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卫生间对着镜子做 这是一个身材

卫生间对着镜子做 这是一个身材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2:18:27

这是一个身材特别娇小……准确点来说是在绪方的眼中,身材特别娇小的女孩。

据绪方的目测,这女孩的身高大概在1米43上下。

这个身高在江户时代的日本倒算是比较正常的水平。

披着一件在这个时代颇为少见的带有着兜帽的宽大黑袍,黑袍宽大到足以将这个少女的身体给包裹起来。

年纪很轻,大概只有15岁上下,虽说在这个时代的人的眼中,15岁的女孩已是成年女性,但对于仍未彻底抛却掉前世的年龄、伦理观念的绪方来说,这个年纪的女孩仍是妥妥的少女。

外貌称得上是可爱,姣好的五官,白皙的皮肤,属于那种不论让谁来评价,基本都会夸赞一声“长得很漂亮”的那种女孩。

此时此刻,这名少女抱着近乎有她半个人那么高的琵琶,缩在船舱的一角,弹奏着音乐。

绪方对音乐是一无所知,所以并不清楚少女正弹奏着什么曲子,也看不出少女的水平如何,仅知道这少女弹得非常好听。

从船舱内其余偷渡客的反应来看,绪方并不孤单,在场的许多人都有着同样的想法。

几乎所有人都被这少女的琴声所吸引。

虽然大家都不清楚这少女为何突然弹起琴来,但都极有默契地保持着沉默并侧耳倾听。

少女仅弹奏了一小会儿。

仅过去大概半分钟,少女便停下了拨动琴弦的双手,然后——

“有没有人想要买草鞋呢?”

少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怀中的琵琶放下,然后将放在身侧一个大布包挪到身前并将这个大布包解开。

布包内,是堆得如小山一般高的草鞋。

“若是有人想要买草鞋的,那你们就有必要过来看一看了!”

少女抓起一只草鞋,双手各抓住草鞋的左右两角,然后用力一扯。

“你们瞧!我这么用力扯草鞋,这草鞋却完好无损!”

“质量如此之好的草鞋,仅需10文!”

少女将掌中的草鞋高高举起,就像是在举着什么宝物一般。

绪方现在的表情……可以用目瞪口呆来形容……

刚刚还一副弹着琵琶的仙女模样。

结果转瞬之间,便放下了琵琶,捧着草鞋开始叫卖。化身为了草鞋商人。

从仙女到草鞋商人——少女的“角色转换”速度之快,令绪方只感到瞠目结舌。

——所以刚才的那段演奏是怎么回事?就只是为了将我们的注意力都给引过去吗……

就在绪方在心中默默地吐槽时,少女放下了掌中的草鞋。

“如果不需要草鞋的话,我这里还有一个好东西……”

少女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放在她身侧的另一个包裹。

但突然——船舱的大门被猛地打开。

1个腰间佩着刀、外貌凶神恶煞的年轻武士大步踏进船舱内。

他们是负责保卫船只安全的“保安”,绪方猜测他们大概是被雇佣的浪人。

这年头,最不缺的就是浪人。只要你给得起钱,多的是浪人愿为你效犬马之劳。

在登船之后,绪方有数过这些守卫的数量,总计有8人。这样的数量,守护一个运载着30余名偷渡客的船只,倒是绰绰有余了。

“刚才是你在弹琵琶并且在那卖草鞋吗?”这名护卫在进到船舱后,便将视线转到了少女的身上,“你难道不知道这艘船的规矩吗?在乘船时,不可发出吵闹的声音,像你这样叫卖商品更是严厉禁止。”

“还有这样的规矩吗?”少女一脸疑惑地睁圆双眼。

“那你现在知道了。”

“为什么不能卖商品啊?”少女似乎并不服气,跟护卫争论起来。

“因为曾经有人像你这样在船舱内兜售商品,结果和某个客人在商品价格方面产生分歧,最后两人大打出手,那个卖货的商人差点被打死。”护卫正色道,“你们这些在船舱内兜售商品的人,不仅很吵,还容易惹出事端来,所以自此之后就严厉禁止这种兜售商品的行为。”

