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看了会高潮的小说片段在香烛纸钱的

看了会高潮的小说片段在香烛纸钱的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2:36:08

在香烛纸钱的烟熏缭绕下,整个空间都弥漫着让人压抑而窒息的悲痛。
撕心裂肺般的婴儿啼哭声从他们身后的房间里传来,一个单肩挎着藤条箱子的郎中神情悲痛地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禁不住地叹气。
老妇连忙迎了上去,拉着对方手臂充满希冀地望着对方,眼巴巴地问道:“李大夫,我媳妇怎么样了?”
李大夫眉头紧皱,叹了口气,“唉,老夫实在无能为力,你们还是……准备后事吧。”
“李大夫,这十里八乡就数你医术最高明,我们实在是没法子了,求求你再救救她吧,她还那么年轻啊,孩子还那么小,求求你一定要救救她啊。你再给开点药,多少银子都行……”
“张家婶子,不是老夫不愿意救,而是……老夫实在无能为力啊,你们还是……准备下后事吧。”
说着,满眼沧桑地从悲戚的众人脸上扫过,重重叹着气,步子有些踉跄地离开,连出诊费都不收。
听稳婆说张二媳妇生产挺顺利的,但是从孩子出生后,产妇便开始不行了。
在他来之前还请了就近的两位郎中,都束手无策,他检查后也很是奇怪,要说出血的话根据以往医治病人的经验,那点并不致命。
但产妇的生命体征就是慢慢消失,连含着人参都不行。
唯一解释就是,她被阴邪缠上了。
然则他也问过产妇家人,一直都好好的,并没有任何异常。他已经尽力了,只能听天由命。
老妇哪里听不出对方的意思,顿时感觉一阵绝望,急的直跺脚,双手举过头顶又拍在大腿上,呼天抢地。
其余人连忙过来劝她。虽然大部分家庭的婆媳相处还过得去,但是像这家人把婆媳感情处得这么好的也并不多见。
原来早前张家败落的差点连锅都揭不开了,媳妇的娘家人就在隔壁村,因为一些事情认识后给与很多帮助,度过了难关。
而后两家人经常走动,两家的小孩都是看着长大的,是打小就建立起来的感情。
张家婶子是真心把媳妇当自己闺女看待,一起生活的这几年媳妇也对她照顾有加。
却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普通人看不见枔靖,李大夫出来时正好与她相对而行,虽然互不阻碍,但枔靖仍旧下意识往旁边让了让。
越过众人,径直进入弥漫着浓烈血腥气,以及充斥着强烈阴气的房间里。
她看到了人间更为悲痛的生离死别的一幕。
在她本质视界中:是一个新生命的诞生,以及一个生命正在慢慢逝去。
生与死在同一个地方、同一时间交错而过。
张二媳妇的魂魄已经从身体上飘了出来,她泪流满面,不舍地望着自己的孩子,又看向旁边抱着她身体痛哭流涕的丈夫,以及院坝外面不停烧着香烛纸钱祷告四方神灵保佑媳妇熬过鬼门关的家人……
孩子还没有睁眼,但是作为新生灵对这些感应更敏锐,就像是知道自己母亲快要死去一样,不管稳婆如何安抚都止不住地哭,紧紧拽着小小的拳头,哭得撕心裂肺。
张二媳妇哭着说:“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可是我真的要走了,这是我欠李大娘的,对不起……”
另一边,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妇人阴魂静静地立着,阴冷的面容也不禁有些动容,但是这是她对于这个世界仅剩的执念,只有消除执念怨恨才能进入轮回往生。而且,这本来就是当初与张二媳妇约定了的。
枔靖的到来打破这里悲戚氛围,李大娘猛地看向枔靖,尽管对方并没有撑起神力光环,但是仍旧从对方身上传来强大的气势和压迫感。
“你是?我劝你少管闲事,这是她欠我的!”
枔靖没有理会两个魂魄,而是先往产妇身上渡了一点神力,让其保持一丝生命气息。
不管等会解决的结果如何,至少都有可以选择的余地:若能挽回,不至于身体已死而魂魄无所寄的局面。
然后才回过头来看向两个阴魂,对李大娘说道:“你们之间的因果我大概了解了一些……”
李大娘急道:“你是……那个新上任的土地神?”
张二媳妇眼里闪烁希望的光芒,“你你就是我们村的土地神?”
枔靖点点头:“正是,我……”
李大娘继续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你还来做什么?你莫不是和那些虚伪法师一样想把我灭了不成?”
