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卫生间对着镜子做 两人用自己能

卫生间对着镜子做 两人用自己能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3:23:34

两人用自己能想到的任何方法去救人,但是个人力量在这场瘟疫面前实在太微弱了。
然而这个时候让她们更加绝望的事情发生了,师妹好像也出现了感染瘟疫的症状。
师姐心中无比愧疚,觉得是自己连累了对方。
不顾对方反对,背着去求医问药……这个时候哪里还能买到这些东西。
据她们所说,在她们就要认命时遇到一个自称是某道观伙夫的人,说他曾经非常想修炼法师,拜师到一座山上,但是对方嫌他资质太差,便当了一个外门弟子,也就是杂役。但是偶尔也会教授他们一些法术手段等等。
那人就说他正好知道一套法门或许可以帮到她们,不仅能救师妹甚至还能救下全村的人。
两人此时已经是走投无路,听到这话就像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几乎想都不想就答应下来,毕竟她们现在身无分文,师妹也不幸感染瘟疫,师姐好像也有了苗头……就算是想骗她们也没什么值得好骗的啊。所以她们急切求对方把这法门传给她们,许诺当牛做马报答他。
那人说认识本来就是一场缘分,而且他在山上那些年也经常听师父教导学艺就是助人为乐,匡扶人间正道。
两人听了更加笃信对方并充满感激。
而后那人便告诉她们,这个法门就是,她们中必须要有一个人成为村子的守护神,这样就能守护村子的人了。
两人一听,这不就是自己造一个神吗?
只是也听说过想要成为神并没那么容易,她们都是普通人,何德何能成为全村的守护神?
不过想到这可能是唯一希望,便应了下来,一一照着那人吩咐做了。
因为师妹情况更加糟糕,便当守护神,而师姐情况好些就成为后来的祠堂守夜人。
制成之后,师姐背着守护神牌位回村子,虔诚供奉,果真村子的情况渐渐好转,反而成为附近十里八乡最安全的地方。
……村子便这么保存下来了。
村里修了祠堂,将保护神供奉起来,师姐发誓一生绝不婚嫁守着牌位。
父母也只能同意女儿的决定,村里人也充满感激,几乎每天都有人送来供品。
一开始很好,在守护神的庇佑下村子欣欣向荣,不管是人畜还是气象都风调雨顺。
可是渐渐的情况有些不对劲起来,大概两年后,村里死了一个人,而后师姐就听师妹给她传梦,说她的牌位外面多了一个人,正是之前死去的那个村民的魂魄。
那人虽然以前还活着的时候很普通,但是当了鬼以后十分凶悍,每次供奉的东西都被他全部霸占。
起初看在都是同一个村的份上,想着对方刚死想要多吃点供品也没什么,不好去争,可是这样情况一直持续了几个月,对方根本不考虑别人情况。
本来既然都住在牌位都享受村民供奉,那么村民祷告的事情也应该去做。可那人并不,好像变成鬼了后将原本自私一面无限放大了一样,他只享受供品然后每天充满暴戾的气息在祠堂里徘徊着。于是每次村里人有事仍旧是师妹前去帮助,不过偶尔人们会在这个过程中敬奉香烛,让师妹不至于耗费魂力而消散。
后来村里人越来越多,生老病死,那些死去的人全都聚在牌位上。
于是渐渐达到一种平衡,不管是善良大度的还是自私自利的在这里都相互制约。
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从原本对这个守护神的感恩变成了怨恨。
没错,曾经在他们快要死了求助无门之时,他们是很感激守护神庇佑了他们,但是现在死了,虽说还能留在这个世上,但是既不能与亲人团聚,也不能在世间显摆,更没有任何自由享受可言,简直比坐牢还惨。
所以他们开始恨这个守护神,就是她把他们困在这里的。
这牌位里的守护神原本也就是一个普通魂魄因为被供奉被信仰而具备一点点神通,她和这些魂魄的区别就是一个在牌位空间内,一个在牌位外面。
再加上她本性善良,附带柔弱光环,更不好与自己曾经庇佑的子民去争夺,所以到最后连一口供品都捞不着。
就算是想出去帮助其他来祷告的村民,也会被围攻……在祠堂里掀起一股股阴风。
师姐死了后才知道师妹的真实遭遇,她心中也是郁闷,想她们当初为了救村里的人,当然一方面也是自救,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就算是不感激但至少也不应该被这般排挤。
她性格要强硬的多,反正大家都是鬼,你敢咬我一口我就敢咬你一口,谁怕谁!