“我们现在刚离岸没多久,还想坐船的话就乖乖遵守我们的规定。”

“否则,我们现在就掉头回岸边,把你放回岸上。”

“是……”尽管脸上仍挂着忿忿不平之色,但少女还是服软了,乖乖地将那个她刚刚声称是“好东西”,但还未来得及打开的大布包给放回到身侧,然后将装着大量草鞋的布包给重新包了起来。

“真是的……看来之后得让白太郎他们在带人上船之前,先跟想上船的人好好讲讲船中的规矩才行。”

护卫留下这句带着不悦之色的低喃后,快步走出了船舱并关好了门。

少女乖乖遵守着那护卫刚刚所说的“禁止售卖商品”与“禁止吵闹”的规矩,老老实实地缩在船舱的一角,不再弹琴以及叫卖商品。

而在护卫离开后——没有一个人去找少女买草鞋。

大家都各做各事,回到这少女弹琴前的状态——包括绪方和阿町在内。

绪方他们的鞋都还好用着,完全不需要再买什么新鞋。

“真是一个……很有性格的女孩呢……”阿町想了半天,只挤出一个“很有性格”来形容那女孩,“刚才看到她放下琴,拿起草鞋在那卖后,我都呆了……”

“有一说一,她这种先用琴声来把人的注意力给吸引过来的手段蛮妙的。”绪方莞尔,“刚才她把整个船舱的人的注意力都给吸过去了。只可惜并没有人想要买鞋啊。”

绪方只把少女刚才的那番行径,当成漫长旅程中的一个小插曲。

在这少女乖乖遵守船规、安分下来后,绪方便没有再将注意力放在这少女身上。

船只刚出航时因浪潮大,船只颠簸得极其厉害,对“风浪”抗性为0的阿町曾一度难受得连坐都坐不起来。

在21世纪,那些现代船只在大海中都会被浪潮给拍打得摇来晃去,那就更别说这种18世纪的木船了。

船舱内有近一半的人在船只驶出海岸后,就纷纷出现了程度不一的晕船症状。

某些人晕船症状比阿町还重,直接化身为“反向喷射战士”。

好在船舱内配备着不少的木盆。

这个帮助人偷渡的定江屋,在“乘客晕船”这一事上大概也吃尽了苦头。

所以在绪方他们所住的这船舱内配备着不少的木盆,并且在开船之前,还特地跟绪方他们介绍了若是有人想吐,就吐在这些木盆里。

多亏了这些木盆,没让船舱变得脏兮兮的,只让空气中多了些怪味。

直到船只行驶到一片较为平静的海域后,包括阿町在内的众人的晕船症状才转好了一些。

这时,恰好已正午了。

“阿町,吃点东西吧。”绪方将阿町扶起,让阿町靠坐在一面墙壁上,然后把放置干粮的包裹打开,“你想吃点什么……”

“给我半条肉干就行……”阿町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绪方他们现在所带的肉干,是离开红月要塞之前,恰努普等人送给他们的优质肉干。

这些肉干用阿伊努人特殊的手法制成,不仅味道鲜美,而且保质期极长,特别适合用来充作长途旅行时的干粮。

绪方抓起一条有他的一个手掌那么长的肉干,正欲将这肉感拧成两半时——

“嗯?”

绪方挑了挑眉,然后扭头朝自己的身后看去。

就在刚刚,他突然感觉到背后似乎有人正看着他。

绪方转头盯着自己的后方看,只见视线的主人在发现绪方转过头来后,便慌忙低下头去。

——这孩子刚刚干嘛看我?

