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细写开小车车的甜文 阿婆不等水二

细写开小车车的甜文 阿婆不等水二

作者: 来源: 2021-10-25

阿婆不等水二娃说完,自顾地道:“他们已经够苦了,唉,什么保佑什么保护神,真是作孽哟。”
“阿婆?——”
“唉,我也不知道这样下去还能撑多久,也只能过一天算一天了。以后你当了这里的守夜人切记绝对不能让村里其他人进去,更不能让他们随便向他们去祷告,明白了吗?”
“哦。阿婆,以前我听村里的一位阿公说,说……我们死后都会去那里,然后一起保佑这个村子,是真的吗?我们村里所有死了的人都在那里吗?”
阿婆猛地偏头看了他一眼,水二娃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嘴唇嗫嚅着“阿婆,是不是我说错什么了?”
阿婆顿了下,终于长叹出一口气。
人们在快要死的时候身上元气最弱,有些便可以看到那些阴物了,如果恰好其还有一点意识或者还能说话,或许就会把那个时候看到的说出来。
其实这种说法在村里传了很久,只不过活着的人没有阴阳眼看不到,看到的早已死了,被困在这里也说不出去了。
“你没说错,村里所有人死了后都会到这里,包括我,还有……你……”
水二娃身体再次禁不住颤抖起来,虽说平时听人们说先祖都在祠堂里保佑村子,听上去还觉得挺不错的。
可是听到以后自己也会在那个阴森的祠堂里,无法转世,顿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回过神,发现阿婆已经踯躅走出一些距离,连忙跟了上去,只听对方低语着什么。
祠堂外的一棵老皂角树下,人们用两块石头随便搭建了一个土地神神位,上面用一颗小石子压着一溜二指宽的红布条。
这就是村里前不久才敬奉的土地婆,人们随意地将香烛插在泥土里,地上有几堆小小的灰烬。
主要是因为人们有太多诉求,明明村子有祠堂却不允许祷告,而且他们也不知道通过守夜人有没有将自己愿望传给祖宗们。所以他们听说某某土地婆很灵验,关键是没有任何“副作用”立马就供奉了起来。
当然,在他们心中还是有点忌惮,万一在这里供奉了土地婆惹得祖宗们不高兴了怎么办?所以只是偷偷地小心翼翼地前来敬奉一炷香烧两张纸钱,然后把自己的愿望一股脑地倾述给这个土地婆。
水二娃见阿婆将自己的那碗红薯稀饭恭敬地端到土地婆神位前,也没有烧纸钱更没有点香烛,直接就跪下开始祷告起来。
没错,是祷告。
“求土地婆保佑我们村子免受灾祸,保佑我们村子,我们从来没有干什么恶事,求土地婆保佑我们吧……”
水二娃愕然,之前在祠堂里供奉了六七盘供品,还有好多香烛纸钱,但是阿婆却只是供奉并不让人祷告。
可是在这个土地婆面前却只…只端了这么一碗稀饭,就就……
不管怎样,阿婆这么做肯定有她的道理,于是也跪下来跟着一起求保佑。
…………小辛看着前面静静地当了小半天旁观者的掌柜,“掌柜,我们现在怎么做?”
枔靖说道:“刚才我已经用灵镜检索了一遍,这些人的确如那阿婆所说,都是普通人,虽然功德平平,但的确没有做大奸大恶之事。我决定强力介入!”
这里信仰她的民众达到百分之六十,所以整个地区已经划入她的管辖范围。可因为这个祠堂的存在就像是个定时炸弹,很可能颠覆她的信仰于是爆发出警戒的红光。
小辛一听对方这话就知道这次要用武力摆平了,应道:“这个祠堂里供奉的名面上是村子的守护神,却成了一个聚阴之地,不断吞噬着这个村子的生机元力。所以村子的风水越来越差,不管人们如何努力生活却越来越糟糕,再加上人们死后不能进入轮回往生,这里的阴魂越来越多最后终究会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鬼村……”
枔靖轻轻重复了一句:“呵,鬼村?”
