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第一章 咬一咬舔一舔|最初,鬼域占

第一章 咬一咬舔一舔|最初,鬼域占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2:51:11

最初,鬼域占据的地方只在各国家与中州之间的必经要道上,渐渐的,这些小型鬼域便逐渐蔓延连成一个巨大的圆环,彻底隔绝国家与中州的联系交流。
各国很多宗门在鬼域附近设置了基站,驻扎了很大一部分法师,防御鬼域继续向自己国家蔓延。以及……
燕赤山略微停顿了下才继续道:“…在枔土地面前我也就不说那些虚伪的官面话了,宗门法师驻守鬼域边缘防止其蔓延危及普通生灵是真。不过你也知道,鬼域里充斥着各种强大的阴邪,甚至还有魔物,这些都是法师们灭杀或者捕猎的对象,有懂得炼制方法的宗门可以直接将其转化为修炼所需的材料,就算是不能炼制,也能积累功德。当然,对于我们这些法师而言自然不能像枔土地直接就能使用功德,除非到中州进行兑换。当然,退一万步,就算是最后也不能兑换,但这笔功德也是在我们账上,今生修炼无望也可以累积给来生。”
“所以,其实一开始各个宗门虽然都打着除魔卫道的旗帜,实际上……呵呵,你懂的,就像是医生一下子到了一个病人很多的地方的那种感觉。然而,大家发现好像鬼域发展势头远超他们想象,就算他们拚尽所有力量灭杀里面的阴邪,仍旧无法减弱鬼域的力量。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两个国家几乎被吞噬,还有两个也一半成了鬼域……”
枔靖倒吸一口冷气,什么,这个小世界将近一半都要被鬼域占去了?
那么这鬼域的规模达到何等可怕的程度?!
枔靖稍稍稳定下自己情绪,问道:“那中州呢?你以前说中州与界域中转站相连,若是鬼域把中州占去,那岂不是整个界域都……”
燕赤山微微皱了眉:“中州其实原本是界域中转站与各个小世界连接的基点,有更加缜密的法则,倒不是那么容易被侵蚀。其实我最担心的是,鬼域在我们星球上肆虐恐怕并不是本土突然兴起的,而是…”
“而是有人故意搞事情?”枔靖顺着对方的话说道。
燕赤山点点头:“没错。”
丫的,真是哪里都有汉奸,邪祟的舔狗!
两人越扯越远,忙收回话题。
现在也管不到那么远也管不到那么宽,还是先去鬼域实地考察一下再决定如何行事。
以前能力低微时,小小槐树村就是奋斗的所有,随着能力提升,她的奋斗从槐树村变成了县……
那时的她绝对想不到在数千公里之外有一个的超级鬼域在飞快吞噬这个世界。
因为能力不足,她连知晓这个世界的真相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人只可能知道与其实力相匹配的“真相”。
枔靖很庆幸,庆幸在鬼域将这个国家也吞噬之前知道了这个真相,并且有能力参与维护世界秩序的行列。
闲话少叙,两人聊了一会,燕赤山简略说了下鬼域情况。
枔靖便让他稍微等等,准备返回神室跟夭夭打声招呼,顺便叫上小辛。
刚转过身,便看到小辛一直静静地站在山坡边上。
枔靖连忙叫过他,给燕赤山介绍道:“既然现在你也加入我们这个集体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辛。以后我们一起努力,争取得证大道!”
以前燕赤山见过枔靖旁边还有一个影子,给他的直觉是很阴冷,有些生人勿近的感觉。
没想到这时对方显出身形,竟是一个苍白瘦弱的书生模样,脸上还带着一丝客气的笑容。
两人算是认识了。
——现在,她有夭夭作为神室守护,以及以钟淼,小鲤,黄鼠狼,小绿为首的管理班子。
还有了燕赤山和小辛一明一暗一人一灵两大随行副手,她这个老大(掌柜)也算名副其实了。
枔靖比较满意的是燕赤山和小辛都很懂得变通,很多处事理念与她比较投契,相信以后解决任务会更得心应手!
