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撩到对象硬的虎狼之词枔靖脑海中冒

撩到对象硬的虎狼之词枔靖脑海中冒

作者: 来源: 2021-10-25

枔靖脑海中冒出一个念头,眼睛盯着钟淼,追问:“然后呢?”
“我听到这些的时候也觉得可能是那些信徒在夸张谣传,再加上这段时间需要控水,所以就没有去理会。然而就在前两天,我发现有好多小妖纷纷往驴儿岭去,我拦下一个小猫妖,问他为什么去向一只老鼠精称臣,他说,天机娘娘好像已经搭上什么关系了,大概就在大年初二还是初三,他们中就有一个小妖亲眼看到有一个非常厉害的捉妖师前往驴儿岭,当时还以为朝廷派捉妖师来肃清这一带的小妖呢,缩在洞里吓个半死。”
“但奇怪的是,那个捉妖师却非常低调,不仅没有斩杀沿途任何精怪,甚至连捉妖的法器都没拿出来过,唯独在驴儿岭逗留了小半天才离开。此后不久,便有人给天机娘娘重塑金身,又传出当今皇帝要亲自上表天书,请求敕封她为城隍的消息。所以各路小妖纷纷前往,想得到一个封位,就像我这样。”
说到这里,钟淼眉心微蹙,忧虑地看向枔靖:“枔土地,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对方故意放出这些消息,就是要让我们感到不安,然后自乱阵脚?”
枔靖还在想那个“捉妖师”的事情,根据她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捉妖师和法师之间还是有一定区别,或者说捉妖师是法师的一个分支,专职捉妖,斩妖除魔。而法师则是还会做法驱邪,比如桃花沟事件。
听到钟淼询问,她下意识点点头,应道:“你分析的很有道理,这极有可能就是那个设置石牛的法师搞出来的。他若直接到我地盘上干架的话,我是主场作战他远道而来没有任何优势,所以便联合我的对头对我施压。”
有一点她想不通的是,都没干过架,他怎么就那么确定打不过自己?却要用这么迂回的方式来对付自己?还是说,这其中有别的什么猫腻?
钟淼带着一丝关切:“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我能做点什么?”
枔靖摇摇头:“他们在槐树村以外搞事情,我们是真的鞭长莫及。你先回去做好日常就行,顺便收集收集消息,也注意自己安全。我怕那些小妖为了讨好天机娘娘而拿你当投名状。”
就像她初来乍到遇到的丽娘一样。
钟淼郑重点点头,然后起身告辞,刚要离开时,蓦地偏头看到神室旁边的小桃树旁边立着的一个妖灵,面露疑惑之色。
咦,这两个小妖灵的气息…怎么觉着那么熟悉呢?
枔靖见钟淼本来准备离开的,却盯着自家的小桃树看,从树叶上挤出两只小眼睛。
她正要询问,却见夭夭后知后觉地想要往回缩,却又被一股力量推了出来。
刚才夭夭和小黑子都听到两人的谈话,神室和桃树是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得知人类法师与偏神勾结对付小土地,让他们也十分不安。
哪知听的正入神时,两人谈话结束,他一下子忘了隐藏自己,被钟淼盯了个正着。
夭夭头顶的两片毛茸茸的花瓣微微卷着耷拉下来,细细的小手在身前揪着,显得很不自然。
枔靖一看这架势,心道:哟呵,莫非在她之前钟淼和夭夭还有一段故事?
“你们……认识?”她在问这句话时,眼中不自觉地闪烁着八卦的光芒。
钟淼回过神,连忙笑呵呵地应着:“不,不,在下只是觉得这只小桃夭着实可爱的紧,刚才唐突了,还请见谅。”
枔靖随口应着:“那是那是……”言语中带着一丝自得,别人称赞自家的小妖灵当然高兴呀。
钟淼看看枔靖,又看向小桃树,躬身行了一礼,然后告辞离去。
枔靖见对方不肯说与夭夭之间的事,还很郑重地行了一礼,只当是人家很有礼貌,便也不好继续追问。
送走钟淼后,枔靖嘴角含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手指点了点夭夭,也不说什么,挥手将院坝里的东西收进室内。
夭夭并没有回自己的灵室,而是扭扭捏捏地跟着枔靖进了神室。
枔靖故作意外地问道:“夭夭找我有事?”
