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给女朋友说的虎狼之词伍县令无论如

给女朋友说的虎狼之词伍县令无论如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3:14:06

伍县令无论如何也不肯就此放弃自己的子民,所以一直在这里坚持,到处请援军。
当然好多听说跟鬼域有关,甚至是这原本可能就是鬼域布局,都纷纷推拒。
毕竟这也不是普通人能招惹的,实力不济,来了也是送人头而已。
伍县令除了请法师的援军,还到处请求各路神佛甚至精怪……只要能除掉那里面的东西,他都愿意敬奉其为武安县的守护神。
来打秋风的精怪很多,真心想帮的很少,而想帮又有能力的几乎没有。
当然,那些想趁火打劫的普通精怪要在有供奉法师的地盘上撒野,也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
是以,这次他听说的的确确有一个土地神时,管她是土地公还是土地婆,先请了再说。
众法师最后也只叹了口气,只叹自己实力低微啊,现在也没资格再说那些阻扰泄气的话。
管他呢,死马当活马医吧。
到时候若是再不行,也只能跑路了……唉。
燕赤山扫了一圈,站起身朝伍县令拱手一揖,“此去槐树村路途遥远,以我们普通人的脚程至少要一两天才到。其实土地上神心系天下万民,只要我们在这里朝着她神位方向虔诚叩拜祈祷,上神也能感应到我们的召唤而前来帮助我们的。”
伍县令连忙吩咐,“快快,帮我定下方位,本官现在就要请神……”
…………
枔靖开始检查装备,其实也没啥好检查的,无外乎那两样法器和一些灵符供品之类。
总归是要看一眼,捋一下心中才有底。
准备妥当之后,枔靖打开门,秋高气爽…哦,好像都快如东了,不管怎样,今天都是她准备扩张地盘的大日子,都是好日子!
关上门,照例跟夭夭嘱咐一下,就看到夭夭和小黑子已经站在小桃树下等着了。
不等她开口,夭夭便说道:“小土地你放心去吧,家里一切有我呢。”
不知道是不是枔靖的心理作用,总觉得此时夭夭看上去比之前更…成熟了,眼神中没有那种依恋之感,取而代之的是坚定的神情。
枔靖点点头:“那一切就拜托夭夭了。”
而小黑子自然而然走到她旁边,“昨天就说好的,我和夭夭是你的首席护卫,夭夭守卫神室,我守卫你。我知道你觉得我实力低微你也用不着我的守卫,但是带上我或许总归有点用。我保证,我一切听从你安排绝不给你添乱。”
枔靖看着面前脸色有些苍白的瘦弱书生,从视觉上还没有完全适应这种改变,不过在听到对方的话后嘴角笑意逐渐放大,“既然你有这样的觉悟,那本神便给你一个尽护卫之职的机会吧!”
她就喜欢这种识时务懂得进退的人。
——管你曾经有多么牛逼轰轰的过往,但是既然当了我的手下那就少给我装高冷。做好自己本份她不会少了对方好处,但没有付出她也绝对不会多给,她的能量也都是拼了命赚回来的,没理由白白便宜一个给自己装调调的家伙。
当然,其实抛开小黑子装高冷之外,其实业务能力还是可以的。
此去扩张地盘少不了要跟凡人打交道,若有人帮她做一些她不方便做的事,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定会事半功倍,也挺好的。
小黑子顿了下,朝枔靖拱了拱手:“那个…枔土地…”
枔靖“嗯”了一声,尾音略略抬高。
“那个…能不能”
枔靖看对方在那里支支吾吾扭扭捏捏就禁不住替对方着急,“有事直说便是。”
“那个,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叫我小黑子…”他连忙急切辩解:“你看我我现在已经变成一个人类瘦弱书生模样,也跟这个名字不怎么搭…”
枔靖:“你们把样子经常变来变去,也没个定的,难道现在你变白了就叫你小白,过两天你又便成一条蛇一只小猪,我叫你小…”
小黑子打断她的话:“叫我小辛,以后枔土地都可以叫我小辛,我…保证以后在外面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只以这种面貌。”
丫的,兜兜转转了一大圈,没想到最后还是叫回“小辛”这个名字。
枔靖却一副平淡的样子,“那好吧,以后我就叫你小辛吧。”
商量妥定,枔靖招出地图,再次确认一下方向,就在这时,她发现地图的北边有隐约的光芒闪烁。
这是……
以前从没有过这样的,她抬手点了下去。
旁边立马出现一光环包边儿的气泡:【武安县传来紧急求助,请求支援,同意?/否?】
枔靖将地图往下拉了拉,发现这武安县就在金华县安水县往上两个行政区域。
而那散发求助的光点就在武安县境内一闪一闪的,若是将地图再放大,她甚至可以看到具体的求助地点。
她这次原本计划就是顺着黑水河梳理,把整条流两岸的区域都拿下来,然后向河流一边扩张,再向另一边拓展……
现在的话,相当于将她原本计划中跨越了一个半县的区域…这样正好,有人紧急求助,她名正言顺。
若是能做成一件大案子,相信中间间隔的区域收服起来更容易。
枔靖毫不犹豫点下“同意”,然后看着远方振声说道:“好吧,我们出发!”