“掌柜的意思是?……”
“其实你应该也看出来了吧,这一切背后并没有那么简单。好了,既然这个村已经正式向我委托庇佑他们,那就开始行动吧。”
小辛听到小土地的话,下意识看了下那碗红薯粥,然后跟着对方飞向祠堂方向。
…………
枔靖撤销藏敛,整个人顶着一圈神力光环,光芒夺目地站在祠堂中。
众鬼倏然一惊,虽然他们在这些普通村民前可以戏耍一番,但是面对真正强大的阴魂在灵魂深处生出畏惧之感。
此时都老老实实地缩在角落里,不安又好奇地看着这个突然降临的家伙。
有几个老鬼看着看着,突然发出一声轻咦,旁边的鬼魂正要询问,却听那个光芒万丈的家伙突然开口了:“我知道你们都是这个村的村民,因为被这牌位的束缚而无法进入往生。我是槐树村的土地神,我是来帮你们村子也是来帮你们的,所以你们不用感到害怕……”
“呜呜——”
这不是哭声,而是鬼魂发出的嘈杂的议论声。
哦,原来是土地神啊。
之前就听说村子请了土地神前来坐镇,可是接连过去好几天都没啥动静,还以为这个土地神打牌的很,看不上他们贫穷送不上供奉的小村子呢。没想到土地婆,哦不,是土地神就站在他们面前了。
众鬼心中都难掩激动,他们对其他神鬼可能更多的是畏大于敬,但是对于土地神却本能觉得亲切。嗯,当然是他们现在也并不了解眼前这个看似亲切又长相温柔的土地神。所以此刻都没有害怕,纷纷开始讲诉自己的不幸,求土地神帮他们解脱。
于是落在枔靖耳朵里,足有数千个鬼魂的哭诉就变成一道呜呜的鬼叫。
她抬手虚按一下,用上一点神力再以温和的语气说出来:“好了,大家都安静下来,既然本神承诺接手这个村子,你们的问题本神都会帮你们解决,现在,你们都在这里安静地站好,接下来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要吵闹更不能随意离开这个地方,明白了吗?”众阴魂面面相觑,心中更是嘀咕:不得随意离开?
关键是他们根本就无法离开啊,几十年上百年了都只能在这个祠堂范围内活动,再远的话就会受到如同凌迟般的痛苦。
不管怎样,他们规规矩矩站好就是,对方是土地神,且看她怎么帮他们吧。
放眼看去,整个祠堂里都雾蒙蒙一片。
枔靖想了想再次嘱咐道:“记好了,切记不能离开这里,否则后果自负!”
有些鬼魂老老实实应下,保证一切听从土地神安排,绝不会乱跑。
有些则显得不怎么耐烦了,他们尊重你土地神是因为你更强大你能帮他们,现在什么都没做呢就各种bb命令他们了,真把自己当什么呢。
枔靖扫了一眼众鬼,没有再啰嗦,视线回到供桌前方的那块斑驳的木头牌位上。
上面的漆色已经斑驳脱落,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有些地方露出黑红的痕迹,很明显就是渗透干涸的血迹颜色。
不出枔靖所料,这个牌位的制作和上一个轲家的守护神牌位差不多,都是以自身精血混和了对方血肉再制成油漆,一层层地刷在牌位上。
也不知道里面那个灵魂还在不在,枔靖并没有钻进去查看的打算,而是直接一掌劈开。
呜呜——
顿时整个祠堂里刮起阴风,那些鬼魂不仅感受到强烈震动,还有说不出的…就像是拴在就身上的绳子松开了一样——自由。
一旦重获自由,刚才满口应下规规矩矩站着的话早已经丢到一边,他们现在本就是鬼体,牌位虽然束缚了他们的自由,但也从一定程度上约束了鬼性中的某些随心所欲的一些品质。
现在没有这层约束,于是都纷纷兴奋地鬼叫着,飞舞着,就要好好冲出去享用一番。
这么多鬼魂一下子跑出去,整个村子都会遭殃,那样的话枔靖非但不能帮这里的人,还会成为罪人。
她当然不会让这样的情况在自己眼皮子下发生,所以她在查看牌位时小辛一直守在祠堂上方,看见有飞出来的阴魂,也不含糊冲过去伸手一抓便丢进嘴里。
还有些以为这个黑乎乎的家伙抓其中一个鬼魂,只要他从另一个地方跑的够快就追不上他……只等离开这里,这天大地大还不是任由他们逍遥呢?
