。
枔靖扫了一眼众人,莫名,心中总觉得有些什么。
可是眼前形势危急,也顾不得去细究,不管怎样先把这些魔怪处理了再说。
经历过更加惨烈的战斗的枔靖,此刻收拾这些游散小魔怪简直手到擒来。不出盏茶功夫便处理的干干净净。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又舒服又浪的岳 姑苏省科技城

下一篇: 男生说放进来特别舒服 十大文明的第

本文标签: 虎狼 文案 之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