绪方在心中发出不解的疑问。

这视线的主人,正是那个刚刚用琵琶来帮助售卖草鞋的商业鬼才。

这女孩的年纪至多不过15岁,而绪方今年已有22岁,称这少女为“那孩子”倒也算是勉强符合二人的年龄差。

绪方没作多想,只认为这女孩也许是太无聊了,所以把视线乱瞟。

但绪方刚把脑袋转回来,便又感到一股自身后而来的视线,于是又转头看向自己的后方,然后又看到了慌忙把头底下的少女。

这一次,绪方发现少女在把头低下后没多久,用渴望的目光不断偷瞄着绪方……手中的肉干。

脸庞恰好正对着少女的阿町,此时也发现了少女现在的这举动。

“这女孩是想吃我们的肉干吗?”阿町用只有她和绪方才能听清的音量低声问道。

“大概是吧……”绪方环视了一圈周围,发现现在这个时间点,其他人都拿出各自所携带的干粮啃起来了,就只有这女孩一点动静也没有,仍旧坐在原地,没拿出任何吃的来。

咕……

就在这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咕”声,自少女的肚腹处传出。

这道声响并不大。

但是……却恰好让就坐在少女不远处的绪方二人给听到了。

这道肚子的抗议声刚响起,少女就连忙抬起双手将自己的肚子给死死捂住,然后像是不敢看人一样把头埋得下巴都快贴到胸膛了,脸颊与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

在这女孩的肚子响了后,绪方和阿町便相当

有默契地同时别开视线,不再去看那女孩,给这女孩留点面子。

“……我们送点吃的给那女孩吧?”阿町这么建议着。

“……不行。”绪方摇了摇头,“如果就这样把食物拿给她吃,也许会被当成嗟来之食,让那女孩的自尊心受挫的。”

说罢,绪方沉思了片刻。

随后将掌中的肉干撕成两半,然后将其中一半交给阿町:“你先吃。我去去就回。”

说罢,绪方将掌中仅剩的半条肉干放回到装食物的布包里,接着再从布包里拿出数条崭新的肉干和别的干粮,用一块小布将他们全数包好、放进怀里。

做完这一切后,绪方大步朝那少女走去。

“请问可以让我看看你的草鞋吗?”绪方问。

“欸?”少女抬起头,看向绪方。

或许是因为没有想到会有人现在来找她买草鞋吧,少女的视线中满是惊讶。

脸上仍挂着因羞耻心而染上的红晕的少女,呆呆地看了绪方一会后,才满面惊喜地回答道:

“当然可以!”

少女将那个装着草鞋的布包再次打开。

“10文钱一双,你可以扯扯看,我的这些草鞋的质量都非常不错的。”

绪方随手拿起一双草鞋,然后轻轻地扯了扯——质量的确相当不错。

“这些草鞋是你亲手做的吗?”绪方问。

“是的。”少女点点头,“这里的每一双草鞋,都是我亲手编织出来的。如何?质量很不错吧?”

“嗯。质量的确不错。只不过——”

绪方的话锋突然一转。

“我没什么钱呢。”

“欸?”少女的眼中浮现出错愕,但很快便将眼中的这抹错愕压下,连忙道,“那我可以卖你便宜一点,一双8文……”

少女的话还没说完,绪方便将手伸进怀里,拿出刚刚用干净的小布所包好的食物。

“我身上只剩这些了,可以用这些来代替钱吗?”

“欸?”少女的眼中再次浮现出错愕之色。

但这抹错愕刚浮现,便迅速转化为了火热之色。

她用火热的目光看着绪方掌中的那些干粮,那副模样,仿佛随时会扑上来,然后将这些干粮紧紧地抱在怀里。

而绪方这时则补充道:

“我打算给我和内子各买2双草鞋,这些干粮可以用来交换吗?”

“当然可以!”女孩像是生怕绪方改换措辞一样,连忙道,“别说4双了,你的这些食物大概都够换6双鞋了。”

“那我就拿6双吧。”

女孩忙不迭地点头。

绪方将这一小包食物递给少女:“可以让我自个翻找合适的草鞋吗?”