这下,她至少能抢到一些供品,再传给师妹一起分享。
到了第三代守夜人,也就是最后这位阿婆时,已经完全约定成俗,村里人所有的供品全部交给守夜人去供奉。
当然,这个时候祠堂里已经鬼满为患,鲜少村民愿意踏足。普通人不愿意,但免不了有些好奇心作祟或者幻象某些其余的家伙,想方设法钻进来。
大多都被鬼影重重阴风阵阵吓傻吓疯甚至吓死,于是这里基本上被冷落,最后只有守夜人一代代地坚持。
因为村子气运越来越低,人口也开始慢慢减少,村民的供品也更少了……
正如之前告诫阿婆的那个法师所说,就算现在这里问题没有爆发出来,但是鬼魂暴动只是迟早的事情,这里迟早会变成一片鬼域。
不是他不想插手,而是凭他的实力根本管不了。
且不说数百只鬼的力量远不是他能搞定,还有这些鬼魂身上的因果业力……若是贸然插手,非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提前让其爆发出来。
用他的话来说,也只能等更有能力的人出现咯。
或者……等牌位失去制约力量,鬼魂问题彻底爆发出来,那个时候便不用担因果业力,便可以放手干,或许可行。
这就像是身上的脓疮,只有等着它从皮肤下彻底冒出来,化脓了才能动手。
……所以,现在这样,对两姐妹,对那些被困的鬼魂,对阿婆,对整个村子而言,都是最好的结局。枔靖现在算是彻底弄明白了,不管是轲家守护神案子,还是这个村子鬼魂聚集,都是有人故意作下的局。
可是用上百年时间布这个局的目的何在?
难道是……
枔靖猛地想到一种可能,禁不住背脊寒气直冒。
其实这次案子对于她而言很简单也很轻松,不用她吩咐,小辛便自主地附身几个村民为她代言了。
接下来村子恢复平静,然后自然而然地供奉上土地神的神位!
阿婆和水二娃“无意间”在新供奉的土地神神位下发现一些碎银子,阿婆身体不知不觉好了很多,让水二娃立户做点小生意。其余人生活也逐渐变得顺遂,气运复苏。
枔靖看着这一切心中充满成就感和更加蓬勃的力量,再接再厉,点开地图,准备赶往下一个红光爆发源。
不过刚飞出一段路,咦,这里有些不对劲呢?
……一个干瘦如皮包骨头的青皮鬼,从一个穿着绸缎长褂的男人腰间的一面巴掌大的骨牌上爬了出来。
在青皮鬼脖子上套着一个铁项圈,一根铁链将他连在骨牌上。
青皮鬼的前方漂浮着一张散发精光的奇怪符纸,他伸手一抓便将符纸捏在手中,揉成一团塞嘴里吃了。
于是脑海中便响起那个让他无比反感无比恶心却又不得不服从的声音:“…给我好好教训那个人,哼,竟然敢在本天机神算面前抢风头,叫他知道我的厉害!”