张二媳妇急切道:“不,土地神你不能这样,她也是无辜的……”
说着还下意识往李大娘身前挡了一下,她看了看旁边的李大娘,说道:“……这件事的确是…是我的错,当初若不是我去多管闲事,也不会……该死的也是我,是李大娘是为了帮我才……她不仅帮我活了下来,还帮我化解很多劫难这才能顺利生下孩子,是我偷生了这么久…这是我欠她的,我,我我愿意……跟她走,只要能消除她的怨念进入往生,我……”
说着说着泣不成声,真的很难取舍啊,可是…
枔靖通过神灵的感应,知道这两个魂魄都是自己此刻最真实的情感。
而且她还知道了她们没有表述出来的更多信息:果真如小鲤讲诉的那样,张二媳妇从那次惊吓后就胎像不稳,有几次差点死掉,都是李大娘暗中护着才顺利到了今日。也完全践行了当初两人的约定。
所以现在李大娘要把张二媳妇魂魄带走,从情理从因果上来说都无可厚非。这也是为什么小鲤身为小郭村的守护神,能淡然以对。
枔靖碰到了自以为永远也不会遇到的难题——从表面上来看,张二媳妇现在的结局的确是她自不量力造成的,如果不是她当初如何如何,就肯定不会有现在的冤魂索命,骨肉分离,相爱夫妻离别之苦。
她以前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她从来没有随随便便向陌生求助者伸出过援手,自不量力的后果不仅害了自己还会连累身边的人。
可现在……可现在,当枔靖成为神祗后,她发现自己也能站在那些被歹人控制的小姑娘角度考虑了:想必当时是无比的绝望而无助吧,张二媳妇的帮助无疑给她们莫大的温暖和勇气,就算最后失败,至少感受过来自这个世界的一丝丝善意吧。
那些歹人就是在破坏这个世界的美好和正能量,破坏平衡。而张二媳妇的行为从本质上来说是在揭发对方的破坏行为,维护世间正道。
枔靖身为神祗的责任和义务不正是匡扶时间的正道和平衡吗?所以,就算她本意上并不愿意普通人冒着无法承受的危险去揭发险恶维护正义,但是却并不能罔顾和扼杀这样的行为。
真正错的是那些歹人,真正应该为这次事件负责的他们!
李大娘最无辜,枔靖身为一方守护者更是责无旁贷应该为她洗雪仇怨!
枔靖心中作下决定:这个案子,她定然要管到底!
枔靖抬手虚按了下,两个鬼才终于平静下来。从刚才两人表现,可见生前关系很好,即便变成鬼了也没有完全泯灭这份友善。
“你们的情况本神都基本弄清楚了,李大娘,本神知道你的无辜和无奈,因为心中带着怨气和不甘而无法进入往生,需要消掉怨气才能入轮回。就像你们刚才说的那样,其实那些害死你的人才是你怨气的真正源头。”
“这样吧,你可以暂时将张二媳妇的魂魄留下,给本神三天时间,三天,本神会尽一切努力将那几个歹人绳之以法,为你以及为所有被残害的人洗雪冤屈。如果……我在这三天不能做到,本神便不再插手。如何?”
李大娘激动地拜了下去:“多谢土地神为小民做主,小民愿意。”
枔靖又看向旁边的张二媳妇:“张二媳妇,你同意吗?”
两人相视一眼,望着枔靖,急切道:“小民愿意。”
枔靖暂时稳定了张二媳妇身体的生命元力,但是会保持昏迷状态。而后让其给自己丈夫投个梦,好让家人安心。
然后便准备带着两个魂魄前去找那几个歹人算账。
根据李大娘的指点,那些人的老巢不仅不在这几个村的范围,也不在陆阳县和金华县的管辖,而是在一个叫安水县黑水村的地方。
已经出了自己的管辖范围,枔靖必须做好准备才行。
各种各种法器,困灵符,以及各种应对不时之需的小玩意儿。
而后才撑着神盾,手中扣着元能箭。
她看了眼两个如烟雾般虚弱飘渺的魂魄,这样直接拎着她们前往目的地不怎么现实,速度太快对魂力损耗很大,恐怕还没到目的地就被吹散了。
而且用手拎着的话,万一在路上遇到意外情况需要战斗的话岂不是很碍手碍脚的?
在仓库,虚数空间,以及杂乱的房间里翻找了一圈,最后发现一个小竹筒。
这好像是村民供奉竹筒饭留下的,还没有消散,于是用神力在竹筒上加持一道防御,再找来一个木塞,将李大娘和张二媳妇两个魂魄装里面。
这样不管是赶路还是打斗都不会伤害到她们了。
枔靖将一切准备停当,便顺着李大娘指点的方向直线飞遁而去。
……就在枔靖刚刚离开,小郭村水井旁的那棵老柳树无风自动地招展着,发出扑簌簌的声音。
十几里外驴儿岭上,高坐神位的天机娘娘发出自得的哈哈大笑:“人类就是人类,竟然连这样的小事也要插手,还擅自离开自己的辖区,哼,前几次让你小人得志处处打压我,今日我要一雪前耻,让你有去无回!”