夭夭最后还是实诚地说了出来:“小土地,其其实我…我之前见过他,不是他来送东西的那次,而是还要之前……”
枔靖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哦?”
“没想到他刚才竟然认出了我,给小土地丢脸了,对不起小土地……”
枔靖还以为会听到一段“花边新闻”,都准备好瓜子了,对方却冒这么一句出来。
她心中登时就感觉,就好像与人谈笑风生意气风发后回到家才发现自己裤子拉链没拉上一样…一想到刚才与钟淼聊天,还一副看破别人小秘密的样子……想必人家当时看她也是一副“我了解,我不戳破你”的想法吧。
枔靖平静下心情,故作平淡地问道:“呵呵,夭夭整天都在小桃树里守护我们的神室,怎么就给我丢脸了呢?”
“那个…我我…”夭夭本来就粉粉的身体,此刻竟然抹上了一层胭脂红一样。
枔靖伸出手,让其走到自己手中,温言道:“夭夭不怕,瞧,不管什么样的事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说吧,究竟是什么事。”她心里非常想知道这家伙究竟背着自己做了什么,究竟是“哪个地方的拉链没拉好”,但是又怕吓到了对方。
夭夭细细的小手抱着枔靖的手指,绒绒小身体往上面蹭了蹭:“就,就是上次…钟淼来之前他还来过一次,然,然后…我我就躲在树后,我说小土地这里连像样的桌子板凳都没有。没想到过了两天他果真又来了……刚,刚才我通过桃树叶子听你们聊天来着,没来得及缩回去,还被他发现了,他,他肯定认出了我。他肯定以为是小土地叫我做的,对不起小土地……”
枔靖惊讶的张着嘴,“啊,原来是这样的啊,怪不得呢……”
哎哟喂,她想着钟淼离开时看看自己又看看夭夭的眼神…而她当时竟还以为是他和夭夭之间有什么八卦,原来这八卦在自己身上啊。当初枔靖就觉得钟淼送的那些东西有些“不对劲”,敢情是这个小家伙的杰作啊。
钟淼说的没错,的确是个小可爱!
要让枔靖自己去跟别人开口,说我家里没有板凳没有布匹,她铁定说不出。
然而这些又的确是她急需的,夭夭却帮她做了,虽然最后被戳破的确有一丢丢的不好意思。
可是自己把东西收都收了,难道连承担一下下的勇气都没有吗?
再说了,就像她刚才对夭夭说的那样,事情已经做了,定了……就像已经回到家才发现拉链没拉,不管是丢人也好还是别人没发现或者压根儿不在意这些…难道自己在家里找个地缝钻进去就能抹去拉链没拉的事实?
所以,想明白了这一层后,枔靖坦然接受这个“小秘密”。
她心里理解并接受这个已经成定局的事实,但是仍旧觉得脸上有些火辣辣的,毕竟她也是个脸皮很薄的人。
枔靖见夭夭如此难过又自责,果断收起自己的“薄脸皮”,素手轻轻揉着夭夭软软的脑袋,爽朗地说道:“哎呀,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其实就算夭夭不帮我去知会钟淼,我也会开口求助的,如此倒免去我的麻烦,你这是帮了我大忙,我应该嘉奖你才是……”
“小土地,你你真的不…怨我,我丢了你的面子,而且还…还用这么不入流的手段获取好处?”
枔靖略感意外,“什么面子不面子的,做了就是做了,有什么大不了。至于你说那啥‘不入流’的话,以后也不要说了,又没偷摸拐骗。最多也就是提醒一下被帮助的人‘你应该感恩’而已,如果连这个都要被诟病不入流的话……我们就不要理他!”
