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大叔好棒快一点txt小说|小倩&rdq

大叔好棒快一点txt小说|小倩&rdq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2:14:41

“小倩”察觉到枔靖的细微动作,眼中闪过一丝意外:“怎么,你不打算杀掉我吗?只要我从这里过去你们便再也抓不到我了,我从此将逍遥三界外跳出五行中。放心到时候我定会记着你放我一马之恩,说不定什么时候还会回来好好报答你,哈哈……”
枔靖眉梢微不可查挑了下:“你既然想从这结界钻过去那就过去啊,我绝不拦你。我这人就是慈悲为怀成人之美,特喜欢帮助你们这些精怪而专门来为你送行的,你(有本事就)钻过去吧。”
枔靖其实想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更真诚一点儿的,但是演技还是有些不过关,所以此话一出,神态和语气中有种压抑不住的挑衅味道。
“小倩”果真被枔靖这幅极度不真诚的样子激怒了,脸谱不停变换着几个精怪的样子,发出尖利的叫声朝枔靖扑了过来。
看起来张牙舞爪地扑向她,几乎将身上所有弱点都暴露在她面前……完全自杀式的打法啊。
枔靖下意识抬起手,几乎是一种战斗本能地,手上立马凝聚出两枚元能箭……
一个念头浮上脑海——作为那么强大的精怪,会这么笨拙地将身上所有弱点都摆在她面前吗?
枔靖意识到什么,身上神盾围绕着她旋转,只暗中收了攻击,而身体直直站在原地连装模作样的躲闪都没有。
——如果对方想借用她的神力的话,那么她和对方之间必定隔着某种东西或者折叠空间之类,就像镜面一样,看得到但不一定摸得到。
所以她索性站在原地不动,就等着对方扑上来……另一边则开始检索自己还有什么手段是没有神祗印记的呢?
很显然,“小倩”看到枔靖的动作也明白对方是在试探她,于是在她扑来的过程中有什么晃了一下,竟真的冲到枔靖面前了。
枔靖则是眼睛一亮,来的正好,啪——
一张困灵符拍在对方身上。
噗——的一声,连十分之一秒都没坚持住就飞灰湮灭。
不过不等十分之一秒就是连绵不断的拍出灵符的声音响起,一大把的困灵符源源不断地从枔靖手中涌出,齐刷刷地扑向小倩,一张还没有破另一张就贴了上去,最后被层层叠叠地裹了起来。
枔靖则是直接冲了上去,举起沙包大的绣拳就要揍下去——魂体提升后还没有练练手呢。
就在这时,后面传来一道急切的声音:“等一下,别打她——哦,继续……”
“别打?”“手下留人?”难怪怎么听起来有些耳熟呢。
黑河村的燕赤山?枔靖不用回头都知道来者何人,难道要听你说继续本神才继续?对方的话丝毫没有打乱她的节奏。
燕赤霞卷入姥姥黑山老妖的旋窝,他这个师弟也在这里,真是好巧啊。
不过这一层空间并非在真正的土层里,而是穿越至少几百米深的土层,穿越结界才行。
普通法师就算是拥有土遁之术也很难撑到这个地方,枔靖也是因为自己身为土地神,有着掌控水土的天赋才行。
燕赤山也行……可,他钻进到这里来讲干什么?阻止自己揍这老妖?
也不对啊,从上次黑河村事件来看,这人并非那些传统的迂腐法师。
枔靖确认来人身份后就不再分心,一手揪着被层层叠叠困灵符包裹起来的女鬼,一边抡起拳头已经如雨点一样落在女鬼身上。
砰砰砰——
每一拳就凹下去一个坑,发出如同打击沙袋的闷响。
没有使用神力,拳头照样能揍人!
“小倩”被困灵符包裹着揍得发出惨叫,各种声音变换着的怪叫。
燕赤山见枔靖的动作,举起的手又放了下去,因为他注意到不远处的结界没有任何动静。
悬着的心放下,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刚才的焦急有些杞人忧天多此一举:就算这土地神暂时不知道这里面的玄奥,但是以对方谨慎性子也不可能随便在这里发动神力的。
枔靖此刻也终于明白对方说的“帮了大忙”是什么意思——对方果真就是在等她的攻击,利用她的神力。
现在她只是用自己魂体本身的力量,没有动用神力,所以拳拳到肉,并没有被转嫁到其他地方。
旁边那个结界看起来就很重要,对方就在旁边蹦达,若是像丽娘那样空间被别人做了什么手脚,把这个结界打穿了怎么办?