天机连忙吩咐下去,让那些不管是明处还是暗处的手下小妖,全面进攻槐树村的土地神神位,将其毁掉!
同时派人前去滋扰枔靖的行程,拖延时间。
哦,对了,好像以前有个对精怪鬼魂嫉恶如仇的法师,据说是刚正不阿,不管什么样的精怪鬼魂在他手上都必死无疑,一心为匡扶人间正道为己任。
正好把他介绍给这个与鬼魂精怪沆瀣一气的土地神,想必他们之间有很多可以切磋的地方。
枔靖这还是第一次离开自己的辖区,也就现在略微有些底气了才敢接下这案子,并深思熟虑后才决定迈出这一步。
——总归是要走出去的,总归有第一次,她不可能永远被圈定在一方小小的区域内。
而且,从她当土地神以来,她梳理了一下自己做过的事情。
因为明白人和神之间的关系是相互依存,加上前世对神明的认知,所以潜意识会让她去偏向凡人。还从来没做出过伤害过凡人的事。
她心中一直存在一个疑惑,那就是,难道真的就像神位上的那些前辈们一样,作为这样的正统神仙,真的只能去“庇护”凡人,不管凡人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或者亵渎神灵的举动,神明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也不能对他们怎么样吗?
现在终于有机会了,这个案子涉及到凡人之间的恩怨,她倒要看看,神明到底能不能插手,能不能惩戒那些侵害人间正道秩序的人!
这次,就当是她的一次修行一次历练吧。
赶路的时候,竹筒里的李大娘和张二媳妇将她们遇到那伙歹人的情况以及后来发生的事情,一一通过意念传递给枔靖。
特别是李大娘对被害死有着极强的怨恨和执念,所以她传递过来的意念让枔靖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也幸好是她现在魂体和精神力都更强,才不至于被这种强烈的代入感所影响到。
——李大娘是被歹人砸破了头再推下悬崖的,被家人找到时身体支离破碎并开始腐败,表面上看起来是不小心失足坠崖而死。
张二媳妇知道事情真相,她想去报官,也想过告诉李大娘的家人真相,但是李大娘却不同意。
说那样会让家人担心,而且很怕家人报官后暴露出来被歹人给盯上了报复。
而后张二媳妇觉得自己应该为李大娘的事负责,想去报官。便与丈夫商量……
后来的事情枔靖已经从小鲤那里知道了:连李大娘变成鬼都知道此事非同小可,家人更不可能让她再冒险去报官,并对此时守口如瓶,只是觉得亏欠了李大娘的家人,暗中帮衬李大娘的处境相当艰难:因为极大的怨念无法进入轮回,也因为这满身怨气不能随便回家,怕给亲人带去负面能量,影响到家人。更不敢把真相告诉家人,怕连累家人…可谓是有冤无处伸,有家不能回,明明孝子贤孙跪在她坟头烧纸她都不能去领受香火,过的是相当凄惨。
所以一般人死后变成鬼魂,但凡会为亲人考虑的,基本上都会与前生的一切划清界限。
即便有些真的舍不得离去,也会保持一定距离,远远地看着,或者在亲人遇到危险时用自己的魂力帮其度过一劫。
那些一直纠缠着的肯定不怀好意,会影响一个人的气运。不过只要自身身正便能生命磁场旺盛,对阴魂有被动防御能力。
这也是为什么法师讲究阴阳有别,并不喜欢缠绵人间的鬼魂,也不喜欢生人与阴魂纠缠不清。对人对鬼都不好,何苦呢。
无处可去无处可依的李大娘便找杀害自己的凶手,伺机报复,然而对方身上血煞浓郁,稍一靠近就有种魂魄被灼烧的感觉。
便只能一直跟着,一路辗转,最后来到黑水村里,确定那里就是那伙歹人的老巢。
她多次想要报复,却发现这些人大概是恶事做多了,知道会遭冤魂报应,所以到处张贴着黄符和一些驱鬼辟邪的玩意儿。
这些东西威力不怎样,但对于一个新死鬼而言仍旧具有一定威胁,她连村子里都进不去。
最后又因为种种原因,才不得已找上张二媳妇……
……枔靖了解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心里更加有底了。
此刻只加紧赶路,直扑目的地,见山越岭逢水渡河,很快便出了小郭村。
一路上遇到很多开启了灵智的植物或者动物精怪,或者缠绵人间的鬼魂。
他们感应到枔靖强大的气场都纷纷避开,倒也畅通无阻。
事情终会有例外,这不,她前面就被能量壁障挡住去路,看样子像是地方守护小仙儿设置的结界,就像当初钟淼在水上设置的界域一样。
对凡人没任何影响,只对能量体的修炼者有用。
枔靖意念一动,连忙打出一封拜帖。就像上次“拜访”钟淼一样,抬手间一封书帖便夹在两指间,然后往额头上一抵,想要传递的意念便自动加载到了拜帖上,扬手一挥,书帖没入能量结界中。
这里已经出了她辖区范围,到了别人地盘上,虽然看样子并非有神牌的正统神位,但是初来乍到的礼节还是要做到。
当然,也因为她直接攻击这能量壁障的话也需要一定时间,若是能和平解决的话何乐不为。
好一会,就在枔靖等的不耐烦时,一个中年男子样貌,身上背着巨大乌龟壳的小妖从河面上慢悠悠地冒了出来,把手中一柄钢叉的法器往旁边一横,大声喝道:“此乃我龟仙之位,擅闯者何人,速速报上名来!”
