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宝贝乖一点 其实修炼到他

宝贝乖一点 其实修炼到他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3:02:40

其实修炼到他们这个程度,很多事情都应该比常人看的更加通透才对,怎么在这个问题上较真儿呢?
就像他们一样,在普通人面前那自然是驱除妖邪,救助百姓,匡扶人间正道。
但是他们都知道,其实这对于他们就是跟裁缝泥瓦匠一样,这就是他们的工作,他们需要从中获得经验提升自己的实力,获得能量提升修为。
那些明知道不敌还要硬着头皮上最后把自己命也搭进去都是极少数,不是说那种真正舍生忘我的法师没有,而是大部分都是被人架到那个位置下不来台,要么死,要么声名扫地。对于法师而言,声名狼藉基本上等于职业生涯毁了。
总之,他们觉得土地婆说的话并没啥毛病。
土地婆也只是让他知道在要求别人怎样时先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而已,毕竟眼前的神祗并不是画像上的永远都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而是活生生的,是有自己的情绪的神。
既如此,那凭什么要求对方完全按照自己的要求去当神明?!
再则,石门镇里的人只是表面上看起来和常人无异,但被鬼王的阴气侵蚀那么久,只要静下心来仔细想一想:普通人稍微沾染了阴气不死都会大病一场甚至性情大变,他们被阴气侵蚀了那么久还能彼此相安,怎么可能会没事呢?
所以,老法师一来就给他们扣上一个“如果不去镇中救人的话就是贪生怕死自私自利”,这就有点过了。
如果是以前的话,或许为了这一句话的意气之争,他们还真的会被激发内心的侠义和好胜之心跟对方一起去。
可现在嘛,还是听土地婆的吧。
…………
枔靖退后十里,落在一个山巅上,紧张地观察石门镇的方向。
虽说那些法师都是“正”道,但很明显,有几个的思想却和她不是一路的。
她并不想自己第一次出马就被人把身上威力剥蚀的干干净净,还要被人以苍生大义的名义给牵着鼻子走。
凭什么要让别人来给自己定义神明!
枔靖这次所作所为可能会让土地神在人们心中慈祥的无欲无求的没有任何脾气的形象大打折扣,而这正是她想要的,她并不觉得人们一提到土地婆就是慈眉善目总是乐呵呵地满足人们任何诉求的形象就是好的。
经过这个小插曲后,人们该离开的离开,仍旧有两三个进了石门镇。
小辛偷偷看了掌柜一眼,神情平静,与当年在破败神室中战战兢兢拒绝外面兴风作乱的精怪阴魂大有进步。
呸,怎么能用进步来形容掌柜呢?应该说“进境”。
鬼王现世的前奏终于结束,只见在石门镇的方向上空出现一个巨大的旋窝,将下方所有一切都搅成了混沌。
其中充斥着驳杂的能量流,像枔靖这般没有实体,在里面变得非常危险。
小辛感觉自己也好久没看到这般震撼的大场面了,不由得传音都有些发颤:“…其实这倒不是鬼王能搅翻天地,而是两种力量和规则的冲撞,天地法则中就有当其他东西入侵就会生出剿灭肃杀的指令。就像有时天空落下的电闪雷鸣可能就在清除某种污秽,有时发生的天崩地裂就是在摧毁湮灭某些东西……”
“就像你刚才说过的,其实通过周围村子那些失踪的村民就知道,石门镇里的人早已经成了这次鬼王阴谋的一部分。他们本身成了让鬼王渗透到这个世界的工具,同时还成为诱饵,不断诱骗更多人进入里面,成为供养鬼王的养分。总之他们早就变成了一副行尸走肉,不过即便如此他们还维持在某个平衡点,并没有引发天劫降临。不过此时,鬼王因为你破坏了他在人间的布局和代理者,准备强行突破来到人间,便最后打破了这份平衡,引发天劫。”
枔靖嗯了一声,她大概知道一点,但并没有小辛理解的这么透彻。对方的话很好地宽慰了她,对刚才事情彻底释然。
两个时辰后,天劫后的石门镇彻底被一片混沌物笼罩,爆出一串嗤啦啦的电流。
这个时候是天劫残余能量在攻击里面的阴邪,这个时候进去对于能量体仍旧非常危险。
直到第二天眼前的混沌才平静下来,被阴邪之气充斥。
