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2021最新虎狼之词文案这些阴魂一边

2021最新虎狼之词文案这些阴魂一边

作者: 来源: 2021-10-25

这些阴魂一边理直气壮地斥责那些想离开的阴魂背叛了他们,一边死死拽着他们,阻止他们离开。
那些被拽着的阴魂显得很痛苦,“……生老病死本来就是天道,难道像现在这样就是活着吗?上次我利用任务之便想去看看他们,可是他们对我只有畏惧…我不想变成让爱我和我爱的人感到害怕的的怪物。”
“你们不要拉着我了,难道你们还没受够在这里天天等着供品的日子吗?就算是有守护神主持公道,可是仍旧是那些强大的拿大头,如果现在再不离开的话就魂飞魄散了”
“是啊,你们没看到吗?我们享用过的供品那些凡人都不能吃了…他们没有吃的怎么去生产劳动,不生产劳动我们又怎么可能有更多供品…那个土地神说对,我们继续下去是死路一条”
——“不行,不管你们说什么都不能离开。你们难道忘了守护神之前说过的话了吗?谁要是生了二心,就要被…”
就在这时,一道精光唰地划拉下来。
啊——
顿时,那些拽着阴魂的黑影猛地缩了回去。
枔靖最讨厌这种自己作恶堕落了还要把别人拽上的家伙,最该死!
冷声呵斥道:“不管是留还是进入轮回都是你们自己的选择,谁要是再强迫别人的话,这就是下场!”
一道小型漩涡在那几个阴魂头顶上出现,精准地将他们吸了进去。
众鬼一片哗然。
经过这段小插曲,越来越多的阴魂进入轮回通道……
……枔靖心里不由得稍稍松了一口气,倒不是说她的聚灵瓶装不下这么多阴魂,而是这些大多都是普通灵魂,生前没有大奸大恶。
被这啥守护神牌位困住已是命运捉弄,现在只要他们能坚定自己想法,她都愿意给他们一次机会。
且说她在这里给阴魂“做思想工作”,瓦解分散对方力量时,那个被称守护神大佬的家伙一直都没有露面。
以对方力量,守护神空间对其约束力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为什么还没出来?
难道是在准备什么大招?
算了,管的你在憋什么大招,先把这些普通阴魂的事情解决了再说!
一炷香时间很快过去,还留下来阴魂不足一半。
不过还留下来的基本都抱着刚那个鬼魂说的:要在这人世间逍遥的想法。
人鬼有别,人间之所以成为人间,就是给生灵居住的,而不是阴魂恣意蹦所在。
机会给了,枔靖毫不犹豫给小葫芦下达指令——收!
她神情冷峻地看着面前阴魂就像面条一样被吸进葫芦聚灵瓶,惨叫连连,阴风阵阵。
不过有她这个庞大身躯抵挡,再加上有守护神牌位束缚,跑不掉挣不脱,只能乖乖被收。
直到剩下的阴魂都快被收完了,那幕后大佬还没现身,这就有些奇怪了。
而那些阴魂也是纳闷的很,之前守护神大佬不是说好的:有他在,这个土地婆蹦跶不起来,不用怕她的吗?
现在他们都被炼化了……他们怕啊,求守护神大佬快快现身吧,他们真的怕这个的凶狠的土地婆啊。
枔靖看看山顶神庙的方向,忍不住的问旁边掠阵的小辛:“你说这家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我都快把他小弟搞定了,还不出来?有些不合常理啊。”
小辛想了想,突然哦了一声:“我知道了,他这是想让你背负因果业力。”
枔靖重复:“我?”怎么可能?
虽说这次没有提前破坏牌位,贸然干掉这些阴魂的确会把对方身上业力弄到自己身上,但是她前提是给了他们进入轮回的机会。
而剩下的也是他们主动攻击她,她是被动防卫……瞧,那些渺小的阴魂狠狠撞在她宽大结实的身体上,所以她便用瓶子把他们给收了。
他们力量虽小,但撞在她身上也是攻击,不能因为她不疼就忽略他们的暴行吧。
枔靖还是看了下自己的神牌,嗯,功德在增加,而且还增加不少。所以,她这就是正当防卫没错了!
其实这些阴魂在枔靖这铁血手腕之下也是慌了,如果一开始还能仗着自己人多势众说点狠话,顺便撞击几下试探一下对方身体是不是像女子那么柔弱不堪……事实证明,土地婆和柔弱女子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关键是这个土地婆刚才明明说了,她知道他们都是普通人的灵魂,明明语气中带着他们正需要的慈悲和怜悯呢,可是为什么这一动起手来就没有一点迟疑和停歇呢?