意念一动,在地图的网络选择最北边的一个执事小妖的驻点,传送过去。
小妖是枔靖新任命的村子守护小神,此时正在按照敕令给村民传输耕种经验以及一些奖惩等等。
突然间看到身披光环的土地神本神亲临,顿时诚惶诚恐,转而想到自己刚才兢兢业业的样子应该也被上神看到了吧。脸上带着些许邀功的表情。
枔靖呵呵笑着:“刚才你引导世人的样子本神已经看到了,嗯,干得好,本神这次便是特意过来抽查的,看你如此恪尽职守,这是给你的奖励,哈哈,再接再厉,你的功绩本神都记在本本上,以后定不会亏待你们的!”
小妖抱着一团至少三百的能量球,激动不已:枔土地果真在看着他们…看来以后要更加努力,务必落实枔土地下达的敕令!
而枔靖则一副高深地飘然离开——她还要赶路啊。枔靖对辖区外的信息知之甚少,更何况这次求助地点还是在两个县之外。她要跑快一点,免得被别人捷足先登……这么好刷存在感的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啊。
其实也怪伍县令祈祷时通报的名字不准确,所以定位有些偏差,只是将这份祈愿传达到了枔靖这里,但是没有锁定祈祷的神明就是她。
弄得枔靖这一路上飞快地赶路,在身后都快留下一道残影了。
……伍县令摆开了阵势,旁边盘坐一众法师为念力加持,如此才能将祈求传递到更远。
这场祈祷持续了将近半天时间,可是周围平静如常,什么都没有。
难道是那土地神没有收到他们的祈求?还是说因为他们没有亲自到神位前叩拜,所以人家不搭理?
不管了,就只剩下这一根救命稻草,无论如何也要抓住了。
相信只要心诚,土地婆总会听到他们的呼唤滴。
于是乎,当枔靖一路紧赶慢赶风尘仆仆气喘吁吁赶到那发出祈愿之地时,就听到下方跪拜之人口中喊着“求土地婆帮帮我们,求土地婆……”
丫的,原来这些家伙本来求的就是她啊。只不过她现在虽然旁边多出一个土地公的神位,但她并没有放权更没有正儿八经的土地公,所以她仍旧大权独握的土地神,枔土地。
早知道这些家伙本来就是找她的,她就……好吧,她这人一向都是那么的热心肠,急人之所急,所以她仍旧会快速赶来滴。
枔靖略略调整一下,要准备显灵了……是用在黑水河那种比较拉风的出场方式呢?还是用平时在村民面前更平易近人的慈爱模样呢?
她心道,土地神目前的影响力最多也就波及到辖区周边,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大的行政区域向她祈祷。
而这次却是一县之长祈求她,有些不同寻常啊。
对方是怎么知道她这个才刚刚站稳脚跟,甚至连头都没有完整冒出来的土地神的?
而且既然是一个县长亲自出面,那么所求之事定然非同小可,她的能力究竟能不能搞定?
若是太拉风的出场方式的确会让对方眼前一“亮”,但是对她的期望值肯定也会更高,若最后事情办成了还好,没办成的话,这种心理落差太大,转而对她这个土地神就会更加失望…说不定还会把这件事宣传出去,反而对她名声不好。
当然,拉风的出场所需能量也更多,与其把那几百能量花在这花里胡哨上还不如偶尔奖励一下治下的执事小仙儿。
思及此,一个慈爱温和的顶着神祗标志光环的土地神立在众人前方上空。
“本神便是你们所求的土地神,不知诸位所求本神何事,尽管道来,只要是庇护苍生匡扶天地正道之事,本神定会竭尽全力帮助你们。”
“啊,土地婆,果真是土地婆显灵了……”
人们又是激动又是惊异地望着上方的光环中的年轻女子,不是说土地婆都是那种…老太太的样子吗?怎么这么年轻啊?
