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小东西别想逃 枔靖心道:看

小东西别想逃 枔靖心道:看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3:24:07

枔靖心道:看来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啊,就算这里人们都比较信仰神鬼之类,但是并不是人人都懂得制鬼和驭鬼之道。
按捺下心中疑惑,继续听阴魂讲诉。
“我知道世界上哪有白吃白喝白住的道理,我便对那人说,我想帮他做点事回报他的收留之恩。那人就嘿嘿地笑……现在想来,那笑真的很渗人,就像是筹谋已久终于得逞的那种阴险的笑,只不过当时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周围的一切,看他,都像是沐浴在一片白光里一样,莫名地让人觉得很圣洁很安心很信任一样。那人便说“你的确享用了我这么久的供奉,是该为我做点事了。”我登时便一惊,供奉?只有神明和死人才能享受生人的供奉,我到这一刻才真正意识到我已经死了,并莫名其妙被对方供奉起来了,还不知怎么签订的啥契约。”
阴魂苦笑,“我是不是特别傻?被人卖了还帮着人家数钱?”
枔靖:“……”如果阴魂没有落得这般凄惨下场的话,那么故事就是另一个版本了。
阴魂:“我至今还记得那人给我下达的第一个任务:他说“去给我搞一点银子来……”,听起来只是一句很普通的话,我刚想问怎么去搞,去哪里搞,但是我身体就像不受控制一样,被某种力量支配着并有心而生出迫切要弄到钱的想法。与此同时,我所在的那个空间出现一扇门……我不知道在里面呆了多久,但是我全部试探过,四周都是很结实的木质一样的墙壁,并没有门,只不过当时却很奇怪地没有去想这一切那么不合理。”
“话说我被那股力量强迫着出了那个神奇的地方,回头看了一眼,一个被刷了黑漆的牌位,上写‘轲家守护神之位’,一扇门正缓缓关上。我莫名有些恐惧和迟疑,但是随着离开那个地方越久,我感觉身上就越来越冷,不,就好像外面的风不仅仅是风,而是夹杂着一张张的刀片在身上割一样。我本能地想要回去,发现我无论怎么都进不了那个空间,只有完成那人给我的任务才行,于是我开始到处寻找…”
“我还发现我看东西和以前不一样,在我的视界里一切都像是蒙上一层薄雾,而且在视界的上方好像还有一个若有若无的沙漏。就像是在告诉我必须在沙漏漏完之前完成任务。我发现我走路根本不需要走,或者说就算是我想交替迈出腿地行走也不能,每当生出一个向前行走的意念,身体就往前飘一截…我轻松穿过树木,墙壁……所有一切在我以前看来完全不可能的事都变得轻而易举。”
“我轻松就能进入别人的房子,轻松找到对方不管是包裹了多少层,或则是埋藏的多么隐秘的银子…一开始我进入的那些人家最多就只有一些碎银,或者几个铜子,这些应该都是穷人,我如果拿走的话恐怕他们就更加艰难。于是我飘了很远,终于看到用瓦缸装了几罐子的银子的人家。我打算搬一缸银子回来,发现我根本弄不动,于是只最大限度地揣了四个银元宝回去。”
“我顺着原路返回,视界上方的沙漏剩下一点,我感觉风中的刀片子越来越多,割在身上也越来越疼,低头一看,原本的衣服已经被割成一条条碎片挂在身上,然而碎布条下并没有血淋淋的伤口,而是坑坑洼洼的如同由沙雾组合的躯体。一声鸡鸣突兀响起,我本能感觉到紧迫感和恐惧,猛地往那扇再次开启的门前一扑,我的上半身进去了,双腿传来灼烧的痛苦,待门再次关上,一切恢复以前的样子,我发现双腿上的沙雾就像是被打散了一样。直到房间里再次出现一桌十分丰盛的食物,我吃过后才慢慢好转。”
阴魂把自己怎样从一个普通乞丐变成别人的守护神,怎样执行第一次任务说的很详细。
枔靖没有打断对方,鬼魂的交流只在意念之间,所以看似如同寻常人一样的谈话,落在现实时间不过须臾而已。
而且,这也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了解到别的鬼神的生活情况,也算丰富见识了。
从此后,小叫花逐渐适应并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并且懂得如何用对方供奉的东西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当然,就他自己所说,不管那人如何催促他运财,他也没有去拿普通人家的钱财。后来几乎把周围有钱人家光顾了一遍,引起不小轰动。