呜呜——
“土地婆饶命,我们知道错了,我们也是被迫的,我们无时无刻不想离开这里,求土地婆再给我们一个机会”
“求土地婆让我们进入轮回吧,求土地婆……”
嘭——
几个阴魂惊恐中不小心撞在一条大腿上,然后那个旋窝便到了他们头上。
在他们被吸进那无底深渊时,他们恍惚听到一声叹息:“唉,真是冥顽不灵啊,到现在还想攻击我,我也只能将你们都给炼化了。”
呃——
tm,谁想攻击你了?明明就是你那腿太粗了,那知道突然就跑到前面来了。
呜呜,这个土地婆太欺负人了……
终于,整个山头只剩下几个阴魂了,这次,枔靖就算是把身体变化得占据整个山头,他们也小心翼翼没敢再触碰一点点。
“求土地婆饶过我们,让我们进入轮回,我们不想再留在这里了,真的……”
枔靖淡漠地看了他们一眼,连上没有任何表情。
呵,真当她这个的土地婆好说话是吧。给机会的时候仗着人多跟自己耍横,若是对方赢了,那么现在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现在她占据主导地位,所以便开始求饶…
是觉得这世上的机会是他们不想要就随意践踏,想要的时候别人随时都应该为他准备着?
那么这机会也太廉价了吧。
既然这些家伙不主动“攻击”她,她也不好直接将他们收了,于是将身体回归原本大小,越过他们径直往山上神庙行去。
……众鬼面面相觑,想着刚才身边无数同类就像面条一样被那神奇东西吸收掉,还有些后怕,差一点他们也要被收走了。
看着那个土地婆离开的背影终于松了一口气,她这是放过他们了?
哦,对了,山脚那些信徒带了好多供品前来,现在所有鬼魂都没了,虽然害的他们恐惧一场,但现在跟他们竞争供品的却少了。
此时正好下去提前收刮一番,让他们现在就开始供奉……然而,就在这几个漏网之鬼以为自己侥幸活了了下来,便毫不犹豫地循着他们一惯的作风,准备像往常一样去恐吓这些懦弱又胆小又虚伪的凡人,让他们乖乖把供品供奉给他们时,那个已经往山上行去的土地婆竟不知何时又出现在他们旁边……
在他们那简单又直白的欲望支配下,本能对这个“出尔反尔”的家伙充满怨恨,还有深深的恐惧,好在毕竟和普通没有意识的孤魂野鬼还是有些分别,他们强压下怨恨,朝这个浑身罩着一层神力光环的土地婆跪下,叠声地哀求。
“求土地婆饶我们性命,你让我们进入轮回吧,轮回通道,对了轮回通道呢?刚才还在这里呢”
“土地婆大人大量不跟我们一般见识,我们都是这里的人,我们从来没有过害人之心,我们……”
“是啊,我们也是迫不得已被留在这里供那魔王驱使,若是能进入轮回的话谁还愿意在这里受苦,土地婆……”
……如果不是她能看透这些鬼魂的属性值,如果不是她有对付他们的法宝,或许也会被他们这时所表现的悲痛可怜而生出不忍之心吧。
不过,从一开始她就没打算对这里所有鬼魂一视同仁,有善恶就应该区别对待。
不可能因为死亡就把生前一切一笔勾销,更何况,死亡也没能改变他们的本性。
瞧,现在仍旧是欺软怕恶,才一转眼便毫无顾忌地去纠缠凡人,人们在阴风中瑟瑟发抖,加上刚才的阵仗把他们吓破了胆,有些扛不住已经晕倒了,少不了大病一场,甚或抵抗力差点这就会要了他们的命!
枔靖冷冷地看着这些可恶的家伙,他们与恶鬼没有任何分别。
然后在他们惊恐和求饶声中,枔靖一把抓了,毫不犹豫塞进葫芦聚灵瓶里。
枔靖将最后一个恶鬼收入瓶中,这才心满意足且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地前往山顶神庙。
……人们好一会才从恐惧的无助中慢慢恢复,抬眼看时,周围都恢复平静,没有呜呜呼叫的阴风,也没有飞沙走石。
他们抬头看看,好像天空在这一刻都变得高远起来。
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就好像他们的世界永远都是低沉压抑充斥着驱之不散的阴气一样,而现在,他们的世界竟然也有清明的一天。
人们心中仍旧有些不安,惶恐地四下环顾,与其余人眼神交汇,想从对方那里获得这一切的答案,可看到的依然是茫然无措。
又过了一会,的确没有阴气纠缠,那些晕倒的人渐渐醒了过来。
人们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没错,那些阴物已经离开了。
他们首先想到的是:以多年跟这些家伙们打交道的经验,可不是那么好满足的……
对了……他们蓦地想到什么,连忙低头朝篮子或者竹筐里的供品看去,依旧充满了油亮的色泽以及美食的香味。
他们下意识吞了下口水,这些都是他们穷尽现在所有一切才准备出来的供品。
按照以前的惯例,这些供品一旦弄到这守护神山上,就不可能还能保持这般完好,几乎在那些阴风刮过之时就瞬间失去食物该有的光泽和香味,然后腐烂变质……
其实就算是没有弄到这里祭司的供品,在家里,那些供奉的食物也会以眼见的速度开始腐败。
也就是说,但凡供奉的东西他们都无法食用了。
他们的守护神从他们不多的口粮中霸道地分走一大部分,关键是他们拿出那么多口粮去供奉还不能满足守护神的需求,反而害他们性命。
这才是他们就算是在对方报复的高压政策下,仍旧有人偷偷摸摸供奉土地婆的神位。
……人们又在地上跪了一会儿,仍旧没有动静。
一个人小心翼翼地结结巴巴地说道:“……会不会是…土地婆…她,她把那些东西赶跑了?”