没错,那些施恩不需要回报,连提示也觉得是丢人不入流的,道德太高尚了,她自惭形秽就不要去玷污人家的高洁了——枔靖就是这么想的。
夭夭感觉自己刚刚的心情一起一伏的,见小土地真的没有责备他的意思,好像还真的帮了对方,于是悬着的心落下。
他稍微愣怔一下才回过神,连忙摆手:“…那个,小土地…其其实这个点子是小黑子想出来的,他说神室里什么都没有,那些也是身为下属理应供奉上司的。还说看钟淼会不会做人,若是懂得的话稍稍提点就行,不懂的话就算提了也没用…”
原来都被小黑子料到了:小黑子说,如果这个小土地真的是个坦荡磊落的人的话,绝对不会因为这件事而责备手下。还告诉他,如果对方有丝毫埋怨,这样的人以后都不值得他去追随。就算现在对方看起来很有发展前景,但也绝不会是可以将后背交托之人。
夭夭当时还跟他好好争论了一番,不过静下来他仔细想了一想,好像……对方说的有些道理。
其实他们两个也不是第一次私下里“搞小动作”了,记得还是在上上上个土地神在位时,那个土地神是真的真的非常仁慈,那时好像阴邪还没有到泛滥成灾的地步,这个地方偶尔有村民经过,人们偶尔也会给土地神供奉一些东西。
那次有个砍柴的村民不小心被毒蛇咬了,土地神在神位前变出一株解毒草药救了那人一命,那人却骂骂咧咧直说倒霉,压根儿没想过是神明显灵帮了他。于是小黑子和这次一样,怂恿夭夭,两个一起去“提点”了一下那村民,反正就是让他知道这草药是土地神显灵的,还救了他一命,要知恩图报之类。
后来那人果真带了不少香烛纸钱来土地神位前祭拜,当时夭夭看见土地神被人供奉很是高兴,不小心说漏了嘴。
于是那土地神便说他们这是走“偏门”,心术不正,说他一个才刚刚生出的灵便有如此心机…差一点就,就…
……夭夭一直记得这个教训,只不过这次他实在是不忍心看着这个小土地连一张凳子都没有,还有他也看到小土地努力学习制符,却连最基本的材料都没有……加上小黑子说正看看对方“人品”咋样,而且这次的“提示”方法和上次不一样,完全可以当做他们聊天时被别人听去的,又不是他们故意威逼利诱。再则,只要他们不露馅儿,谁知道是他们干的?
所以,当枔靖发现他们的“小动作”后,他全部担了下来——谁叫是他自己不小心冒头被钟淼发现的呢?
哪知道……结局竟是这样。
夭夭才终于明白小黑子那句话的用意,
枔靖又揉了揉夭夭的小耳朵,“小黑子说的没错,不过……”
说着,她脸色微微沉了下来,继续刚才的话:“不过呢,你现在只是最初级的灵体,离开灵室是很危险的。所以在你没有自保之力前绝不能再擅自离开了,明白吗?”
心中想着:小黑子上次得了能量后不是在进化中吗?难道中途为了这件事刻意出来,为神室贡献自己力量?
夭夭感动的一塌糊涂,连连点头应下,然后抱着枔靖给的一千能量回到灵室,与小黑子五五分。
………………
芫天师正在法坛呼吸吐纳,旁边还盘坐一个穿着白色飘逸袍服中年男子,青丝美髯,皮肤白皙红润,颇有几分飘逸出尘的味道。
这个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辛图国现任君王,玳。
此时服用了芫天师炼制的仙丹后在此与他一同修炼,感悟天道。
毕竟是一个神鬼世界,人们都十分信奉鬼神,不管是民间还是皇室都非常流行修仙悟道,以求长生逍遥。
特别是皇帝或者权贵富裕之人,更是想长生不老,永享荣华富贵。
当然不是说普通平民就不想长生不老,他们也想,只不过他们还要为生活奔波,没那么多时间去追求这些东西,也就抽空拜拜神佛,买些符水喝喝。
芫天师则是一头银色头发,灰白的山羊须垂至胸口,头顶髻着一支玉簪,两鬓各有一缕银丝无风也微微飘动,看起来十分飘逸。
皮肤白嫩如婴儿,虽没有玳王那种变态的红润,却更显沉稳。芫天师身上穿着前后画有阴阳鱼的道袍,叠腿而坐,双手放置身前,臂弯挂着一柄白玉拂尘,看起来仙风道骨。
就在这时,他眼睛微微动了一下,然后赫然睁开眼睛,一道精光闪过。
眉心微蹙时,嘴里发出“嘶”的惊异之声。
旁边的皇帝只是做做样子,哪有真正入静,立马便觉察旁边动静,连忙侧过身问道:“天师,可是还有什么指示?”