枔靖返回神室,打算给夭夭嘱咐一下——听燕赤山说了鬼域的情况,这次恐怕会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回来,总归要打声招呼才好。
还好之前她把内部管理体系肃清并巩固,少了这方面的后顾之忧。
枔靖站在桃树前叫了几声“夭夭”都没有回应,“…我可能要出去一段时间,短则一个月,多则可能需要三五个月,家里一切就拜托夭夭了哈……”
还是没有回应,枔靖心中不由得疑惑起来。
此时回想,她才注意到好像她从石门镇回来后与夭夭交流过一次,后来便几乎没有过正面的交流了。
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难道夭夭在闭关进阶?
可是……
枔靖想了想,意念一动再次点开自己的管理体系,联系上钟淼,说道:“我可能要出去一段时间,夭夭好像在闭关,这段时间请你多费下心…”
刚刚传了音,枔靖只觉旁边刮起一股小小的旋风,风还没有停,一个人影从里面渐渐显现出来。
“枔土地,你找小淼?”
几个月不见,钟淼看上去魂体更加凝实了,而且浑身上下覆盖了一层淡淡的光环,与她身上的神力光环有些近似。
可见对方这几个月也在可劲儿地修炼,也做了不少好事。
枔靖心中很是宽慰,好歹也是她最初收的几个小弟之一。
枔靖脸上带着笑意:“小钟好样儿的,刚才我看了你履职情况,整条黑水河都被你管理非常好,沿岸生灵受益匪浅,那怪你身上也有了神力光环。加油,以后等我收服整个辛图国,便让你成为正式的水神,统管整个水域!”
钟淼激动连忙拱手感谢,自信地应着,一定好好管理水域,不再有水患,让枔土地放心之类的话。
枔靖话题再次回到神室上:“这次我叫你来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拜托你,我要出去一段时间,所以请你多留意一下槐树村的情况,一旦有任何外来精怪阴魂或者是不寻常的人就立马传信给我。”
“是,小淼一定谨遵枔土地吩咐。”钟淼朗声应诺。枔靖安排好神室的事情,看着依旧很瘦弱的小桃树,心道:夭夭进阶肯定需要很多能量,虽说对方现在也可以从村民的供奉中吸收一些,但与她的相比太少了。
再怎么说他可是神室的伴生灵,没道理神室强大却让伴生灵还很弱,夭夭强大对神室大有裨益。想了想,于是又拿出十万放到小桃树上。
而后,枔靖便毫无牵绊地前往四方山山顶与辛和燕赤山汇合,一同赶去鬼域。
途中,燕赤山接到一封纸鸽传信,那纸折的小鸟从虚空中突然显现出来,直直落到燕赤山手上,片刻后化作一抔星星点点的光芒消散,在其掌心留下一段虚影的文字。
燕赤山没有避讳枔靖和辛地接收传信,看后神情很是严肃,解释道:“这是师父发来的,他说辛图国的法师联盟已经发出指令,让所有登记造册的法师都前往鬼域……我师父也去了。恐怕,我们和鬼域之间的最后较量即将展开,成败在此一举了。”
情况已经这么严峻了吗?
小辛没有接话,反正跟着小土地就对了。
枔靖眉心微蹙,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问道:“所以鬼域的事情一直都是人类法师在抵挡吗?你们就没有乞求过各路神明庇佑之类的?”