很快,“小倩”挣脱了一层又一层的困灵符,呼地一声遁到旁边。
此时灵镜又开始摇摇欲坠,让对方给溜了。
几千的能量维持了几分钟,枔靖一狠心,直接加了五万能量!
她拿着灵镜朝着混沌空间扫了一圈,“小倩”再次出现在视线中,这次,因为的灵镜里的能量充足直接将其锁定。
此时“小倩”看起来有些狼狈,头发凌乱,身上衣裳都被撕破了。
只见她拢了拢头发,将鬓角的一缕在手指上绕啊绕,恢复先前的挑衅状态。
“哟,又被你给找到了。怎么,还想打我吗?来啊,来继续打我啊…”
枔靖朝前走了几步,发现对方不知道又用了什么手段,始终无法靠近,中间总间隔几步的距离。
而远程攻击就要动用神力,肯定不行。
知道这是圈套,枔靖当然不可能成全对方想要挨揍的愿望了,她看着“小倩”就长长叹了口气,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说道:“唉,你怎么能这么想呢?本神一向以慈悲为怀,你又长得那么可爱,本神怎么可能舍得打你呢?你只是被那调皮小树精蛊惑的漂亮小女鬼而已,乖,本神不打你,本神亲自送你进入轮回……”
枔靖自觉这番发自肺腑的话比刚才要真诚多了,随着她的话音,她素手一挥,果真在旁边出现一个小小的通往轮回的旋窝。
“小倩”的样子在枔靖温和充满慈爱的声音中变得愈发激动起来,不仅脸在飞快变换中开始扭曲,就连身体也不由自主地伸出树枝树根,还有一条蛇尾巴钻了出来。
哇呀呀——
该死的小土地,真是气死个妖了——枔靖心道:呵,就允许你这精怪在那里使用音波攻击,极尽蛊惑之能事,就不允许本神也用一点精神攻击了?
啊——
就在这档口,一道身影朝“小倩”掠了过去,一手扣着对方脖子,抬手就是一顿狠揍,发出嘭嘭噗噗的声音。
“小倩”发出惨叫,方才惊觉自己被这个土地神和法师给耍了。
刚才她只稍稍分神一点,没有交换周围空间位移,就被那在一旁暗戳戳的法师瞅准机会钻了空子,抓住了她的本体。
“小倩”的身体彻底变形,无数树枝树根从身体中伸了出来,还有蛇身,将原本的鬼皮挤到一边。
鬼皮上慢慢浮现出小倩的模样,她像是被两个精怪实在挤压的难受,发出痛苦哀嚎和求饶。
“啊,求求你们别,别打了……我,我是小倩……”轻柔而娇滴滴的声音终于与鬼皮的外形对上号了。
哪知她的话音未落,一个小小旋窝罩在她的头顶。
小倩绝美的容颜再次开始扭曲,就像橡皮泥一样被拉长,再拉长,然后哧溜一声吸进了聚灵瓶中。
撕掉了两个精怪披在身上的鬼皮,一棵缩小版的榕树精呈现眼前,一条黑蛇缠绕在树身上,从旁边枝桠探出头,朝枔靖吐着芯子。
刚才燕赤山看似扣着的是鬼皮的脖子,实际上那才是这榕树精的命门。
鬼皮被收了后,发现他的手拽着的是一树根,他没有松手,另一手继续一下又一下地落下。
抽空朝枔靖方向喊了一声:“快来,我抓着她的本体了,不能让她逃掉……”
砰砰砰——
他的话还没说完,发现那一团飘渺的人影已经来到身边,虽然具体看不清她的动作,但是从此起彼伏的嘭嘭声可以判定对方已经开始动手了。
在心中小小腹诽,这家伙也不舍得让自己显形一下,害的他刚才又差点丢一次丑。
枔靖此刻一心练拳,一开始还有些担心打在木头上会不会把自己打疼了,几拳下去后发现她的担心完全多余。
跟打在抱枕上没啥分别,超解压不说,树精的身体也开始慢慢缩小,缩小……
最后,树妖和黑蛇精都完全缩小到巴掌大,被燕赤山紧紧抓着。
另一手从腰间扯下一个小袋子就往里面塞……
这,就这么把战利品收入囊中了?