“当然可以。”

绪方拨开这座“草鞋山”,开始翻找着适合他与阿町穿的鞋。

阿町的脚有多大,在与阿町确定关系后,绪方就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探知得一清二楚了。

绪方的鞋码换算成现代的算法,大概有42码。而阿町则约为34码。

就在绪方认真地翻找着适合他与阿町穿的草鞋时,少女正像捧着什么宝物一般捧着那包食物。

看了看怀中的食物,然后又看了看身前的绪方。

视线在绪方与食物二者之间来回倒转了好几遍后——

“客官。谢谢您的惠顾。”

“好久没遇到像你这样一口气买了这么多鞋的客人了。”

“为了以示感谢,我送你一样东西吧!”

语毕,少女将怀中的食物拿到一边,然后拿起另一个面积要比这个装草鞋的布包要小上许多的包裹。

绪方对这个包裹有印象——少女之前在推销完她的草鞋后,声称她还有一样“好东西”,然后拿起了一个包裹。

随后因那个护卫来得太及时了,导致少女没能及时将这个包裹打开,没有露出包裹下的真面目。

现在绪方眼前的这个包裹,就是少女之前声称的那个“好东西”。

“客官,你对防身术有没有兴趣呢?”

“防身术?”绪方刚将疑惑的视线投向少女,少女便将这个包裹打了开来——里面放着一堆封面什么字也没有的书。

“实不相瞒,小女的家族代代流传着一种特殊的防身术。”

“这防身术只有一个招式:运劲。虽然只有一招,但威力却极其强大,是极佳的防身技艺。”

“这些书,就是我亲手所做的‘运劲’练习方法。”

“内容浅显易读,有好多人仅看我写的这书,就粗浅地掌握了‘运劲’。”

绪方从刚才开始就是一脸的错愕——继从“仙女”变为“草鞋商人”后,这少女再次摇身一变,变为“武学秘籍商人”。

少女的身份转变速度之快,让绪方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望着一脸错愕的绪方,少女误以为绪方是不相信她刚刚所说的话,所以急声补充道:

“我可不是那种骗子哦。”

“不论是书,还是我这个人,可都是有真材实料的。”

说到这,少女挽起了右臂的袖子。

在少女将右臂的袖子给挽起后,绪方惊奇地发现——这少女的手臂竟颇有肌肉,并不是那种四肢孱弱之徒。

“我给你演示一下‘运劲’吧。”

说罢,少女深吸了一口气,接着紧盯着前方。

此时的少女,和刚刚那副有些无厘头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只见少女紧盯着前方,然后缓缓抬起右手,手掌攥握成拳。

绪方细心地发现——少女手臂的肌肉,正以古怪的节奏、幅度运动着。

只见少女像是蓄力一般,肌肉震动的节奏、幅度越来越快。

最后——

少女朝身前的空气打了一拳。

嘭!

不像是少女这种体型的女孩所能打出来的破风声响起。

绪方还未来得及对少女的这一拳发表任何的感想,便突然在脑海中听到一阵……许久没有听过的系统音。

【叮!成功浏览完徒手格斗技“伊贺流禁术”所有武技】

【成功提取徒手格斗技——“伊贺流禁术”】

【检测宿主目前所习得的所有武技流派……】

【宿主目前尚未习得其余的徒手格斗技】

【习得“伊贺流禁术”后,使用该武技打败、击杀敌人后,可获得个人经验值与武技经验值】

【宿主可花费1点技能点,解锁徒手格斗技——“伊贺流禁术”】

【请问是否要花费1点技能点解锁徒手格斗技——“伊贺流禁术”】

*******

*******

作者君昨天着凉,今天肚子痛……写这一章,足足去了3次厕所……(豹头痛哭.jpg)

喜欢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请大家收藏: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还在体内乖吃饭h 战争进行时,

下一篇: 撩到对象硬的虎狼之词枔靖脑海中冒

本文标签: 对着 这是一个 卫生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