好在伍县令很快低下视线,恭敬地禀告:“…半年前本县接报,说石门镇有妖邪危害乡邻,于是便派两名法师前往…”
几天过去,两名法师音讯全无,就想是凭空从那里消失了一样。
接着又有几个法师前往探查,十天后只回来了一个。
正是盘坐法师中的一个,脸色苍白,形容枯槁,就像是一个病入膏肓的老头一样。实际上他还不到四十,而且法力高深,原本体格强健,没想到去了石门镇就变成这幅模样。
据他所说,那石门镇里非常邪门儿,里面的居民都介于人鬼怪之间。白天看上去都很平常,和普通人无异。
可是到了晚上就变成木偶一样,朝一个方向汇聚。他们原本打算混入那些人居民中,看看他们到底前往什么地方,他和另外一个法师守在镇中,没想到前去的法师没有回来,而他们遭到了非常恐怖的血煞恶鬼的攻击,另一个同伴受了重伤,他好不容易背了出来仍旧死掉,他自己也只剩下一口气吊着……
后来,在各路侠义之士帮助下总算探到那石门镇的一些底细:那里好像有一个结界,从里面钻出东西控制居民,吞噬所有外来者以及让居民在一个地下祭坛中进行某种祷告仪式。
以他们的调查来看,那个结界很可能是受到鬼域影响,那祷告仪式便是通过内部力量打开结界。
……枔靖听了后大为震撼,一是为了石门镇竟然已经被妖邪所沦陷,从刚才得知的信息来看,这个镇子附近有十来个村子,比她的槐树村人口多多了也繁荣多了,相应的人气也更旺,可这样都能被颠覆,足见妖邪力量之强。
二是为那些前仆后继的侠士法师们,如果没有他们奋不顾身去阻挡去调查,恐怕先石门镇已经成了鬼域第二,也更无从知晓里面端倪。
想来那些法师们都是赶赴这些事态紧急危险的地方,相对而言她所在槐树村几乎可以称得上太平盛世,所以鲜少有法师去那里。
枔靖听完了事件原委,故作镇静地道:“你们许愿本神已悉知,本神这就前去石门镇,定当竭尽全力给所有遇难之人一个交代。”
一个法师神情激动地站起来,望着枔靖说道:“求土地婆带小民一起前去,小民定要亲自斩杀那邪魔,为我师兄报仇…”
枔靖很理解对方想为亲人报仇的心情,但是心中仍旧禁不住腹诽:带你去给我当累赘?
刚才她表现的很平易近人,但是也不能忘了神该有的高深神秘,否则大家都把你看的明明白白,也就少了那份敬畏。
所以她身形一动凭空消失,众人面面相觑,这,这年轻的土地婆就这么去石门镇了?
那他们现在该做什么?要不要去给土地婆助助威?
可是在座的都虚弱疲惫至极,还带着伤残,去了怕不是助威是拖后腿吧。
算了,还是继续在这里给土地婆“加油”吧,对了,再多供奉点供品,让土地婆多吃点更有力气。枔靖从伍县令这里领了“任务”,带着小辛便直扑石门镇。
路上,她想着刚才她悄悄用因果灵镜检索伍县令的信息,此人果真是有些造化的,功德不一般。
想来也是,若是毅力稍微差一点的,早就携裹财物妻儿逃走了,还能坚挺着就说明对方是真的心系天下苍生。
而这个武安县也早就沦陷,变成第二个鬼域了。
不过枔靖此刻想的是她检索到的另一条信息,那就是这些人与槐树村距离那么远,怎么会知道她?为什么又会端端求她?
现在知道了,这竟然是燕赤山的杰作。
前天晚上燕赤山与枔靖交流后便施展法术来到武安县,其实他前几天就来过这里一次,得知石门镇里的东西并非寻常人能搞定,于是就想到了枔靖。
这个土地神并非寻常人们认知的神仙的迂腐,而且手段凌厉…原本就想找她摆平鬼域的事,眼前正好可以试一试对方的手段。
燕赤山当即向他们推荐这个土地神,说自己和对方就联手干掉了一个千年树精,还恢复了一处结界……别人要不是看他是五亭山的弟子早就将其赶出去了。
燕赤山见大家不信,其实这也在情理之中。
在这个小世界上修行的人早就知道神道萎靡,已经好几十年没有看到过神迹了,想来那些大神小神不知道是陨落了还是早就撂挑子了吧。
所以哪肯信燕赤山的话:一个小小土地神就能干过千年树精?真当人家修炼千年都是吃白饭的?