语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讨好,毕竟就他所知:这芫天师已经修道一两百年,他爷爷还在位的时候,就闻名遐迩,在听雷山中修行,请了好多次都没请来。
后来他父亲当皇帝时又去请,对方仍旧不肯来,直到他登基,亲自去请了三次才终于来了。
露了两手神迹,震惊朝野,于是便供奉他为天师。
玳王的爷爷父亲都信奉修道,也都十分虔诚。后来天师才说出他不肯来的原因,说他们根骨不行,没有仙缘,倒是玳王么…还可以努力一下。
芫天师当然听到玳王的问话,却连一个眼神都没丢给他,沉吟片刻:“这些年我以我的仙力镇压死亡邪祟,稳固河山太平,然则这次为了给你开启天智耗损我不少元气,竟让那些邪祟隐隐有了作乱之势。”
玳王立马就慌了,“天师这可怎么是好?”
芫天师甩了下拂尘,连起势都没有便直接站起来,沉声道:“我先作法看看对方究竟是何来历……”
有现成的道场,又有玳王的全力支持,很快就备齐了道具。
芫天师一番鱼龙舞后,手中剑指向一个方向,“呔,没想到竟是这等宵小与邪祟沆瀣一气,扰乱人间正道,岂有此理!”
玳王紧张道:“天师,如何?”
芫天师收法,走下道场,对玳王说道:“刚才我已经查明了,原来竟是一在位神祗堕落与邪祟勾结。”
玳王:“神祗?啊……那,那该如何是好?”
芫天师:“玳王莫不是忘了,您乃天子,受命于天,那些在人间的神祗也不过辅助你江山永固而已,尽职尽责也就罢了,若是擅离职守你废黜了他们便是。”
玳王双手握在身前不由得颤抖起来,“啊,废黜啊?”
他只任命过神祗,比如有民间供奉的得道小妖,在百姓大臣以及天师推荐后他就会亲自敕封其为正儿八经的神祗,偏神。然后就名正言顺享受人们的供奉。
但是他还从来没有废黜过某神祗…据说在他爷爷时就废黜过某神祗,结果当即天下打乱,他也因此而亡。
所以,此刻芫天师竟然说要废黜神祗,他一下子就想到爷爷的下场。不管之前多么信任敬畏对方的手段,此刻也心虚起来。
“那邪神勾结精怪为祸一方,大有颠覆皇庭之势,我看若是让其壮大,要不了多久这江山便会易主。”
“这……”
“玳王莫急,我已经物色到一位德才兼备的妖仙来替代这个神位。此妖仙修炼数百年,法力深厚,关键是还有一颗爱护天下苍生以及拥趸皇帝的赤诚之心。奈何引起出身而得不到重用。”
玳王做思索状,“对了天师,你说这个妖莫不就是前两天从地方传上来的折子,说的是那啥…娘娘很是灵验,香火鼎盛,人们还为其塑了金身,并千人署名请愿,要朝廷敕封她为正神?”
芫天师一副惊异的样子,重复道:“你说的万民请愿的那位妖仙可是叫做天机娘娘?”
玳王连忙道:“对,就是天机娘娘。”
芫天师一甩拂尘:“这就对了,没想到多年未见,她竟已经有了这般境界,民心之所向,实乃玳王兴旺之象啊。”
“啊,这……那我该怎么做?”
芫天师道:“既然她已经有了金身以及万民请命,事情就简单多了。玳王只需要上奏天书一封,请求废黜那渎职的小神,再举荐这位天机娘娘,并附上千民请愿书即可。”
玳王连连应着,双手抖着袖子,一副马上就要写奏疏一样。
“好,好,我马上就写…快,笔墨伺候…对了天师,我我还没有向天庭写过奏折,该如何写啊?”