枔靖毫不犹豫飞身冲了进去,终于轮到她上场了。
按照小辛的话说,在普通人眼中可能现在里面最危险,但他知道,此时才是鬼王最虚弱的时候。
就算这片地区已经被他经营很久,但他毕竟才刚刚降临人间,还刚刚与这个世界的法则硬刚了一仗,勉强将这片区域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
枔靖一进入后,里面顿时从四面八方传来各种各样的鬼哭狼嚎的声音,还有如同一个个大头后面拖着长长尾巴的烟雾,在她身边一串一串地飞舞着。
这里面有一部分是那些村民魂魄所化,瞧,已经变成这般模样,想来被炼化的时间不短。
还有一部分则是从其他地方收罗而来,或者是直接从轮回路上拦截下来的阴魂。
都成了鬼王的一部分。
简单来说,这片区域就是鬼王身体的一部分,这些飞舞的恶灵都是他身体里的细胞,攻击所有进入他身体有独立意识和元灵的东西。
枔靖想直接找鬼王摊牌,趁对方虚弱之时先干上一仗再说,没想到她在里面转悠一圈没找到鬼王本体元灵所在,反倒被这些恶灵骚扰。
索性也懒得去找了,人家不见自己摆明就是拖延时间恢复法力。那么她也就不客气了,招出葫芦聚灵瓶:小葫芦,收——
小葫芦身体鼓的包越来越小,频率也越来越低,想来是快要把无相元灵炼化的差不多了。
不知道是不是枔靖的错觉,她发现小葫芦现在好像比以前更灵动了,桥它在空中飞舞着,几乎不用她意念指引,葫芦的小嘴对着那些嚣张恶灵就是一吸,哧溜一声便入了肚肚,周围的恶灵在以眼见速度减少。枔靖的原则是,管的这里有多少恶灵,至少在一定时间内这个数量是有上限的。
她手握聚灵瓶,来一个收一个就少一个,只要正主一刻不出来,她就不停地收,收完为止!
如果是人类法师,就算能在鬼域中抵抗住那些怨灵的侵袭,但是对付这些恶灵的手段也非常有限。
有的人或许有可以收摄鬼物的法器,里面的容量十分有限,最多装几个十来个恶灵就是极限。
而对于那些蜂拥而来的的其他恶灵,唯一办法就是用法器和法术将其打散。
可这里就是他的势力范围啊,只要这些单个能量体没有彻底消失,能量回归界域中就会重新滋生出新的恶灵。
以此往复,基本上不用他亲自动手,这些东西就足以把法师耗死。
但是这个自称来自槐树村的土地神却不一样,她手中竟然有一件专门收取阴物的法器,里面的容量对于阴物而言几乎无限。
鬼王这就很郁闷了呀。
所以那些扑上去的恶灵,非但无法给对方制造干扰和压力,反而给对方送去能量。
不到一个时辰,枔靖身边的恶灵变得稀薄,就算是他们本身没有独立意识和灵智可言,但是看到身边的同类不断减少,仍旧生出本能的恐惧。
至少没有像开始那样毫不犹豫地疯狂往枔靖身边扑。
他们不过来,枔靖就主动过去,她感觉自己找到类似玩吸尘器的快乐。
小黑子跟在枔靖身边也没闲着,充分展示了他的吞噬能力。
甩着长长的带着尖刺的尾巴往旁边一甩,或者伸出手臂一捞,便勾回一个恶灵,伸手抓着就往巨口里送,随意在嘴里咀嚼两下便下了肚。
不过他吞噬能力很强,防御很弱,几乎跟这些恶灵一个级别。
只要被恶灵揪着空子咬一口,那也是立马缺胳膊少腿的。
所以恶灵并不怕他,在恶灵眼中小辛是一份脾气有些火爆的美味,他们不怕脾气火爆,只要能啃上一口就行,所以都毫不犹豫地进攻他。
小辛只能缩在枔靖身边,正好帮枔靖吸引恶灵过来,他则抽空捡一下漏,也是收获丰厚。
一个时辰过去,两个时辰又要过去了…枔靖觉得至少已经扫荡小半个石门镇,她都收了鬼王那么多子民了,对方却还没有现身的打算,这家伙还真是沉得住气啊。也可见对方这次进入凡人界的确元气大损,更坚定了枔靖想跟对方干一架的想法!
混沌中再次掀起阵阵怪风,也幸好枔靖和小辛不需要呼吸更不需要脚踏实地,只要与地气想接就能让他们立足。
只是怪风挂起来对能量体伤害很大,枔靖扯掉神力防御罩,只撑着神盾术,将小辛塞进竹筒里挂在腰间。
虚数空间倒是有一块养魂木可以暂时寄存阴物,但是枔靖的空间等级太低要存下一个强大灵体还有些吃力,而且放虚数空间也不方便对方帮着她观察周围情况,偶尔的辅助等。
小辛传音:“掌柜,鬼王恐怕已经来了……”
“来了?在哪里?”