这话语虽然带着颤抖,弱弱地在空旷的山间响起,打破死一般的沉寂。
很快就有一个声音接着这话说道:“肯定是土地婆,土地婆听到我们的祷告来帮我们了,刚才我还看见她了……”
“我也看见了,肯定是她,若不然谁回来帮我们抵挡那些东西呢?”
“土地婆来了,土地婆终于来帮我们了,土地婆,求求你保佑我们一家老小平平安安……”
“求土地婆保佑,求土地婆保佑啊”
人们此刻有种劫后余生的激动,更有终于抱着神明的粗大腿的庆幸,一时间整片山间回想着人们的各种祷告声。
良久之后,人们才有些后知后觉地想到,他们祷告了那么久,竟然忘了给土地婆敬奉香火供品了。
有人机灵地在旁边摆放上两块石头,在前方空地上备好香烛供品,便开始供奉起来。
其余人纷纷效仿……
一个分神位就此诞生。
此刻枔靖已经来到山顶的守护神神庙,神庙修建得非常华丽,雕梁画栋和飞翘的楼宇,石头墙壁上致密的凿痕,以及一块块如同水洗的青石板地砖,无一不表示这里曾经耗费了多么大的财力物力人力。
还有那巨大的香炉里积满了香灰和燃烧剩下的竹棍,可以想见这里曾经的香火是多么鼎盛多么繁荣。
而现在,这里只剩下阴气森森,还有密布蛛网以及满地残枝落叶——一片颓败之景。
枔靖缓缓地靠近守护神神位核心,不放过周围哪怕一丝一毫的细节,从山脚一路检索上来。
的确发现几个可疑的地方,一一扫平,顺利来到这神庙前。
所以,现在她是就在这里等着里面的正主出来跟她单挑呢?
——根据以往的经验,附着在牌位外面的鬼魂都已经处理掉,就只剩下里面的守护神本神了,所以对方只能是单挑她们两个。
还是她进去二比一对方一个?
亦或是……先把这神庙也给拆了再干架?
小辛对此不发表自己看法,实际上神庙对于神位也有一定加成,拆了再打无疑更加稳妥。
只是…
枔靖绕着神庙转悠,寻找从哪里下手时,从神牌传来此起彼伏的叮叮声,大开一看,增加了一大笔能量,功德……还有一长串的许愿列表。因为跟在身边唯一的小跟班儿没有实体力量,所以拆别人房子这种事情只有枔靖亲自动手了。
枔靖现在力量很大,关键是不仅能在地下穿行还能在空中短暂飘飞,只要能接地气的地方就能立足。
所以拆起来简直不要太简单。
看着这精美的神庙在她手里逐渐变成一片废墟,心里还是有些些感慨的。
如果有一天她实力不济被人打上门,这就是她的下场。
不,其实早在她接手土地神神位时,就差点被一个凡人把自己的神位给砸了。
所以,她对此早有心理准备,不管心软或不心软都不能给她的神位增加防御,只有提升自身实力才是正道。所以她没有因为心里的感慨而有丝毫手软。
且说牌位里守护大佬此刻是真的郁闷了,也慌了。
这个土地神竟然将那些十数万计的阴魂全部解决掉,或是入轮回,或是被直接魂飞魄散。
这手段太过果决,竟是一点也没踩到他设下的陷阱——对方如果不先破坏了牌位的话,不管对方是将这些阴魂全部送入轮回,还是全部灭掉,他们身上的因果业力都会转到对方身上。
可如果破坏了牌位让这些阴魂成为独立个体后再对付的话,那么多的阴魂在失去牌位约束力后几乎顷刻间就会覆盖整片区域。这里面不少都带着生前的恶习,在有身体和生命磁场束缚时还能有些收敛,而一旦没了身体约束,这些恶念都会被无限放大。到时候不用任何人教唆,他们就能把这一片地区变成人间炼狱,到时候,这笔业力仍旧会算在对方头上。
那么多的业力就会像一座大山那样,不需要他出手也能把对方生生压死。
然而,对方并没有按照他的意愿:没有直接放了或者杀了这些阴魂,也没有破坏他的牌位。
而是一点点地瓦解这股力量,让他算盘落了空。
其实,究其根本,还是他的手段不如人家正牌儿的神仙厉害啊。
人家有随时随地开启轮回通道的自带神通,还有可以收服所有阴邪之物的法器……只要心肠稍微硬一点,再稍微多一点耐心……这些阴魂看起来数量庞大,形成势以后很是惊人,但真单独对付起来于一个神祗而言简直不要太简单。
他想,若是他有这些东西的话,他也能把这片地方管理的井井有条,也能像对方一样大杀四方,囊括其他地区。
唉,都是运气啊。
此刻,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拆自己的家,还能怎么办?