比如求我啊。
燕赤山看了眼枔靖,现在大家都结为同伴,又要将就燕赤山的赶路速度,以及等会也接触到人类法师,再以及枔靖现在也算是颇有家底,不在乎显形消耗的那点能量了。所以,枔靖和小辛都是以正常人的样子示人。
燕赤山一下子明白枔靖话里的意思,道:“他们倒是做过几场很大的法事,请求神明显灵,不过……”他说到这里有些心虚地看了看对方,“好像并没什么用。后来认识你后,也跟他们提过可以找你…当然那个时候也不是太确定,所以大概可能我语气也不怎么自信,所以他们也并不相信。后来听说石门镇的事情便正好让你给他们显露两手,我告诉师父他们了,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
枔靖一听说对方竟然在背后为自己“出道”做了这么多铺垫,心中很是感谢,又连忙查看一下地图以及许愿录。然而并没有来自鬼域方向的祈祷,所以那些人仍旧对她这个土地神不信任啊。
这也是人之常情,莫说是这些法师眼中,就算是在枔靖以及那些刚刚接触她的村民眼里,对土地婆也抱有根深蒂固的偏见:觉得就是慈眉善目总是带着笑容的和蔼老婆婆样子,应该还会拄一拐杖,偶尔帮人们安抚下受惊的小孩子什么的……要跟你说那土地婆战斗值了得,能杀鬼降魔,恐怕脑海中立马脑补出一个拄着拐杖老婆婆在强大妖怪面前颤颤巍巍的样子吧。
枔靖收回思绪,继续问道:“我也是近两年才当上土地神的,知道我的人很少。不过,就我所知各个地方不仅有修炼成精的妖鬼,更有人们自动敬奉的神明,这其中大部分有真本事也有一颗坚守正道的心,难道…”
就像天机娘娘一样,在驴儿岭盘局已久,人们一说敬奉神仙首先就想到了她。当然,她不仅是偏神还是个邪神。
枔靖的意思是,连一个小地方人们都能敬奉出那么强大的神明,更何况那些人口密集的繁茂之地,肯定有很出名的神明,他们没有请求这些神明出手吗?哦,对了,还有皇城供奉的国家正统神明——昊天真神。
燕赤山摇了摇头,还没开始细细道出便先长长叹了口气,“此事说来话长,这个世界不管是鬼魂还是动物植物都能修炼成精,若是运气好被一方供奉而成为神明,但是他们之间的竞争会直接波及凡人,所以那些地方小神安分还好,一旦冒头就会成为众矢之的。就算是有主动想要参与这次鬼域守卫战的,也因为有几次邪祟蒙混进来害死不少人,大家更是警惕,不肯再让其它精怪参战。他们倒是多次向皇庭请求,想请昊天真神出马。可是皇庭并不同意,说因为昊天真神镇压邪祟,才让国家有安定环境。他们私下设置法坛祈求昊天真神,却没有丝毫回应……”
枔靖哦了一声,原来如此。
皇城供奉的这个神还真是有些宅啊,换做是她的话巴不得有人请,正好名正言顺地拓展自己地盘,巩固自己的信仰。
不过话说回来,皇城那一大片区域都是其信徒,供品比整个国家给神明的供品还多。
简言之,人家就算是坐在家里都不愁吃喝,又有皇庭做后盾稳固声望,也不用担心什么时候谁把自己国家首席神明的位置夺去,妥妥的金饭碗啊。
既如此,出去对付鬼域的话失败了自身处于危险中不说还会掉信誉,还不如宅自己神位上安逸享受!
听完燕赤山的“科普”,枔靖对眼前局势也算有个大致概念。
人类法师是对抗鬼域的主体。
精怪鬼物一流有真心匡扶正道的也有想浑水摸鱼,而浑水摸鱼趁机作乱的那部分让人类法师对精怪鬼物产生更强的抵触。
人们请诸天神佛不得便退而其次,请被皇庭推崇的正统神明昊天真神出马,可人家也根本不鸟。
枔靖到不觉得此行在没有人家主动邀请下加入会不会掉价什么的,在她看来,这个世界也所有生灵的也是她土地神的。
人们有难求她庇护是一回事,人们不祈求她也要庇护!
她不用担心能量体的身份会被针对,因为她身上的神力光环便是招牌。比那些可以修饰光环真多了。
燕赤山将疾行符贴在双腿,奔跑如风,再用法力庇护身体,一天可以走将近两千里的路程。
经过近三天的赶路,几人终于到了鬼域近前。
燕赤山显得有些疲惫,他指着前方如同一层黑色海水一样的地平线,道:“那里就是鬼域了。我们辛图国的法师基点在那里,我们现在怎么做?”,
言下之意,是先去法师基点打个招呼再进入鬼域呢?还是直接进去探探情况后再说?枔靖道:“先进入鬼域探探情况再说吧。”
自己又不是这些人千呼万唤所祈求的那个神明,而且经过上次石门镇事件,就算是有县令主持祈祷仪式,巴巴地求她显灵,不仍旧有一部分对她持怀疑态度甚至抵触和diss她的行事方式吗?