才发现这人虽然穿着华贵,可是面前摆着一张方桌,旁边立着一面幡子,上书:天机神算。
摊位前围了一圈人,有急切地想请他为自己卜算今日运程的,有请他推算生男生女…也有议论刚才离开的那个男人竟然对天机神算无理,恐怕很快就要遭到报应。
天机神算一手捋着下颌几缕青须,一手在面前掐指推衍,神情很是凝重,一副为难欲言又止的样子。
面前那个询问此次商队吉凶的人顿时变得惶恐起来,连忙从袖袋里摸出一张银票塞进神算子正掐算的手中,并顺势握了握:“天机神算,这次走商对我们很重要,还请为我们指点迷津,事成之后定有重谢。”
那神算子眯眼瞥了下手中的银票,嗯,果真不愧为商人,很懂礼数,很上道嘛,于是继续老神在在的样子,说道:“幸好你这次找的是我,看在你如此诚心的份上,本神算便给你指一条明路。这样,明日未时,你且去城外十里的守星观……”如此这般地吩咐了一通,那商人模样的人连连点头,又接过一张符纸,如获至宝地道谢离去。
接着下一个人,神算子认真地看着对方手相,“你这个…不好说啊……”
且说神算子这边一副专心致志给人看相算命,就好像对刚才那出言不逊的年轻人完全不放在心上。
实则那个从他腰间骨牌上爬出来的青皮鬼已经将他锁定了。
在青皮鬼眼中,周围一切人和物都是灰蒙蒙的黑白画面,唯独这个人十分的醒目。这就是他刚才吞下那符纸,因为主人的意念锁定的原因。
他很清楚,面前那人就是主人要他“好好教训”一下的人。
他脖子上的锁链看似一直都绷的直直的,但是每随着他跑一步就放长一分……他已经跟踪这个青年好几里远了,那铁链像是无穷一样,仍旧仅仅地连在他身上。
青皮鬼并不在乎这些,他已经习惯了,不管他跑多远都挣不掉这锁链。
以前也也跟踪过这么远,但是他总觉得这次好像跟以前有些不一样。
他总觉得这个人好像知道被跟踪,并且故意装作不知道……除此,他还有种不安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怪,以前从来没有过。
不过主人的命令在那里,如果不完成的话就会遭受炭火灼烧脏腑以及万虫噬心之苦。
青皮鬼一直跟着那人,看对方住在什么地方,晚上就去其家里害人。
可是他一直跟着走啊走啊,不知道走了多久,最后连他这个鬼都差点忘了路线,好在他脖子上的链条,只要他完成任务到时候这链条自动就把他拽回去了。
终于,那青年在一片坟堆前停了下来。
青皮鬼隐约觉得面前一切有些熟悉,可是具体又想不起来,当他回过神,却发现那青年突然转过头朝他咧嘴一笑,而后,一只手猛地朝他抓了过来。
他啊地一声发出尖利鬼叫,不过那大手并没有抓向他,而是拽着他脖子上的锁链。
手腕微微用力便咔嚓一声断开。
青皮鬼顿时感觉一阵难以言喻的自由,心中狂喜,现在终于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这个世界那么精彩,只可惜他新死还没来得及享受就被人抓住,用了不知道什么法门将他炼制成这幅模样。
他还是更喜欢原本那副风度翩翩的模样,因为他生前是个采花大盗,男女通吃的那种。
被抓住杀死后并没有丝毫悔改,而是利用曾经收集到的一些锻炼魂魄的法门,让他脱离进入轮回而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为的就是当一个风流鬼。
所以被明正典刑对他而言并不是惩罚,反而是一种成全。
然而他作为风流鬼还没来得及享受几个美妙肉体呢,就被抓住,漂亮外表被搞成这幅模样。
不过也不得不说,他这个样子好像身体防御的确比以前强多了。以前那份翩翩公子模样是好看,但是被风一吹感觉都十分痛苦快要散架一样,现在莫说是被风吹,就算是与生人对撞也没任何损伤,反而是生人会得一场重病——这种可以横行无忌的感觉太爽了。
当然,前提是已经把主人交代下来的任务完成才行。
且说青皮鬼重获自由后,知道面前这个人不简单,于是打消整对方的想法,扭头就逃。
咻——
一声轻微的破空声,青皮鬼感觉有什么东西钻机自己身体。
他生性很谨慎,连忙停下查看,可是光溜溜的青灰色皮肤,上面什么都没有。
他再一转头,却见那个青年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他龇牙咧嘴,凶狠地问道:“你究竟在我身上做了什么?”
