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马蚤货你是不是欠c 今年的气候的

马蚤货你是不是欠c 今年的气候的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2:01:09

今年的气候的确有些反常,不过也就只是入伏早了些,以及连着旱了两个多月而已。
以前也有过,也没啥大不了的吧,怎么今年新土地神上任后事儿这么多?
现在就让人收粮食?要知道好多作物才刚刚挂果,没有真正成熟,此时收获至少减产一半。
人们虽然对这个土地婆比较信奉,但是这明明就是在坑人嘛。
还有挖什么排水沟?地面硬邦邦的,一锄头下去就一个白印子,手臂都震的发麻,怎么挖?
修补房屋漏水地方?都没有下雨,现在哪知道什么地方漏雨什么地方不漏?
至于收集柴火,更是让人们觉得有些可笑,现在到处都是干柴,随便一拣就是一大捆,还用收集?
人们在一开始稍稍懵圈后便恢复如常,甚至调侃起来:这个土地神会不会故意捉弄我们呀?让我们收割没成熟的庄稼真是越来越不靠谱了啊。
一个赤胳膊的黝黑汉子接着道:“可不是,上次土地神托梦的时候,我看还是个很年轻女娃的样子,果真是太年轻了啊,连农节都不知道,现在就让我们把地里的庄稼收回来,不是故意让我们减产饿肚子嘛。”
几人附和,哈哈大笑:“就是,看来就算是当了神仙,太年轻了也不顶事啊。这不瞎指挥嘛。”
或许是枔靖给这些人的印象太和蔼可亲了,一点威仪都没有。
人们过了那么久没有恶灵阴邪滋扰的松快日子,便逐渐忘了曾经是多么战战兢兢地讨生活,连提及神祗时都不敬畏了。
现在竟开起了土地神的玩笑,而且越说越离谱,开始拿这个土地神的“年龄”“性别”说事儿。
于二婶刚才在家里给孩子缝衣裳,不知不觉就做了一个梦,梦见土地神让他们开始准备一些什么。
醒来顿时一惊,土地神!土地神亲自给他们传递信息必定是非常重要的,便连忙去找男人于老二商量。
正好听到这一群大老爷们儿正在村口那棵巨大的梧桐树下吹牛,竟然编排起土地神来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人未至声音便盖了过来:“…你们一个个现在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没有被鬼追,没有被恶灵附身就不知道姓什么了啊?当初要不是土地神帮我们解脱困境,你们能有现在的好日子吗?再在这里嚼舌根子小心遭报应!”
说完不理会这些人,直接上前拽着于老二手臂就往回拖。
于老二两口子本来感情就好,再加上他这条命都是妻子保下来的,所以尽管刚才妻子的话有些冲,让他觉得在人前有些挂不住,但也没有怎么反抗,连忙站起来顺着对方,生怕把老婆扯绊倒了,一边放低了声音说道:“诶孩他娘你这么急干什么,慢点走。有什么话就不能好好说嘛,其实大家也没别的意思,没对土地神不敬,就随口说说而已…”
“我才懒得管你那些,现在就跟我回去,土地神说了,让我们赶紧修补房子挖排水沟,还有把地里的粮食也收回来…快点…”
于老二一听,“就为了这个事啊?你还真是土地神说什么都信啊?你看看这日头,在太阳下晒不到半个时辰皮都要晒裂,怎么去收粮食怎么挖排水沟?孩他娘,你别生气,好好,我听你的还不行吗?”