现在这般贸贸然凑上去,就算因为身上有神力光环而不至于被人当作阴邪鬼物而被人人喊打,但肯定会怀疑她的实力。
以枔靖的脑补不难想象出肯定有人质疑,以及说一些并不怎么“顺耳”的话……若是她在此后真可以一展王霸之气横扫鬼域,狠狠打脸那些质疑她diss她的人的话……现在就去跟那些人接触一下,制造一些矛盾最后再来个逆天大反转,未尝不是一个快速提升自己名气的方法。
但现在问题的关键是,连枔靖自己都没有对付这个庞大又成熟鬼域的必定把握,现在过去与那些参差不齐的法师对上,而后又果真在抵制鬼域事件上没有任何建树的话,岂不是真被人看白了?
所以,现在不是她想低调行事,而是真的应该低调点!
三人再次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手段,枔靖问燕赤山:“你要不要跟你师父打声招呼?”
燕赤山:“……那个…师父是让我守山门,不要来…”这里。
枔靖“哦”了一声,敢情人家师父想给自己宗门保留一点香火,自己却拐带来了。
她没有规劝对方听从师父教诲的觉悟,所以只淡淡应了一声,便什么也不说就然后带头朝鬼域方向走去。
不得不说,无数法师为了遏制鬼域向周边蔓延花了不少心思,在枔靖的本质之眼中,鬼域边缘设置一层类似燕赤山的金网一样结界。
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超级网兜将里面东西罩住一样,只是网兜里面的东西实在太厉害,将网兜不断向外围撑开,网眼也变得越来越大,有些地方就像要被撑爆了一样。
枔靖觉得里面的东西就像不断发酵的巨型黑色面包,关键是有无数东西不断充斥在面包里,而并不是凭空涨大。
所以用网兜限制其膨胀速度只是治标而不能治本,然则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如果撑爆了的话,法师就会立即前来打上补丁,哪怕让鬼域的蔓延延迟一分也是好的。
而无数法师便在网兜边缘设置基点,将人派进鬼域中猎杀阴邪之物,回收有用的东西以及给众人提供补给。
众人在这一个超级试炼场里各显神通,使用看家的本领,用符箓,铜钱剑,摄魂铃,摄魂瓶等等,努力消灭鬼物。
然则这里面就像是有一个造鬼工厂,不管他们如何拼命收摄,里面的东西只增不减,情况愈加恶化。
就在快要进入鬼域的时候,燕赤山突然跟枔靖说道:“枔土地,你知道为什么其他精怪聚集就算成了气候也不能成势,更不会引起法师界如此大的恐慌,而鬼域究其根本就是一个地方所有生灵灭绝变成鬼魂,无法进入轮回而形成的一个界域,却变得如此棘手的吗?”
枔靖此刻正一手掂着鉴天神印,一手拿着葫芦聚灵瓶,脑海中勾勒出这鬼域里正游荡着一个个残肢断臂组成的超级腐尸巨人的画面,正想着倒是便一手控制神印像砸核桃一样将对方的核心凝聚里给打散,一手便趁机将那些阴邪能量给收了……
所以突然听到燕赤山的询问稍稍愣了下才回过神,下意识停下脚步,应道:“为什么?”