于是那人便背着他搬到另一个地方,一边让他继续运财,一边开始买田置地娶妻纳妾。
阴魂说道:“那段时间花钱如流水一样,不管我如何努力都跟不上他的花销。而且虽说每次都是光顾的有钱人家,可…有些有钱人可恶,有些却也是凭着自己本事赚的钱,所以我心里还是很愧疚,也只能用‘少拿一点,他们还能生活’来自欺欺人。即便如此,周围丢失财物的人越来越多,也幸好他搬到这里来的时候就自称是某地方的大户被赶出来另立门户的偏房,人们倒没有怀疑。”
“那人仍旧不停催促我去搬运银子,还让我不能被别人怀疑,更不能给他招惹祸事……有一次我到一户人家差点被对方的符光重伤,后来我便想着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便,便……”
阴魂说到这里变得结结巴巴起来,枔靖也不急,等他慢慢说。
“我便把目光盯上那些死去的人的财物上。我进入他们的坟墓,有些已经前往往生,于是就把陪葬的财物拿出来。有些还没有离去,有几次我以为那些墓穴里原主人不在,正准备拿东西时对方却突然回来,被堵在里面狠狠揍了一顿。那个时候我知道其实我和普通鬼魂是不同的,我身上有一层很神奇的罩子,除了沙漏时间过了的风刀子以及鸡鸣后的晨光之外,普通鬼魂根本打不痛我,但是每次我都不还手,呵呵,当小偷就要有挨揍的觉悟,你说是吧?”
枔靖:“……”如果说让这个披着守护神外衣的鬼魂为自己疯狂敛财已经是这个世界规则能接受的底线,那么接下来对方让他做的事情便是在一次次地打破底线。
比如有些怀疑轲家做了什么不干净的勾当,或者谁跟他不睦等等,那人便会让阴魂前去报复。
枔靖突然打断对方的话,问道:“你做了那么多事,为什么因果并没有报应在你或者那个人身上?”
阴魂稍微愣了下,“我也不知道那些事为什么还没有报应出来,但是我已经受到报应了。”
稍微顿了下,他继续讲诉生平过往:“做了多少害人的事我已经不记得了,如果我说那一切真的并非我想去做,而是感觉那股奇怪的力量控制着我的身体去做的,你会相信吗?”
他充满希冀地望着枔靖,只听对方没有敷衍也没有不屑,而是认真地道:“你具体描述一下被那股奇怪力量支配的感觉。”
阴魂点点头,“其实我现在只留下干了很多伤天害理的坏事的印象,却记不真切都究竟干了什么,唯独第一次被那股力量支配的情形。之前我说过从我莫名其妙进入那个奇怪空间,又被强迫敛财时,就有一股无形力量推着我前行。后来大概是我抗拒心越来越强烈,也越来越敷衍应付,被其他鬼魂打的次数多了,我发现那股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就是有时我本来站着不动的,但是却莫名其妙往前飘。直到那天在我房间的桌上出现一条新的命令,我到现在还记得上面的话“老子已经给出去了那么多银子,那老虔婆竟然还不同意把她女儿嫁给我,说什么看不起我这样的人怕女儿受苦?呸,就是嫌钱少了。不过老子现在就是有钱也不会给……我要让他们鸡犬不宁,最后巴巴地求着我收了她的女儿,哼!”这好像是那人娶了第二个小妾之后,看上了隔壁镇上一户人家的女儿,人家不同意,便,便想让我去给那家人一个教训。虽说我一直被关在这个房间里,除非有任务才能出去,但是只要在这个家里发生的事情我都能知道包括他们谈话等等。”
“之前偶尔让我出去倒下乱,好歹不是伤人性命,这次却是让我去把对方弄得家破人亡。我当然不同意了,坚决反对,甚至死死抓着桌子就是不离开。可就在这时,那条散发着光芒的命令的符文开始动了,就像活了的布裹在我身上,并慢慢渗透……直到那时,我终于明白一直支配我的力量来源了。那个力量非常强,不仅能控制我走路,还能让我做任何事情,我就像一个提线木偶。”
“从那次以后,每次都是那个符文融入进我的身体,利用我的身体行动。很久以后我明白,那个指令符文就是那人的意志力所化……那人给我的供品变少了,而且味道十分难吃,就像……那种啃的干柴棍子一样。即便如此窝囊又违心地生活我仍旧,仍旧会去吃。我知道其实我那天晕倒在窝棚后就死了,但是我仍旧很怕再死一次,而且是这种魂魄一点点消散的痛苦,我便一直在里面苟活着。保留这幅残魂随时为对方提供行凶的躯壳……呜呜……我知道我把自己饿死那人就不能再用我去做坏事了,可可是我就是没有饿死自己的勇气,我是帮凶,我现在都是我活该,呜呜,都是我的报应,呜呜”
阴魂说着说着呜呜地哭了起来,话说鬼哭的声音那真是瘆人的很。
枔靖突然想到一件物品:刀。
这个阴魂就像是一柄有了自我意识的刀,他可能就是想切切菜什么的,但是有人却拿着他去砍人。
难道能怪刀:你这刀为什么不选择自我卷刃?或者干脆锈蚀坏掉算了?