青年一侧嘴角微微扬起,并不搭话,而是身形一动,凭空从他眼前消失了。
青皮鬼眼前再次恢复灰蒙蒙的黑白世界。
就在这时,他感觉从内心升起一种难以名状的愤怒,并愈发强烈占据他所有思想。青皮鬼恨那个将他当狗一样呼来喝去所谓主人,反正他现在已经自由了,那就先把这个奴役自己的家伙干掉再去风流快活也不迟。
于是青皮鬼循着意念中残留的一丝气息,朝着天机神算方向飞奔而去。
哼,什么狗p的天机神算,就是一个招摇撞骗的大骗子而已。
他还不知道他的那点伎俩,所谓的灵验就是:他说你好运富贵绝对不会实现,但是说你要倒霉要家破人亡那是一算一个准。
无它,当他们将自己的手或者生辰八字给神算时,就相当于将自己的把柄放对方手里并留下印记。若是人们不信或者不给钱财的话,他便将这些人的把柄交给青皮鬼,青皮鬼就循着这些印记找上门,轻者生病受伤破财,重则家破人亡。
所以,神算其实并不知道那些人原本的运气如何,但是只要去他摊位上算了命,那么你的气运把柄就落到他手上了。
他说要倒大霉肯定就要倒大霉,识趣的就花钱消灾,否则……
当然,也不是谁的气运通过观面或者看手相就能被拿捏,并种下印记,这种俗称“命硬”的人,天机神算也有法子对付,就像今天这样,直接放出小鬼整人。
以前从没失过手,也正是因为这样,不到两个月时间就有了神算名号,每天都有慕名而来送钱送人头的……当然,那些人并不知道自己是送人头。
只是这一次,他们踢到了铁板。
……青皮鬼看到那个神算还在吹嘘,一手拉着对方的手留印机,一边说对方有血光之灾,如果不破解的话挺不过三天……
青皮鬼心中冷笑:呵,不就是对方不给银子“破解”,就让他去杀对方吗?
他是那种随随便便杀人的鬼吗?他可是风流鬼,要找也是那种长得好看的俊男靓女,反正那种又老又丑的他是看不上滴。以前听命于对方是说不得了,现在自由了,哼哼!
闲话少叙,且说青皮鬼直接越过人群就朝那算命先生扑了过去。
人群中顿时凭空掀起一股阴风,特别是站在阴风中心地方的人更是感觉到一阵透心凉,寒气透体,浑身直打哆嗦。
人们惊恐尖叫一片混乱,不过那股阴冷旋风并没有停下,而是围绕着算命先生旋绕不停。
好一会,当这一切平静下来时,人们发现那算命先生身体呈现不可思议的扭曲,就像一根人形麻花,死状极为凄惨。
人群哗然,报官的报官,尖叫的尖叫,看热闹的看热闹。
人们议论纷纷,以前被这个算命先生“算死”的那些人的亲人朋友邻居见此,都说是报应来了,肯定是做了堕落事,老天也看不过眼了。
人们没注意到的是,一个肩上扛着褡裢,腰间挂着好几个鼓鼓囊囊布袋的年轻人,轻飘飘看了一眼便离去。
视线扫了一圈,朝着一个方向慢条斯理地走着。
而在青年前方,那个青皮鬼就像被一股无形力量支配着一样,在杀了那算命先生后心中的愤怒和仇恨非但没哟减少,反而愈加强烈。
让他不由自主想起了自己从死后到变成这幅鬼样子的全部过程:被人抓着炼制,承受了无数痛苦,而后又被对方不知什么方法抹去那些痛苦记忆,塞进一个小瓶子里,再见天日便已经成了那算命先生的奴仆……
所以,他要报复那些将他承受痛苦的人…说来也奇怪,他记忆中明明没有这些记忆,也不记得自己走过,但是冥冥中他就是觉得很熟悉的感觉。
于是循着这份熟悉一直向前走啊走啊……
…………
“师父,我听说这段时间从我们这里购买小鬼的好几个主顾都被小鬼反噬了,会不会有人在针对我们啊?”一个看起来相貌堂堂中年男子,一边往面前鼎力倒这某样腥臭之物,一边询问旁边打着法诀的白发老者。
老者说道:“我们制作那么多小鬼卖出去,从来没有出过茬子,就算是真有人想针对我们也没有任何证据。”
中年人嗯了一声,他把罐子里的东西全部倒进鼎里后,准备去拿另一样,突然发现旁边壁橱里的一个小木牌无缘无故倒下。