这可是两个大boss的元灵呢,能量肯定不少。
——刚才她一路硬刚到这里,辛劳苦劳就不说了,法器手段也损毁不少。当然,她也看到对方在外面布置的金光大阵,避免有东西逃出去也保护附近百姓受到伤害……至少也应该一人一个。
燕赤山一边将口袋的绳子扎了一下,又贴了一张灵符在上面,一边头也不抬地枔靖说道:“此地不宜久留,枔土地此次灭妖功不可没,等到了上面再做计较。”
枔靖嘴角微微抽了下,行,事有轻重缓急,本神暂且不与你计较,意念一动当先离开。
聚灵瓶中收进去的小倩的鬼皮果真没有任何意念传出,早已化作一缕精纯能量。
所以,姥姥和黑蛇精是把小倩原本的元灵吃了吗?
在这个剧本中小倩就这么“不堪一击”吗?在她所知的剧本里,小倩宁采臣和燕赤霞才是主角,怎么现在看来跟他们几乎不怎么搭边啊?除了都到场之外,对推动剧情基本没啥贡献啊?
她一边梳理信息,一边打开神牌中的【地图】,看看丽娘在什么地方。
刚才那一番战斗,也不知道这家伙死了没有。
来到地面,幻境早已消失,但是此刻山峰早已不在,原本郁郁葱葱的山林也变成一片废墟。
所有的树木杂草均已枯萎,一片萧瑟死寂,了无生机。
原本巨大的榕树精已经彻底化为灰烬,不知道存在多少年的古刹也看不到丁点踪迹,就好像这一切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这里原本就是这样一座荒芜的小小坡。
头顶的大阵还在运转,想来丽娘也逃不出去,但是刚才为了追踪树精和黑蛇精两个家伙的元灵,都没来得及收获这里的战利品。
那黑蛇精少说也修炼了好几百年,至少有毒囊灵血尖牙和内丹可以收集…等的越久材料上的灵性消失的越多…
枔靖视线看向不远处一个凹陷下去的土坑上,眼睛一亮,无数尘土和枯枝败叶落在上面,差点让她看走了眼。
那下面隐隐露出黑得发亮的鳞片,正是黑蛇精的尸体!
枔靖连忙拔牙放血……一通忙碌后,总算小有收获。
巨大的榕树燃烧后留下一截树心,是修炼千年凝聚而成的精华,坚硬无比,可以炼制成法器了。
枔靖也毫不犹豫收了起来。
且说枔靖来到地面好一会,该收拾的都收拾完了,正要打开地图查看丽娘踪迹,发现身后的土层才传来细微动静:先是伸出一只手,然后冒出一个灰头土脸的人头,再然后艰难地往上钻。
这家伙速度也太忙了吧,不过正好。
——一只手伸到燕赤山面前,他视线朝上看去,一个穿着斜襟褙子的年轻女子站在他面前。
燕赤山微微愣了一下,这就是打了两次交道的土地神?
他已经大抵知道这个土地神比较年轻,没想到这么年轻,而且一脸温和慈祥。
咦,他怎么会觉得这么年轻还这么小肚鸡肠的家伙很慈祥?他狠狠眨了下眼睛,这一定是他的错觉。
温和的声音拂过耳朵,“你怎么现在才上来,要我帮你吗?”