在他们身后,梧桐树下的聚会还没有结束,一个颤巍巍老头鄙夷地看着拉拉扯扯离开的两人,哼了一声:“光天化日之下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我看那啥的土地神就是被不知事的毛丫头给糟蹋了…”
人们顿时一惊,好像刚才说“土地神的女的还很年轻”就是这个赖七爷挑的话头,大家一时间没把住被带歪了。
这下倒好,这老头儿竟然直接说土地神神位被“毛丫头糟蹋”了?这,这就太过了吧,有人连忙让他小心祸从口出,不要冒犯神明。
赖七爷却是胡子一抖,瞪了那人一眼,提高了嗓音:“本来就是一个毛丫头的样子,难道我赖七爷还污蔑她不成?之前旱水沟涨水的事情大家伙都看到了吧,看她那样子压根儿就不知道河里水位在什么地方合适,要不是我们烧了香烛让她停下涨水,说不定一气儿把我们淹了呢。”
“这次更离谱,那地里的粮食还没有熟就让我们收割,这哪是懂农事的土地神该有的样子?还有什么挖水沟…你们看现在这大太阳,哪有要下雨的意思?我说她这纯粹就是瞎搞。她是土地神没错,但毛丫头就是毛丫头,你们要信她的话就去弄,反正我赖七绝不会听这样一个毛丫头的话。”
“有本事就报应到我身上啊,那她就是一个歪神邪神,哼——”
人们被这老头一席话吓出一身冷汗,有人面露迟疑之色,虽然赖七说的有些冲,但是也不无道理。土地神的昭示的确有些不合理。
但是还有一大部分的亲自领受过土地神恩惠的,刚才调侃已经是大不敬了,此刻见赖七说的越来越离谱,看对方还一副吹鼻子瞪眼的样子,懒得跟对方争,便纷纷站起身,说家里还有事就准备离开。
人群中有两个大概五十来岁的妇人,还在挤眉弄眼嘀咕于老二两口子,反正不是什么好话。
此时听赖七爷的话更是来了精神,冲那几个正要离去的村民阴阳怪气地说道:“看吧看吧,迟早有一天要被那啥的土地神带沟里。一个小丫头片子以为坐上土地神的位置就是土地神了?什么都不懂就在那里瞎闹。现在去收割粮食吧,到时候有你们后悔的。别怪我侯三婶子没提醒你们…”
另一个妇人接着道:“可不是么,这土地神啊生成还是嫩了点儿,要是再让她这么胡整,我们村的人都要饿死。要是天机娘娘当我们的土地神就好咯,唉……”
此话一出,留下来的几个村民也觉得有些不对味儿了,面面相觑,连忙尴尬地扯了个幌子离开。
大家伙此时才恍然:好像这赖七爷和那两婶子家都去过驴儿岭……
他们都知道:去了驴儿岭的回来准没好事,刚才差一点就被这几个带偏了,丫的。
话说那些去过驴儿岭的人,回来后变得那叫一个疯狂,可以用“六亲不认”来形容了。听说那麻婶子为了供奉那天机娘娘,竟然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去了,家人阻拦的话就说家人对神明不虔诚,要被责罚。
更奇葩的是,据说麻婶子因为家人说了天机娘娘的坏话而怕天机娘娘惩罚自己,竟然押着儿子媳妇去驴儿岭给天机娘娘谢罪,儿子媳妇不从还差点把人家杀了呢。
当然最后结果是,这老太婆还真的把儿子媳妇威逼去了,结果回来后都病倒了。
这样一来她该看清真相了吧?不,老太婆一口咬定是儿子媳妇忤逆天机娘娘所致,还有让他们自裁啥啥的…
幸好小孙子还比较懂事,请大夫看过后说是阴邪侵体药石无效后便连忙求土地神,后来那两口子才捡回来一条命。
啧啧,连自己亲人都要坑的人,简直疯魔了。
所以大家伙回过神后,乡里乡亲不好当面撕破脸,但是也要下意识避一避,极端信徒惹不起。
于是梧桐树下就只剩下那几个妇人和赖老头,他们相互看看,心中气闷不已。
本来以为这是效忠天机娘娘的好机会,而且事情也非常简单,只要鼓噪这个土地神不靠谱就行了。
正好这次土地神又下达了一个不着调的昭示,正好给了编排土地神的机会。
还没说两句呢,这些人就走了?
不听他们编排了?
这可怎么办?
没能瓦解人们对土地神的信仰,天机娘娘怪罪下来怎么办?