放眼看去,整面墙壁都是壁橱,里面摆放着一排排的木牌子,每个牌子上写着名字,系着黑红色的绳子。那绳子是用当事人的精血和头发所制,所以这木牌也成为其本名牌。
因为制作的小鬼已经完全抹去灵智,只是一件工具,无所谓生命。所以他们跟踪的方法便是留下购买小鬼的人的本名牌。若是这个本名牌出事就意味着小鬼出事。
如果是以前的话,他们看到这些木牌倒下会很高兴,意味着成功诞生了一个索命恶鬼,只要的这个世界多一分混乱,那么他们就多一分希望。
但是现在他们看着面前壁橱上几乎九成的木牌都倒下了,却有些高兴不起来——不可能所有小鬼都在同一时间噬主啊?毕竟想蒙骗那些贪婪自私又血腥狠辣的家伙,不定还是要拿出真正的法则约束才行,只有当他们超出规则地使用小鬼才能让小鬼反噬。
一般情况,至少一开始那些家伙并不会去触碰小鬼的底线。只有让他们尝到驱使小鬼的甜头并且越来越无法满足他们的欲望时,他们才有可能控制不住内心贪欲而突破底线被小鬼反杀。
总之,他们那种不好的念头愈发强烈。
就在这时,一股强大的力量当头罩下,两人几乎没有丝毫招架之力,便被一个小漩涡给抽出魂魄,吸入一个举行磨盘空间。
“饶命啊,小人有眼不识泰山上神,求上神饶命。小民知道这里所有一切,求上神给小民一个机会……”
枔靖充耳不闻,待聚灵瓶炼化了这两个家伙的魂魄,神牌中能量没增加多少,但是功德却一下子涨了数十万之多!
她终于舒出一口气,总算是把这一切的幕后黑手给连根拔起了。
这次说来也是运气,她还小辛本来准备去下一个红光爆发点,不料途中经过一个集镇,发现一个小鬼正在害人。
枔靖怎会置之不理呢?当即就冲过去抓了那小鬼……
正要将其炼化了,小辛说这小鬼不一般,恐怕并非自然诞生,而是人为。只不过其身上已经没有炼制者的痕迹了。
就是那种已经反噬了主人的小鬼。枔靖第一次听说有人专门制作小鬼卖给一些贪婪之人,以这些人之手培养出恶鬼,就像播种病毒一样,成为破坏这个世界平衡的一个个因子。
但是她心中已经没有意外或者震惊的情绪,只有一个念头——谁敢在她的地盘上搞事情,那就是找死。
土地慈悲什么的,那是在和平时期的事。没有雷霆手段就没有慈悲为怀!
就在她灭掉这这两个人,踹掉这个炼制小鬼窝点,再利用那些小木牌的信息将剩余的小鬼和购买之人一一揪出来灭了时,又一个人突然闯进了这个窝点。
燕赤山看着眼前的场景的顿时就有些泄了气,丫的,他这速度已经够快了,为什么还是晚了一步?
只见被他当作诱饵的那个青皮鬼在这被烧成焦土一样废墟上来回盘旋,呜呜叫着,完全失去了报仇目标——没能亲自一口一口咬死那炼制他的坏人,简直不甘心啊。
比他更不甘心的人此刻则是毫不迟疑地抬手一抓,上方凭空出现一只光体大手,如同抓小鸡一样把青皮鬼握在了手中。
两种能量激烈碰撞爆发出嗤啦啦的电弧光芒,不一会,手中的青皮鬼荡然无存,一颗小小的珠子落入手中,直接丢进腰间一个不起眼的小瓶子里。
只可惜没有神牌或者聚灵瓶这样的宝物,他也不能直接吞噬这些灵体,便只能用法术将其凝聚成小珠子,等有机会再拿到界域的交易中转兑换成自己能用的能量或者其他物资。
燕赤山长长叹出一口气,想他上次回到山门还没有出关就被紧急任务调派出去,各地频繁爆发恶鬼作乱的事情,他扑灭了这个地方那个地方又爆发,可以说这两个月来都在奔命一样。好在他终于摸到一些门道,嗅出阴谋的问道。
只不过对方手段非常狠毒非常隐秘,以常规手段根本无法逆向追踪,于是便想出利用这些恶鬼来追踪它们的上线。
试了很多次,最后只有这个青皮鬼才跟到了这里……
本以为耗了那么多时间精力可以吊到一条大鱼,不料竟被人捷足先登了。
最让他气愤的是,看现场痕迹,对方才刚刚解决了没多久……最多不超过一个时辰!