燕赤山此刻是无比的狼狈,心中也很是郁闷。
丫的,这个土地神果真是小气啊。
那下面的混沌空间就是那些家伙利用她的神力打开,然后又故意留下线索将他们引下去。
当然,最后没让树精他们得逞就是了。
不过那混沌空间其实就小世界之间的次空间,必须要神力才能打开。
而一旦没了神力的支撑很快就会弥合,空间开始坍缩,恢复结界。
那坍缩的力量太大,他的遁术加上法宝才勉强没有被挤爆,能爬上来着实不容易啊。燕赤山不由得腹诽:这家伙也太睚眦必报了吧,哪怕她稍微在下面等一下,他也不至于搞成这样。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刚才直接把两个元灵收入自己的囊中,又没解释清楚,以对方那性子会等他才怪了。
不管怎么说,元灵总算是在自己手上。如果刚才他不这样的话,他一点也不怀疑对方会毫不犹豫将两个收入她囊中,并且一点不会给他“表示”。现在嘛,就算是等会儿有什么,他至少能留下一个。
燕赤山看着对方真诚的眼睛,还有伸到自己面前的素手,以及……对方就站在压着自己的厚土上,感觉土层有越来越压紧的势头。
他从善如流地将手搭上对方的小手,一边很是激动并欣喜地点头应道:“多谢枔土地搭救。”
枔靖嘴角扬起一抹温和的笑容,然后抓着对方的手只稍稍用力便将对方拖了出来。
燕赤山感觉当自己点下头的瞬间,压迫在自己身上的土层便猛地一松,然后整个人轻飘飘就被对方提了上去。
果真不愧为土地神呢,对土地有种天生的掌控能力。
燕赤山一爬出来便瘫在了地上,好一会才缓过劲来。
其实枔靖真没想到自己先离开下面的空间会坍缩,会给对方造成这么大的困扰。
主要是她没想到那里去,也觉得没必要跟对方在那里墨迹,还不如先回到上面打扫战场。
如果她早想到这一点的话……她会遁走的更快!
枔靖笑呵呵地说道:“燕赤山这次斩杀精怪功不可没,本神理当救助。”
燕赤山从袋子里拿出一颗绿色元灵双手捧给枔靖:“刚才在下面情况紧急,我没来得及说明,还望枔土地见谅。这次枔土地击杀精怪保护一方百姓,这是您应得的。不过我和师兄这次也……所以…”还有一颗便当作是我们的辛苦费。
枔靖笑着接过元灵,另一手已经把聚灵瓶拿出来了,拧开塞子就把元灵放里面。
“你也居功至伟,那些都是你应得的,呵呵…”
燕赤山扫了一眼旁边已经被清理过的战场,看来自己这次战斗就只得了这一个黑蛇精的元灵,还有差不多十几万的功德以及二十来万的奖励。也算不错。
天道奖励的功德和能量并不能直接拿来使用,必须要到界域的中转站,那里才有专门的规则晶壁进行兑换。
所以平时的修为提升还是需要靠天材地宝或者这种元灵内丹才行。
这颗黑蛇精元灵大概在六级左右,如果用的好的话,或许可以让他突破一个境界了。这也是他努力想要争取一下的原因。
于是,两人在和谐的氛围中完美达成战斗成果的瓜分。
算起来两人已经有两次合作了,也基本上知道对方德性,所以在假意客套了后都变得更真诚了。
好一会,燕赤山终于喘匀了气息,对枔靖说道:“这一匹山脉原来应该就是上古的大能者为了镇压这个结界而形成的,兰若寺所在位置正好是山鞍,下面留下的那个结界正是这个小世界的一个薄弱点,也是与另一个小世界想接的位置……而这种地方最是容易滋生妖邪圈地为王,吸取小世界的生机不说,还会一点点拖垮小世界以及影响小世界的规则…这榕树精应该是很早之前就存在这里,一直蛰伏着,大概因为什么契机而苏醒,然后再一步步运筹布下这滔天大局…”
枔靖听对方侃侃而谈,慢慢梳理对方话语中的信息,一边疑惑着:对方只是一个人类法师,他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不过她并没有打断对方的话,继续静静听着。
“那个混沌空间应该是早就存在,原本会因为没有神力支撑而坍缩,但对方应该用了什么手段才勉强维持到现在还保留了那一片空间。应该是对方实在支撑不下去了,以及正好你的到来,神力或许刚好可以冲破上面的封印,所以才将你引到这里来的。”
枔靖想到一开始她是打算去找丽娘算总账,发现对方一直呆在那个地方不动,觉得是陷阱。想来那里的确有陷阱,一旦动手或许就像之前与树精战斗那样,一不小心就被直接传送到地下或者混沌空间,那时他们还没有重伤对方,才是真正的被动。
不过那树精姥姥却做了连环套,即便她没有直接去追丽娘转而来到兰若寺,同样设下了陷阱。
只不过枔靖的谨慎和手段超出她的预期,再加上还有两个乱入的法师。
所以对于枔靖而言,现在这个结果刚刚好。
燕赤山说完,看着枔靖依旧一脸的淡然平静,自问自答:“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知道这些?”