当然,刀是不可能自我了断的。对方不是刀,而是一个人的魂魄,人的魂魄是可以自我了断。
不过枔靖却并不觉得对方因为没有勇气眼睁睁看着面前有供品而把自己活生生饿死就应该来承担这份因果,因为她想了想,她也做不到。
终于“听”完了整个故事,枔靖心中了然,原来对方头顶上的那个“?”号是这么来的啊,幸好没有直接动手。
枔靖了解完这里的情况后,决定回轲家看看。
嗯,现在可以让小辛去散步舆论,制止“信土地神会遭天谴”的谣言了。
临离开时,她突然想起什么,问道:“对了,听说轲家近几十年并不怎么顺利,说你没有庇佑他们了,是怎么回事?”
那阴魂还在幽幽呜咽,听到枔靖问话,连忙止住哭声,道:“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后来有一天我发现桌上的指令符文力量十分微弱,就算是裹在我身上只要我强烈挣扎就不能再随意控制我时,我我就没有随便出那个房间。当然,偶尔我听到有一些无辜的人受伤或者什么的,我还是会出去帮一帮。再后来桌面上就只有一张指令符文,无法动起来更不能裹着我,我就根本没有去搭理了……”
枔靖嗯了一声,转身走出几步又停了下来,想了想,从虚数空间拿出最角落里的那半块养魂木丢给对方。
那阴魂见枔靖扬手还以为对方知道事情经过后会直接灭了自己,没想到扔给自己半块木头。
亏得他当了人家那么久的守护神,连这养魂木都不知道,但有一点却知道,这块木头上散发出一种让他感觉非常舒服的气息,里面有阴魂寄宿的空间,将外面驳杂的能量抵挡住。他顿时激动不已,连忙将养魂木紧紧拉过来与那碎裂牌位放在一起,一边朝枔靖连连感谢。
阴魂缩进养魂木里,再次抬头时,已经不见了那个土地神的踪影。
他突然想起对方是为了轲家敬奉土地神为守护神的事情,刚才只想着自己终于有一个倾诉机会了,却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了:绝对不能当轲家的守护神啊……如果说让这个披着守护神外衣的鬼魂为自己疯狂敛财已经是这个世界规则能接受的底线,那么接下来对方让他做的事情便是在一次次地打破底线。
比如有些怀疑轲家做了什么不干净的勾当,或者谁跟他不睦等等,那人便会让阴魂前去报复。
枔靖突然打断对方的话,问道:“你做了那么多事,为什么因果并没有报应在你或者那个人身上?”
阴魂稍微愣了下,“我也不知道那些事为什么还没有报应出来,但是我已经受到报应了。”
稍微顿了下,他继续讲诉生平过往:“做了多少害人的事我已经不记得了,如果我说那一切真的并非我想去做,而是感觉那股奇怪的力量控制着我的身体去做的,你会相信吗?”