芫天师瞥了他一眼,捋了捋胡须,“上达天庭的奏折当然不是随随便便写的,而是要先沐浴焚香静心三天,然后再以自身鲜血为墨。”
视线余光中,他见这个懦弱的皇帝听到“自身鲜血为墨”时瑟缩一下,眼底的轻蔑之意更甚,又补充了一句:“放心,到时我再用我的精元为你炼制两颗大元丹…”
“好好,如此甚好。”
……芫天师眼底流出轻蔑之意,真是个窝囊废。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做局从那么多精明能干皇子中把这个窝囊废推上皇位的话,他又怎能有今天一家独大,成为正儿八经大国师呢?
虽然表面上看他随随便便两句话就让皇帝对他言听计从,实际上这都是精心布局和平衡的结果。
首先要找一个打心底对自己信服的五体投地的皇子,然而这里并不乏道行更加高深的修道之人,除了少部分喜欢隐居修炼之外,其实还有一部分和他一样,想要来一番建功立业,甚至创立一个传世的门派。
所以自己要从这些人中脱颖而出,那就必须要用一点手段才行……比如玳王深信不疑的他就是连他先祖都非常向往敬慕的高人这一点,便是芫天师做了一个局才让其相信的。
玳王看似很信任他,他却不能真正像控制一个提线木偶一样去控制对方,毕竟还有朝堂,还有其他法师。
为了维系与玳王之间这微妙关系,他不仅要引导玳王真正做一些利国利民的事情,不然别人的口水都要把他这个大国师给淹死。
这样,国家太平,别人才抓不到他的错,他就可以在玳王面前说大话,说自己如何牛逼平定四方妖邪之类。
还有,这“大元丹”并非铅汞之类没有任何效用的毒丸,而是真正有一定养元聚灵的丹药。
他自己好不容易炼几颗出来,却要分一颗给这个废物让其在那些个女人肚皮上耀武扬威几次罢了,真是暴殄天物啊,想到这些就让人郁闷。
不过,芫天师一想到或许能从天庭那里得到一个正式的神牌,就算十颗大元丹也值了。
至于这神牌真的就是给天机娘娘求的吗?
呵,真是太天真了……枔靖不知道在数千里之外的人间界最高权力中心的皇庭中,一群人正筹谋要将她这个小土地神废黜掉。
更想不到有人会举荐天机娘娘为正神?
——果真是朝中有人好做官啊。
这就是资源和信息不对等的锅,当然,她就算是知道了又能怎么办呢?
——类似之前她对付石牛,就算石牛知道她要去干掉他,他也逃不掉啊。
只是,现在换成她站在石牛的位置上了。
唉,果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枔靖自从得知钟淼带来的信息后,她虽然无法探知远在朝廷给自己布的局,但也隐隐意识到,恐怕boss对付自己的方法并是直接与她干仗,而是通过外围力量来击垮她。
所以她如今除了尽可能提升实力外,没任何退路。
且说枔靖送走钟淼,又戳破夭夭的“小秘密”,好一会才让心情平静下来。
继续刚才的事情——打开商城,购买因果灵镜。
时间过去这么久,她上次在商城订的因果灵镜终于到货了。
且说枔靖打开商城,在支付一万能量后,面前出现一个旋窝,好像有气流在里面旋绕,然后吐出一个物件儿——长手柄的铜镜。
铜镜被吐出来后旋窝就消失了,没有任何外力作用下,铜镜便静静悬停在她面前。
枔靖虽与铜镜面对面,但平滑的镜面上并没有映出她的样子。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她在观察镜子,而镜子也在审视着她这个新主人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镜子和之前在商城“橱窗”里看到的样品有些不一样,怎么说呢:橱窗里的镜子给人一种很灵动俏皮之感,而这个却十分沉默冷淡。
就像此刻,枔靖围着它转圈儿,它一开始还手柄朝下地立着,后来索性咻地落到桌子上了。
那意思好像在说:接不接手?不接手就算了,站累了,我躺。
枔靖连忙来到桌前,嘴角浮现笑意,哟,果真不愧为天道商城出品啊,如此有灵性。
灵性?难道里面真的有一个独立的“意识”?