……且说枔靖为了防范于未然,不惜耗费一千点能量提前昭示村民做好准备工作。
而后自己也开始行动起来,看看能做些什么,就在这时,她感应到从神牌中传来若有若无的呼喊声。
连忙将意识沉入神牌中,因为石牛案子,她一直将村里情况设为警醒状态,但凡有丝毫信息都会通过神牌传到她的意识中。
有人只要一说“土地神”三个字就会被她听到。
待她提取出这些“土地神”的呼喊声,才发现竟然是这些村民在聊天喊出“土地神”三个字。
唉,原来是这样的啊……
咦,好像不对劲,这些家伙竟然在说自己坏话?
枔靖通过神牌稍稍凝神一听,顿时愕然……丫的,这一个个吃饱了撑的,竟然编排起她来了?
更甚者还直接拿她和天机娘娘比较?
怕天机娘娘惩罚难道就不怕她这个土地神生气?好歹这还是在她的地盘上啊?真以为她善良仁慈又和蔼可亲就不跟他们计较,就可以随便编排了?
……好吧,为这点小事惩罚显得她这个土地神特没度量,可不表示一下吧她又觉得没一点神祗的威严。
阿嚏——
阿嚏——
那些之前侃土地神的都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至于那几个献媚天机娘娘的家伙,枔靖狠狠盯了他们一眼:小样儿,本土地记着你们了!
话归正题,让枔靖略感欣慰的是,大多数村民还是很信任她,此时都回到家里开始准备了。
毕竟那种舍弃自己土地神不信奉而要去找天机娘娘求子的人家只是少数,而且现在大部分人都行动起来,也带动少部分人。
在屋子周围清理排水沟,查看屋顶,准备柴火等等,等太阳落山再去地里收割……
枔靖这个时候当然不会想到,人们这次聊天聊嗨了,彻底剥开她这个土地神是个“年轻女娃”的形象后,便在人们心中不知不觉播下了种子。
——我们的土地神不仅是女的,还特别地年轻,还独自住在山脚下,孤单单地守护这片水土和生灵……
啧啧。
话说枔靖也收回意识,在院坝边上停留片刻,便放下夭夭,嘱咐两句后身形一遁来到圆顶山那边。
她心里一直压着那法师boss的事情没解决,总觉得这不寻常的气息也是对方的一场阴谋,烈日,干旱……那么接下来肯定就是暴雨咯。
这次枔靖还真蒙对了,这里面的确有猫腻。
上次干掉三娘后,她就将原桃花沟村的区域纳入自己管辖范围。
因为百年前的山体垮塌,这里变成一个天然的壶口,三面环山,若是将另一边堵上,就是天然蓄水池。
若是这真的是那法师boss针对她的阴谋,那么必定在暴雨洪水后会持续干旱,现在唯一能做到就是准备好蓄水地方,多多储水。
而且这样一来也可以缓解山上雨水汇聚到低洼形成洪涝。
她巡视了一圈,终于找到一个比较好的设置闸口的地方,然后准备动工将其堵上……
正在忙活的时候,钟淼兴致高昂地寻来了。
“枔土地枔土地……”
走近一看,对方竟然在垒砌石头,问道:“枔土地,你这是要……蓄水?”
枔靖手上动作未停,幸好她现在有一把子力气,不需要动用神力就能做很多事情,头也不抬地应道:“是啊,我总觉这次干旱有些不对劲,就怕干旱后是暴雨,这一大片地区都只依赖河水,对于山坡上的土地灌溉也不方便。我看这个地方还可以利用一下,做成一个湖泊。一来可以缓解降雨加重河水泛滥,二来蓄水用作不时之需。免得到时候洪涝之后又持续干旱,村民缺水……”
钟淼深深看了枔靖一眼,然后也上前想要搭把手,可是他现在来的只是他的魂体,还是没有实物力量的魂体。
毕竟本体要坐镇旱水沟,所以他来回蹭了好一会,愣是连一块小石头都没挪动。
他有些不好意思,“我,我的魂体太弱了,这样,我去把我的本体弄过来…”
枔靖正要应下,毕竟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可转念想到对方本体是巨大的蛤蟆,虽说是水陆两栖动物,但是在这样的烈日下怕是要晒的皮开肉绽吧。
说道:“不用了,我这里最多还有一两天就能弄完。对了,你这么急来找我什么事?”