有鬼魂见此大喊:“大家快冲啊,只有他一个在这里守着,我们从四面八方往外面冲,谁出去了就能享受永世的逍遥了……”
在祠堂里几十年,他们看见那些凡人那般诚惶诚恐谨小慎微的样子就觉得非常满足,关键是他们可以随意捉弄凡人,凡人却看不见他们也拿他们无可奈何,这可是他们曾经作为活人无法体会到的优越感呢。
对了,特别是生前有些看不起他们或者欺负过他们的人家,等出去了一定要好好整他们。以前那个死老婆子不让普通人进祠堂,让他们都没机会报复那些人。现在终于没有那东西制约他们了,一定要好好扬眉吐气,哈哈——
然而他们低微的实力无法承载这疯狂膨胀的野心,他们在凡人面前耀武扬威不可捉摸的神秘,可是在这个恐怖家伙面前简直不值一提。
那些最先冲出去的鬼魂尽皆被抓,进了小辛肚子。
而后,这些鬼魂终于老实下来了,当然,除了少部分想颠倒人间外,大部分更期待的是脱离这个地方。
枔靖看也没看外面的群鬼乱舞,都是一个个老鬼了,如果自己把自己应诺都当放p一样,别人自然也会将其当作一个p。灭了就灭了。
且说枔靖直接砸开神牌,上面的封印解开,两个阴魂隔着一块木屑紧紧抱在一起,差点就融为一体了。
“师姐,呜呜……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啊……”
“师妹——”
咦,师姐师妹?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
这两个鬼魂一个在牌位空间内,一个在空间外,看她们一时半会很难平静下来,于是枔靖转身来到祠堂院中,挥手画出一个圈,凭空出现一个传送往生的旋窝门。
“好了,现在你们所有人都自由了,现在都去你们该去的地方吧。”
众鬼迫不及待地往旋窝里飘去,有些激动之余还没忘向枔靖这个土地神表示感谢。
有些是假意说一句,有些则真心实意的感恩……枔靖这人最喜欢礼尚往来,所以她收到对方的感恩也回馈好处,点出几点神力,数量不多,但却能助对方黄泉路走的更稳当一点。
终于,大部分的鬼魂都离开了,还剩下少部分。
有些其实并不想去往生,他们更贪恋尘世,他们知道即便有来生也不一定能有这一世的记忆,所以留在最后看还能不能钻点啥空子。
有些则是的确还有未了的心愿,比如跟亲人告个别,还有某件事牵绊着之类。
枔靖一一给与处理,想告别的就去告别,有未了之事也尽快去做。
至于想钻空子的么,若是功德为正的还好说,一脚踢进往生通道里。
而那些生前做了坏事功德为负还在这里矫情,那就不好意思了,葫芦聚灵瓶伺候。
短短半个时辰,枔靖和小辛便快刀斩乱麻地把这些解决了。
然后看向那两个还在互诉衷肠的师姐师妹。
…………
“阿婆,我,我怕——”水二娃终于哆哆嗦嗦说出来,下意识往阿婆身后缩。
阿婆心里也直打鼓,在她印象中有几次村里几天没有拿来供品,里面就发生了暴乱,差点没把祠堂给拆了。
她也是在其中一次受了震,损耗元气。
可是这次他们才刚刚给了供品啊,怎么又……唉。
她到了祠堂院门外,对水二娃道:“你就在这里等着,别进来。如果我一个时辰还没出来的话,就在明天正午时分让村里人找几个人进来收尸……”
“阿婆——”
“好了,就这样,千万别进来明白了吗?”
他的手紧紧抓着对方手臂:“阿婆,你别去。”
阿婆看着他的样子终于缓了缓口气,“好了水二娃,你是个好孩子,以后一定要记得阿婆说的话,切记不能祷告……阿婆迟早也是会走这条路的…”
两人正揪扯着,里面的动静渐渐平静了下来。“阿婆你听,里面没动静了。”水二娃声音打着颤。
阿婆凝神听了一下,的确没有阴风呼号了。
其实她也没有阴阳眼,但是在这里几十年凭着敏锐的直觉感知到那些鬼魂的存在,甚至能通过周围细微动静察觉他们的喜怒哀乐。
阿婆心中很是疑惑,根据以往的情况,一旦发生暴乱,若非不给一些好处是不会平静的。
里面有几个很难缠的鬼魂,生前是村里的二流子地痞什么的,死后经常挑事。不过好在大多数都比较安分,也很体谅她这个守夜人。
阿婆迟疑了一下,想了想决定还是看看心里才踏实。
她一直记得上一任阿婆也就是她养母还在的时候,曾经有过很厉害的法师到村子里来,当时养母便想求对方把这里的事情解决,对方已经被说动了,然而刚走到村口远远地看了一眼这祠堂便立马离开。
那时她跟在养母身后,一直记得那法师离去的样子,惊恐,还有避之不及,不管人们怎么劝说央求都不再靠近一步,最后被缠的没办法,只说道:“这是你们整个村子的因果,受了它的荫庇就要供奉到时间尽头。”
而后,他悄悄对养母说:如果可以就只是供奉吧,能不求便不求,否则因果纠缠永远没有尽头,反而携裹更多的人进去。
这个村子从来没有发生被外人抢夺盗窃的事情,但就是越来越败落,收成一年比一年差,人丁不旺,气运也越来越糟糕。
后来她们照着那法师嘱托,无所求,只是好生供奉着,好像村子的气运果真没有变得更糟,当然也只是勉强维持现状而已。
吱嘎——
阿婆终究还是打开了门,她下意识抬手遮了一下面门,不过预期的扑面阴风并没有袭来。
整个院子空空荡荡,十分平静,只有偶尔夜风拂动树叶草尖儿。
没有阴冷的气息缠绕盘旋,更没有呜呜的刺耳叫声……什么都没有。
“阿婆——”
阿婆回头看了水二娃一眼,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先进去看看…”
水二娃已经一边扶着阿婆的手臂一边迈过门槛,“不,我跟你一起去。”
两人穿过中间的天井,径直来到供奉了守护神的牌位门前,还是没有阴气袭扰。
水二娃嘴唇嗫嚅着想说点什么,可是想到之前阿婆的嘱托,只要进了祠堂就不能随便开口说话。于是只能强忍着心里疑惑。
阿婆突然紧走两步,吃力地弯下腰将几块碎木头拿在手里,身体再也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这,这……究竟怎么回事?天哪,难道…”
水二娃也紧张地道:“阿婆,这是我们村守护神的牌位?怎么…突然碎了?”