枔靖是的确不明白其中缘由,而且听对方口气,既然主动提出这个话题,应该是想给她科普一下的意思,于是一脸认真诚恳地看着对方,等待解惑。
燕赤山看着对方丝毫没有敷衍的样子,反而非常真诚地看着他,清了清嗓子才郑重地说道:“因为鬼魂也魔物从本质上并没有区别,我曾经听到一位大能法师说,是因为魔存在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究竟呈现出是人还是魔,只是有没有触及到他/她的底线,或者说有没有达到触发他/她内心的魔的条件。所以实际上魔物入侵很少去侵蚀那些妖物精怪之流,而是专挑人类下手,就是因为内心本来就潜藏了这样的因子。”
“当人还活着时,因为有身体和生命磁场的束缚,极少情况才能让一个人变成“魔”。而一旦人死亡,没有了生命磁场的束缚,就变成了鬼。当鬼在一个区域内聚集的越多以及加上有东西处心积虑地营造出势,便成了魔。”
“所以,其实我们说的鬼域,实际上照目前情况来看,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魔域。很可能已经打通了我们这个小世界与其他世界的结界,所以这里的阴邪才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强。”
不是很可能,而是已经打通了。
枔靖深受启发:“所以,你的意思是,这里已经进化成魔域,里面都是魔物,以及里面还有一个被打通了的界域缺口。而想要彻底解决这个魔域除非将那个缺口封印上?”
燕赤山愣怔了下才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想说什么,可看着枔土地无比认真且充满探究的模样,终究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小辛淡淡瞟了他一眼,他倒是明白燕赤山的意思,其实就只是想找个话题而已。可是却不知道他眼前的这个家伙不仅求知欲极强,那思维发散也极强,关键是待人特真诚,就算自己思维跟不上对方的发散也不好意思说出来。
枔靖没有注意到一左一右两助手此刻内心细微变化,她自己是真的从这次谈话中深受启发。
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鬼域如此可怕和难缠…比如石门镇,如果没有尽快将其扑灭,恐怕那鬼王已经彻底连通了两个世界的通道,已经将源源不断的魔物输送到这个世界,又一个鬼域诞生。
所以,想要除掉这个魔域,唯一办法仍旧是揪出里面的魔头,以及将小世界的缺口重新封印上!
她神情变得严峻起来,这个任务有些难度啊。
不管怎样,一步一步地来吧……枔靖不由得紧了紧手中的聚灵瓶:小葫芦,这次能不能灭了这魔域就看你的肚子有多大了哈。
根据以往的经验,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中,不管用怎样的攻击法术,鬼物并不会凭空消失,除非两种能量抵消……但是也会形成另一种中性的能量,仍旧会被界域所吸收并重新凝聚到新的鬼物中。
也就是说,想要靠攻击以灭杀鬼物是不得行的,只能靠“消”。
——就是让鬼物从这个结界里直接消失的意思。
如此既不会形成新的能量也不会凝聚到新的鬼物中。
葫芦聚灵瓶像是感应到枔靖满满的期待以及自己在即将的战役中不可或缺的作用,瓶身传来轻微的颤抖。
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饭量几何,只能试试看了。
枔靖低头看了眼:是激动的颤抖,而不是畏惧的颤栗。
嗯,很好!
……三人从金网撑的最厉害的地方进入鬼域。
枔靖预期里腐烂的庞然大物横行的画面并没有出现,无数鬼魂横冲直闯飘飞的场面也没有,相反,鬼域里竟是十分的平静。
除了昏沉沉的天空没有白天黑夜,以及地面所有植被都像是被蒙上一层死灰的颜色之外,并没有什么异常。
嚓——嚓——
小辛不用走路,直接在空中飘。
枔靖已经可以控制魂体像生人一样行走,但是她没有重量,身体清浅地从草木间划过。
所以这嚓嚓声是从燕赤山的脚下传来。
只见他每走一步,被他踩到的那些原本死灰颜色的杂草或者树叶,伴随着清脆的声音都变成了齑粉,于是地面便留下一串十分明显的脚印。
枔靖心中惊骇不已:这就是一个绝对失去生机的世界啊,死域,绝对死域!
这样的环境还有什么生灵能够存在?
从鬼域边界往里走了几百米,一个鬼影子都没看到。
枔靖疑惑着:之前在外面看金网都快被撑爆了,可是这里面却什么都没有,那究竟是什么力量在扩张?
她忍不住问燕赤山:“对了,你上次来鬼域的时候,这里面什么情况?”