除了缩在这三寸空间等待命运的最后宣判,已别无他法。
难道出去跟对方单挑吗?
守护神大佬此刻就像一个落水的鹌鹑一样,全然没有了平时指挥十数万阴魂的豪迈气魄。
唉,怎么就引来一个真正的神祗呢?不是说好的神明已经放弃这里了吗?要百花齐放各显神通的吗?怎么又来了一个土地神了呢?
他看了看自己的魂体,原本一开始因为供品充足,人们气运也不错,他几乎把魂体提升到六级,还修炼出了几样小神通,在这一片区域基本可以做到神出鬼没来去如风。
然而后来随着那些阴魂越来越多,若是他不给对方供品的话,他们就会因为时间一久而耗尽魂力消散掉,对方身上因果就会落在牌位上,最后还是算在他头上。
他不得不将供品与这些阴魂分享,维持他们魂体存在所必须的能量……一开始还能勉力维持,可越到后来那些供品简直杯水车薪。
他甚至还拿出自己那点可怜的能量给他们……所以他也越来越瘦了,呜呜,这些年为了维护一方稳定,他容易么,呜呜。
让他倍感心寒的是,他已经这么艰难了,他的子民竟然一点都不理解他支持他,供品大大减少不说,竟然还把外面的神请进来,分薄本该属于他的供品和信仰念力。
他能不发飙嘛?泥菩萨也有三份土性呢,更何况这里所有存在的一切原本就是在他庇佑下才慢慢发展起来的。他们却背叛了他,小小给与他们一些惩戒也是情理之中。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或许,可能…他派出的那些小鬼在处理某些事情的时候或许有些欠妥,有些过火…可,可…
咔嚓——
哐当——
守护神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一阵天崩地裂的震颤和声响后,他面前憋仄的空间豁然开朗起来。
淡定地站起身,习惯性地扑了扑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又抬头看看明朗朗的天空。
长长呼出一口气,这才转向一旁的浑身包裹在圣洁光芒里的人,十分淡定地道:“土地上神果真手段了得,某落在你手中心服口服,来吧,是去是留给某一个痛快的!”
枔靖轻轻嗯了一声,点点头,将他上下打量一番,然后飘然离去。
呃,不用那瓶子把他收了?
唔,脑袋里顷刻间像是揉进了许多信息一样,撑的有些发懵,好一会才逐渐适应。
何茂宗?原来他叫何茂宗?哈哈,这就是我的名字!
他终于想起了自己更多的记忆,原来他只知道自己是为了帮这里的人才当的这守护神,可是想不起来为什么要帮这里的人,这里究竟发生什么事,以及自己是怎么当上这守护神的。
而现在,这份记忆解答了他所有疑惑。
曾经这里发了一场滔天洪水,他是村长,一向为了村民的他此时看见所有人陷入无边绝望中,顿时生出豪迈之情——若是能救下他的亲人朋友和所有村民,他愿意做任何事情。
恰好,有一个外来货郎这些天正好在村中收货也被困住了,对方便神秘兮兮地说他在另一个地方收了一件东西,据说是来自某个下山法师之手,后来不知怎的被人转手卖给了他。那货郎告诉他,只要按照上面的做了,就能成为神,庇护这一方百姓了。
他觉得这很荒唐,普通人怎么能成为神呢?
而且,听货郎说里面的方法,怎么都觉着有些邪门歪道的意思呢。
就在这犹豫之时,这个消息不知怎的传遍了所有人。
这些人在一天早上竟齐刷刷跪到他面前,求他救救他们……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两个男人一个前面一个后面 李洵皱了皱眉

下一篇: 女孩子喘的文案前方。周鸿宇

本文标签: 阴魂 虎狼 文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