几乎是刹那,灵符,元能箭便已经扣在手中了,意识中也将捆仙绳,聚灵瓶准备好了。
她紧张地左右看看,除了混乱飞舞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各种碎块,什么都没有,甚至连那些恶灵一时间也不知道藏哪里去了。
小辛:“…他恐怕要使用尸山血海的攻击之术…”
这次不需要小辛解释什么叫尸山血海,枔靖就真切领悟到了——那些混乱的各种碎块逐渐在她前方凝聚一个足有二三十米高的人形庞然大物。
那人形怪物缓慢地站起来,周围更多的碎块附着到他身上,体型变得越来越庞大。
只见他突然仰起头,在嘴巴地方张开一个巨大的黑洞。
枔靖还以为对方会嚎一嗓子进行音波攻击呢,不料对方猛地弯下腰,从他口中喷出一股腥臭无比的黑血。
枔靖大惊,还有这样的操作?刚才明明看见只是一些残肢碎块组合而成的,哪里来的血液?还吐出这么多?
她连忙避让到一边,身上仍旧不小心沾到一点,盾牌立马被腐蚀掉一个。
啧啧,这血液攻击力好强,要知道她现在盾牌的防御力是以前的十倍,可以吸收差不多三万的能量攻击。
也就是说那一小团血对她造成了至少三万的攻击?!
枔靖连忙逃开,鬼王不愧为鬼王啊,吐的口水都比僵尸强。
她此刻全然没有要跟对方掰腕子的想法,这么厉害,还掰什么掰,先撤。
嗯,她见对方虽然身躯庞大,攻击力强,但是好像行动并不敏捷。或许她可以再在鬼域里找找那些漏网的恶灵之类。
枔靖一开始蹦跶着叫嚣着要跟鬼王干一架,当人家真正以碎块拟身出现时,还没正式过上一招,这家伙便一溜烟地跑了。
很显然,鬼王也明白这个土地神也就那两把刷子,刚才被对方压着打是没找对方向。
现在知道对方对这尸山血海忌惮,那就多整几个出来。
于是乎,枔靖所逃的方向纷纷冒出一个个尸块累积起来的怪物。
除了吐“口水”外,这些凝聚的庞然大物身上的碎块好像也有了质的变化,他朝枔靖随手一挥,若是没被打中还好,一旦被其沾到一点,就好像强力胶一样被粘住。枔靖就像一只渺小的苍蝇一样。关键是对方腐尸身体不仅粘性极强,还具有极厉害的腐蚀性。
枔靖现在显得非常狼狈,东腾西挪,毫无反手之力。
“小辛,快想想这玩意儿有什么弱点,不然的话我就要撤了。真的快扛不住了。”
小辛也很着急,“有倒是有,但是……这这个体积实在太大了,你恐怕抱不住……”
他说的结结巴巴,说完又小心翼翼看着对方。
要不是之前他看对方为了耗掉女僵碎块上的防御元力,毫不犹豫紧紧抱着那块恶心的碎肉,他也不会想到这里。
枔靖脑袋转的飞快,“体积太大,抱不住?”
难道对方的意思是……难道这家伙的意思是想对付女僵头领那样,用神力消耗其身体里的自我修复防御的元力,然后再用火符烧?
呃,这个攻击方法的确有些奇特啊。
关键是,这些碎块组合成的庞然大物,当一靠近就能清晰看到他们身上不仅有人的还有动物的各个身体部件,有些地方甚至还挂着一串串的内脏,随着走动一甩一甩的,发黑腐烂,即便她关闭了呼吸,仍旧脑补出恶臭的画面。
嫌恶心还是不战而逃?刚才是谁巴巴地等着对方出来大战三百回合的?人家已经分身凝聚腐尸怪物迎战,她没道理看见人家长得不好看就嫌弃人家,连打一架都不肯啊?
枔靖此刻脑海中天人交战,最后一咬牙,丫的,今天她就豁出去了!
她身形一动,朝石门镇边缘方向飞遁而去。先从边上的落单的怪物着手。
枔靖身体猛地拔高,变得比怪物还高出一截,然后撑着神力光环从背后猛地扑上那堆腐尸来一个亲密拥抱。
顿时间整片空间都充斥着明明灭灭的电光。
而枔靖账户上的能量在飞快减少,刚才收摄那么多恶灵,她转移到灵池中,已经又有一百多万了,可此时,跟怪物一个拥抱就用去几十万!
枔靖心中有些没底,不过已经迈出这一步,至少要把这个怪物解决掉!