燕赤山此刻头顶一个莲花状的法器,从花瓣四周倾泻出如同白纱一样莹莹光芒,正好将他身体罩了进去。
身周飞舞着三柄尺余的短剑,一手一柄铜钱剑,另一手抓着一个小瓶子。
他此刻精神紧绷,听到枔靖的询问后,稍稍朝对方靠近一点才应道:“上次我是跟一个法师猎魔小队进来的……其实这里每个区域都是由一个或者几个魔头占据,所有阴邪鬼物都聚集在那里…不,应该说都凝聚到他们身体中了。所以一旦发现,不管看起来像什么,都是头目级别的。”
枔靖道:“你是说魔头将所有阴物完全收摄到自己身体里?那……当他需要的时候也能随时释放出来?”
燕赤山点点头:“嗯,所以……”
“哇,哇——”
两人正说着话,前方出现一片密集的民居,看样子原本是人类城镇,不过现在依旧一片死灰。
然而他们却听到从这一片死灰出现刺耳的婴儿啼哭,就像是那种饿了很久或受了极大委屈的样子…
燕赤山禁不住身体微微弓了起来,戒备地盯着前方……只可惜不管他此刻如何看,眼睛也看不透那层层叠叠的墙壁。
“你小心点……”
他本想挡在枔靖面前彰显自己这副手角色,可是想到每个区域的魔头厉害程度,他还是非常识时务地跟在枔靖的侧后方。只是忍不住口头上提醒一下对方小心。
不过他的话音还没有完全落下,就蓦地看到一个巨大的影子蓦地从天而降。
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前面那片死灰又死寂的民居瞬间消失。
他还来不及惊叹,就看到在那片溅起的滚滚烟尘中竟携裹了一团团漆黑如墨的鬼雾,朝他们所在方向席卷而来。
在这片鬼雾烟尘中,还有无数直刺灵魂的各种叫声,嘈杂的犹如身处阿鼻地狱一样。
他只本能地架起手中铜钱剑和葫芦瓶挡在面前,然后,整个人就被鬼物和烟尘所淹没了。
只听旁边不时传来更为惨烈叫声以及空气流动的呼啸声…他努力想要睁开眼睛,可是莲花的光华只能抵挡阴邪之物靠近,却无法抵挡风沙,更不睁不开。
于是在还没有完全形成的灵识感应中,只隐约“看到”周边飞舞无数的影子。
凭着本能对着那些影子进行攻击,“枔土地……”
“嘘,别说话。”
一个声音在他耳畔轻轻响起,“别怕,等会就好。”
……枔靖知道神印砸下去肯定会有些灰尘,可哪知道会搞出这么大的阵势——天地间全部被粉尘充满,而且在阴魂搅动下变成一片混沌。
她和小辛倒是无所谓,反正能量体也不需要呼吸,通过神识感知行动。所以这片混沌对他们没有丝毫影响。
但是燕赤山不一样,他还是血肉之躯呢。
这样的环境下他能站稳不被灰尘阴邪携裹跑了就不错,更不可能睁开眼睛去战斗。
主要是第一次人神合作没有经验,以后她还是要多注意下同伴的感受。
至于小辛,经过上次石门镇一战与枔靖合作有些心得体会,此时背靠着枔靖不时攻击那些想偷袭的魔物。
这些在灰尘中恣意狂舞的魔物便是刚才枔靖那一神印给砸出来的——
那个小魔头依仗废弃的民居作为掩护,还化作一个婴儿混淆视听。
让枔靖立马就想到在圆顶山里击杀的那个魔胎,所以这次她稍稍辨清对方所在方位,也难得钻进复杂的民居里面跟对方捉迷藏,索性直接用神印砸了下去。
那小魔头大概也没想到对方不跟他捉迷藏:从这些几乎完好的民居就可以看出,之前那些法师跟阴邪魔物的战斗几乎没有毁坏建筑物。而他们这些魔物便可以趁机在与法师捉迷藏过程中偷袭落单者。
哪知道对方连一个前奏都没有直接来硬的——当那个巨大的印章从天而降时,上面带着巨大震慑约束之力,让他都没反应过来更遑论逃走,硬生生承受了这一重击。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主人羞辱调教惩罚母狗 “导演,你看

下一篇: 虎狼之词小短文第1878章

本文标签: 最初 鬼域占 咬一咬舔一舔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