枔靖之前赶路只是撑着能量盾,此时见大山的守护小妖态度如此强硬,意念一动,身上出现一层神光光环,这是正儿八经的神祗的标志。
振声道:“我是天庭敕封的枔靖土地神,有急事路过贵宝地,还请龟仙行个方便,日后定有重谢。”
“哼,你说你是土地神就可以为所欲为吗?你不在自己辖区内守护水土生灵,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枔靖见对方丝毫不给她面子,盘问自己是假,方难自己拖延时间是真。
丫的,我堂堂正牌神祗,尊称你一声小仙儿是抬举你了。
有道是人抬我我抬人,要是对方不上道的话那也没必要尊重。
“本神做事还用你一个小小精怪来教我不成?念你修炼不易便再给你一次机会,速速退开便既往不咎,否则妨碍本神大事休怪对你不客气!”
枔靖与李大娘约定三天,来回大概小半天,毕竟还是第一次处理涉及到凡人的命案,怕中途会生出不可控因素,所以必须抓紧时间。
“你这是要仗势欺妖啊,原来传说土地神如何慈爱谦和守礼都是假的,不过是徒有虚名……啊——”
丫的,最讨厌这种给别人扣帽子的家伙了。以前她当护工的时候就最讨厌别人说:……你们护工不应该是怎样怎样的吗?没想到是这个样子。尽心尽力尽责去护理了又怎样,人家只看你是否合了他/她的心意,只要不符合便各种酸话diss。
这个小妖一来就要给枔靖扣一个土地神就应该是什么什么样的帽子。前世是凡人,职业需要以及现实环境让她只能听着忍着甚至还要道歉平息对方怒气。现在都是神了,还忍个p啊,干你丫的!
一记元能箭毫无征兆地射了过去,什么“修炼不易”“以己度人”,那都是建立在同一阵营里才说的。
乌龟精身上的甲壳被元能箭射穿一个洞,瞬间打回原形,变成一个有桌面大小的灰白色的乌龟。
他惊恐又怨恨地盯着枔靖,“你,你不能杀我,我一直兢兢业业守护这里,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类,也没有侵害过其它生灵,我身上有很多功德。你若是杀了我,我就算是化为飞灰也要告你……”
枔靖怒喝一声:“滚开——”给你脸不要脸,吃硬不吃软的家伙。
乌龟精不由得抖了抖龟壳,往旁边缩了缩,色厉内荏地嚷道:“你,你敢……”
有什么不敢?就算人类世界里好人之间都有竞技,更何况以实力为尊的神鬼世界。
枔靖倒是从乌龟精的语气神态中瞧出一些端倪,莫非是被有些人挑拨利用了?
可是她都说了她挺急的,先礼后兵。
冷声道:“给别人当了棋子还不自知,你说对了,今天是因为你身上没有孽力煞气放过你一码,但并不表示本神就真不敢杀了你。你若是再在我面前瞎扯坏我的大事,灭了你又如何!”有本事就去告,她又不是没被人告过。
意念一动,就在枔靖准备强行突破结界的时候,面前的能量壁障顿时消失。
枔靖收回攻击,还算识趣。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那个自闭的小傻子(1V1 妖元子真的是

下一篇: 给女朋友说的虎狼之词“这场骚动…

本文标签: 香烛 看了 纸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