就这一个时辰啊,他就和一条大鱼失之交臂。
那将是一笔多么庞大的功德,到时候去交易中转肯定能兑换很多好东西。
所以,看到那个茫然转悠的青皮鬼,直接用大手印将其干掉——丫的,你就不能跑快点儿嘛!
燕赤山处理好后不再逗留,连忙赶回五亭山复命。
哦对了,还有当初与那土地神约定的交易,过去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对方生气没有?
唉……
且说枔靖通过因果灵镜和神牌的地图,那些小木牌上的信息在地图上标识出来,然后在带着小辛挨个儿地清扫。
这就像是拿着对方的身份牌,再加上精准定位,这些小鬼和购买小鬼的人根本无所逃遁。
而且在枔靖面前,连一招都别想躲过,不比割韭菜更难。
不过,收割这些小韭菜看似简单,但收获却不比那些大型战斗少。
无怪乎,这些潜藏在人间的小鬼在人为的操纵下隐秘性更强,危害性更大,所以每除掉一个的额外奖励能量和功德更高。
这一波几乎是路过顺带的收获,让枔靖很是爽快。
大概在一天后,枔靖便已经到达第三个红光爆发点。
因为相比前几天又推迟了一些时间的原因,所以这里情况更加严重,为了平息守护神的反噬,几乎都要把土地神当成的邪神恶神一般批斗了。
当然,不管他们现在对土地神神位如何践踏去讨好守护神,守护神是不会买账了。
关键是,并不是所有被关进神位空间里的守护神都那么懦弱,任由欺负也不反抗。
这一个和上一个恰好相反,当他意识到自己所在的牌位有聚集阴魂的作用,便立马确定自己的主导地位。
所以这里的阴魂全部都在他控制之下,并且让人将他推及到整个县,成为这个县公认的守护神。
香火十分旺盛。
不过,因为这个守护神覆盖范围更广,所以聚集的阴魂更多。
一开始还好,人们享受着庇护也供奉着香火,一片和谐。
可随着时间推移,渐渐发现好像这个地方越来越死气沉沉,就是莫名就气运变差了。
于是乎人们对这个守护神的信仰也不那么热切和坚定了,再加之就算他把那些阴魂约束的再好,但对于普通人而言一旦进了守护神庙里就阴气逼人,如堕冰窖,根本呆不住人,自然,前来供奉的善男信女也就少了,供奉少了,这些聚集的阴魂就吃不饱,吃不饱就容易闹事…
这次县里有些距离这座守护神庙稍远的地方,信仰力比较薄弱,人们听说有一个土地婆非常灵验,据说某某地方差点变成鬼域,附近的人都差点被波及了,最后那个县的县令大人便亲自祈求土地婆保佑,后来果然一切太平……现在周边地区的人都陆陆续续回到家园,什么事都没有了。
可见这土地婆是真的很厉害,他们这个地方气运低迷,总是天灾人祸不断,肯定是有邪祟在害他们。至于那守护神庙里,以前是很灵验,可是这些年也不知道为什么莫说是请守护神保佑他们了,就算是普通人站在那神庙中都会极度不适,轻则大病一场,重则还会给自己和家人带来灾祸。
只是,他们这才把土地婆供奉起来没两天呢,村子里接连有人出现意外,要不是莫名其妙掉进池塘里,要不就是无缘无故往山崖下跳…
虽然最后侥幸没有死掉,但是人却因此受伤还没有醒来。
于是到处都在传,肯定是他们擅自供奉土地婆的原因,让守护神不高兴了。
其他地方的人也把自己的各种不幸归结到这几个村子的人,说定然是守护神惩罚他们不虔诚也迁怒到他们身上。
在如此沉重现实压力和舆论双重作用下,不管是那些公然在村中敬奉土地婆的还是私下里在家中供奉神位的,都一边告饶一边将神位给扔了,然后带着供品去守护神庙祈求原谅……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肉肉写的很有感觉的片段应飘风好像看

下一篇: 小东西别想逃 枔靖心道:看

本文标签: 两人 对着 卫生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