燕赤山想直接将消息告诉枔靖,想了想,让帮人的直接找上门求着帮别人,若是自己肯定也不爽。看来还是要让那些人信服才行,正好他缺制符的材料,原本是要找另一个朋友,索性来枔靖这里碰碰运气。想来以对方的实力应该已经开通神牌商城了吧…拿出界域交易中心的东西一定很有说服力。
他在槐树村守了几天,从枔靖这里拿到东西后再次回到武安县……他说服了众人后并没有继续留在这里,而是返回五亭山做准备。
……枔靖心中淡淡地想着:所以,对方先是向自己提出鬼域一事,然后又竭力撮合这次委托任务,其实也是想看看她这个小神的实力吧。
不,她当然不会这么想。她会把这看作是一次历练机会,毕竟是一个还没有彻底颠覆的鬼域,若是连这个都解决不了,还怎么去搞定已经沦陷了的鬼域呢?!
枔靖用自己的土遁之术,不过刻钟便到了石门镇附近。
原本石板的官道上都快被两边荒草侵占了,眼下又已入冬,一片枯黄灰败的颜色。
前方立着一石头拱门,上写“石门镇”三个大字,现墨迹推掉,连痕迹都变得斑驳。
原本拱门上的一些石头浮雕也在风吹日晒下脱落变得破败模糊。
小辛对枔靖说道:“让我先去看看情况。”
枔靖对对方这种觉悟很欣赏,不过这里已经让很多厉害的法师折损,必定凶险非常。
小辛最大的优势是无视防御的魂魄攻击以及超强的魂力融合能力,在他那里就没有魂源密码一说。
但是他终究还只是魂体,也没有什么防御手段,万一真被厉害的玩意儿盯上了,他也就别人盘里的开胃小菜。
枔靖抬手制止他:“等一下,先看看情况再说。”
在她的本质之眼中,眼前场景与肉眼的荒芜一样,没有阴气聚集也没有妖气弥漫。
越是看不出什么说明对方道行越高,越不能轻举妄动。
“暂时不要进这个门,我们先在附近村子看看。”
因为好久没有人行走,原本的大路被杂草侵占变成小路,小路则完全与荒野连成一片看不到路。
枔靖和小辛并不需要路,只是循着路的方向找到附近人家探查情况。
路上看到一些人去楼空的房舍,有些走的很匆忙,连外面晾晒的衣服都没来得及收,现在已经朽烂。有的倒是离开的很从容。
直到距离石门镇五六里之外,终于看到一个还有十几户居民的小村子,但是入眼却充斥着暮气沉沉的死气。
留下的都是一些老弱之人,枔靖拿出因果灵镜就去检索信息,毕竟她现在和小辛都是能量体的隐身状态,而且自己又有不需要问话就能探知别人信息的手段。
然而枔靖这一探查才发现原来这玩意儿在问事情上并不好使:比如她现在检索的这位老人,消耗了一百能量把人家从小到大几十年全部检索了出来,而真正对她这次行动有帮助的信息只有一条:一年前这里闹鬼,家人都搬走了,他是不愿意离开故土也因为年纪大走不动了才选择留下来。
枔靖收了灵镜,一百能量啊,就得到这么一句话。还不如直接询问知道的更多呢。
于是两人在避开人的地方摇身一变,显现出身形。
枔靖自称“掌柜”,小辛充当伙计。
来到一个腰背佝偻的厉害,还在扎草绳的老人面前。
枔靖行了一礼,“老人家有礼了,我是济世堂的枔掌柜,打算来收点药材……”
老人家抬起满脸皱纹的脸,浑浊的眼睛吃力地望向枔靖,好在枔靖语气轻柔但用了些许神力,所以老人虽然耳背也听清了她的话。
她张了张缺了牙的嘴,嗫嚅着发出模糊的嘶哑的声音:“枔掌柜啊?你,你这么年轻姑娘家就是掌柜了?”也没等枔靖回应便自顾地说:“这里人都走光了,没有人去采药了,没有药材了…”
枔靖一副意外的样子:“咦,我一年前才来过这里,怎么突然就走光了呢?”
这些都是她刚才根据灵镜检索到的信息,知道以前经常有人来这里收药材,也知道一年前才发生的变故。
枔靖的话像是触及到老人极其不好的记忆,神情一下子变得恐惧起来,就在这时,破败屋门内传来咳嗽声音以及粗嘎的询问声:“老婆子,外面是谁来了啊?”
老人回过神,忙偏头朝屋里回道:“哦,是…是来买药材的枔掌柜…”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巨肉np车站 应飘风好像看

下一篇: 又舒服又浪的岳 从他眼神里,

本文标签: 虎狼 县令 之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