枔靖心中想的是,就算我不问,以你这“终于可以一书胸臆”的样子,你也会自个儿说出来的。
不过那样的话太伤人呢,看在两人还有过两次不错的合作的份上,她毫不吝啬地给对方递上台阶,点点头微笑着:“是啊,我正想问你呢,这些秘辛就算我这个土地神都不知道,阁下又是从何得知?”
燕赤山道:“如果我说我曾经也为了争取这个土地神神位而做了很多努力,你相信吗?”
枔靖有点点头:“相信……不过,在我原本世界有句话叫做‘条条大路通罗马’。”
燕赤山突然露齿一笑,就像是终于卸下故作高冷深沉的伪装。
两人略作休整,虽然只是短暂交流,但无形中让两人竞争合作的关系拉近了不少。
枔靖意念一动撤掉显形技能……主要是刚才给对方伸出援助之手,怕对方看不清楚她手在什么地方。
现在目的已经达到,自然不用再多浪费一点能量了,别看她现在小有家底,但勤俭是美德,蚊子再小也是肉。
枔靖素手凭空一捞,便从虚数空间里拿出一只烤鸡,是她重新加工过的,更香更入味……大概是因为重新加工注入了更多时间和劳动力,所以这只烤鸡比村民平常供奉的所含能量更多,恢复的精力值也更多。枔靖一边大口啃着皮焦肉嫩的烤鸡,一边点开地图继续查找丽娘的踪迹。
丫的,从本神开局就结下了梁子的死对头,看你这次往哪里逃!
燕赤山则开始找师兄,找了一圈没找到,地面一切景物都变了样,身体又极度疲惫,毕竟刚才战斗了那么久,跨越结界又从那么深的底层中爬出来,即便于他而言也是极限。也怨不得别人,如果是自己的话……他也不会积极热心地给一个抢先占有资源的人帮助。
话归正题,燕赤山一时没找到师兄,索性从袋子里抽出一张灵符,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夹在指间的灵符便自动飞了出去,他连忙跟着符纸追去,符纸落在一百多米外的一片废墟上,燕赤山连忙照着符纸落下的地方刨,挖开一堆灰烬浮土,露出一个浑身扑满尘土的人。
他上下检查,生命体征平稳,将人抱了出来,拍掉尘土,这才撕开额头上的灵符,又拿出一颗丹药喂了下去。
随着燕赤霞悠悠醒转,燕赤山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从燕赤山将树精的元灵给枔靖并投入聚灵瓶中后,树精姥姥自知生还无望,便一直不停地叫嚷着,发出最恶毒的也是最后的诅咒。
当然,在她一吐为快的同时也无形中吐露出很多信息,佐证了枔靖对兰若寺事件的猜想。
简单来说,这里所有一切都是她作下的。
从很多很多年前她就蛰伏在这条镇界山脉之下,本来想通过自己力量打通结界,奈何上面的规则只有神祗之力才能打开。
刚才燕赤山说的小世界的薄弱点还不全面,准确地说,这里是小世界的一个守卫界碑。
毕竟小世界的稳定除了内部平衡发展创造生机之外,还有外部因素,比如外邪入侵。
于是就需要神祗进入小世界外部的次级空间,祛除外邪。
而这个界碑便是神祗进出小世界与次级空间的通道,所以只有神祗才能打开。
这次树精姥姥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已经与外面的邪魔搭上了线,打算里应外合,当然最重要的是“里应”,这样就能一举颠覆这个小世界,颠覆原本的神本位的规则,他们这些修炼路子的精怪阴邪才有市场。
枔靖知道树精姥姥是故意把界碑外的邪魔说的非常厉害非常可怕,就好像人家打个喷嚏就能冲破结界一样。实际上真有那么厉害的话,还用得着她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搞内应?