“完了完了,我们村子这下要完了啊……”
“阿婆,这究竟怎么回事?”
阿婆现在是又急又恐,也顾不得那些禁忌啥的,怪不得刚才这里面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原来是有人把牌位给毁了。
可可如果这些事情仅仅把牌位毁了就行的话,怎么会积累到今天的地步啊!
完了,那上面的东西要是进入村子……虽说那上面的东西原本都是村子里的人变的,可,可他们终究不是人了啊。
世间的一切道德律法已经不能约束他们了,若是全凭自己心意行事…闹起来又岂是普通凡人能承受的?
阿婆这些年也懂得其中一些道理,连忙就要去通知村里人好生准备,去逃命或者……但是心里却如死灰:逃?人怎么能跑的过鬼呢?
不管怎样,尽人事听天命,好歹尽了一份心力吧。
便一边催促水二娃赶快去通知村里的人,赶紧拿出一切可以驱邪的东西……
水二娃连连应着跑了出去,刚跑两步又停下来想搀扶对方,被阿婆一顿催促才一股风奔出祠堂。
阿婆把所有碎块捡起来放在供桌上,又哆哆嗦嗦地从旁边一间厢房里拿出香烛点燃,开始虔诚地供奉起来。
总归就是说她的疏忽没有照看好牌位,有什么就报应到她头上之类的。
…………
枔靖听完这两个虚弱阴魂的讲诉,好一会才长长叹出一口气。
果真,每一件案子背后都有一个或感人或悲壮的故事。
她淡淡看了眼旁边诚惶诚恐的一老一少,转过头继续对两阴魂说道:“……你们在这世间还有什么没了的心愿吗?”
师姐看向烧香叩拜的阿婆,道:“没有了,所有一切都被时间冲淡了,我现在只想和师妹一起进入轮回,如果有来世的话……我还想当她的师姐,弥补这一世对她的亏欠”
“不,师姐,你从来就没亏欠我什么,那一切都是我自愿的。而且这些年若不是你陪着我,每次拼了命地夺一些供品给我,恐怕熬不到现在。”
“师妹……”
枔靖看这两人的样子又要开始煽情了,连连摆手,道:“好了好了,你们与这个世界所有一切因果已了,我便送你们最后一程吧。”
素手一挥,一个轮回通道出现。
两姐妹手牵着手,齐齐朝枔靖鞠了一躬,然后相互搀扶着进入轮回中。
呼,总算是把这两个姐妹情深的家伙送走了。
之前看过白首不相离的恩爱夫妻,现在又成全了一对肝胆相照相扶相携的异姓姐妹,可见这人世间的情感不一而定,就看你有没有真心以及有没有遇到也同样真心的缘分。
没错,这个村子这般局面的始作俑者是她们,不过在一开始她们的确是抱着救人的目的,并且也确确实实救了不少人,如果不是她们付出,恐怕这个村子早已经不存在了。
当年这一片发生了大规模瘟疫,师姐是这个村子的人,原本在城里跟一位绣娘学艺,与另一个本是孤儿的女学徒结识,两人很是投缘结为异姓姐妹。两人经常回村子,师姐的父母也把她当家人一般看待。
所以在村子爆发瘟疫,其父母家人都受到连累时,两人一起回来想帮点忙。
只懂得一点绣艺在这里自然是什么都帮不上,父母乡亲都催促她们赶快离开,她们不忍离去,他们便以死相逼。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沉吟了一下,

下一篇: 宝贝乖乖让我疼 斩杀席才良之

本文标签: 阿婆 小车 细写开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