他充满希冀地望着枔靖,只听对方没有敷衍也没有不屑,而是认真地道:“你具体描述一下被那股奇怪力量支配的感觉。”
阴魂点点头,“其实我现在只留下干了很多伤天害理的坏事的印象,却记不真切都究竟干了什么,唯独第一次被那股力量支配的情形。之前我说过从我莫名其妙进入那个奇怪空间,又被强迫敛财时,就有一股无形力量推着我前行。后来大概是我抗拒心越来越强烈,也越来越敷衍应付,被其他鬼魂打的次数多了,我发现那股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就是有时我本来站着不动的,但是却莫名其妙往前飘。直到那天在我房间的桌上出现一条新的命令,我到现在还记得上面的话“老子已经给出去了那么多银子,那老虔婆竟然还不同意把她女儿嫁给我,说什么看不起我这样的人怕女儿受苦?呸,就是嫌钱少了。不过老子现在就是有钱也不会给……我要让他们鸡犬不宁,最后巴巴地求着我收了她的女儿,哼!”这好像是那人娶了第二个小妾之后,看上了隔壁镇上一户人家的女儿,人家不同意,便,便想让我去给那家人一个教训。虽说我一直被关在这个房间里,除非有任务才能出去,但是只要在这个家里发生的事情我都能知道包括他们谈话等等。”
“之前偶尔让我出去倒下乱,好歹不是伤人性命,这次却是让我去把对方弄得家破人亡。我当然不同意了,坚决反对,甚至死死抓着桌子就是不离开。可就在这时,那条散发着光芒的命令的符文开始动了,就像活了的布裹在我身上,并慢慢渗透……直到那时,我终于明白一直支配我的力量来源了。那个力量非常强,不仅能控制我走路,还能让我做任何事情,我就像一个提线木偶。”
“从那次以后,每次都是那个符文融入进我的身体,利用我的身体行动。很久以后我明白,那个指令符文就是那人的意志力所化……那人给我的供品变少了,而且味道十分难吃,就像……那种啃的干柴棍子一样。即便如此窝囊又违心地生活我仍旧,仍旧会去吃。我知道其实我那天晕倒在窝棚后就死了,但是我仍旧很怕再死一次,而且是这种魂魄一点点消散的痛苦,我便一直在里面苟活着。保留这幅残魂随时为对方提供行凶的躯壳……呜呜……我知道我把自己饿死那人就不能再用我去做坏事了,可可是我就是没有饿死自己的勇气,我是帮凶,我现在都是我活该,呜呜,都是我的报应,呜呜”
阴魂说着说着呜呜地哭了起来,话说鬼哭的声音那真是瘆人的很。
枔靖突然想到一件物品:刀。
这个阴魂就像是一柄有了自我意识的刀,他可能就是想切切菜什么的,但是有人却拿着他去砍人。
难道能怪刀:你这刀为什么不选择自我卷刃?或者干脆锈蚀坏掉算了?
当然,刀是不可能自我了断的。对方不是刀,而是一个人的魂魄,人的魂魄是可以自我了断。
不过枔靖却并不觉得对方因为没有勇气眼睁睁看着面前有供品而把自己活生生饿死就应该来承担这份因果,因为她想了想,她也做不到。
终于“听”完了整个故事,枔靖心中了然,原来对方头顶上的那个“?”号是这么来的啊,幸好没有直接动手。
枔靖了解完这里的情况后,决定回轲家看看。
嗯,现在可以让小辛去散步舆论,制止“信土地神会遭天谴”的谣言了。
临离开时,她突然想起什么,问道:“对了,听说轲家近几十年并不怎么顺利,说你没有庇佑他们了,是怎么回事?”
那阴魂还在幽幽呜咽,听到枔靖问话,连忙止住哭声,道:“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后来有一天我发现桌上的指令符文力量十分微弱,就算是裹在我身上只要我强烈挣扎就不能再随意控制我时,我我就没有随便出那个房间。当然,偶尔我听到有一些无辜的人受伤或者什么的,我还是会出去帮一帮。再后来桌面上就只有一张指令符文,无法动起来更不能裹着我,我就根本没有去搭理了……”
枔靖嗯了一声,转身走出几步又停了下来,想了想,从虚数空间拿出最角落里的那半块养魂木丢给对方。
那阴魂见枔靖扬手还以为对方知道事情经过后会直接灭了自己,没想到扔给自己半块木头。
亏得他当了人家那么久的守护神,连这养魂木都不知道,但有一点却知道,这块木头上散发出一种让他感觉非常舒服的气息,里面有阴魂寄宿的空间,将外面驳杂的能量抵挡住。他顿时激动不已,连忙将养魂木紧紧拉过来与那碎裂牌位放在一起,一边朝枔靖连连感谢。
阴魂缩进养魂木里,再次抬头时,已经不见了那个土地神的踪影。
他突然想起对方是为了轲家敬奉土地神为守护神的事情,刚才只想着自己终于有一个倾诉机会了,却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了:绝对不能当轲家的守护神啊……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卫生间对着镜子做 两人用自己能

下一篇: 适合女生开黄腔的句子山顶?众人纷

本文标签: 小东西 别想 心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