钟淼回过神,才想起自己来找对方的目的,道:“枔土地你还记得上次我跟你提的,本来已经投靠了天机娘娘的树精姥姥打算把义女嫁给黑山老妖结盟的事情吗?当时你还问我那个义女是不是叫小倩来着……今天一个过路的小妖跟我说,那树精姥姥的那个准备许配给黑山老妖的义女果真就叫聂小倩来着。”
他说着说着变得激动起来,“枔土地,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去过那里?”
枔靖本来因为不详的预感而精神紧绷,此刻却不由得被对方话带偏而稍稍轻松一点。
聂小倩?真的是聂小倩啊?
不是,她之前就随口一说,这家伙还当真了,竟真的为她去打听了。
这么说自己真的进入聊斋世界里了?可细究起来的话,好像还是有些地方不怎么对的上号啊?
比如在她所知的那个倩女幽魂里,并没有天机娘娘啊,也没有驴儿岭……
所以,这应该只是一个类似那样的世界,只是一个巧合?!枔靖见钟淼因为自己随口一句话都如此认真,仅仅为满足她的八卦之心。
对方真诚以待她也不好再磨弯子,想了想应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以前听人说起过一个关于人鬼绝恋的故事,里面的那个女鬼就叫聂小倩……”
“人鬼绝恋?”
“没错,美艳女鬼和痴情书生。”
钟淼哦了一声,他还想继续跟枔靖深聊一下这个故事来龙去脉,人家现在已经跟黑山老妖定亲了,难道哪个凡人还敢来插一脚?
不过看枔土地忙不停地搬运石头还有回应自己的问题,自己却干站着,不帮忙不说还反而让人家分心,于是打声招呼返回旱水沟把自己的本体给搬来了。
枔靖本来很八卦的,但是事情也有轻重缓急。比如这个时候绝对不是去探讨此小倩是不是彼小倩的问题。
越是行动起来越觉得那种紧迫感压的她快要喘不过气,只听钟淼说了句什么就不见人影了,也没放在心上。
不到半个时辰,就发现旁边多了一个庞然大物……
哇——
也幸好枔靖的心理素质比较强大,好歹也是见过一些市面的小神了。
且说她刚一转身,便发现一个黑褐色的身上长着一个个大包,还沾着一层黏糊糊黏液的癞蛤蟆在旁边。
至少有两米高三米宽的身体,圆墩墩的,嘴巴一张可以放进两张桌子!
没错,正是钟淼,这家伙竟然真把自己的本体搬来了。
这家伙的本体力量的确比她要强一些,一口就能衔下一块跟他身体差不多大的石头,若是用身体蛮力去顶的话,可以挪动几千斤的重量。
有了这个帮手加入,到第二天早上工程就完成了大半。
没错,两人是夜以继日地干,反正对于精怪和神仙而言,只要精力值充足就能一直干下去。
钟淼身上的黏液本来就是保护皮肤的,此时已经糊上厚厚一层灰,有些地方还裂开了口子。
看上去比来的时候还瘦了一圈,不过他却浑然不觉,仍旧卖力地将旁边山石推到缺口地方……
枔靖总觉得什么地方有些不对,这个夜晚也太漫长了吧,毕竟是掌管一方的土地神,对日月星辰感知更敏锐一些。
好像从昨天夜晚天色黑下来后,天空便一直这样黑着……她忍不住又看了看神牌,没错啊,现在已经是上午巳时过了,也就是说都快到中午了。
可是天空还黑的像锅底一样。
难道现在暴雨就来了?不再继续暴晒个几天?