枔靖看着如此有灵性的因果灵镜,在欣喜之后是隐隐的担忧——既然是一个独立意识的话,会不会不听话?受她控制呢?
以及……会不会像那些有灵智的一样,在关键时候背叛之类?
心怀忐忑中,枔靖终究还是伸出手,想拿起镜子仔细瞧瞧,好歹这也是她预约并花大价钱买来的。
就在这时,镜子却突然动了,朝着她手指就怼了过来。
指尖弗一接触镜面,她感觉手指就像是插入一个带着小小吸力的空间,而后,一道契约瞬间传递到她的神牌,在神牌【法器】一栏多出“因果灵镜”字样。
与此同时,一道细微的带着轻蔑意味的咕哝声传来:“……真是的,果真是十八线的小神,做事也这么磨磨唧唧的…”
枔靖后知后觉地想到:所以,对方是因为她动作慢了,被灵境主动契约了?并且还被对方给嫌弃了?
转瞬她又高兴了起来,因为神牌中的契约让她知道,这件法器的灵和她理解灵智有很大区别。
硬要做个比喻的话,就像是里面的控制系统更……人性化一些,与主人之间的互动更紧密一些,响应更快一些。当然,紧密和快也是建立在主人的意识和魂力是否强大的基础上。
刚才便是因果灵镜里面的系统有自动感应契约的设定,毕竟只是刚刚“出厂”的法器,里面的剩余能量有限,超过一定时间没得到回应就会自动关闭,直到主人主动与其契约。
枔靖手里拿着灵镜把玩一会,发现上面的比如可以照出对方前生今世以及将敌人定住的功能,都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用的。
【法器:因果灵镜(辅助类法器)
等级:0
能量池:0
功能1:可照出对方本体,前生,今世。
要求:距离五米内,控制法器的主人等级高于对方,以及每次消耗100能量。(备注:若是推衍因果过于负责,可能会需要更多能量。请在灵镜中准备足够的能量。)
功能2:可定住敌人2——10秒,视对方和自身实力悬殊为准。
要求:实力越高定住的时间越长,会持续消耗能量,以及对方越挣扎抗拒,消耗的能量越多。(备注:请在灵镜中准备足够能量)】
枔靖看完因果灵镜的属性介绍,沉默好一会,抹了一把泪,往里面试着充了1000能量。
看着灵镜果真比之前“活泼”一些“主动”一些,但她心里却已经平静无波了,只默默地将其收入灵池中。
灵池有温养法器与自己联系更加密切的作用,所以只要灵池里还有空间,把法器放里面就没错。
收了灵镜后,枔靖才长长叹出一口气。
所以就像以前她在网上买东西一样,上面说的都是这东西的优点,如何省事省力省钱……实际上只有东西拿到手才知道是个坑。
当然,前世的话就算在平台上查不到商品的真实使用效果,但是可以通过其他渠道得知。比如询问身边朋友,比如到其它网站查询等等。
而她现在在这个地方又能问谁?
不管怎样,总算是多了一样手段,一想到那个悬而未决的石牛案子以及背后的boss,心里总算是又添了一分底气。
如今,枔靖的手段有:
【法器:葫芦聚灵瓶,锁魂链,小骷髅,因果灵镜】
两进攻,两辅助。
枔靖此番比较下才明白,为什么锁魂链只需要意念所指便能不消耗能量去主动缠绕捆住敌人,是因为捆住敌人的力量来自于链子本身的强度,就和现实世界用绳子捆人一样。
而因果灵镜要照出人的前世今生是需要进行数据推衍,需要运算。它里面本身并没有存储被照者的资料,既然推算,当然需要能量啦。
至于用铜镜里照出的光束定住对方要消耗能量就更容易理解了,光束从哪里来?当然是铜镜将能量转化而来,然后将敌人定住……
【法术:元能箭,神盾术】
一攻一防,很好的搭配。
【符箓:困灵符*60】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卫生间对着镜子做 这是一个身材

下一篇: 你乖一点好不好 妖元子真的是

本文标签: 虎狼 脑海中 之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