这边怪物被枔靖从背后一个熊抱,逐渐失去元力支撑,身上的碎块就像是失去粘合里的沙石堆一样,土崩瓦解,纷纷掉落到地上。
怪物张嘴喷出几大口黑血,往前喷,往侧面喷,都没能上伤到枔靖。
待怀抱中的碎块彻底失去活力,枔靖唰地抽出两张火符,呼地一声将其引燃。
火焰燃烧的很旺,血色浓烟滚滚,打着旋儿地往另一个方向飘去。
枔靖早已有这方面经验,连忙拿出聚灵瓶将这些血雾收了起来。
嘭,嘭——
随着远处一个怪物朝枔靖奔来,每一步都引起地面震颤。
枔靖想避开怪物攻击,又不想放过血雾里的能量,就在这时,聚灵瓶瓶身轻颤了一下,飞到半空自动吸收起来。
枔枔靖感觉意念中多了一些信息,就好像与聚灵瓶之间有一种很奇妙的感应一样。
她不再迟疑,连忙跑到另一边,发射元能箭将那怪物吸引走。
转了几个圈,等这边聚灵瓶吸收完毕,枔靖意念一动便回到她手中,连忙将里面炼化的能量收入神牌的灵池中。
枔靖瞟了一眼,嘴巴长成O型——近两百万了?!
难怪人们常说“愈战愈勇”,说的就是她吧。
没错,此刻的枔靖信心大增,拼能量是吧,来啊,我不怕!
枔靖发现她现在对这些腐烂的碎块一点也不抗拒,也不觉得恶心了…只要把这些看作是能量的不同表现形式就行了。
…………
找到方法的枔靖在一片尸山血海中奋力厮杀,从早到晚,又从晚到早,反正这里面一片混沌暗无天日。
但是落在外面人眼中,这片新兴的鬼域里却不时掀起一片墨云滚动,其中又夹杂血色浓雾,以及震彻天地的轰隆声。
外围已经来了数十个法师,紧张地戒备着,在周围结成一圈防御阵法。
好在这片充斥血雾的混沌里声势浩大,却并没有向周围扩张的势头。若一旦扩张,以他们布置的这点阵法根本挡不住。
三天后,里面的动静慢慢变小,然后彻底平静下来。
那些盘旋在空中的混沌物没了对冲能量,也逐渐落下,回归平常。
烟雾散去,空间恢复一片清明。
太阳光照射到地面,除了空气中还隐约飘着腐臭以及地面成片成片的焦土外,这里已经没有任何阴邪气息的残留了。
人们看着眼前的一切,恍如一场梦一样。
原本在这片土地上的建筑物和所有生灵已经荡然无存,包括人类在这里创造的文明的痕迹,只剩下一片废墟。
人们心中感叹又无比庆幸,还好这个鬼域没有形成气候就被扼杀在摇篮;还好没有波及到周围更多地去;还好……
但是曾经生活在这片区域的生灵却…所以他们已经准备在这里做一场盛大的法事,为这里的生灵超度。
虽然这并没什么用,但却对生者是一种极大的安慰。
二十多个法师在一个领头的端着罗盘的法师带领下,几经确认,来到一处大面积烧焦的土坡前。
领头中年法师说道:“这里应该就是我们当初下封印的地方…你们几个在八卦方位站好。虽然现在已经感应不到下方有阴邪之气涌动,但稳妥起见,我们还是先检查这结界在不在…”
众人依言站好,然后双手开始结印,手法一致并务必娴熟,最后双手合十同时剑指向中心土坡中心位置。
如果以枔靖的本质之眼来看的话,这些法师结阵所指的地方就像在发射一层层能量,如同雷达一般,这层能量传向地心深处,并获得某种反馈。
好一会,一个法师忍不住道:“奇怪,结界不见了,但是…也没有发现有缺口存在?”
另一个说道:“也就是说,虽然我们布下的结界没有了,但是这个缺口已经自动弥合了?”
领头皱眉思索,然后点点头:“应该是这样的了。唉,没想到这里竟遭受如此劫难…”
“只可惜这里的人,他们太可怜了…”
领头的也跟着叹息:“的确是可怜,不过从当初鬼王即将从这里现世,他们就已经死了。”
“已经死了?”几人面面相觑,“可是……”
“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但事实的确如此,从一开始他们就是鬼王的一部分。普通的生灵其实很弱的。他们可以被神灵争取成为信徒,也可以被其他强大者征用为自己的子民。如果待这鬼域一旦形成,这里面的人就是不人不鬼的鬼民。而鬼域像周围蔓延也并非是鬼王随便将自己的力量覆盖,而是靠这些鬼民不断向周边渗透,将更多人变成鬼王的子民……”
几人还是没怎么明白,但明白一个意思,不管他们付出多少努力都不可能挽回这些人的性命。
现在能这样便是最好的结果。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车里从后面猛地挺身沉腰 炸雷震耳,闪

下一篇: 不可以那个啦 毫无疑问。卡

本文标签: 宝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