…………
且说槐树村大部分村民虽然觉得土地神的昭示有些离谱,但仍旧将信将疑地行动起来。
昨天白天都在屋子周围挖沟,或者收集柴火,或者修补房屋,晚上则去地里收粮食。
这段时间土豆才长出鸡蛋大的“果”,玉米的须须也才刚刚焉下去,至少还要小半个月才真正熟透,这个时候扳下来就只能吃嫩玉米。
然而劳累了一晚上,人们越做越觉得这天有些不对劲儿呢?怎么迟迟都不天亮还越来越黑了呢?
而且空气中弥漫着极其压抑的沉闷气息,于是原本将信将疑的人们此刻也浮现出不详的预感,不由得手上的动作都快多了。即便现在已经干了一晚上很累了,却没有谁要歇下来的意思。
其实按照原本的计划,这烈日的确还要再狠狠晒上几天的,并且计划好了,就等在这一季粮食成熟快要收获的那个节骨眼儿上再来一场滔天洪水!
本来嘛,为了废黜这个土地神诱骗那个窝囊皇帝押上半个国运。
国运一衰,自然就没有风调雨顺啦。
于是那些本来在正统压制下的歪邪力量就能冒出头来,就能呼风唤雨,影响天地间的气运,让世界的生灵遭受劫难,而后,再反过来将这些劫难产生的孽力归到这个土地神身上——瞧,本来就是要废黜这个土地神的,你们却硬要留着她。所以这一切厄运都是她带来的……
之所以还要晒上几天再暴雨,就是觉得在临近收获再突然截胡更让人绝望……
芫天师他们这个算盘打的啪啪响,却不料枔靖虽然无法站在和他同样高度获取信息,但是并不妨碍她是个实干主义者,并毫不犹豫向自己辖区的村民下达敕令。
实际上这封敕令影响的不仅仅是一个槐树村,连带着周边几个跟这里有往来的村子也纷纷效仿。
哪怕提前半天做一些准备,也比临到头时的被动更好。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举措让芫天师等人慌了。
实际上直到刚刚那一刻他才知道这边的具体情况。
事情还要从昨天枔靖发出敕令说起。
没错,赖七爷和那两个妇人是天机娘娘的脑残粉,也是安插在槐树村的线人。
槐树村一有风吹草动就屁颠屁颠去给天机娘娘报信了,昨天本想借机鼓吹一下他们信仰的就天机娘娘多么厉害,比那“女娃子”的土地神靠谱多了。
哪知道人家多多少少都受过土地神的恩惠,还记着土地神的好,还有自己做人的底线。
他们见鼓动不成,而且土地神又下了这样莫名其妙的昭示,以他们智商当然不知道其中深意,但是并不妨碍他们不放过任何一个向天机娘娘谄媚的机会。
本来想大白天就去跟天机娘娘面前高密讨巧来着,奈何那太阳实在太毒了,就算是他们的虔诚也没能战胜身上被晒的皮开肉绽。
便只能等下午太阳弱了出发,连夜赶路…
想想从槐树村到驴儿岭上百里的山路,就算枔靖土地神把那些恶鬼精怪解决了,但还有一些野兽什么的……可是在他们看来,只要自己心够诚,身上就能自动覆盖耀眼的信徒光环,那些野兽就不能拿他们怎样。
四个人,第二天上午到的时候只剩下两个半。
一个被野狼拖去加餐了……嗯,看来心还不够诚。
另一个摔断了腿,他觉得这是天机娘娘对他的考验。
他们扑到天机娘娘的神龛前,五体投地地虔诚祭拜,然后一股脑地争先恐后地将槐树村发生的大小事情说了出来,包括土地神让他们立马去收获还没有成熟的粮食。
天机娘娘顿时一惊,枔靖土地神怎么会知道要降天灾还这么快做出应对之策的?
丫的,究竟是谁走漏了他们的计划?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刺激的虎狼之词这段水域是黑

下一篇: 开车开到下面流污水 他们才刚喊,

本文标签: 你是 气候 马蚤货
猜你喜欢