所以她现在压根儿就不去考虑界碑外的事……等她实力提升上去了,再去理会不迟!
从姥姥的吐槽中,枔靖还知道了更多的信息:小倩的元灵并没有被他们吃掉。
而且在姥姥无比怨念里,好像是说她竟被这个吃里扒外的女鬼给骗了。
还说亏得她当初把即将魂体消散的小倩救回来,悉心照料修养魂力,还教导法术,并许诺自由等等。可谓是把她们那些女鬼们真正当亲闺女一样地疼啊。也就偶尔让她们去收拾一下那些负心又好色贪财的男人,那么把他们的精元魂魄孝敬给她这个姥姥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喏。
总之,姥姥觉得她对“女儿们”那么好,可是最后竟然被对方给骗了,实在不甘心啊!
枔靖在心中哦了一声:原来小倩没死啊。不过其他女鬼就没这么幸运了,早已经成了树精和黑蛇精最后收割的那一波韭菜。
至于那黑蛇精,在姥姥的不甘咒怨中也有了眉目:原来是很多年前从外地到这里修炼的小黑蛇,一次机缘巧合下将姥姥的种子唤醒,然后从那时起两个家伙就开始布局。
至于枔靖从柳树中发现的榕树精种子,也是她在这一片地区安插的暗桩。除了她发现的那个,暗中还潜藏了很多。
毕竟身为树精,终究行动不便,所以便通过这种方法将方圆百里纳入自己掌控,一有风吹草动就通过植物来传递消息。
所以不管是天机的那些算计,还是小倩与黑山老妖之间的婚约…这一切都是她的安排。
总的来说她想让别人知道什么别人才能知道,想让别人看见什么样的故事别人就只能看见什么样的“真相”。
她这么强大了,除了布局外,其实真正能掌控的很少,真正能信任的也就只有黑蛇精。
至于直接收服其他的精怪则是另一回事:毕竟只是一个树精,有着很大的局限性,万一把自己老底泄露给居心叵测的,后果不堪设想——从丽娘事件来看,精怪的世界多的是居心叵测。
这也是为什么榕树精宁愿潜藏和布局,也没有正儿八经将这里的精怪收入自己麾下。
……枔靖没有搭理绝望而疯狂的姥姥的牢骚,也没有去制止对方咒骂的打算。
随着聚灵瓶中化灵池不断炼化,姥姥的声音也逐渐变小,然后彻底归于平静,属于她的疯狂的时代终于结束了。
姥姥用几百甚至上千年坚持自己的追求——破坏结界,妄图颠覆小世界的规则。她则是这个小世界里的神祗,维护世界规则为己任。本来就道不同,成王败寇而已。
且说枔靖与燕赤山分开各自行事,一边听着姥姥的“唠叨”一边打开地图搜寻丽娘。
在姥姥彻底被炼化那一刻,她也终于把丽娘给揪出来了。
幸好有燕赤山设下的这个金网大阵,丽娘从先前大战中躲过,却终究没能逃出去。
此刻正缩在大阵边缘的一个小土包旁,看着前方一步步靠进的枔靖瑟瑟发抖。
先前那么得瑟是因为有姥姥撑腰,也知道对方攻击不到她,并且对姥姥的神通充满自信,姥姥一定会赢这个土地神一定会输……所以极尽显摆之能事。
而现在,整座山头都毁了,这个土地神完好出现在这里,就说明姥姥大势已去。
如此,逃也逃不掉,打也打不过,剩下的也就只有恐惧了。
哦,还有她面前掌控着的一个凡人——宁采臣。
宁采臣还活着?这个凡人能在这毁天灭地的大战中活下来,简直是个奇迹啊!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有内涵的开车文案这届的选秀其

下一篇: 还在体内乖吃饭h 战争进行时,

本文标签: 大叔 好棒 小倩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